Archive for 一月, 2006

Fly with me in the perfect world

前几日忙于俗事,今日开始回首和展望行径。
一直在逃避回忆我的2005,所有的记忆纠缠打结,它们生硬地团在一起,模糊得居然已经让我记
不清曾经发生过什么。这一年过得太辛苦,有太多混沌的不快乐充斥其中,沮丧和喜悦的界限失
去以往的分明。
 
在2005,我曾经最憧憬的爱情彻底破灭,很久很久,走不出来。
在2005,曾经幻想跳入之江,水泛莲花。
在2005,站在北京零下十度的寒风中发抖,对着下水道口一个白沙烟壳失声痛哭
坚信吧,任何经历都是一种关于成长的混和剂,混合出一个清醒与坚强的我。
 
2006,希望自己能够“老友常在,新友不断,听取欢声笑语一片”
2006,希望母亲大人身体安健,父亲大人除了身体安健之外还要生意兴隆
2006,我想去散心,只为获取一些直接的温暖感受,让我不再流连在冰山的辖区内,惶惶不可终
日。
只想我的2006,少一些灰色,多一些希望的翠绿和天蓝,那种日出前天际呈现出的明亮澄澈的蓝
色。说完这些话,对着北方的天空膜拜。
 
Fly with me in the perfect world
Go with me just like a bird
没什么能阻拦自由的天地
 
不知日落夜升;多少个夏秋
不知我一直飙;奔跑了多久
我冲出森林追;一生的寻求
远方那完美世界的爱和自由
 
这样沉默爱你;不知有多久
我愿付出我的生命和所有
我要你不顾一切跟我走
去向那完美世界的爱和自由
Advertisements

2006/01/31 at 23:29 6 条评论

西行漫记

也许你我曾偶遇过, 在交大校园里

我是一个千里迢迢从浙江赶到西安旅游的女孩子,跷了七天的课程

我的穿着可能另类,我本未预料到如此的

一条蓝色的裙子,一件明黄色的无袖羽绒夹克,脖子上还挂了一只被你们N个人误认为奶瓶的矿泉水瓶子

如果你见过我,一定会记住我,因为我不仅穿着怪异,而且全身背的象头骆驼, 瞪大眼睛,不停地痴痴傻笑

 

想去西安已经蓄谋已久,真正决定也不过一瞬间 生命充满了迁徙与不确定性 告别昨日的谨小慎微,让自己随心所欲,放浪形骸,寻找一个自在自如的自我,追寻某一件仿佛是处于缘分轮回中的事,也许会与我不期而遇 ;也许终生擦肩而过而不得知。

 

1024日晚6:55 ——进入6号站台,看到杭州宝鸡这个庞然丑陋的绿色怪物时,我差点哭起来。丑, , 不幸福。我对自己—-仅仅有杭州到宁波两小时的城际列车经验的女孩子产生了绝对的怀疑 。浙江呆了20,没有见过长江,没有见过黄河,没有!什么都没有!

所以我几乎有点冲动地选择了西安;所以我变得很兴奋。过度兴奋的结果是出师未捷身先死,刚上火车,芸的一件用于急救的明黄色风衣丢了。穿在身上的衣服竟然丢了仍然麻木不仁,真是搞笑!

 

11:48——合肥站点

暗夜里经过芜湖大桥;我此刻的脚下就是长江水吗?那长长的,灯火璀璨却有距离感的引桥

在合肥站点上来几个中科大的学生,他们十指修长,皮肤白皙,笑容腼腆,个性沉稳.典型的一副清秀学生哥形象。一上车就低头开始狂背单词,一直到头深埋在膝盖中一动不动为止

自叹甫如. 我禁不住怀疑他睡觉会不会脑充血。后来一想也释然,平日他们大脑耗能过多,估计供氧一直不足,充点血或许是好事.

