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四月, 2006

怨妇思嫁

女人的结婚年龄就像圣诞蛋糕,24前都新鲜抢手,而25后则开始变成过期的点心,不得不打折甩卖。25成为女人婚龄“保鲜期”的最后底线。这个有点促狭的比喻,反映了社会对未婚女性年龄的接受底线。我正在经历这个底线,在这个单身泛滥的年代,阿门。
 
假定你是个女性,决定要结婚,身边社交圈里有100个合适的单身男子都有意追求你,从他们当中挑选最好的一位作为结婚对象,这并非易事。
苏格拉底的三个弟子曾向老师求教:怎样才能找到理想的伴侣?苏格拉底把他们带到一块麦田,要求他们沿着田埂直线前进,不许后退,而且仅给一次机会选摘一枝最大的麦穗。
第一个弟子走几步看见一枝又大又漂亮的麦穗,高兴地摘了下来。但是他继续前进时,发现前面有许多比他摘的那枝大,只得遗憾地走完了全程。
第二个弟子吸取了教训,每当他要摘时,总是提醒自己,后面还有更好的。当他快到终点时才发现,机会全错过了,只好凑活着摘了一个。
第三个弟子吸取了前两位的教训,当他走到1/3时,即分出大、中、小三类,再走1/3时验证是否正确,等到最后1/3时,他选择了属于大类中的一枝美丽的麦穗。虽说,这不一定是最大最美的那一枝,但他满意地走完了全程——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尽可能争取到最好的结果了。
 
两个本不相干的人奔赴一场媒人安排的约会。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特定的两个人,在特定的人生阶段,体现出特定的目光。在相互躲闪的眼神中,却总是在搜寻一个确定的答案。
真应该感谢这个时代,找Mr.right,的方式可以有那么多,如果说以前是专卖店,那么现在就是超市。 相亲派对高手云集,还有很多金发碧眼,看来这已经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大家面对的形势基本都差不多,80年代的已经和我们抢夺市场了,再过几年90年代的也要出来害人了。与抢银行是一个道理,自己挣是来不及了,只能抢别人的了

相亲是对人类基因逐渐失望的过程。
相亲时,彼此都是在试图表现自己不具备的资质,结果,彼此面目全非,连自己都觉得可憎。
相亲就是一见钟情,这事的概率很低,而且和年龄成反比。
相亲的参与人数包括双方当事人在内,不能超过4人。人多了势必就瞎捣乱。
相亲如电脑里的程序,一定要按程序来,若哪步不慎按错了键,那真的是满盘皆输。
相亲是隔皮挑瓜,非常具有欺骗性。
最后,大家为了安慰自己说:“越被剩下越证明你是优秀的。”
Advertisements

2006/04/30 at 14:39 6 条评论

紫电青霜

谨以此文,祭奠我自己曾经一段迷恋江湖的日子

 

Part1

莫邪是一个人 ,也是一把宝剑的名字

紫电青霜也是一个人 ,却是两把宝剑的名字

无聊的游戏 ,却是让人无法自拔游戏

 

莫邪 ,江湖第三高手 ,为情所伤

因为他爱上了师妃萱 ,飘渺九霄宫的女主人,他的嫂子

这段情 终以

师妃萱的纵崖

干将的绝迹江湖

飘渺九霄宫的毁灭

忘妃林的创立而告终

 

他成了忘妃林的主人 ,

成了一个从此不问风花雪月 ,心如止水的人,只懂得每天在江湖机械地杀人

 

Part2

紫电青霜就这样探头探脑地溜进了江湖,武功为零 ,内力为零 ,身上有150两银子

她进江湖看到的第一件事:逍遥派的灭门  整整一百多条人命

 

凶手是莫邪 她开始劝莫邪向善

莫邪饶有兴味地听她那些幼稚近乎白痴的和平江湖的宏伟构想

因为他今天不能再杀人,这是江湖的规定

他觉得在他身边需要一个像她一般不谙江湖的人

 

Part3

秦笙是江湖中的一个人

要不是他出身贫寒 要不是他武功低微  他会是第二个连城璧

他那么君子翩翩 谦恭有礼 是一个多么理想的和平江湖的主宰

猝不及防        

       不可救药                 

               深陷泥淖                        

                      万劫不复的紫电青霜

              

