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一月, 2006

单身公害

没人疼,没人爱,单身是公害

有女友的男人对你虎视眈眈

有男友的女人对你咬牙切齿

看别人情人都换到第N代,我是反面教材

小心,寂寞对健康有害

哦乖,我擅长被淘汰

 

老大不小,漂亮窈窕,随着年龄见长越发风采,却老也不肯结婚,单位的大妈每天都在谈论你——亲爱的,你已是单身公害。

休息日你形单影只,打电话喊蓝颜知己出来玩,他在电话那头嗫嚅:“我老婆她……”然后传来一声狮子吼:“是谁?!”这时你惟恐电话搁得太慢。

而同龄的女友们都在奶孩子,她们对你婉言谢绝,并效法孙猴子保护唐僧的法门,用警惕的目光为她们的丈夫画地为牢,闪闪光圈,时刻在告诉你:私人物品,请勿触摸。

单身无非分两种,一种是内心渴望结婚而又没有合适的结婚对象,被动单身;另一种是主动单身,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单身贵族”。对于前者,单身是灾难,对于后者,单身是境界。只可惜这类人太稀有,许多已经结婚或准备结婚或愿意结婚的人很喜欢“额外照顾”独身的人。

单身对女人的杀伤力要强过男人。男人有了事业一切都OK;但是女人无论事业上多成功,她还是觊觎男人的承认,而这种承认无非就是男人的一份爱。

 

涩女郎语录:

美丽单身女郎的最大问题是:她会让已婚的男人重新变成单身。

想保持单身一点也不困难——只要你不停的说要结婚,所有的单身男人就会远离。

给我一百个好理由我才要结婚,但能给我一百个好理由的男人都已经结婚了。

倡言单身主义的女郎愈来愈多。不知是女人们愈来愈有用,还是男人们愈来愈没用。

 

Advertisements

2006/11/29 at 02:34 11 条评论

暮色杭州,烟雨倾城

 

撑伞行在华家池畔,我居然鬼使神差地回到2002年那条长椅。长椅背后的八角金盘和茶花长得更浓密了,旁边柳条更长,已经垂到湖面,把这里围合成一个静谧的空间。水盈波满,潋滟粼粼,一丛一丛绿色饱满的水生植物,丰盈而饱满。

如果的如果,当初的当初

可是,没有如果,没有当初

多年以后,会不会像曼桢一样,和世钧相遇在人潮人海的街头,道一声“你好”,再擦身而过,晃若几个世纪。

——作于断讯21个月

2006/11/28 at 00:40 6 条评论

售楼杂谈

最近因为某个营销经理不能出客,我勉为其难帮他操刀写营销全案。其实心里很发怵,因为从个人感情上,房地产开发的全部环节里最不喜欢的就是销售这一块。

写着写着,想起参加工作到现在的点点滴滴,时间真快,从2004.4月实习,7月毕业算起,一晃眼两年半过去了。换过直线上司,换过若干个手下,但东家还是那个东家,没有跳过槽。做过住宅、商铺、酒店式公寓,目前手头在做的是写字楼和别墅的案子,业态也算快要圆满了。

我如今的正式工作是项目前期,但并不意味着我完全不懂销售。2004年刚刚毕业的半年间,我踏踏实实蹲在案场孵小鸡,冷眼旁观此起彼伏的售楼小姐的争斗,更加确定自己坚决不做销售的决心。

中国改革开放20年余,结出“买方市场”的硕果,房地产销售居然还停滞在“卖方市场”的阴霾里,尤其是若干个房价彪升的大城市,曾一度癫痫的地产巅峰造就了“强势销售时代”,也造就了一些囤积居奇,尔虞我诈,非法得利,冷漠嬗变的售楼员。我有自知之明,我,不是一块巧舌如簧,察言观色,阳奉阴违的料。我性子耿直,心直口快,待人热情真诚,但对自己不喜欢的人看都不愿意多看,这样的人如何同客户玩心理博弈呢?在楼市最红火的几年里,无论是一线还是二手市场,售楼员或者中介都拿很高的薪水,人人轻轻松松过万元关,比我们这些所谓的后台高得多,很多人都思动,愿意从后台跳到前台。但是我相信动荡的市场大环境是西湖荷叶上的露水,说没有就没有,这个不是依靠你个人的努力就可以把握的,所以我还是愿意做后台。我还是安心提高自己的项目开发和项目管理水准,一步一个脚印,多学点专业知识,多拿几个证书罢。现在大势下行,我依然有饭碗,但是很多门店门可罗雀,销售失去了饭碗。

