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三月, 2006

春天里唠叨的小破事儿

春季,江南的田野,草叶青青,油菜花儿黄,杜鹃红,紫云英,红花酢浆草……开在高速公路上,一路向南,向南,踏歌而来,突然,思乡,想家。

 

细想想,多久没有回家了?妈妈在电话里语重心长地对我说,您老人家已经是第六个年头平均每年只在家里待10天不到了。其中06年春节没有回家;05年春节大年30到的家,大年初三离开的家;04年还没毕业呢,也是待了没几天又窜了。至于念书时期的每个暑假,都是漫天遍地地跑,次次不着家。

死犟脾气,家里多好,什么都有,椒江这几年的发展不要太厉害啊,你次次回家在家旁边转悠的时候都说开发区快不认识你了,幸亏你也不认识开发区。死丫头偏偏喜欢在外面乱漂,乱窜;家里也不指望你那点钱糊口,不过也好嘛,趁着年轻多长长见识,杭州长完去上海,上海长完去北京,北京长完去新加坡,新加坡长完去澳洲,澳洲长完去火星,反正家里亲戚多的是。以后累了腻了倦了就回家,家里是温暖的港湾,海鲜好吃的多的是,什么都有。

我抢白了一句:回家能给我准备一个热气腾腾的男人么?海鲜有什么用?上通道进,下通道出。

我妈说,现在家里亲戚给你说媒,我都回绝,我对你绝望了,您是今年20明年18啊!说什么亲事啊,再过几年就重新回到我怀抱了。

 

和最好的死党单打电话

对单说,请你在06年对我说:你好,可爱的属狗妹妹,本命年快乐!

请你在07年对我说:你好,可爱的属猪妹妹!本命年快乐!

请你在08年对我说:你好,可爱的属鼠妹妹,本命年快乐!

单却对我说:你在椒江,早就已经是没人要的大龄女青年了,你知道吗?我当年的初恋女友,怀孕都九个月了,最近正张罗着奉子成亲。你可别忘了,她比你还要小一岁,人家都是孩子他妈了,你怎么还是和孩子一样?古代的女人二八结婚,到本命年孩子都8岁了。

 

上述观点得出一致的结论:我真的嫁不出去了。

春天到了,谁来娶我?我来爱谁?聪明的,你来告诉我好吗?呜呜

Advertisements

2006/03/31 at 18:09 6 条评论

红颜弹指老,天下若微尘

 
道是严谨的,因悲哀而严谨,从羽衣雪肌的姑射仙人,到后来在烂泥中打滚的庄周。  昔日黄帝以天下问道广成子,三折三返后,方了悟寻道之根本:乃是此身的易朽。 
红颜弹指老,天下若微尘。 
非入世,非出世,爱物深深,爱己深深,低头若惘,抬头悠然,正是道者的面目啊。 
— 以精神为局,执子与浮生对弈。 
输赢无关乎天下,然而关乎此身的衰朽,还是疼澈心肺。 
拾一枚长生的旧子,在松影下散漫敲打。任身边柯烂,黄粱梦熟,这一子该落往何处?依然彷徨。 
我们终究,还是沧海一粟。 

红颜弹指老,道者微笑。 
据说海之角、天之涯,有奇花一株。于一弹指间,破土、萌芽、茂盛、开花、怒放、结实,然后凋零。 
这花,生得艳而寂寞。 
道者如花,他们也生得艳而寂寞。 
长生象一道月影,时时惊入梦中。呼吸吐纳,在尘世的高处静坐。 
谁说他们爱那白云,他们只爱红尘。 
爱得深深,不可自拔。 
就象庄周化蝶的绮梦,蝶兮梦兮,都是物化的求存。 
而老子若水的智慧,广而容之,亦是求索万物的律动。 
寂寞的道者决不离弃万物,空而非空的佛学,在他们眼里,是一笑的尘埃。 
道名相依,而名者,永恒寄托在“物”上。 
所以道者,也永恒寄托在红尘里。 
道者一生里,必然会去爱一个人。爱到痴迷,爱到疯狂。 
不识爱与憎,怎么能真正心静如水呢?这在道家里,叫入世磨练。 
然后道者静静看他(她)衰老,在自己眼前凋零 …… 
红颜弹指老,道者终于长生了。 
当然也有不成器的道者,愿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大家一起这么老去,也是幸福呢。对么? 
 
趁着周末看了几集《神雕》,看杨过小龙女练玉女心经,在九寨的五花海;象敦煌的飞天伎、乐天伎、反弹琵琶、丝路花语、天籁、吉祥天、弄笙。反正一句话,漂亮得紧,那是相当令人心驰神往啊。
啊祖国的大好河山,赞美您!
 