 

Part4

江湖公告牌上 挂满了秦笙写给雪青娘的信 ,而雪青娘从未领取过一封

她羡慕雪青娘 却没有丝毫的嫉妒 因为她还是个那么纯洁的孩

 

江湖盛传 雪青娘纵崖 她去问秦笙 他说江湖上不会再有雪青娘 ,也不会再有秦笙

在同一天 ,江湖第一高手抱着他妻子冰冷的尸体 ,纵崖

素心崖上不知飘落过多少凄美犹如樱瓣漫天的故事

素心崖下的人,心不再色彩缤纷 ,只有黑白两色

                                          黑是绝望

                                                     白是遗忘

Part5

“你曾经说要保护我一生一世 ,纵然你不能娶我 ,但你还是没有做到

我先走了 ,杀我的是素昭容――忘妃林的护法她很爱你 去吧 去吧

紫电青霜可以接受雪青娘的存在 而素昭容却不能容忍紫电青霜的存在 —纵使你并不爱我 你不要去怨她 ,至少我死得很快乐 我要做一个影子 ,一个你生生世世都摆脱不了的影子                

咯咯咯咯 ”

 

离开江湖两天后的江湖 已经不再是当初的江湖

迎接莫邪的 不是紫电青霜咯咯的笑声而是冰冷如铁的遗言簿 这就是江湖

          

杀与被杀

        循环往复

                轮回无尽

莫邪的心中 不再有忘妃林 不再有师妃萱

不再有紫电青霜。只有无情——江湖第一高手

忘妃林从此开始荒废

杀气腾腾 剑气森森 两雄决战小孤山,不曾回来

江湖传闻

无情败了 莫邪败了 两人都败了 两人都胜了 …………………………

 

只是

忘妃林不再荒废

干将 莫邪 秦笙 师妃萱 紫电青霜 雪青娘   

六座墓 排成梅花形 ,梅花蕊上是一间小小青青的竹楼

那里                   

住着忘妃林的主人    

2006/04/27 at 21:22 8 条评论

桑大仙

周一在诸暨,看见杨澜,在拍摄《寻找西施》,爽。

诸暨酒店深夜,胖徐总给我打电话说,司令啊,明天不能来诸暨接你们了,帅徐总溺水了。

我说,啊啊,帅徐总年轻的时候不是游泳队出身的?怎么会溺水的啊?

胖徐总说,是啊,采花贼最后死在女人身上,游泳健将最后死在水里,死得其所啊,你们先返沪,我处理他的后事。

然后俺潸然泪下,哭泣为虾米一代帅蝈蝈就这么早逝了。

哭着哭着就天光大亮,于是醒了。。。。

 

周三回到上海,得知,帅徐总出车祸了。。。。。。。。

 

司令要成预见大仙了,跳大神去也

以后收费咨询,姻缘财运事业生活,无所不测,欢迎垂询。

2006/04/26 at 14:52 4 条评论

咸湿事件两则

 

事件一,对某地块进行定位分析的时候,本小姐问了一句,这个地段做夜总会生意会不会好啊?

同事回音:夜总会生意好不好不是地段决定的,是小姐质量决定的。

。。。。。。。。。。。。。。。。。。。哄堂大笑。

 

事件二,某傻男,某日上班脖子上带了一些引人遐想的痕迹,引得同事纷纷侧目,然后挤眉弄眼地故作关心询问:哎呀乌青发黑,怎么了?

某傻男居然狡辩道:我不小心手抓破的。。。劣质谎言只能让漏洞更大。

不久,该傻男受不了大家贼兮兮的流转目光,在脖子上贴了一排创可贴,欲盖弥彰,我们,终于,哄堂大笑。

Tips:穿高领衬衫就OK了。

2006/04/25 at 21:34 2 条评论

当代新华四人帮

当代新华是一套很大的房子,四室两厅一厨双卫,冰箱洗衣机热水器空调锅碗瓢盆油盐酱醋管道煤气微波炉一应俱全,闲暇的周末我们都要过家庭生活,买菜煮饭,打扫房间,乐此不疲。

周六的清晨,空气清新,天色阴郁,小鸟嘀湫,我们乖乖又可爱的红桃A早早出门买了四个猪手,加上笋干香菇,开始在高压锅里给我们慢慢煲汤,此时我们其余几人都还死睡在自己的被窝里,香香甜甜,浑然太虚。

时钟开始往12跑,我们这些懒汉开始起床、梳洗打扮,喝着红桃A煲好的靓汤,肚儿滚圆滚圆地撒腿跑向中山公园那片绿色热闹的风景。天气好的周末,怎可辜负?

