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夕前夕大事记

2006/07/31 at 15:18 4 条评论

28,29,30,三天里瘦了将近8斤,人晒成乌炭,被警察叔叔请去喝茶……

 

2006年7月30日星期日,一个农历七月初七的前夕,牛郎织女相会之前的一个甜蜜又辗转难眠的晚上,也必将成为我终身难忘的日子。这一天,我突然看见了很多平时难得一见的嘴脸,活像一幕一幕可笑的滑稽戏剧在上演。谨作此文,聊以日后一笑。

 

我反省自己算不算一个恶房东,我把房客的所有行李丢弃在大街上,让他去睡桥洞而无半点恻隐之心。我在这么做的时候非常非常之自责。可是,我不是慈善机构,他们从7月15日答应开始找房子搬出去并缴纳所欠租金,一直拖拖拉拉到半个月过去,仍然没有搬出去的半点意思或者缴纳房租的半点意思,难道我司令就这么养着你?

今天你很惨,睡了桥洞,之前你为什么不找房子?我给了你半个月的时间去拖欠,还要怎样?我实在不想把你的家当都扔在大街上,可是我不这样,我能怎么样?

我现在相信了你是真的没钱,而不是恶意拖欠我的房租,否则你不会惨到去睡桥洞,我也相信了你真的是“长欠不赖”,可是我只能给予你无限同情,我不能很有江湖道义地为你拔刀襄助掏2000块钱来救济一下你的生活。

 

当隔壁邻居更年期的杭州老妇女用无比嫌恶的语气让收破烂的滚远点,把这里都弄脏了,并且讲述一些非常恶毒且鄙夷的词语来进行对外地人的人身攻击的时候,帮我们扛东西的收破烂的安徽帮愤怒了,他们要干架。那个可恶的杭州女人迅速躲到铁栅栏后面恶狠狠地继续咆哮,我出来息事宁人,在幻想我的那些杭州同学们到四五十岁的时候会不会也变成这副德行?

民工真的是大城市里最受苦受累最底层的公民,甚至什么人都可以欺侮他,在丢垃圾的时候他都怯生生让我和他一起去,我奇怪之极,原来每个省份的民工都有自己的辖区,他们安徽帮把大量垃圾扔在这里是要交钱的,只有我跟过去,以主人的身份驱散那些围上来的蝼蚁。受尽白眼和欺压却只能温饱,在忍无可忍的时候去极力维护自己所剩不多的尊严,唉,不知道我在温饱和尊严面前会选择哪个。我把所有我能给他的东西都给他了,冰箱、洗衣机、两张床,两张电脑桌和锅碗瓢盆乱七八糟。妈妈说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助别人,我可以帮助,但是我的房客我已经力所不能及,所以我也帮助不了。

 

房子处理给下家的过程也不顺利,我已经懒得和这个吹毛求疵的下家多费唇舌,没有三证,通过暗地倒卖,从3万块钱开始在黑市辗转的破房子,你还想要怎样?难道你以为是绿园?

你对我吹毛求疵有个屁用,别忘记了,要不是省府罩着,我们大家都没好日子过。我要转手掉房子不代表我对省府没有信心了,我只想早点逃离这个闹心的地方,给我带来太多是非的地方;你提出来的条件我全部应承,不代表我在势力和权力的较量中落你的下风,我只是累了,不想再折腾,花钱买个清净和后患无忧。股票学上说要学会当机立断斩仓止损,我要努力去学习。

 

年轻,要交很多学费,我会慢慢交,不急,我有时间有精力有热情。

年轻,做事不可锋芒太露,沉稳低调,这些一直都是我所欠缺的。

年轻,自以为自己很能干,要侠女闯天关,突然发现有个男人在身边彼此照应也很好,我想我应该开始一段新的恋情。

 

从今天开始我信佛,将用虔诚的心去对待佛祖,佛祖虽然身处西天万里遥,但是他捻花一笑,一切洞悉于心,所有好坏善恶都逃不过他的法眼,他会选择他认为合适的时机去报答你或者惩罚你。也许会有百世轮回,这辈子报不了的下辈子报。譬如我认识的一个人品比较差的杭州女人,典型的说得永远比唱得还好听的人,做起事情来却总是令人发指,阳奉阴违两面三刀,所以她永远都怀不上孩子,在35高龄的时候人工受精怀上一个孩子,宝贝心肝生下来之后不是生病就是摔伤,总之家里人人从此忙得像救火队员一样。

我以前总是鄙夷信佛信教的人是没有文化的人,世上那会有神怪之说,可是经过今天的事情,发现佛教却原来是最朴素的辩证思想,做一个好人,老天不会让你太受苦的。如果你太苦,又是一个好人,那可能前辈子欠了很多这辈子要来偿还。

 

写下此文,在未来的日子里希望可以随时警醒自己。生命就是拿来折腾和浪费的,否则人生将会是多么苍白无趣。

Advertisements

Entry filed under: 02人间世Life gossip.

山东的飞鸟与浙江的鱼 崩盘论·房奴论·投资论

4条评论 Add your own

  • 1. Li  |  2006/07/31 @ 15:44

    patpat….

    回复
  • 2. Guoxun  |  2006/08/01 @ 00:54

    还是没怎么看明白……不过支持你,女强银!!

    回复
  • 3. Wu  |  2006/08/01 @ 10:47

    re
     

    回复
  • 4. DaiLi  |  2006/08/01 @ 22:19

    太长了,skip
    写这么长的流水帐就像吵架一样很容易变老的,咔咔

    回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Trackback this post  |  Subscribe to the comments via RSS Feed


·桑·墨·裳·


童年赶海的赤脚妞妞,
少女时代负笈于浙大,
现今房地产公司供职;
热爱生活,酷爱写作;
吃喝玩乐,一事无成。
Email:yoursling@hotmail.com
free counters

输入你的邮箱地址来订阅这个博客,新文章通知会发送到你的邮箱里。

加入另外 24 位粉丝

人气急升

雁过留痕Blog Stats

  • 40,597 爪

人气榜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