江湖笑,恩怨了,人过招,笑藏刀。
红尘笑,笑寂寥,心太高,到不了。 
 
明月照,路迢迢,人会老,心不老。   
爱不到,放不掉,忘不了,你的好。   
 
看似花非花,雾非雾 
滔滔江水留不住     
一身豪情壮志 铁傲骨
原来英雄是孤独  
 
江湖笑,爱消遥,琴或箫,酒来倒    
仰天笑,全忘了,潇洒如风,轻飘飘    
 
江湖笑,爱消遥,爱或恨,都不要    
仰天笑,全忘了,潇洒如风,轻飘飘  
 

2006/03/26 at 21:38 8 条评论

帅蝈蝈欣赏宝鉴

 

首先声明,以下帅蝈蝈可不是我BF,本姑娘没有那么好命,只是本着帅蝈蝈大家赏的原则和目的,分享一下而已,不一定要找帅蝈蝈做老公,但不能阻止我欣赏的眼睛吧。

 

其次宣告一下俺评判帅蝈蝈的硬件条件:

五官端正,因为男人的评价体系需要参考的因素更多,因此五官程度没有评价PPMM这么严格;

身高俺老爸级别以上(178cm),除非有特别闪光点,可以妥协一下;

身材要好,比例和谐,只接受偏瘦,偏胖出局。

人品太差的不予列传记录,over

 

小小私心一下,天字第一号,自然是大炮

从五官的角度来说,大炮不帅,一点都不帅。小小的眼睛,大大的鼻子,宽宽的脸颊,都是帅蝈蝈评价体系里万劫不复的死穴,但是大炮很酷!虽然这已经是一个崇尚柏原崇、仔仔之类花样奶油美男的年代,但是高仓健依然长盛不衰。因为花样美男是流行风潮,酷男,冷峻是永恒的经典,男人就应该有男人的样子,如果外表是先天,我们无法改变,那就在性格上男人一点。

大炮身高185cm,体重80-85kg浮动,学校篮球队中锋,运动健将,上半身线条非常漂亮,寡言,权威感重,这些都是加分因素。缺点呢,骑车过度,腿太粗;自以为成熟,其实流于幼稚;心胸不够豁达。

 

讲到大炮,就想起另外两个同时期的帅蝈蝈,清华陈和何乃太多情。

 

清华陈走的是清秀典雅文静的风格,身高177cm,体重68kg,瓜子脸,浓眉,丹凤眼,高瘦挺拔,皮肤白皙,脖颈颀长,十指修长,言谈温和,用词精确,是我早期少女时代倾慕的类型。记得他用小破车载我,在暮夏的清华园里,在月光如水的荷塘边,在工字厅打架,在同方部猜测这个奇怪建筑的功能……

 

何乃太多情是才子师兄的路线,怎么形容好呢,很有风骨的一个人,不知道这样说能不能概括他的特点。180高左右,瘦,标准国字脸,读过很多书,并且可以和虚幻的网络世界里的人辩论、较真,算是有点酸朽气息吧。也许他如今已经缠身于妻子、家庭、孩子、奶粉、尿布等琐事,但是我留存封印的记忆,是他何乃太多情的江南岁月,已经足够。

 

乌皮鲤,不知道把他列入帅蝈蝈列传会不会让他从椒江笑醒跑来上海打我。这个冤家,这个对头,和我厮打了最可爱的初中三年,我眼睁睁看着他从一个159cm的黑色小男孩成长为一个182cm的黑色阳光大帅锅,而我却不能从一个又胖又丑的丫头蜕变为白天鹅。唉

可惜他狗爬一样的字体要减分许多,另外,口花花也要减分许多,每次见了我都要老婆东老婆西占便宜,其实呢,半分胆子都没有,记得那年暑假我拉肚子到住院挂盐水的地步,他刚巧在人民医院实习,屁颠屁颠跑来看我,电话里说得天花乱坠,在我妈面前大气都不敢出,在俺身边哆嗦了几下又屁颠屁颠跑掉了。

 

童童,童童属于发力太早的帅蝈蝈,作为男生,刚上初中就长成178cm的漂亮挺拔的身姿着实不易,再加上俊俏的脸蛋,团支部书记的职位,惹得女生个个芳心暗许,纷纷天打雷劈俺这个班长可以整天巧立名目一亲团支部书记的芳泽,可惜本人当初情窦未开,丝毫木有感受到帅蝈蝈的巨大威力,浪费了浪费了,浪费可耻呐。

正如常言,小时了了大未必了了,童童如今后继乏力,帅的级别和程度江河日下,本姑娘只能嗟叹一声,忆往昔……

 

初中的好像被挑光了,恩,那就开始拔高中的苗苗。

 

GG是我高中时代仰慕的帅蝈蝈,一起出过板报,坐过前后桌。一手非常漂亮的书法令人折服;浑厚的男中音,是广播台的娇客;运动健将,从短跑到跨栏,几乎只拿第一名;可惜成绩很烂,显得略微不够闪光了一点。身高175,微抱歉,幸亏身材比例很好,加分。不通联许久,不知道丰神俊秀是否一如当年?

 

GG是高中楼上文科班的,瘦,高,小脸,属于难得“留长发也非常温和漂亮”的男人,眼睛细长,丹凤,印象中安祺似乎十分喜欢,不知道有没有一段姻缘?