现在正是春色醉烂漫的季节,满眼的新绿,茂盛疯长的姹紫嫣红,这是一个恋爱的季节,空气中弥漫着情侣的味道,我们不是情侣,但是我们一样在中山公园里面活蹦乱跳。

 

天色渐暗,四个人,三辆自行车,开始往菜场跑(知道我们是怎么骑的吗?三辆车统统没有后座的)

买菜回家,捋起袖子手忙脚乱开始拾掇烧菜,厨艺大PK

红桃A贡献了猪手笋干靓汤、社会主义的土豆烧牛肉

梅花2贡献了上汤小青菜和盐水虾

司令贡献了全部洗菜刷锅擦桌子洗碗的杂活和一张嘴

方片10除贡献仔细用双手调戏的生粉牛肉外,剩下的只有一张血盆大口了

最后成绩:红桃A》梅花2》司令》方片10

红桃A被我们授予“完美家庭煮男”称号

 

大大的厨房,大大的餐桌,被我们蹂躏后一片狼藉,我像个服务生一样擦桌子洗碗刷锅扫地拖地,一不小心红酒瓶砸下来,大脚趾变成青黑色;拖完地,不知不觉俩膝盖又变成青黑色了,我晕,我这俩膝盖自从毅行那天变成青黑色之后就没有停止过他色彩斑斓的旅程,每次都是青色-紫色-黑色-灰色,然后突然又因为某些莫名其妙的不小心重复青紫黑灰的历程。全部打扫完毕总结发言:以后家里买房子一定要只买小户型,大房子累死人不赔命。更何况我又是一个不愿意把自己的窝给不认识的钟点工打扫的人,总觉得钟点工就像一个帮我洗澡搓背的仆人,所有的隐私被她一览无余,何必呢,何苦呢。

 

梅花2要去嘉善案场驻守一段时间,谨祝他尽快完成销售任务(如同红桃A的案场一般刷刷刷刷刷刷卖光),衣锦还乡,让我们都有肉吃。

今日上吐下泻,不知是否因为前日太开心,动了嗔念。阿弥陀佛。

2006/04/23 at 16:45 8 条评论

早春步暮春

早起,远处的山林突然清朗了,不再有冬季的薄雾在林梢萦绕。 
春的气息,在推窗的刹那,扑面而来。 — 温暖的风中,有青草的香味。 
青石上的湿气也在一夜中收敛了。 
以后可以著单衣卧在其上,看头顶的星空。可以携一本闲书,边读,边等石边的这株桃树开花 …… 
春在山中,是懒人的季节。繁忙的夏季还未来临,严寒的冬天已经过去。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山中是无人卖花的,因为山花烂漫,俯拾皆是。然而山中早春的夜雨,却很醉人。 
恍惚里,先是风过,檐下垂铃‘叮当’,空气慢慢就湿润了 …… 
然后雨丝无声无息地飘落在新草和屋顶上,在瓦沟汇聚,顺檐滴下,敲打檐下阶石。 
声声清澈,声声入梦。 
早春的远山,向阳的一面红花如霞时,背阴的山峰却还是白雪皑皑。不经意地抬眉,这红颜白发的奇观总能入眼。 
“流水东山酒,白雪西山发。”与东山对酒,看西山白发,抱膝吟唱,悠然忘归。 
再过个一两月,就进入暮春时节。那时风已经暖薰,林荫浓绿。在藤桥竹亭边,汲溪水煮野茶,架壶于石上。然后在落花中铺开棋局,与心爱的女子对弈,最是适意。 
人生总是忙碌的,能于忙碌中保持一点悠然心境,方为豁达。 

