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八月, 2006

锦上·重庆——1天地之间

2006828日早晨,诞生了本姑娘此生最惊险的赶飞机一幕,书一笔,聊为纪念,也鞭策自己以后不要再犯同样的错。

起床太拖拉,早餐太安耽,没见识过早高峰地铁二号线的罐头景象,居然傻乎乎地以为下一辆会空一点,连续等了两辆,看看时间已经万劫不复,只好拖着行李箱,硬挤上可以致女人流产,也可以致女人怀孕的二号线。

一直到龙阳路下,我都没有等到一个座位。

谢天谢地,磁悬浮到了。惊天动地,我几乎马上就要误飞机。

等我从磁悬浮下站一路狂奔到携程出票口的时候,时钟恰恰巧巧指在拿登机牌的最后时限,服务先生告诉我,登机牌已经被我同事领走。于是打他手机——关机。

TMD出差在外居然手机不充电。

我像被割了尾巴的小狗一般在几处公共电话厅处打捞救命稻草,居然那个家伙真的相当猥琐地用一块钱投币打我手机。

等到一路狂奔过安检、到达检票口的时候,那个口子已经空无一人,检票人员正百无聊赖地准备把小铁门关上。我大喊:刀下留人!

于是本姑娘终于有惊无险地爬上飞机。发誓再也不会让这种惊险大片的局面再次重演!

 

老习惯,对空姐痛诉本人的晕机史,强占了紧急通道口的临铉窗的位置,这个位置空间相对大一点,又是观看巨型棉花团的有利角度,正爽歪歪地一人霸占了三人位,不料某中年绅士也来此抢了一杯羹,只好对他吹胡子瞪眼睛,把东西堆在中间位置上以示划清界限。中年绅士则相当温柔地对我笑笑。

 

等起飞时段的颠簸和难受消除后,起身WCWC之意不在WC,在于可以一览全飞机的各色人群也。

这趟飞机上有一个“黑衣帅”质量相当不错,其他乏善可陈,呜呼“黑衣帅”与本姑娘的距离太过遥远,一段大好艳遇就此错过。

坐着坐着就开始作呕,本姑娘这辈子就算这样没出息啦,吐啊吐啊就吐习惯啦,上车像条虫,下车变条龙。中年绅士看偶如此惨象,把呕吐袋拆封亲手递至俺的嘴下,还让我分散一下注意力,呜呼好感动!本着不能污染全机舱乘客听觉、视觉和嗅觉的崇高理想,俺一次又一次的强制自己把食物镇压在幽门和贲门。

 

棉花糖,白又白,睡了一觉重庆来。且听下回分解《重庆的房地产市场》

 

2006/08/30 at 22:22 2 条评论

七月天汉清如练,兰夜私语祭婵娟

 

2006/08/27 at 17:15 12 条评论

高温炙烤下的夜雨寄北

8.26,晨,孔雀红猪海龟忠厚阿周;上海火车站,K376;西宁嘉峪关祁连山青海湖格尔木敦煌……诸君,此去祁连,关山万重,一路骑车,霜雪珍重。

8.28,晨,司令,轻轨虹桥站上,龙阳路下,磁悬浮上,浦东国际机场下,东航MU5421-320,重庆江北国际机场,接下来的若干天,就交给我们亲爱的小熊同志打理。 

我们每个人都动荡不安。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最爱李商隐的《锦瑟》,也同样爱他的《夜雨寄北》,只是我此去,不是什么好时节,料想不会有“江湖夜雨十年灯”的冷清寂寞悱恻。 

看自己的足迹,祖国的大好西南应该还是涉足不多,有待继续垦荒,重庆,不可错过,成都,同样腐败。 

重庆重要数据

区号:023

位置:地处四川盆地东南部、长江与嘉陵江的汇合处。

面积:8.2万平方公里

人口:3200万

重庆盆地、环山,因此有别号火炉和山城,那么雾都的别号则想来是因为多雾,多雾是因为空气湿度大,凝结核因子也足够多,那么想来环境污染也会比较严重。 

此行待客地头蛇(筹):小熊同志;ants;安美女;李半厅长

被各位地头蛇力荐的关键词:解放碑的美女;南山一棵树的夜景;江北步行街;朝天门;好吃街;鳝鱼火锅小天鹅火锅;重庆三侠博物馆;酸辣粉;烤鱼……OK,已然足够 

2006年8月16日,重庆实测最高气温——44.5摄氏度,打破53年来的记录,当日地表实测温度过77摄氏度,路面的沥青都已经被晒融化。重庆市政府出资为10万遭受旱灾的农民赴新疆采棉务工。在自然界残酷的季节里,上海整个被装入精致易碎的空调瓷瓶里得过且过摇摇欲坠,而更多的人民则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套用古人的一句话,长此以往,地球,球将不球。 

似乎太愤青了一点,那么我们回到乐观。这次的背景音乐,就是重庆话RAP,大家请欣赏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城,  城头没得(没有)神,住了一群重庆人
男的黑(形容词:很)梗直,女的黑巴适,火锅没得海椒他们从来不得吃。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城,城里面的人脾气大得黑(动词:吓)死人                                            
手来了手断,脚来了脚断,脑壳来了七卟咙耸稀啪烂(就是相当的烂)         
乱皮要财(酒拳令)划起,山城啤酒喝起,喝不得的醉起,着不住(抗不住)的趴起。                             
反正回到家头大家都是要把耳朵弄起来耷起,所以兄弟伙在外面打死都要雄起。                                          
你不晓得,我不晓得,没得哪个晓得,那个朝天门的坎坎到底有个好多格。                                                
棒棒(棒棒军,挑夫)从来不怕热,贼娃子从来不怕黑,                                                              
解放碑的美女再多没得一个是我堂客(媳妇,老婆的泛指)
解放碑的钟声还是按时敲响,码头的船再小也会荡起波浪。                                                      
船没有桥多,雾也没有雨多,看着汽车从那屋顶上的公路经过。                                                  
冬天有着夏天路边时的甘露,夏天有着冬天烤火时的温度。                                                      
男的不服输,女的也不会哭,所有麻辣调料到了这里都是大补。