 

置业顾问语录集

ü       别对吹得天花乱坠的所谓国际大师设计的景观抱太大希望,树和草是交房前一个月从江西湖南买来插进土里去的。

ü       得房率容积率绿化率你听听过就算了,别较真,我们也只是听工程部的人随便说说的,有改动恕不通知。

ü       漏水和外立面的材料没有关系,你得关心桩有多深。新房漏水大多是因为桩基不深房屋沉降过大,造成外墙裂缝才漏水的。

ü       开发商直接销售的盘子最朴实,代理商的花样和噱头才多,那是因为代理商想多挖点代理费或者服务费。

ü       不要相信物业管理景观设计建设设计是楼书上面的显赫外资机构,通常我们只是买了人家一个署名权,所谓顾问是也。

ü       房子卖到最后推出的所谓保留精品房,大部分都是卖不掉的户型。当然会有真的销控下来的精品户型,但那也最多是为了让一锅老鼠屎看起来更加色香味罢了。

——你们的样板间为什么比现房宽敞许多呢?是不是故意做大了?

——故意做大的事情是没有,样板间不分摊公共面积罢了。

——户型不太好啊,窗和隔壁家隔得这么近,又不可能天天拉窗帘!一点私密性都没有。

——你又不吃亏,你被人家看,你也可以看人家!

——我是投资客,你这楼盘升值潜力怎么样啊?分析分析。

——快了快了,等隔壁那个盘卖光我们就涨价了。

2006/11/24 at 16:03 9 条评论

我尊重你愿意被女友奴役的一颗心

今天上海依旧下雨,雨丝绵绵,愁绪绵绵,我失掉我人生的好朋友之一,那个和我同年同月同日同产房同小中大学的男孩子。

原因只是他的女友敏感地不愿意看见我和他有任何往来,哪怕是正大光明的。

我一时语噎,现在是什么年代?古代崔莺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年代?女子和男子说一句话就要私定终生的年代?现在是21世纪!难道新任老婆上马之后要把男人所有的女性朋友统统屏蔽?那男人的旧女友你如何处理?难道去清理门户诛灭九族?

虽然我相当不苟同你女友的做法,但是我尊重你愿意被女友奴役的心,我愿意消失。

我的眼眶红红的,但是我不愿意为这样一个懦弱的男人悲伤。

那么,就让我们再见吧。

2006/11/21 at 18:59 28 条评论

七小时环游世界——2006国际旅游交易博览会

我总是不知疲倦地,探头探脑地,无非是想让自己的生命活得再丰沛一点。人生苦短,不抓紧时间多多享受和了解这个世界怎么成?眼睛一闭两腿一蹬,那可是啥都灭了。所有好吃的好玩的好耍的,都从此与己无关。

听说上海历年的国际旅交会都煞是热闹招人待见,于是周六姑娘我也去赶了个场子,虽说是凄风苦雨的天儿,展览又远在龙阳路那距离大约40公里的旮旯,俺还是义无反顾地早早去了。怎么说博览会展位争奇斗艳的,多学几招以后用在俺们几个项目无穷无尽的房交会上,哈哈也算有所裨益。俺的尼康4500笨头笨脑的,最擅长的就是微距,最发怵的就是室内,效果不太好,大家凑活着看吧。

入口的地儿,雨势大,天灰蒙,风吹得旌旗烈烈,偌大的广场几乎不见人影,心里感叹:这层秋雨,于观展的普通人来说,真是好事,大家都知道上海做啥事情都有个特点:人挤人挤死人,看来今天不用遭人山人海的罪了。快哉!