 

说到蒋轩,就想起一个走相同路线风格的人——“三日不见,变成一晶”。他是俺办公室“嘉华国际”楼上的帅蝈蝈,在英伦晃荡过一年,算是海龟,哈哈。179,瘦,五官和蒋轩有点影子,但是气质更为忧郁阴霾,不知道是否因为尚沉浸在失恋的打击中不能自拔?总是叫嚣要做阳光好少年,然而却又总是坐定幽怨教教主的位置不肯退位。恩,也是少数留长发可欣赏的男生。

 

GG就是本姑娘《回忆母校生活》系列里提及过的那个人,懒得再写,直接复制一段上来充数:“慢慢地学习进入正轨,俺的成绩那就那回事儿,稳稳地不会晃荡,于是故态复萌,又开始寻找SG的旅程,孜孜不倦。这个时候学校给俺提供了一个契机(省略)。俺发现俺们这一排的排头男生,很帅哦,很高(别拿鸡蛋砸我,俺就是喜欢长得高的帅锅),白白净净的,阳光大男孩,笑起来非常腼腆,让俺母性大发。以下省略数百字。后来学校选拔一群帅锅美吕组成健美操队,集训来杭州参加浙江省中学生健美操大赛,俺有幸被选进去了,第一天集训俺发现,这位帅锅居然又是排头兵!!!看来群众的审美观都是差不多,啊哈,高兴那,下巴又脱臼了。打住,打住。”

 

香香公主

香香公主是俺们大学班级里唯一的稍微拿的出手的帅蝈蝈,唉,说明俺们班可怜呐,寒碜呐,拿不出手呐。香香公主身高刚过及格线,长相甜美,走不算很极端的奶油小生路线,五官端正,眼睛贼大,为人热情,看着很花,其实对感情也算比较专一,或者说懒惰,所以懒得换,抱着高中的初恋一直不放,貌似要到白头的样子。恭喜了!香香公主如果想在帅至领域更上一层楼的话,先把您那圆滚滚的小肚子减掉再说,严重有碍观瞻呐。


大饼

忘记了大饼是我还是晓娜发掘的绝对帅锅,帅死人不偿命,酷死人不偿命的那种级别,总是很高傲地在华家池行走,对待身边的女生就像秋天的落叶一般无情,无视。大饼之所以叫大饼是因为每天清晨上课的路上都在吃大饼,没见过吃别的,大饼的表情呐着装呐都有非常浓厚的个人风格,我行我素,大饼还经常拿校园歌唱比赛的冠军,一次的决赛披上一块灰色的布围起来的裙子唱张学友的《心如刀割》,我们小女生都在台下昏倒了。

和大饼同级别的校园陌生帅锅还有一个金丝眼镜,可惜记忆已经太淡漠,所以就不列传了,金丝眼镜是本姑娘发掘的,恩。

 

说到金丝眼镜就想起B版的sahara,也挺帅的,之所以印象深刻是因为他在某个春天拜访留园,刚赶上我们专业在留园实习,我在拍摄的照片里面居然发现了他的踪迹!!!事实上那天我并没有在留园看到他,只是后来的照片一再地提醒我,我曾和他在苏州留园错肩。不能不说世界很小,所以我也就格外大度地一网把他捞进了帅蝈蝈列传。Sahara长相干净,温和,书生气质,有安全感,非常典型的浙大男生。

 

车延辙

我叫他车弟弟,别人叫他大车,每次叫他名字我都会联想起李宇春用中性的声音唱到:“沿着浅浅的车辙……”这个名字取得不错,赞许。高大但不健壮的东北男人,喜欢打篮球,赞,我也喜欢篮球,初识弟弟,觉得特别高,很腼腆清秀,很乖,笑容可掬,接触多了,发现也具有东北男人典型的“贫”。弟弟是块璞玉,遇见有心人细细雕琢,当可成一代帅蝈蝈!不过现在嘛,还不太懂如何将自己打理成SG,看来革命尚未成功,吾辈尚需努力啊。

弟弟的基因真好,爸爸170都可以那么争气地自动长到185,赞,生子当如车延辙,哈哈

 

小光

这位呢,也是弟弟,果然不愧是长白山出来的,长得绝对和韩剧男主角一拼的,曾经一度怀疑他是韩国人,后来求证了不是,转而怀疑是朝鲜族,求证居然是如假包换的汉族!!唉,朝鲜族典型的细细长长的眼睛,单眼皮,单薄的身材但是不错,反正rain啊周池勋啊之类的影子往他身上套就是了,但不是玄彬张东键这种非韩国男人风格的。在刷刷环西湖的那个夜晚,我做他们的保姆,到杨公堤尽头的时候他把背包卸下来对我说,姐姐能帮我背一下吗?哎呀,我的小心肝儿扑通扑通地乱跳,高兴地快要晕掉!韩剧看得太多落下的后遗症!

 

孙韶华

在意大利晃悠过几年的33岁老男人,儿子都可以打酱油了,但是还依然挺拔英俊,青春逼人,每次见他,哲理水把头发打得根根昂首怒视我们,害得一些没有身高判断力的人总是以为他有185,其实按照俺敏锐的估计,应该是没有的了。边幅修饰得没有一处不到位,走过窜过,青春活力的气息迎面扑来,永远不会把颓败的一面展现给我们看。不容易的啊,兄弟们,作为一个1973年就开始经历社会滚滚浊流的人来说,依然能够拥有这么逼人的动感,值得我们敬仰和膜拜!