就是这里盘踞着中国的MIT? 那一大群的疯子,那个上了TIME杂志封面的,中国新东方制造的G2400T677的中科大孩子?

 

2:44——昏昏欲睡,梦游中

虽然我诅咒这里的一切:这污浊不堪的空气,横七竖八躺倒的人群 ;睡眠中各色人等发出的千奇百怪几乎可称作恐怖的声音。是的,我正在经历一种我从未接触过的生存状态

 

3:20——来自宋朝的列车

我们与另一辆列车交叉而过,是一辆泛着白光开往宋朝的列车

周遭寂静孤清,看起来似乎没有任何未来,准备随时被黑洞所吞没,或者与另一个时空奔来的反物质相遇,湮灭成一道白光.

这是一种身心俱乏的旅行方式。

我是一个难以适应的孩子,我睡不着,闭着眼假寐时会浮想联翩或是想入非非,然后我情愿在摇晃不安的车厢内连篇累牍地将它表达出来.

 

难熬的平生第一个在劣质火车上的暗夜终于过去了

我们来到了所谓的中原大地,广阔的平原上开始有月白色的天空,有一股湿漉的清冷感

我们决定不再面对对座这个无聊讨厌的老头子,于是开始在几节车厢内来回走动,希望能遇见背景类似的学生

呵呵,居然发现了一个之江的小弟弟,不能不说巧,还有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的老乡

于是五个人的白天都陷入一种激动高亢的幸福状态中,十二个小时就如此轻易地打发掉

经过只有在电视上见过的窑洞,黄土高原一块一块整齐的象豆腐

===============================

到西安是晚上18,天已经黑了;我们初次领略西安公交的巨大威力

不停地启动,急刹车,再启动,再急刹车,,好象哮喘病人一样,短短几十米的路程爬了N分钟

站在天桥上,陌生的交大让我恐惧。想找的人找不到,四处漂移的是全然陌生的眼神

我们两个女孩子在漫无目的地寻找我们本以为轻而易举的电话亭

这是西安第二个让我们跌眼境的地方----难觅电话亭!

最后住在39幢女生楼,那四个女孩子的热情真的让我们感动

我们不停地道谢,可是道谢显得如此苍白,让我觉得除了用杭州来招待她们以外,没有其他感激办法

天亮了,我们开始真正打量这个与浙大有着截然不同风格的两千公里以外的大学

这个因为距离产生美感让我着迷的城市

==========================

来的时候对西安的小吃是久仰大名,实际看到以后是只好举手投降

我们的第一餐是在交大里的什么上海豆浆点里吃的,我差点被那黄黄绿绿黑黑红红的豆腐脑吓坏了,这……这这…… 油条也是根根膀大腰圆的,相形之下,杭州的油条都是减肥模范

西安少见硬币,大量的纸币一毛钱一块钱满天的飞来飞去

 

在陕博几乎逛到脚断

我喜欢历史,虽然自古以来偶的历史课成绩就没超过80

但翻翻乱七八糟的故纸堆,看看正史野史还是兴趣所在;尤其是唐代历史。因为那个时代充斥了我喜欢的伟大诗人,还有可能或不可能存在的跋锋寒,徐子陵,嘿嘿

实在支撑不住坐在展览窗前,与那怒目圆睁的唐三彩马对个正眼,幸亏本小姐的眼睛也够大,谁怕谁呀?!

盛唐文化对小日本的吸引力果然大,展厅里日本游客是巨多,满耳朵是凶如吵架的几里挂拉的日语,还有日本游客虔诚的眼神。

我坐在阴暗的角落喘了几口气后竟然坐着睡着了  

==========================

华山出现了两个月以来最晴好的天气,我们两个女生出发了,没有男生的陪同,就这么上路了。

我始终相信“相请不如偶遇”这句话,两个交大的研究生师兄,三个国防部在西工大进修的男生,呵呵被我们遇上了。刚见面时,他们问怎么不和BF一起来?