 

天字第一号展位自然是我们伟大的中旅!牛企果然是牛企,不仅五个硕大的福娃到处转悠跟人合影,还搬了杜莎夫人蜡像馆里面的姚明和刘翔来助威,关键的是,摊位派发的小礼物都是最值钱的——中国宫灯!无怪乎为礼品排起的长队是五个场馆中最长的。不过俺没耐心和那些大伯大妈一起唠嗑排队,所以呢那个中国宫灯俺也就无福瞻仰了。

身为浙江人俺感到非常自豪:居然排在第三号展位!展位的布置只能说无功无过乏善可陈,倒是两个小噱头不错,把一陀一陀的游客哄地贼开心。一个是许仙白娘子的恩爱状POSE,一个是采莲女。姑娘我刚从姚明刘翔的蜡像那边过来,下意识地以为这许仙白娘子也是蜡像,当下大大咧咧摸了,发现*^&*^^%^&%许仙于是奇怪地瞅瞅俺,俺啥也不说了,赶快闪。

接下来不同省份开始八仙过海噱头无穷,唱歌啊跳舞啊吹芦笙啊西藏展位还来了文成公主和松赞干布给你献哈达,靠,等着被献哈达的队伍那也是贼长,一直堵塞到了青海,愈发衬托的青海展位那个三江源冷冷清清,唉真是有人嚷着减肥有人饿死没粮。

和固守自己展位作战的省份不同,陕西的俩表演者选择了全场流窜作案,俩高大男人穿得和兵马俑似的(其实没那么丑啦,应该说穿得和驾驭昭陵六骏的将军似的),手提长矛、砍刀,见人就怂恿去陕西展位,姑娘我看着他们手提砍刀向我奔来,马上飞也地溜掉了。

和顺!中央台2005中国十大最有魅力的小镇评选里杀出来三大黑马之一。我当时就挺喜欢看矮矮的阿丘和白胖胖的泉灵做的这个魅力系列,在156个报名的小镇中选取十佳,能选上对旅游业的促进可想而知,自然最后当选的大都是早已名动天下的江湖高手,只是和顺,和顺是一匹超级黑马。想不到和顺的展位同样令人惊艳!也许是因为新近上位,所以需要下点血本来宣传,展位古色古香,但是仔细一看之下,愈发不是味道,不像链接南亚文化的小桥,倒是更像江南古镇,那种感觉和原来电视专题片里的意境完全不一样,设计展位的师傅,非也非也,和顺虽然最终和乌镇南洵同里并驾齐驱获此殊荣,但是你怎可用他们的风格来套用和顺?虽然您对古镇这一概念已经深得精髓展位设计的相当不错,但是但是,这是和顺,云南边陲的和顺,不是乌镇或者甪直……

 

国内馆看完了俺就杀向国际馆。可以明显地感觉出,先进发达国家的展位设计都是现代抽象派的,几何形状和线条;亚非拉等发展中国家就只能用民俗风情吸引游客,于是三月三的风筝,斯里兰卡的黑里俏、津巴布韦的手工艺品,全都上马了。

说说影响比较深的展位吧,马来西亚、韩国这两个国家是最最出风头,也是表演最层出不穷,音响最震耳欲聋的。可能这几年从大陆游客身上捞取的钱财足够多,这次也是不遗余力地把展台搞得声势浩大。

马来西亚开始跳一种春季青年男女调情的舞蹈,韩国就开始使劲打鼓;马来西亚改成仨男人出来放风筝,韩国女人就穿着孕妇装开始趴在地上跳舞,还老不起来,我个子那么矮害得都没照片可拍。

和慷慨的韩国相比,小日本的艺伎表演就吝啬多了,每天就两场,每场就5分钟不到,不过他们派发资料的热情可能是全场最高的!小日本展位里面免费赠送的资料估计就要你用拉杆箱才扛得走。我摆摆手说不要了拿不动,派资料的男人一脸诚恳派资料的女人一脸委屈地请求你收下她的资料,被那个眼神扫射你会觉得不拿上对不起它祖宗十八代下对不起咨询十八代……于是拿吧……