 

徐海钟

下面继续推出一位破30大关的老男人级别的,哦不,应该是老蝈蝈。徐总,男,31,身高目测181cm,体重估计150?没搬运过,不敢肯定。运动细胞发达,曾经成功在公司年会上将来来菠菜(另一SG)视为探囊取物的最佳弹跳奖——电动绿皮青蛙抢夺到手。据说年轻的时候是游泳队的,身材比例应该比较和谐,不过不玩游泳了居然没有开始发福,倒是令我诧异。因为俺认识的体育玩到专业级别的退役后都开始努力长膘……

抽烟太凶,年轻的时候可以那么潇洒地对自己的健康挥手告别,真是不应该呐不应该,年轻人要爱惜自己的身体,啧啧。可惜上述这些老帅蝈蝈都成亲了,只可远观不可亵玩了。

 

来来菠菜

来来我是一颗菠菜,菜菜菜菜……菠菜如今生病了,好像还不轻,整天长吁短叹说自己罹患“不死亡的癌症”,蔫了一样,想当年可是阳光少年一个!为了哄他开心,也把他列传到帅蝈蝈里面吧,小孩子嘛,哄哄就是了。菠菜瘦了吧唧,全是精肉(做成菜一定很好吃,嘿嘿),看那样子就是篮球健将,自吹可是灌篮筐轻轻巧巧的事情。菠菜有身高,有身材,有脸蛋,只要修正掉一点驼背的倾向,再给点阳光,不要整天霜打的茄子一样,战胜病魔,相信能够重新泡到PPMM,重新焕发青春活力!到时候俺就要说,GXGX,BGBG了

 

LV

LV是个超级小资男人,看《时尚男人》和《FHM》等杂志,吃赛尼可,用香水、眼霜,迷恋宜家和安妮宝贝。LV长相干净,穿起西装来背影十分好看,正面呢,就嫌胖了一点点。最近养了一只雌性喜乐蒂,慨叹,养女友不如养女狗实在!LV要减减肥,再练好那狗爬的字体,修正讲话罗嗦含糊的缺点,相信能继续在帅蝈蝈的道路上前行不息!

 

红猪

这位呢,也是酷哥一位。那辆银白色的公路,啧啧,配上全反光的红色风镜,啧啧,头盔和健硕的身躯,啧啧,骑在路上,怎一个酷字了得啊。另外提及一句,红猪很小资,对未来MM的要求也很高,口水ing,流了一地呀

 

小沈

单论五官,小沈绝对属于超级英俊的男人,五官分明,和谐,立体感强,非常有雕塑的感觉,果然不愧是华师大西方油画系毕业的!略微抱歉的就是身高达不到帅蝈蝈的及格线,好像175都还缺,不过没有关系,小沈身材标准,比例黄金,爱好运动,每天戴着一个硕大的苍蝇复眼,在上海这座城市骑车两个多小时上下班,不长一丝赘肉,赞美啊赞美。

另外赞美的是小沈是个富有责任感和同情心的好男人,总是和兄弟我们有难同当,难怪刚过本命年就被聪明的女人顺利泡成老公了,唉,干啥结婚这么早,破灭我们的美丽梦想呢?tears

 

崔毓鑫

这名字真难写难打,估计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写名字苦头吃了不少。小崔儿自称是87年的腼腆内向大男生,其实,哼哼本姑娘才不相信呢。87年?生活真是如此艰辛,年纪这么小就出来做了?呸呸好像说错话了,年纪这么小就出来干了?呸呸,好像还是不对,不想了。87年,考,骗谁呢,估计也就一颗80年代下的蛋!小崔182.5cm,雪白粉嫩,清秀腼腆,笑的时候,眼睛眯成一条线,长了一张娃娃脸,会故作羞涩地对我这种阿姨级别的女人说:我要脱衣服了,麻烦转过头去一会会好吗?这辈子除了我妈还没有女的看过我的身体呢……PUKE,这辈子他妈的都走不到frozenman的级别了,阿门!

小崔儿住在302的东间,我住在301的西间,每个夜晚,我们之间的物理距离都是最近的……恩打住,不能对87年的弟弟下毒手。

 

恩,写完了,大家噼里啪啦表示一下嘛

2006/03/23 at 02:28 16 条评论

PPMM欣赏宝鉴

去嘉善的那天阳光暴好,懒洋洋地窝在副驾位置,看着刚刚开始的油菜花和迎春,突然不知怎地,想为俺此生24高寿为止认识的帅蝈蝈和PPMM做个列传。是因为春天到了吧,应该。

 

写评点性的列传是个浩大的工程,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把它成功写完,试试吧,博客就是我练笔的地方,码字,是俺失业之后的退路,俺曾经在B版说过一句惊世之言:女人失业了,卖字为生总比卖肉为生好。

 

按照什么顺序来呢?时间?程度?不知道,随兴吧,看谁首先从我脑海中蹦出来。天马行空,随心所欲,博自己一笑。

 

先写女人还是男人呢?列了一个大纲,似乎PPMM7人,帅蝈蝈19人,别骂我男女比例失调,首先,本着异性相吸的宇宙原则,姑娘我当然责无旁贷地优先照顾帅蝈蝈;其次,本人出身理科、工科,就连工作之后的环境也是男人多于女人……就原谅一下下了

恩,担子先挑轻的,女士优先吧。

 

女人写女人,貌似有点艰难,因为每个女人的内心深处,都是不情愿吹捧另外一个女人的国色天香或者蕙质兰心的。但是顺利写完全文之后我发现,司令果然不能以女人来计,套用俺老总对俺的一句评价,这句评价三年里传遍公司,令俺臭名昭著:司令是女人吗?