我说我们无人问津。他们笑了,说两个这么可爱漂亮的小姑娘怎么会没人追?

登山结束后他们自己找出了答案;"知道为什么你们没有BF了:,所有男生能做的事情你们全都做了;男生不能做的事情(指有一个男生不敢尝试华山第一险"长空栈道")你们也做了,男生在你们面前要自卑死的”

 

华山,海拔2160,盘山40,险峻卓绝,有三大险境:云梯,鹞子翻身,长空栈道

整整18个小时,全部被我们攻克了。下山时已经有三个男生选择坐索道;而我们,长得清清秀秀,看起来似乎娇娇弱弱的来自江南的小姑娘,虽然艰难,但是一步一步用脚丈量完华山

 

是在晚上11点开始爬的

剪纸的山影贴在黑暗的天空背景上,被月光照得有点泛白的裸露的岩石

一个山谷,一个天穹,一行攀援的人,一山的空寂,山泉的叮咚声在谷中回旋,整一副溪山行旅图。黑乎乎的,只能看见头顶满天的星星

不是说月出无繁星吗?可是明亮的月亮与灿烂的星星就是如此真切悬在我们的头顶

真的,已经很久没有满天星斗的日子了

璀璨而明亮的星星,镶嵌在深蓝色的夜空

我站在千尺幢,约10厘米的宽度近乎垂直的台阶,紧紧抓住铁索,大声朗诵康德的名言:“这世界上真正能够让你震撼心灵的只有两种东西,一个是你头顶灿烂的星空,一个是人的内心的道德法律的约束”

在声控路灯下,传来我们响亮年轻放肆的笑声

   不辨天上人间

 

我们去华山那天赶上的日出,据说是挺完美的一次

但实话实说,我觉得山上日出远不如海上日出壮观,也许是因为我对家乡海的偏爱。

凌晨的东峰是风的世界,凛冽的让野草都瑟瑟发抖

夜淹没了我,疲惫欲梦的我,蜷缩在一个避风的角落,稍事休息了一会儿

身外物游离于表象,喧嚣杂乱地在眼前晃动,轻巧纤薄地沉浮,有出窍的感觉

天亮后,开始攻克华山的五座山峰

云梯有超过90度的几级踏足,鹞子翻身是紧抓两条铁索在峭壁间上下

长空栈道是手抓一条铁索紧贴峭壁蠕动,破旧的木板踏足间有宽阔的缝

向下望去,峭壁!悬崖!嶙峋的怪石!谢绝恐高症患者

这就是华山的三大险

 

在鹞子翻身,从上往下看,除了一块突起的岩石和两条铁索以外

你什么都看不到。看不到而导致想象的东西才是最可怕

所以日本的恐怖片高妙就高妙在这里

  我们开始摩拳擦掌准备一试时,一个中年男子,看起来应该是位成功人士,

突然拉住我的手说;小姑娘呀,漂漂亮亮的,妈妈只生一个的呀

那个时候我的心的确重重地触动了一下

是呀,那些中年人不敢爬是因为他们的身上已经承载了太多的责任

而我们自以为年少轻狂,身无挂碍,其实父母何尝不是我们的责任?

父母对我们生命的珍惜程度应远甚于我们自身.

也许年少轻狂,也许覆水难收,总之我是义无返顾地下去了

只有经过鹞子翻身,我们才有资格坐在棋盘亭里享受着皇帝的待遇

 

想象着世外高人在峰头上云海间御剑飞行,星河耿耿,云汉飞梭。

我的生命就寄托在这铁索上,真有霎时放掉铁索,让自己万劫不复的念头

天外飞仙,裙袂飘飘,罗袜生尘,那样死的也太美了

在长空栈道不但见着了道士,还算了命,求了签

那个西交大的师兄本来是对求签一事嗤之以鼻的,可是那个道士锲而不舍地追我们

还对他意味深长地说了“你小时候落水过”