至于艺伎。。。咳咳,太白了太白了,难怪章子怡说她已经是改良版的艺伎了,其中有一个艺伎还抽烟的,牙齿焦黄焦黄的,咧嘴一笑,和脸上的超白粉比起来,我看了都要晕倒了。

小日本真的是可怕的动物,我看见有一个日本男青年来印度和马来西亚摊位数他们的人流量和促销手段,我坐在旁边吃午饭兼休息兼聊天共计约一个小时,他就那样几乎一动不动,笔挺笔挺地眼睛一眨不眨地杵在那儿一个多小时,直到我离开他还杵在那儿,保安有一次还以为这人是不是蜡像,上前去拍了一拍。

我挺喜欢越南馆的展位设计,虽然它的营销不成功,展位冷清,但是设计的意境完全符合它的主题“越南-隐藏的魅力”,而且用的材料都是越南的特产。不过也可能是被前面大鱼大肉的几个场馆吃得倒胃口了才会对这样清泠的摊位青眼有加吧。

 

哈哈姑娘我抓拍到的一家三口来逛旅交会,精美的资料实在太多无处可放,只好妈妈抱着宝宝,宝宝车变成一个资料库!我拍宝宝车的时候那个爸爸妈妈都不好意思地笑了,正在激烈讨论待会出馆怎么回去。展馆里明智者拿拉杆箱来逛展会的人比比皆是,哈看来有经验的人很多嘛。

历经五个展馆,七小时的环球之旅结束了,除了拎资料的手比较酸之外我居然一点疲态都没有,看来我当年18个小时不眠不休爬华山的老底子还在,平时勤于锻炼身体保持身材的好处就显现出来了,最后来盘点一下战利品。受限赤手空拳无工具可利用,姑娘我今天基本上放弃了拿资料,除了我比较感兴趣的经典拿了资料:青藏铁路牛皮书;日本和德国的一些;来到西班牙安达卢西亚的展位前,突然想起大饼哥的博客,哗啦哗啦拿了安达卢西亚的大海报,城市旅行小册子、明信片、光盘之类的,很丰盛嘞,以后大饼哥结婚的时候打算精美包装一下送给他权作红包,嘿嘿。其它各种特色小纪念品我倒是拿了株株串串的,虽然说都是不值钱的,不过开心哦^_^海南的贝壳云南的香包陕西的剪纸乌镇的灯笼贵州的娃娃北海道的明信片秘鲁的文件夹阿里山的老杨方块酥韩国的柚子茶嘉义的布袋慕尼黑的啤酒招贴新加坡的便笺日本的鲤鱼旗和孔明灯……

孤身一人奋战,留影少少,上两张。在此强烈谴责放我鸽子的人,哼哼看我下次怎么收拾你。

 

凌晨五时,苏醒的清风与尘土

午后一时,假寐的枝叶与树干

傍晚六时,归途的波涛与潮水

司令要努力赚钱,踏遍大好河山!

 

2006/11/19 at 02:19 3 条评论

烤羊肉串的吐尔逊孜大叔

今天上海潇潇秋雨,回家的路上经过菜场,没有看见惯常摆摊的吐尔逊孜大叔。突然动了写写他的念头。吐尔逊孜是他的名字,他是回族人,在我家楼下的菜市场摆羊肉串摊子。其实不应该叫他大叔的,挺年轻,如果不是因为岁月艰苦的风霜在他脸上镌刻了太多的皱纹,他应该是我们这个城市可以经常被称道的刚过而立的英俊王老五。吐尔逊孜真的挺帅,不过新疆人普遍都挺帅,因为他们有立体的五官,深邃的眼睛。

因为本姑娘对吃羊肉一直相当感兴趣,所以当吐尔逊孜第一天小心翼翼探头探脑地在菜市场门口摆出他羊肉串摊子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了。

小商小贩的生活相当艰辛,菜市场门口的每块地,除了市场管理人员要来收各种苛捐杂税之外,他还要对抗各方地头蛇。每当夜幕降临菜市场门口生意变好的时候,各路的牛鬼蛇神都开始出动收保护费了。

吐尔逊孜刚来的时候生意很差,我记得自己第一次想买他家的羊肉串吃吃的时候,和我同住的同事斩钉截铁地制止了我:不要吃,他们新疆人都用乱七八糟的肉烤的,太脏,太危险!我嗫嚅着:我想吃嘛……他说,小屁孩儿啥都不懂我这是为你好!你没听说上海警方查获一新疆团伙专门捕杀屠宰流浪猫狗肉刷上羊油来充当羊肉串卖吗?