闲话不说,开工

 

高中年代的著名大美女,我只需要说一下她大学念的是什么学校的什么专业,大家就可以对她的相貌身材做出初步判断了:浙江丝绸工程学院的模特班。

身高174cm,身材窈窕,举止娉婷,肌肤欺霜赛雪,话语声婉转柔媚,女人听得都骨头酥了,何况男人!瓜子小脸,尖尖下巴,杏核眼,柳叶眉,哎呀呀,虽说不能到李嘉欣这种极品级别,但在普通人中也绝对算鹤立鸡群了。

大学虽同在杭州,惜无通联,但是一次在索非特酒店的意外面试,居然让我见到阔别三年多的她。那是一个媒体组织的类似选美赛性质的秀,本人因为经常为都市快报撰稿码字,不知哪个评委老眼昏花把俺也给初赛选进去了,复赛耶,居然可以和俺高中年代的女神同台选美,忝为末席俺也心甘情愿呐!不过令俺失望的是,她原本应该走纯情玉女路线的长相,居然烫了一头嫩黄色的卷毛 @_@,不知道是假发还是真的嫩黄!太夸张的颜色,然后评委问答的时候表现也不够聪慧。美则美矣,灵魂深度不够。这年头,不缺美女,聪明的美女才是王道!比如章子怡,比如徐静蕾。

顺便提一句,那个选美秀,本姑娘毫无意外的出局。如果到了复赛我这种德性的长相都不出局的话,那评委就不是老眼昏花,而根本就是瞎子一个了!

 

大红鹰

大红鹰也是本人非常欣赏的美女类型,瓜子小脸,尖尖下巴,吹弹可破的雪白肌肤,比杨有优势的是,大红鹰还有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高耸的胸脯,水蛇腰身,非常纤细的玉足!居然和我一样大,要知道她的身高可有169cm啊,足足比俺高7cm。

大红鹰聪慧,成绩不错,性格乖顺温和,随遇而安,有非常良好的古典诗词修养,当年坐我后桌的时候经常见她用比较难看的小破字誊写《洛神》《陌上桑》之类的诗词,估计是在自我YY,哈哈,不可笑不可笑,人家有这个yy的资本。

 

晓娜

又来一个瓜子小脸MM,没办法,女人的脸蛋就和男人的身高一样,马虎不得,美女的必备条件就是瓜子小脸嫩肌肤。为啥司令怎么窜都窜不到美女的范畴里?就是因为司令长了一张国字脸!

晓娜绝对算冷美人,对谁都冷冰冰的,倒也不是因为她对你有看法,为人风格就是冷淡生活。稍嫌瘦了一点,不矮的身高,体重却跌破90大关,在过80的线上挣扎,还不吃饭,只吃零食,拼命减肥。

男人我喜欢瘦的,女人太瘦就不行,没肉,没胸,没漂亮的PP,考,只有一把骨头的还能叫女人吗?

前段时间网上遇见她,我问:美丽依然否?她答:老了,有鱼尾纹了。

Sigh,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啊

 

三角

刚刚说完一个瘦巴巴的,现在就来一个丰满型美女了,三角人家可是丰满得该有肉的地方都有肉,该没肉的地方决不长肉!三角165?167?忘记了,不算小脸,性感圆润的丰厚嘴唇是她的招牌,跑到美洲可以和安吉丽娜朱丽比,回到亚洲可以和宋慧乔比,总之就是赞!

三角,很女人,女人中的女人,从言谈、喜好,到发型、衣着,统统都是女性妩媚的典范。哈哈,今天晚上三角一定被我夸的睡不着觉觉了。

 

吕晶晶

这个。。。这个,,,,这个知名度如雷贯耳,就不用我介绍了吧。浙大出产的亚洲小姐冠军,为什么摆上她,是因为她是城市学院广播台的,俺是华家池广播台好歹也混到台长级别了,见个几次吕晶晶开个几次会也是很正常的。虽然她出名之后呐,俺也就再也没见过了。

江南碧玉,又写得一手好书法,又讲得一口莺声燕语的吴侬小调,又是浙江大学的高材生,又乖巧文静,全然没有半点其他香港小姐一样的为了争得曝光率关注度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和风尘,很对那些香港评委和市民的口味呀,于是就变成亚姐了。哎呀我的妈呀,所以啊生活中到处都存在美,我们一定要掏出一双发现美的眼睛,全天候多方位嗖嗖飕飕地寻找!

 

鱼儿

高挑瘦瘦的小脸MM,单论五官的美丽程度,可能算不上美女,但是全身整体搭配起来,再加上一个惹人喜爱的好性格,就是如假包换的美女了。可惜是网友,见的次数不多,只能写点粗略的感觉,写不出很多评论文字来,遗憾!

 

肉肉

这是俺新近认识的上海小美女,每次都用那绿色的眼影把俺的眼睛闪的一晃一晃的,白白净净,走可爱女生路线的,会女工、刺绣的哦,这年头,如此贤惠的美女不多了。

但是肉肉不吃饭可不行的呀,虽然说您把每天的饭菜都转赠于我,一箪食,一碗汤之恩小女子感激涕零,自从您降临到俺的身边,俺每天都能吃饱饭,再也不用饿着肚子干活了,但是,您在纤体之余也要注意自己的身子骨啊,一次两次不吃饭可以,每天不吃饭,简直就令人瞠目结舌了,哪天被搞到医院去了我司令不是罪过大了?岂不是说我,把每天该属于你的饭菜都霸食掉了?