耍得黑好的,我们喊他兄弟伙。   从小成绩不好的,同学们喊他莽坨(跟二楞子雷同)。                          
女娃儿只找帊耳朵(比妻管严还残点),男娃儿不当方脑壳(同样是傻的意思,但比二愣子稍显成熟),惹毛了我的人有危险我从后面飞起一脚。                                            
吃饭的时候上菜要喊小妹儿(特指餐厅服务员),  我从小到大妈妈喊我只喊幺儿。                                    不当猫儿,不当狗儿,不当哈儿(完全就是傻子的地方发音),                        
我是黑闷黑闷黑闷(形容词:相当的,特别的,很,一作黑么)耿直的重庆崽儿。        

EVER BODY 再来一遍!!!  
辽崽:兄弟们,兄弟们,猪肉好象最近涨价了。
土狗:哎,润土,你屋头(家里)花椒不是黑麻的嘛。   
润土:那这样嘛,土狗,我给你二斤花椒,你把它麻晕了,我们几个把它拖到菜市场去卖了嘛。             
齐:走,麻猪,走。。。。。。。。。。。。。。。麻猪。。。。。。

2006/08/25 at 22:30 3 条评论

聊博一笑

山东回来,很多感想,但是不敢公开发表,因为MSN上有数百号同事上司客户……
那我们还是来闲谈风月吧,来给大家讲三个笑话,好久没有进行俺的每日一乐啦,
声明:以下纯为一群女性男性网上闲聊产物,just for killing time
 
第一,人物关系族谱
李逍遥创立了逍遥派,他的师姐天山童姥和师妹李秋水都喜欢他,但是他只喜欢小师妹李莫愁,可是小师妹却爱上李寻欢……
 
第二:韩剧编剧速成班
             男一男二追女一
    女一女二追男一                                                                                                 
    男一开始爱女二                                                                                                 
    女二迟钝拒男一                                                                                                 
    男一逃避娶女一                                                                                                 
    女一深深爱男一                                                                                                 
    女二后悔追男一                                                                                                 
    男一频频会女二                                                                                                 
    女一受伤遇男二                                                                                                 
    男二非常爱女一                                                                                                 
    女一还是爱男一                                                                                                 
    男一渐渐爱女一                                                                                                 
    女一不信离男一                                                                                                 
    男一拼命找女一                                                                                                 
    女二男二没戏了                                                                                                 
    男一女一团聚了!    
                                                                                           
第三:浙大男友和社会男友
 
浙大的男友和你吵架啦,会努力哄你回来
社会的男友和你吵架啦,冷战着等你主动认错
浙大的男友拿你当宝,社会的男友拿你当草
浙大的男友听你说要分手,痛哭流涕肝肠寸断
社会的男友不等你说要分手,他就已经要分手
浙大的男友拉拉你的小手,心满意足地双手颤抖
社会的男友和你上完床后,就形同陌路
浙大的男友夸奖你:找老婆就要像你这样聪明
社会的男友埋怨你:胸平腿短腰粗,怎么拿的出手?

2006/08/24 at 22:52 5 条评论

单均昊,单翎翎和单壮壮

我的同年同月同日同产房出生的男婴,又是同小学同中学同大学的好友死党单振宇,有一天对我说:他生了一个儿子叫单均昊
我就回敬一句:你生个女儿叫单翎翎,生个儿子叫单壮壮,你不这么叫我跟你急,不和你认娃娃亲
 
今天看到最近台湾收视率第一的《王子变青蛙》
原来单均昊的来历是这样的啊(PS长得像XXXL版本的忠厚,所以忠厚不许骄傲)
好帅帅啊,苍天啊!大地啊!口水啊!横飞啊!
虽然剧情够弱智,对白够白痴,剧情完全脱胎于《MY Girl》
但是有帅锅美女看,再哈哈大笑两下就足够啦
 
单振宇,本宫现在准许你的儿子叫单均昊,青瓷!

2006/08/22 at 01:47 7 条评论

待嫁女儿心

我在项目组救火
忙、乱、躁
工作太累,我无意成长为一个女强人
只等待你能够早日来娶我
如果你不肯来娶我
那么愿意娶我的人在这里留言吧
无论男女、老少、贫贱,能养活我司令就OK

2006/08/18 at 20:49 10 条评论

碧奴

2006/08/16 at 16:45 1条评论

较旧的文章


·桑·墨·裳·


童年赶海的赤脚妞妞,
少女时代负笈于浙大,
现今房地产公司供职;
热爱生活,酷爱写作;
吃喝玩乐,一事无成。
Email:yoursling@hotmail.com
free counters

输入你的邮箱地址来订阅这个博客,新文章通知会发送到你的邮箱里。

加入另外 24 位粉丝

人气急升

雁过留痕Blog Stats

  • 38,823 爪

归档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