马上他就重爬了长空栈道,回去求签,结果是第一签,绝对好的上上签

我们都开他玩笑,说以后一定要好好巴结他,说不定是江core第二

我没有求签,因为家里信佛,佛道有冲突

芸也求了一支上上好签,一百签,看把她给乐的

在长空栈道的尽头,在全真崖下,我把心愿写在面巾纸上,再狠命地朝万丈深渊投去

我只是小小平凡的女孩子,有小小平凡的心愿,愿意让华山来倾听

希望有这样的地方闲居:头上是无数洁白的小羊羔在蓝色背景下缓慢地奔跑,风吹来阳光的透明温暖与青草野果的香气;推开木窗,远峰黛眉如画。

 

大约中午,我们开始下山

深秋的华山,从繁花走向凋零,从青涩走向成熟;一切喧嚣变沉默

秋是骤变,升华的季节

在西安,在华山,看见的绿都是凝重苍老的,至于艳色的花更是少之又少

原来在这个世界上碧绿与艳丽并不是天经地义的

西安的浓重灰暗折射出江南碧绿翡翠的虚妄与奢华

江南,江南,梦里诗里的江南,那疯长与放纵的绿!

 

西安西安,我们来去匆匆;可爱的交大校园,我就要告别

多么不想再次踏上这令人憎恶的火车

可是我们终究还是要走的,我只是个过客,与西安仍是格格不入的

这一点从极高的回头率我已经分明地感受到了,看什么看,没看过十月底穿裙子上街的人嘛?

——好像西安街上还真的没有,sigh

 

2006/01/27 at 20:50 11 条评论

关于厉胜男

大学里,一个回家过春节之前等车的夜晚,寝室里只剩下我一个,车票买错了,是清晨六点半的,不敢睡,怕误车,于是只好看书,于是回温《云海》。

厉胜男!厉胜男!!我真的很爱你!

你那么骄傲,那么凛冽!那么偏执!那么决然!

一个女子叫厉胜男,你这样的女子不适合活在世上,只会有无穷尽的烦恼忧愁,于是你在和心爱的人的婚礼上死去,于是你终于畅快淋漓地死去。

 一个和《倚天》、《射雕》同样老套的故事,一个最聪明的女子爱上了一个最笨最优柔寡断的英雄,只是前两个都是喜剧,这个故事是悲剧。

 “我自小就不信命运,我想要的东西一定要拿到,我想办的事情一定要办到,即算是命中注定,我也一定要尽力挽回!”

 

厉胜男,你不再是男人的附属,你的眼中不再只有爱情,谋略、武功、野心,从来不输给任何一个男人。这样的厉胜男,毫不犹豫地震断自己的三焦经脉,只为阻止心爱的男人追逐情敌的脚步;这样的厉胜男,偏偏要心比天高的金世遗当着全天下武林向她下跪;这样的厉胜男,为了乔北溟打败张丹枫的心愿,宁愿用天魔解体大法自残,也要赢了那个自命不凡的唐晓澜;这样的厉胜男,赌一口气,让金世遗最终还是娶了你,却又骄傲地死去。你的生命,更像一场绚烂的烟火,刹那的美丽,亘古的幽冥。活的张扬洒脱,在你面前,再桀骜不驯的金世遗也显得逊色。你就是这样一种人,你有异乎常人的想法,异乎常人的坚忍!你是一个适宜死去的人,没有半点谷之华的温婉美丽。

死前,这个男人遵照你的愿望,亲你一下,你说,世遗,世遗,你其实也是爱我的啊!这个男人为你立了碑,在你的墓前,看着自己被夕阳拉长的影子,那影子突然变成了厉胜男的身影,他想,他是生生世世也摆不开这个影子了。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厉胜男令我动容。因为此中我看见自己的影子,让我那骄傲的爱人向我下跪;残害自己来获取爱人的同情;赌一口气去做那决然万劫不复的事情,等等等等。最终我在我爱人心里也骄傲地死去。对于我爱的东西,虽不至于说要不择手段的得到,但我的确会很坚持,远比别人更有毅力。如果付出所有还是得不到,那就会生活在痛苦之中。一遍又一遍的看着那床前的明月光,那胸口上永远舔不到的朱砂痣。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我在海角,你却在天边,两颗注定一起出现的星星。