虽然春天到了,穿PP超短裙的日子也即将来临,但是减肥要慢慢来嘛,更何况!!!!!!你一点都不肥,甚至还很瘦,减啥减啊,人家韩红都没减肥呢。

 

美女啊美女,俺深情地呼唤你。为啥俺身边美女那么少乜?如果俺在各种师范类文科类大学,如今的PPMM列传一定不会这么寒碜了。

 

明天写19人组成的帅蝈蝈篇,大家噼里啪啦表示一下嘛

2006/03/22 at 02:08 12 条评论

关于来沪之后的三次相对远距离骑行

 

 第一次是骑着我的小折叠,在某个阳光明媚的周日上午,从新华路出发,开始漫无目的地骑行,享受日光浴和汽车尾气。

出新华,交叉口到了淮海路,然后骑到了热闹非凡的襄阳路,据说襄阳路市场即将关闭,店主都在清货,果然人气鼎盛。

抱歉,襄阳路是我认路的极限,况且拥堵地简直不能挪动,我就拐上一条相对僻静的小路,继续捣着我的小折叠,听着音乐,晒着阳光,骑啊骑,该过地道的时候就随大流过,在巨大的交通路口,车流人流滚滚,把姑娘我看得一愣一愣的。中间还经过了一条很有名的虬江路市场,贩卖电子、电器、数码等二手产品,人多的嘞,和襄阳路有得一比,看见无数的硬盘叠得象一刀一刀的豆腐一般整齐,小贩在兜售五快钱一个硬盘,唉,不知道这种硬盘能用吗?

在这个人挤人的市场,发生了小新疆偷偷掏我包的事件,小男孩挺可爱的,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蜷曲的头发,手伸进我的衣兜,水平太臭,一下就被我发现了。我大喝一声,你干什么!!!小新疆被我义正词严底气充沛的暴喝镇住了,心里一哆嗦,手一松,钱就掉地上了,然后我冷静地捡起钱,看见小新疆飞也搬跑掉,心里一阵苦笑:唉,本姑娘的狮子吼神功是越来越厉害了,居然还能让小偷手哆嗦!

经此一役,姑娘我把俩衣兜的拉链拉上,驾的一声,赶快远离虬江路,拐上另外一条不知名马路。大方向俺还是知道的,应该是一路向北。

骑啊骑,骑到姑娘我有点累了,打算打道回府,然后仔细研究了一下周边环境,恩,果然一点都不认识,问路人,说请问去新华路怎么走?路人均较为痴呆状说不知道,后来想想可能他们不知道新华路,好的,那我就用稍微大一点的徐家汇问路吧。结果第一个我问的人就被我吓得瞠目结舌:徐家汇?骑车?半天才说,不知道应该怎么向你指路,实在太远了,姑娘你打的或者轻轨回去吧。

真的很远吗?难道我真的到了应该买地图看看的时候了?

嗷嗷我真牛,居然没有地图在上海乱窜。

于是在报亭买了一张地图,一看之下大惊失色,唉,原来这里是江湾。我骑车回去的希望看来破灭了,自己都懒得骑那么多路回去了,唉,唉,哎呀。

怎么回去呢?天无绝人之路,本姑娘向来坚持扶老奶奶过马路,给骗子零花钱啊之类的举动积攒的超级人品爆发了,居然在江湾就有一路轻轨可以直达我家附近的那个虹桥站,啊哈哈,然后姑娘我扛着小折叠就进了轻轨,象一头小鹿一样欢快地回家了,本次远行,有惊无险。

 

第二次,是去火车站拿托运的捷安特回家。我是晚7点到达火车站,跨上车子回家的,虽然不清楚具体要走什么路,但是大方向是往西南走还是知道的,于是我出了火车站就往偏西的路上走,那条路人少,还自鸣得意可以飚车,遇上一个过街地道,过,还是不过?这是个问题。后面来的接二连三几个自行车都毫不犹豫地过了,于是本姑娘也随大流,于是奠定了这个晚上错误的结局。

过了地道,就是交通路了,我被隔断在铁轨的这一边,越骑心里越发毛,越骑灯火越阑珊,心里还一直安慰自己:别怕,早点找个地道重新钻回铁轨的那一边去

可是,可是啊,铁轨漫漫,火车长长,不给我机会钻到另外一边去啊。我沿着交通路骑啊骑,天哪,几千号的门牌,到底要不要原路返回?执着的我楞着头,憋着气,还是一直骑啊骑,希望能骑到热闹的地方问个人。路上和我相伴的只有大型卡车,和偶尔的几个民工,民工我不敢搭讪,因为他们已经很想和我搭讪了,俺招惹不起。

一个年轻的民工骑着破车只只呷呷地和我并排骑,问我去哪里?还有意无意想让我停车,我一直不搭理他,后来他的车子把我往路角逼,我一气,一脚把他笼头踢歪了,biaji他就摔在地上(车技太臭),然后我飞也地骑走,它在后面骂骂咧咧,追了一会儿追不上,哈哈,俺才不管。

好不容易遇上一个中年妇女,问路,这次不说徐家汇了,改说中山公园,中年妇女说,姑娘啊,这里是嘉定了。

我只能安慰自己:还好不是嘉兴。

覆水难收,我决定原路返回,有什么办法呢?此时是晚上九点多。

回来的路上,他们告诉我沿着苏州河就一定能回中山公园,我坚持着这句话,唉,终于回到家了。他妈的。

 

经历了上述两次教训,本姑娘不敢轻易骑车在上海远游了,于是在315晚上打算小范围战斗:去家乐福古北店,看地图不是很远,邻居也告诉我,沿着虹桥路一直骑,转个弯就到了,于是拍拍我的小毛驴,本姑娘又屁颠屁颠上路了,没有带地图。

真幸福,一会儿就骑到了,在家乐福买了好多东西,整整四大包,挂在俺小毛驴的两个车把手上,跟骆驼似得打算回家了,原路返回!