第一次,              我恨恨地走开了。

第二次,              我终于忍不住,买了一串尝尝。吐尔逊孜的手艺不错,用的羊肉也很好,而且都是用新鲜的生羊肉现烤,不像某些恶毒的小贩用已经煮熟的不知名肉类,放火上搞搞热就递到你手里了。

后来我就经常来吐尔逊孜摊子上买羊肉串吃,渐渐地我发现他的生意很差。第一,他不懂吆喝,默默无闻地蹲在角落,小心翼翼地烤着他的羊肉串。第二,来来往往的人对“新疆烤羊肉串的”普遍都匮乏好感和信任感,每天光临的只有一些类似民工装扮的人群,这些群体的消费能力都不高,买羊肉串吃还整天要讨价还价,趁吐尔逊孜一不留神还会直接抢了就跑;第三,吐尔逊孜没有创新精神,虽然他烤的羊肉串很好吃,但是只有一个花色品种,从来也没有想过应该增加一点比如牛肉、牛板筋、鸡珍、鸡翅等其它常见烧烤类食品。第四,他用很好的羊肉,用很挺拔硕大的竹签,用很好的木炭,导致成本很高,卖的又和别人一个价钱,赚的比别人少。第五,经常有地头蛇经过收收保护费或者拿几串羊肉串吃吃。

刚来的时候,每天只能卖几十串,他说脚都站断了,凳子带着不方便;一个人,厕所也不敢去。

我让他做个招牌,给自己的摊子取个新疆人的名字,吸引过客的眼球;增加花色品种,明码标价;最好找个帮手免得一不留神老有民工抢他的羊肉串;

孺子可教。他果真做了一个大大的招牌挂在他炉子下面,上写着:吐尔逊孜的烧烤摊,烤羊肉串:2元;烤鸡珍:1元;烤牛筋:2元;烤鸡翅:2元;烤牛排:2元……居然被他想出来烤30个品种,FT。然后还把自己的老婆接过来一起照看摊子,他老婆一袭纱巾裹着头,半掩着脸,在摊子旁边一站,哈哈果然暴吸引眼球。再加上每天都有俺这样的活招牌去买他的羊肉串,哈哈人都是这样的,如果某个羊肉串摊子围的都是民工,正常点的人都不会考虑去他家买;但是如果摊子前围的都是俺这样一看起来就是有钱家的小姐(我就不脸红),于是大家都纷纷围上了……

吐尔逊孜告诉我,现在他每天可以卖300串了,等到卖超过500串的时候,请我免费吃羊肉串,啊哈!

 

2006/11/16 at 22:58 14 条评论

上海路名规律胡诌

今天来完成《在上海快活地骑行》后续篇——上海路名规律考,用“考”似乎并不妥当,对于我这种随心胡诌的文字来说未免亵渎了“考”这个神圣的字眼,好吧,那我就用“上海路名规律胡诌”。

先诌一诌我最熟悉的新华路、淮海路、衡山路、华山路、复兴路这个区片吧。上海若没有淮海路,上海人将失却很多精致小资情调,或者用上海话里面的“腔调“更加合适一点。这是一条繁华、充满令人不可捉摸韵味的街道,虽然喧嚣的白日,掠过其上的机动车有够多,但是在行人稀少的晚上,读过几部法国小说的姑娘家依然会自我感觉特好地把高跟鞋踩得跪响。

淮海路的前身,就是大名鼎鼎的霞飞路,我在淮海路上骑行经过有些老洋房租售中心的时候还可以看见大大的广告招牌:霞飞路小别墅出售!霞飞路这个叫法已经消失了五十多年,至今仍被中介用来招徕外国客户,可想而知“霞飞”在老外心目中的深入人心。“霞飞路”叫了35年,直到49年上海解放,在那个红色的年代,这条路改名淮海路(淮海战役)。淮海路如今全长约6公里,现分为淮海东路、淮海中路、淮海西路,我每次摇摇晃晃从新华路出发往东骑行,总是很轻易地就滑到淮海路,让我误以为自己住的是如此市中心(其实我这边已经是含金量最低的淮海西路末端了而已)。