遥遥呼应,却永远走不近,我和你,在暗中互相辉映。

我们之间,像没有什么,只有一条留着眼泪的银河。

你是牛郎,我不愿做织女,我不要,延续凄凉的诗歌。  

2006/01/26 at 18:35 16 条评论

试验一下

片片行云着蝉翼,纤纤初月上鸦黄 据说这种方法可以让字体发光,果然没有骗我,哈哈

2006/01/24 at 19:15 7 条评论

男人女人

男人是喜新厌旧的动物,让男人产生厌倦还是因为女人自己。因为她懒惰
她以为一旦和哪个男人确定关系就牢不可破了,就可以不洗脸,穿着棉毛裤满屋跑?
错了
 
所以和男人在一起永远要推陈出新
女人必须是百变金刚,有必要的话我也可以变成埃及艳后
风情万种是上天赐予女人的天赋
迷倒男人是女人的义务,也是男人爱上女人的先决条件

2006/01/21 at 03:26 11 条评论

遇见一个琼瑶气质男子

今天在玉泉,微雨
林荫下,看到一个男子
愣了一下
 
我想,当年的我看见微雨中走来这样一个
围着围巾,打着雨伞,有一双清澈眼睛,白净腼腆,浑身浓浓书卷气的男孩子
我会以为我梦中的王子真的骑着白马来接我了

可惜我已经过了那个幻想的年代
可惜,只可惜,
他身边还站了一个女子

 

OK,花痴完,走人

2006/01/15 at 03:11 12 条评论

回忆俺的母校生涯——初中

 

噼里啪啦,本姑娘告别快乐的疯癫的小学生涯,来到了初中校园,椒江第三中学

椒江的初中呢那个时候是二中最好了,但是俺的户口不在那区片,俺妈妈又要托关系,俺心疼俺娘的钱和面子,就说我去三中好了,坏学校不一定出坏学生嘛,哈哈

 

三中很小,连田径场都无法满足400米跑道,只能250跑道的田径场凑活

幸亏校园出门就是小白云山,俺们体育课长跑老师都干脆拉着我们去围着山脚跑,爽!

校门口有两家小杂货铺,经常有很多小流氓混混出入,据说杂货铺还兼毒品的中转中心,不过俺是好孩子,没有去求证过

 

上学第一天,排座位,俺的同桌是俺幼儿园男同学——万年青,白白胖胖粉嘟嘟的,对了,就和仲裁柯南长得很像很像,俺心里头乐乎乎的,嘻嘻

就分好座位的时候,班主任开始班级训话的时候,坏事出现了。

我们班最后一个来报道的男生站在门口喊报告,很黑很瘦,象椒江话里面说的乌皮鲤(就是黑鱼),量了量身高,152,嘿和我一样,

于是就把万年青退后了一位,这个黑瘦的男孩子就和俺同桌了,不过俺的心理一点都不高兴

象难民,不好看的男孩子,不喜欢唉,还把俺喜欢的万年青拱手让给俺后桌那个美女了,看来俺是再也木有机会落。

 