俺又错了,呜呜。在过虹桥路口的时候俺木有往东边拐弯;而是以为还要过一个路口,于是俺在下一个路口,仙霞路拐弯了,此为一错;俺以为俺向东弯了其实是向西弯,此为二错。两大致命错误加起来,俺这头可怜的骆驼又踏上了不归路。Sigh啊

仙霞路一直骑,发现味道有点不对啊,没骑过的呀,估计俺自己错了,于是马上打道回府,但是那个时候我整体大方向错了,于是我又踏上新渔路的征程,愈发偏远了。然后就在棋盘里面绕来绕去,那个区域连片都是别墅区,高高的墙,阑珊的灯火,宽宽的马路上面只有偶尔的私家车回家,木有半个人影。

俺在什么溪啊泉啊河啊之类的路上绕来绕去,让我恍惚间好像感觉在浙大五大校区之间往返一样,而且这次比交通路上那次更惨的是,俺是头骆驼,车把上面四个大大的塑料袋蹭来蹭去,牛奶晃荡晃荡的,不爽啊,狼狈啊,俺真想全喝了,全吃了再轻装上阵。

终于在一个别墅大门前看到一个叔叔下车,看了我一下,俺赶忙象看见活菩萨一样冲了上去问:徐家汇应该往哪个方向骑?

叔叔很冷静地说:小姑娘,迷路了?我送你回徐家汇吧,你自己骑要骑到半夜了。说罢,打开后备箱就要扛我车子。

我心里一阵暖流流过,眼泪激动的就想连滚带爬夺眶而出,好人呐,为啥俺都能遇见好人乜?上次在北京郊区迷路,也是一个好心的王伯伯一路驱车把俺送回了机场,并且分文不取,一路陪我聊天。否则那个时候下午六点,接近天黑,俺在北京郊县一个鸟不生蛋的旮旯,四周无人,怎么死都还不知道呢。

但是,这次的情况不同,北京那次我是真的危险了,求告无门,所以能感激涕零地接受陌生好心人的帮助,这次,我觉得司令完全有能力,而且应当有责任,自己找路回家。才晚上九点半,我不相信才一两个小时我能够处在偏远到需要陌生人把我送回家的程度。

叔叔开车带我绕出了这个迷宫一样的别墅区,回到光明大道——哈密路上,告诉我一直走就可以到虹桥路,沿着虹桥路一直走就可以到徐家汇。

俺这头四袋骆驼欢快地上路了,牛奶被我干掉了一瓶,还有四瓶,真不爽,重死了。

虹桥路是康庄大道,骑啊骑,一路无话,期间袋子被某民工的破车篮刮破了,东西漏了挺烦人,该民工骑出去大约50米远远地看了我半天,终究良心过意不去,又折返帮我理东西,这说明俺长相善良地连民工兄弟都不忍心欺负。

大约11点,四袋骆驼长老顺利返家,门口保安问我:小姑娘,你怎么白天骑白车,晚上骑黑车的啊?(俺的折叠是银白色的,俺的小毛驴是通体黑色的),我大笑。

 

本姑娘指天发誓,在上海这座城市,

以后出门必带地图!!!!!!

以后远距离的,一定不骑车!!!!

以后遇见老奶奶过马路,一定要扶!!!!

以后遇见乞讨的可怜人群,一定要心甘情愿被骗以积攒RP!!

2006/03/16 at 14:55 9 条评论

云在青天水在瓶(ZZ)

 
刹那芳华,常乐我净,在指天指地的寂寞里,佛的落英缤纷,更接近浪漫。与群石对语,看顽石点头,拈花一笑,掸衣无痕,这都是佛的容颜。 
佛的浪漫以时间为根基,三千万恒沙,一弹指六十瞬间,佛说,这里面都是千千的浩劫。 
佛憨厚的笑颜里,早已经深刻洞悉了世俗的奢望:永恒与瞬间的完美融合。持此爱,愿生生世世。但红颜黑发,转瞬苍老 ……  于是佛说:莫悲。 
五百年回眸,五百年擦肩,再过五百年后,又可相逢一笑。 
纵使散了,也不过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 
佛在时间之流里,伸一指定住时光,把我等碌碌俗人,圈了进来。 
非空,佛拾落花一瓣,与汝等说法:安知尘劫,不是幻影?安知此刻,不是真实? 
云在青天水在瓶。 
 
若我们大哭,佛便颌首。知悲才能怜悯,爱己方能惜物,竖子可教也。 
若我们微笑,佛亦颌首。识幻而能守诚,虚意不碍投身,亦是真性情。 
等我们哭过笑过,转身而去,佛还颌首。 
都是妄言啊,切肤之疼,非时光不能消磨。然而浮生苦短,又有多少时光给我们磨茧? 
佛在我们身后喃喃:檐头滴水,从檐角至台阶,是一瞬?一世?还是千百劫? 
伤了我们的人的笑颜,伤心人的笑颜,从绽开到落寞,是一瞬?一世?还是千百劫? 
佛支额,笑看我们身形凝住,轻轻弹指:痴儿,刹那芳华,落英缤纷,去吧。 
又到桃李开谢时。 
佛宛转低回,苦心孤诣,指月与我们这些愚人看。教我们泅渡时光,赏花而不沾襟,爱物而不执著。 
所以我们爱佛。 
然而此刻,我们终究弃佛而去,忘佛所言,忘佛容颜。 
月华如水,我只想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千百劫里,就让我贪恋这一世吧。我对佛说。 