2006/04/22 at 02:13 4 条评论

谈水

在此世谈水,都有画蛇的嫌疑。水在那个乱未乱的时代,都已经被两位古人说尽。 
仁者语山,智者言水,我们这个平淡浮华的此世,又有谁人堪当‘智者’二字?嚷嚷的吾辈? — 愤世而无策,让人击掌一笑而已。 

大水浩淼,烟波萦绕。水之阔大,其实也是相对而言。隔岸不辨牛马的秋水,临汪洋也要叹自身的渺小。而置汪洋于宇宙呢?也如同蜉蝣落入秋水吧? 
所以,坐檐下看滴水,切莫应其小而无视;去天涯眺沧海,亦可立身闲而疏狂。 
滴水之柔,长年可以穿石。滴水之中,藏着三千世界 — 这是警世语、佛家语,我们俗人,姑且洗耳听之。 
但我之爱滴水,不爱这些义理。只爱在好梦之秋末,被檐声惊醒后,刹那的清澈和悠然;只爱初春早暮,微醉之时,在雨声里读书的闲适。 
 一滴好水,任它来去,不要用我们的眼光,误了它的清白。 
滴水渐多,汇成溪流。 
在山溪水清,出山溪水浊 — 忘了这是哪位古人的打油诗了。虽然打油,却很形象。此刻的水,真的只适宜在山中观赏。因其浅,尚还不能纳污。就象人之少年,太容易受环境影响了。 
但溪水终究是无法长留山中,浑浊是不可避免的。就象少年终究要进入社会。 
这是此世的悲哀,不堪叙说。 
山中的溪水,和溪水边的风物。也象踏青的女孩、凭窗的少年,只有‘温柔秀丽’四个字可以形容。记得那时,我最爱读的一句诗是“一树梨花一溪月,不知今宵属何人”。  那时,我正少年。 
人悄悄长大了。溪水也汇入了大川,开始浩浩荡荡地奔流入海。 
那一段时间,是我真正开始爱水的时光。我经常在江堤上徘徊,或抱膝坐在江边,看客轮驶过,渔舟来往。 
看江上的白鸥,逐浪飞舞 ……… 
也就是那一时期,我才明白:水不妨混浊一点,只要其浩荡;人不妨风尘一点,只要心烈烈。 
立江边,执铁板,唱大江东去。— 想古人的风采,再看脚下的大浪淘沙。那一刻的水,是最富人文气息的! 
饱含了历史的韵味,和朝代更替的叹息。 
我建议,研究历史的人,或者爱读战国志,三国,史记的朋友,都应该去江边住一些日子。或者沿江跋涉一次。夜晚,就着江涛渔火读史 …… 
当然江中的水,也有其妩媚的时候。 
“江天皎皎无纤尘”。我依稀记得,曾经有一只柔软的手,陪我在江边提灯看水,看秋叶入江,随波远去。 
旧梦依稀,那是无关爱情的一段温柔,就象江与月的邂逅。 
江水终究要流入海中,海是水的一个归宿。 
老子说:浊以静之徐清。海是包容的,因为博大。水在海中渐渐澄清自己。 
只是,那一点咸味,难以去掉。 
以水喻人,这一点咸味,就是浮生累积的汗渍和眼泪。 
我不喜欢这样沧桑的比喻。 
我小时候住在海边,也算是海的子女。后来随父母辗转入山,一住多年。曾经在一次酒后,醉语道:“等我老了,就去南海买一个小岛,在日落的那一面,造一间竹楼,竹楼的阳台要阔大无比,然后我在上面摆上一个竹桌竹椅,临海而饮 ……” 
临涯看海,我喜欢飞扬一点,羁狂一点!喜欢把这一片阔水,当做下酒的咸汤。 
我想水,也不喜欢那么沧桑的比喻。 

2006/04/21 at 16:53 2 条评论

较旧的文章


·桑·墨·裳·


童年赶海的赤脚妞妞,
少女时代负笈于浙大,
现今房地产公司供职;
热爱生活,酷爱写作;
吃喝玩乐,一事无成。
Email:yoursling@hotmail.com
free counters

输入你的邮箱地址来订阅这个博客,新文章通知会发送到你的邮箱里。

加入另外 24 位粉丝

人气急升

雁过留痕Blog Stats

  • 39,018 爪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