初中开始后俺的成绩突飞猛进,俺也不知道为什么啊,要说学习的时间,也没多多少,认真程度,也没啥区别,但是第一次期末考居然考了年级第一,汗死

这在俺以前是想都没想过的,俺知道这个消息后惊讶地下巴脱臼了,

对,就是常言道的,合不拢嘴。

从此之后俺又发现了俺的一项特异功能,就是随时可以让下巴脱臼,也随时能让下巴合上,中间过程只需很轻轻的“咯”一声,啊哈,以后谁有兴趣俺可以表演给你看,

不过后来俺发现俺老爸也能表演这个杂技,看来是遗传

考了第一名,只能归结为,这个学校的新同学成绩真的差的可以,高手之流都荟萃二中了,让俺这种猴子当大王了

班主任在期末班会上说年级第一有奖学金,心里那个乐啊,上台拿了厚厚的一个信封,还不好意思在学校里当众打开,

憋着回家,抖抖嗦嗦地剪开信封,里面是刚从银行拿出来的簇簇新的人民币1元,20张整,为了怕皱,班主任还特意垫了硬纸板。。。。。

唉,俺心里哆嗦了一个下午的鼓鼓囊囊的奖学金,就是这样欺骗了我,才20米,一场电影的价格。。。

 

俺初中三年念书超漫不经心,整天心眼儿不在学习上,忙着和隔壁班同学交流给老师取绰号的心得,看谁取的绰号更有创意,流传地更广

可惜俺的创意不如1 班的那群男人,给他们色眯眯的数学老师,一个中年秃顶男人,取了绰号叫  老桃花。。。。。汗啊,每次他都听得勃然大怒

那个时候化学老师是校长,不敢不学好,

物理老师整天上课盯着我看,不知道为什么,所以也不敢不学好

数学老师不管我,所以就学得很差,

唉,语文还是每天看无聊的杂书,反正该认识的子,该认识的人本姑娘都认识了。

于是俺初中的学习奠定了俺未来的成绩格局:瘸在数学的三脚猫。。。。。

 

初一结束的时候开始夏令营,是全年级成绩比较好的孩子拉到大陈岛上过暑假,哈哈对我们这些孩子来说不是很爽?

大陈岛唉,游泳,抓海蟹海葵,敲牡蛎贝壳,篝火晚会,想起来做梦都会笑。

坐船去的那天风浪特别大,全船的孩子都吐的晕乎乎的,据说风浪使几个水手都晕船了

本姑娘本来就是啥交通工具都晕的,除了自行车和拖拉机不晕,遇上这阵仗当然就挂了。

俺是睡上铺的,往下吐,晕乎乎的也没发现下面有啥,反正有了就在床沿往下吐,俺的下铺开始的时候还好,后来也朝着地面开始呕,于是俺呕的东西就噼里啪啦流到他头上了。。。。

唉,俺对不起你啊,俺有罪

 

终于历尽艰难到了大陈岛,孩子们马上忘记了船上的痛苦,会游泳的男生立马跳下海边峭壁围合的水潭子游泳,因为那看起来不深。

去过大陈的人应该知道,大陈岛是没有沙滩的,沿岛就是岩石和峭壁,沙滩是缓缓入水的,游泳不危险,但是峭壁是90°入水的,孩子们可不敢在真正的深不可测的大海里游泳哦,所以就拣那种峭壁围合的水潭子游泳,唉这个比较复杂俺不知道没有海岛生活经验的人有没有听懂,听不懂没关系,拨打短号53073俺亲口解释知道你懂为止,作者要对读者负全责嘛,哈哈

 

然后男孩子游泳就被指导员瞧见了,远远地就开始呵斥,牛高马大的指导员飞身下来把那些小兔崽子一个一个从水里拎出来,对,就是和活脱脱拎小鸡一样抓着就上来了,只看见排骨一样的赤膊孩子四只爪子在空中乱动。。。。

指导员说:你们以为这个水潭子就不深了?他和外面的海一样深!!!都给我在太阳下晒干衣服再回营地去。于是那些男孩子回去的时候身上的体恤衫都是白花花的盐晶,一拍一层下来一拍一层下来真好玩。

 