49年建国后,关键的城市主要交通干道一切洗牌重来,不再有那么多时间去慢慢积淀根据这条路的作用功能的特点来命名,于是共产党大笔一挥——先把国内的地名给我轮个遍再说!而且被命名的道路在全国的位置应该大致相当于这条路在上海的位置,东西向马路以城市命名,南北向马路以省份命名。哈哈,这也许是一种表达举国融融、四海一家的方式,并附带削弱上海人的本位意识。于是不仅诞生了大名鼎鼎的南京路、北京路、延安路、中山路,东西南北角上的小路更是我们祖国大好河山的小城小镇的芳名,比如北方的呼兰路,西南的桂林路、西北的哈密路等等,至于爬到上海市区外头的安亭新镇这种级别的,干脆就把“塔克拉马干”“于阗”这种名字安在它头上,简直就是一部中国政区图。

陆家嘴之所以叫陆家嘴,是因为这块曾经的荒草滩是三国时东吴大将陆逊的原籍,而陆家嘴鼎鼎大名之后,当时按照政区原则命名的陆家嘴周边道路纷纷出了大名:崂山、博山、乳山等,这些山东经济不甚发达的中小城市趁机在世界人民面前露脸了几把,提高了国际知名度,于是大家在商言商,发现路名居然也是一个巨大财富。于是宁夏啊云南啊的一些地方就纷纷主动请缨,向上海发出呼唤:赶快来用我的市名吧!我要在大上海的版图上留下俺的一条细细便便。

后来浦东世纪公园那个区片开始开发,原来这个地方叫“花木镇”,所以路名是“梅花海棠樱花玉兰海桐”一路发花痴下来,由于多次四国实战、校友会、我们的项目“香梅花园”都是在那边的,所以我熟的不得了,每次都骑着我的小小折叠一路花痴着飞掠,哈哈梅花路,真好玩!

再之后的张江高科园区,处处都是科学家的路名,是不是觉得很傻?我第一次去张江看到“祖冲之路”、“牛顿路”、“李时珍路”的时候,差点笑翻,秉承的依据似乎就是建国初发行的《中国古代科学家》、《世界古代科学家》系列邮票的上榜名单。

浦西这边呢,凡是漕啊溪啊浜啊汇啊泾啊桥啊之类路名的,估计都是遗留产物,老路名,没修改过的。长宁区天山别墅区那边的小路,全是和水有关系的,不过这个水就没有上述这些三点水边的中文字这么文雅了。这边的水,从自然水到人工水,从中国水到外国水,不一而足啊:剑河路,可乐路,青溪路、林泉路、新潮路、双流路、水城路……我上次自己骑车就是一路骑到可乐路去了,不敢再往下骑,不知道下一条会不会冒出一个XO路或者皇家礼炮路。

随着莘庄这个巨大住宅群的规模入住,闵行莘庄那边稀奇古怪的路名也开始层出不穷。姑娘我告诉你俩小规律。规律一:先摸清楚那片区域的若干标志性地名:莘庄、虹桥、古北、梅陇、顾戴、枫泾之类的,然后这些路名你就会了然于胸:七莘路啊莘朱路啊虹梅路啊古美路啊莘建路啊之类的,不就是连接这几个标志性区块的主干道嘛!规律二:龙打头的路一般都是松江那边爬过来的。别的路名很昭然若揭,就是它字面的意思,我就不多说了,比如莲花路龙茗路畹町路之类的。

离开闵行我们往松江爬去。松江是大学城,造了无数新盘,入住率都还很低,拿杭州来打比方那就是闲林差不多,路也是一塌糊涂,记得我们开车去松江新盘考察的时候,你只能逮住人问:XX楼盘怎么走?而千万不能拿着交易中心提供的楼盘门牌号地址去找,根本找不到的。感觉好像东西走向以“文”字开头,南北走向则以“龙”字开头,只是感觉,没有求证过。 