2006/03/15 at 16:44 留下评论

人生第一次系列——火车群殴

火车坐了很多,第一次,看见五个人在离我不到1米远的车厢里殴打成一团,而且自感非常面上无光的是,这五个都是女人。

 

今日晚间,坐178返沪,时间不多,一路直闯列车,顾不上买票,顾不上安检。甚幸,俺在最后时刻爬上178。然后补票,无悬念的无座,找了过道靠在椅背上,环视四周,这趟车比起俺来杭的那班车,明显SG层次大幅度减少,无趣无趣。于是开启音乐,昏昏欲睡状打算熬过这两个小时,这无聊的火车旅程。

不曾想,这居然是俺经历的最好玩的火车上的两个小时。

 

就在俺倚靠的长条座位上,坐了六个女人,分为三伙:仨东北女人;俩治病母女;一个上海世俗大妈。开车大约半个小时后,好戏开场了。

起因是仨东北女人,她们是两张有座票,一张无座票,但是那个无座的女人呢,仗着牛高马大,把俩治病母女挤的紧紧蜷缩在一角,蹭坐,于是这个本该坐仨人的座位上就坐了四人。

牛高马大的女人越挤越紧,治病的母女忍无可忍,女儿蹭地一声站起来,疯狂咆哮,开始用临近俩车厢都能听到的高分贝骂人。她极端了,大家行在旅途,好言好语提醒东北女人注意一下,事情就不会不可收拾了,但是她采取的方法是前面一味忍让,只字不提,爆发的时候疯狂咆哮,这就不可取了,任何一个正常人面对一个泼妇肆无忌惮用难听的词语突然骂自己,都会自卫和反击,哪怕前面错在自己,更何况那仨东北女人也不是省油的灯。

 

然后五个女人开始聒噪,我们这些邻居开始劝架。

那个可怜的疯狂的过于敏感的自尊心太强的女儿用挑逗的词语说,你是不是想打我?你仗着你们人多啊?有本事你打啊,打啊,你不是泼妇吗?

OK,东北女人开始动手,一记响亮的耳光,把我们大家看得面面相觑,看来要去叫列车长了。

然后五个女人开始群殴,疯狂的女人群殴的时候,男人都拦不住。我近距离地仔细观察之后,发现,原来女人打架是这样的啊!!!主要招数以抓,挠,咬,扯,踢为主,很少有力量型的招数如捶,砍等。

五大女人滚了大约几分钟,列车长和三个乘警赶到现场,令人惊异的情况发生了。这四个大男人居然怎么都拉不开这五个女人,相反还被女人抓破了脸等部位,sigh,看来列车员的擒拿格斗技术明显不过关啊。拉了半天,无功而返,四个男人暂时先退出战斗圈,一边休息,五个女人斗殴ing

接着,四个乘务员和旁边的男性观众联合在一起,终于把五个女人拉开了,唉,云髻香乱,血迹斑斑,东北方大呼一个眼球坏掉了;母女方则是用妈妈的冠心病被气得发作;女儿的手没有知觉了作为回应。事情搞大了,开始上交车票和身份证,录口供。

A说自己有理,B说自己有理,开始争,开始吵,他妈的又开始打了。

 

列车长没办法,只好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让群众投票,哪个才是实情,这个时候同坐的那位上海大妈开始表演了,因为她距离最近,列车长首先问她。她开始绘声绘色地讲述,令我及旁边的人诧异的是她居然添油加醋,颠倒黑白,接着更是云里雾里,不知所谓,我们以为又一个精神病院的跑出来了,她不属于任何一方的立场,为啥不称述实情,而是讲成这样?而且又没有偏袒任何一方?简直让人想不通。当然,东北方和母女方一致说,这个地理位置最好的目击证人在胡说八道,列车长更加糊涂了,谎言,谎言,到底真相在哪里?

然后我们其次距离的三个群众代表上场了,被问了身份证号码、手机号码、姓名等,说以后如果有刑事立案,务必请协助举证,本小姐不幸,也成为了目击证人之一。

 

上海站到了,列车长押着五个面目可憎呈精神病状态的女人下车找公安局去了,我们也作鸟兽散。

 

其实,大家出门在外,都不容易,忍让一下就没事了,这件事情说穿了不就是坐位置的时候越界过头了嘛?协商一下就好了嘛。唉,也怪东北女人块头太大了,要是涓涓啊猪头啊孔雀啊之类四人坐三个位置,肯定不会有拥挤的问题的。

2006/03/13 at 02:38 6 条评论

较旧的文章


·桑·墨·裳·


童年赶海的赤脚妞妞,
少女时代负笈于浙大,
现今房地产公司供职;
热爱生活,酷爱写作;
吃喝玩乐,一事无成。
Email:yoursling@hotmail.com
free counters

输入你的邮箱地址来订阅这个博客,新文章通知会发送到你的邮箱里。

加入另外 24 位粉丝

人气急升

雁过留痕Blog Stats

  • 39,018 爪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