第一个夜晚降临了,我们的住处是大陈的某个学校,教室桌椅搬空后俺们就打地铺睡下了,俺的地铺上方正对着马克思马爷爷的玻璃框头像,他的大胡子温柔地看着俺这个小姑娘,俺都不好意思了,于是睡前就对着马爷爷祷告了几分钟,内容无非是保佑俺PP啊,念书好啊之类的话语。

结果半夜的时候马爷爷的相框玻璃掉下来了,在俺脚边碎成一地,把俺吓得半死,但是非常奇特的是,俺的脚居然没有半点受伤。

唉,俺不知道是不是睡前的祷告惹恼了马爷爷他要半夜掉点玻璃来吓俺这个小姑娘,还是睡前的祷告感动了马爷爷,他特意关照了一下玻璃让他们不要砸到俺。

反正经过玻璃的骚扰后俺们这个教室的姑娘们就没人睡得着了,大家都睁着眼睛看着各人头顶上的恩爷爷毛爷爷鲁爷爷之流会不会也掉点玻璃给他们吓吓。

一夜无话,东方白。俺们开始第一天的劳作了,俺被分配到伙食组的清洗工作,就是茶豆,一种及膝那么长条的蔬菜,

俺扛着一大捆茶豆直奔水井而去。请注意,在这个时刻来临之前俺都是一直比较喜欢吃茶豆的,注意,仅仅是这个时刻之前而已。

俺在水井旁思考着如何才能迅速打上水了,手里无意识地抚摸着一把茶豆,光光的,滑滑的,软软的,腻腻的,粘乎乎的。。。哎呀开始不对了,怎么会那么粘手?俺定睛一看,ft

这一把大约十几条茶豆身上爬满了起码100多条扭曲蠕动的虫子。。。。。。。

俺大惊失色,手一抖,茶豆就掉水井里面去罗。。。。

再把剩下的茶豆仔细一看,每条都是千疮百孔,爬满了青虫,俺那个鸡皮疙瘩啊。。。。。

赶忙跑回食堂问大师傅,这个茶豆。。。。不能吃了。大师傅见怪不怪地说,虫子多说明这个茶豆味道好啊,没事你继续洗。说完就不理我了

 

俺郁闷了,难道俺还要和这些茶豆青虫亲密接触?难道还要助纣为虐把这些高蛋白尸体给俺的小伙伴吃?不行!不行!!!

俺起身把所有剩下的茶豆找了偏僻的地儿踩了西巴烂,然后跑去和食堂师父说,呜呜师父,茶豆被院子里豢养的狗狗吃了。。。

师父高深莫测地看了我,说,你要说被羊咩咩吃了我倒还有点相信,狗狗?小样你就不要骗我了,罚你去操场上拔杂草去。

于是俺就和好几个不听话的小男生一起去操场上拔草去了,拔草的时候俺很有为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光荣牺牲自己的伟大成就感,心想,要不是俺牺牲自己,兄弟们,你们今天可就吃着肉虫炒茶豆这样的美味了啊,我被自己感动了,呜呜

 

白天的时候俺们去峭壁上玩,用铲子铲牡蛎、贝壳,去找寄居蟹,然后把寄居蟹从窝里拔出来看他畸形的下半身躯在扭动,有残忍的快感。

去捏软软的海葵,一捏破一个,流出粘稠的汁液,俺知道又一个生命死在俺手下了。。。。嘿嘿窃笑。

看远远的海,蓝得发黑,看远远的青色岛屿,想起很美的一首诗,山为青螺髻,我是碧玉簪

唱着赶小海的歌,不知道这里还会不会有人唱

赤脚妞妞提篮丫丫,海滩上赶海一呀呀,一呀呀,一呀呀,一呀呀,一呀呀,一呀呀,一呀呀,别以为我这么多一呀呀是多打的,会唱的人自然知道他的意思

晚上是篝火晚会,只记得很热闹,有个男生唱了忘情水,很好听,现在叹息,老刘红的年代可真够久远的。。。。。。。

 

1995年的那个夏天,是俺人生中最美妙的夏令营之一

 