我们往北走,跑到杨浦。到五角场这边呢,满眼都是国X路,政X路,居然还有一个叫共和新路。一幅蒋中正的做派,我估计是国民党政府那会儿命名的吧。感觉他们雄心勃勃想要在这个区域展开政治抱负了,可惜如今这几条国XX的路就像老百姓一样普通,五角场这边的治安和城市风貌实在是不敢恭维,丝毫担负不起国XX这么光辉灿烂含意深重的路名。

现在让我们过江,来浦东看看。上海的城区版图日新月异地扩张,路名开始变得令人瞠目结舌。比如金桥那个区片,虽然说碧云社区的房地产楼盘都造的相当漂亮,但是路名的创意实在是不敢恭维,凡是靠近工业园的,一律叫金X路+X桥路,凡是靠近住宅区的,则像个乡下姑娘一般叫蓝天白云明月清风路……

至于遥远在天边的外高桥保税区,因为曾经公司老总在那边有个项目,也关注过若干次,那边的路名就更加暴笑。开始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云里雾里是啥意思,澳尼路、奥纳路、马吉路……好多好多莫名其妙的文字,后来一次在网上看到王建硕大人撰写的《浦东路名规律指南》之后才恍然大悟:敢情都是简称啊——澳大利亚悉尼、奥地利维也纳、马来西亚吉隆坡。啧啧这个创意,难搞…… 

路名无言,却几乎是我们政治、社会、生活演变过程的显示卡。路名和地名是个体生命或城市生命的车站,不管我们曾作过逗留还是呼啸而过,我们都已进入了它珊瑚礁般的缠结之中。

 最后在网上搜到一篇好文,和大家共享,我觉得他分析地挺精辟。

1、面积

北京的市区面积要比上海市区大。 北京道路比较整齐,棋盘式道路,一环套一环的发展。 上海是不规则发展,提倡的是商业副中心概念,有些地方虽远但也很繁华,所以也算市区。  

2、交通

两个城市的交通总结起来都是一个字“堵”北京的堵车是有名的,2.3环甚至4环都堵的让人抓狂,市区道路就更不用说了。但棋盘式的道路好多路都是相通的,有时候大不了绕的远点找车少的地方走。 上海目前机动车保有量要比北京少很多,99年的时候高架上走起来还是比较舒畅的。现在车辆较几年前多了,高架也没那么好走了,出入口有时也堵得要死。市区堵的情况和北京差不多,有些先天因素导致的问题比北京还要堵得惨N倍,比如浦东去浦西的延安路隧道在离入口不远的地方堵上一小时是很常见的事情,堵半小时都是客气的。还有就是道路,像世纪大道、肇嘉浜路等较宽的马路在上海屈指可数,在北京却多如牛毛。

 3、地图

如果是外地人去北京,随便拿张地图去哪里都可以自己搞定,很容易就熟悉北京城了,如果开车走可能会遇到一些麻烦,比如立交桥上不清楚出入口会多绕些路。但任何一个人去世界上任何一个陌生城市都是一样的。在上海也不例外。 如果外地人去上海,拿个地图也可以找自己想去的地方,但相对麻烦要多些,最好有个指南针。

因为上海的路大多都不是直的,明明你原本走的是东西向的马路,可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就可能变成南北向了,很难判断方向。而且有些路走着走着中间断开了,想要再接着走,路口并不一定在你对面,有可能是几个叉路口其中一个,也有可能是对面根本没有路口,两条路错开很多,要绕过一些建筑才能发现那条路,可是路名还是相同的。

如果是开车,由于上海的马路窄小单行线多,走错路想绕回来要费些周折。高架口出错了就更麻烦了。有时无奈错过一个路口就很可能由浦西过江去了浦东。

2006/11/15 at 00:13 8 条评论

较旧的文章


·桑·墨·裳·


童年赶海的赤脚妞妞,
少女时代负笈于浙大,
现今房地产公司供职;
热爱生活,酷爱写作;
吃喝玩乐,一事无成。
Email:yoursling@hotmail.com
free counters

输入你的邮箱地址来订阅这个博客,新文章通知会发送到你的邮箱里。

加入另外 24 位粉丝

人气急升

雁过留痕Blog Stats

  • 39,018 爪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