1995年之后,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就是,本姑娘开始发福了

每天都吃好多碳水化合物,放学回家路上一个大饼,家里两大碗米饭无数菜,干掉之后还要吃一个大番薯,俺的最爱,于是俺不可遏制的面包一样发起来

最重的记录达到过108斤!!!是我人生的最高记录,随便跺跺脚,便可以惊天地气死鬼神!!!(当然俺的胖只是相对以前的瘦,并没有和真正胖子比高下的意思)

俺郁闷啊,俺看着俺同桌那个黑瘦的小男孩,他也吃那么多,为啥他总是不胖呢?

后来发现原因了,本姑娘吃那么多是横向发展了,他吃那么多是竖向发展了,我俩从第一天认识同为152,到后来毕业俺只有160他却长成182的小伙子了,唉

看来俺的眼睛白大了,不光眼神不好,眼光也很差,浑然不觉中又放走了一个肩宽腰窄的帅锅,没有谱写早恋这首歌曲

 

提一下天天和俺一起上学放学的小美女潘潘,唇红齿白,皮肤粉嫩,总是一副宠辱不惊,不为天下所动的神情,俺只见过他一次花颜失色的样子,

就是放学的时候她骑的小飞达前轮自个儿滚出去了一直撞到电线杆子,她回过神来看着前轮空空后轮还在滚的自行车当机立断跳车而逃,跌得发髻鬓乱,娇喘嘘嘘,唉羡慕死我了,这么小的年纪就已经这么性感落。

再提一下俺的团支部书记,一个身高177脸孔白净的,俺们班最帅最帅的男生。

因为工作关系和他走得比较近,嘿嘿被很多女生羡慕to death,嘿嘿,

可惜俺又没有利用好这个机会,唉,又木有早恋,亏大了。

不过俺很晚熟,初中结束都还木有初潮,看来木有发生早恋尚算正常。

 

俺初中是参加晚自修的,自修完毕是晚上九点半,家比较远,比较偏僻,那时候的开发区那旮旯嘛,治安不好

于是在某个夜晚,终于遇见色狼了,唉。。。。。。。。。

那个小色狼开着摩托车跟在本姑娘后面,一直试图让俺停止骑车,俺的车技好啊,

一直能保持不停下来,东躲西藏的,后来眼瞅着就要到家了,家那里人就多了,色狼就着急了,越开越快,俺也越骑越快,砰就撞路边的墙上了。。。。车速很快,撞的有点头痛,晕乎乎的,额角好像还有血流下来,俺一摸,一手的血!!!

色狼这个时候也停下摩托车了,朝我走来。。。。。。。。。怎么办?怎么办?

俺把血往脸上抹开,好像满脸的血一样,然后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跌跌撞撞地向色狼走去,嘴巴里面发出精神病患者才应该发出的声音“赫赫呷呷”

那个有色心没色胆的小色狼看了我大约20秒钟之后,跳上摩托车一溜烟跑了

本姑娘推着轮胎已经变形的车车,回到家,看镜子里面的人果然比较恐怖

此次事件给俺的眉角流下了一个大约一厘米的口子,至今尤存。

在俺人生中的很多紧急关头,俺运用小聪明进行自我拯救的水平一直都比较高超,窃喜中

 

高高兴兴地告别俺的初中,欢活蹦乱跳地去椒江一中开始俺的高中生涯

2006/01/14 at 01:36 11 条评论

较旧的文章


·桑·墨·裳·


童年赶海的赤脚妞妞,
少女时代负笈于浙大,
现今房地产公司供职;
热爱生活,酷爱写作;
吃喝玩乐,一事无成。
Email:yoursling@hotmail.com
free counters

输入你的邮箱地址来订阅这个博客,新文章通知会发送到你的邮箱里。

加入另外 24 位粉丝

人气急升

雁过留痕Blog Stats

  • 39,018 爪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