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一月, 2007

上海WS帮的小光节聚会

我们亲爱的谷大美女要御驾亲征上海了!这个消息被上海WS帮的仁人志士奔走相告,瞬间传遍。兹定于111日小光节聚首吴江路,形容猥琐地进行路边摊战役,结束后开赴恒隆(有infire这个具有相当信用额度的信用卡在,莫怕)。

我晕各种交通工具,也特别讨厌上海的公众交通工具,本来打算骑车去吴江路的,出了门发现居然下起小雨……天不遂人愿,只好叹口气,坐了轻轨。Sigh啊,3号线换2号线,从天上换到阴间,坐上地铁头就开始晕,恶心呕吐的感觉就一阵一阵涌上来……我承认这是强迫症,自己有太强烈的自我暗示,可是有什么办法?我真的是讨厌交通工具和太纷杂的人啊!所以我喜欢杭州,不管到哪里都可以一辆自行车搞定。

万幸,很快就到了点和大家顺利接上头了。Raincat这个一心追求事业的女人居然又加班不来!仰望一下她,看看渺小微薄的自己,sigh啊,惭愧啊,都是眼泪啊。司令我最近愈来愈没有敬业精神,虹桥路红灯区地块项目做多了,无心工作,整天想着吃喝玩乐一条龙……

在吴江路上,他们男人遮遮掩掩地消灭了若干生蚝以提高某些方面的能力;我们女人则重点进行了八卦精神的交流,内容涵盖:早日促成农农和戴总的秦晋之好、红猪到底有没有GF、谷大美女要把斯伦贝榭的SSGG介绍给我、B版哪个男人的身材最好?哪个男人的屁股最翘?哪个男人的腹肌手感最好等等……席间,我和谷大美女不负众望,将B版巾帼不让须眉的猥琐精神发扬到极至,只有他们吃不下东西的份,我们依然言笑晏晏。

果腹毕,众人簇拥着infire的信用卡往恒隆杀将去。一路上infire尽展小仙女儿的本质,所过之处撒满玫瑰花瓣,一路从恒隆撒到地铁2号线,撒到4号线,一直到遇见某白衣PPMM携其SSGG天仙般地出现在我们面前。该PPMM惊喜地认出infire,把手言欢;接着谷薇惊喜地认出该美女是其同系的研究生;再接着我惊喜地发现该美女和我同是房地产行业;再再接着我发现MaggieZou居然就是她的室友;真当我跃跃欲试想问问这位很面熟的SSGG我是否哪里接触过的时候,虹桥路站到了,我下车,追查族谱和人际关系网的行动戛然而止。不知道他们几个人又继续可以刨出多少千丝万缕的关系和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世界真他妈真小,兜兜转转还不都是88那旮旯的小破事儿,有意思。

Advertisements

2007/01/12 at 00:51 5 条评论

YYK

为庆贺今日本人网银内XXXXXX大洋失而复得的小心肝扑腾扑腾乱跳的辉煌经历,本着感恩上苍的心,贱妾完成全家人近30双皮鞋的擦鞋重任。

先用软湿布轻柔柔擦拭鞋面祛除灰尘脏污;再用百年老字号正章白蜡油打得皮鞋光亮锃新;最后上正章色油,皮鞋在光亮锃新的同时透出黑的沉稳,咖啡的内敛,赭红的奔放,粉面的含春……将这些玉树临风的皮鞋交付到3位使用者手上,赚得30大洋(以市场价计算,29双鞋子兼一块钱送货小费),本次兼职活动共计耗时2.5小时,可算得贱妾工作时薪为12元人民币整;这样的话,每天晚上擦皮鞋兼职若以4小时计算,则每日实得48元,每月实得1440元,无须上税。

为维持擦皮鞋劳动进程,需每月消耗鞋油20盒,计200元;需刷秃鞋刷5把,计10元;每双皮鞋需消耗卡路里约20KJ,每天擦50双,即1000KJ,每个大白馒头含280KJ热量,售价0.5元,即本姑娘每天额外支出4个大白馒头的费用共计2元,每个月总计60元;如果本着减肥大计,则60可以忽略不计;如果将馒头换成哈根达斯,则60后面还需加两个零,导致投资回报率为-300%,因此希望通过擦皮鞋完成哈根达斯的梦想破灭;

这样的话,本姑娘每个月净利润144020010601170元,自有资金回报率高达81%。

激动地捧着这1170元的兼职所得,我幸福地哭了……从今天开始,我买俩大白馒头,吃一个,鞋油刷一个!

可是,去哪里找那么多皮鞋让我擦呢?亲爱的,你告诉我好么?

2007/01/10 at 01:22 9 条评论

春之雪

春之雪,日本最唯美古典派纯爱电影代表作之一。讲它之前,我先诌几句我对东瀛文字的认识。

其实我一直不喜东瀛流派的文字,哪怕是川端康成,哪怕是大江健三郎,哪怕是三岛由纪夫,当然,更不能忘记一度甚嚣尘上的村上。我对村上不熟悉,因为他开始走红的90年代后期,我已经不看日本的文字,更何况自从大大小小头头脑脑的小资张口闭口把村上作为招牌挂在嘴上之后我更是避之不及。我对东瀛文字的印象,依然还停留在家里故纸堆的几陀《古都雪国》或者《丰饶之海》(日本侦探推理小说不在范围内)。

川端康成把彻头彻尾的唯美献给了女性;三岛却把不那么纯粹的唯美献给了男性,因为他的唯美里总有很多邪欲,总是欠扁。

其实诺贝尔奖是很受用日本这些唯美文字的,看川端康成能获奖就知道了,看三岛能获两次诺贝尔提名就知道了,要不是三岛死得早,获奖看来也是迟早的事。他喜欢玩政治,可惜政治玩得远不如他的文字出色。

日本是一个相当奇特的民族,专门出产奇异而偏执的产品。川端康成是含着煤气管自杀的,三岛由纪夫是切腹自杀的,都是那么歇斯底里的人,唯有偏执狂才能有流传后世的作品。

春之雪是《丰饶之海》的第一部,也是三岛由纪夫最有名的代表作,说实话自从我小时候囫囵吞枣看过那本《丰饶之海》十多年之后我依然还能回忆起情节的只是“春雪”,至于其它几部甚至连名称都记不太清,只好像是讲了春雪里面几个主人公转世轮回的故事,似乎有一部名字叫啥很衰很衰的……

春雪,光字形、发音和意象就已经很令人神往的文字。日本民族总是很喜欢炮制唯美到死的东西,难怪他们变态疯狂地迷恋樱花。

春雪的男主角是一位叫松枝清显的少年。清显如雪,一般白净,一般纤细,一般雅致;可是如雪一般的皮相里奔涌的是叛逆和受虐的因子。他有着十八岁幼稚的高傲,人生太完美了,什么都不缺,如果要问是什么能让清少爷感到欣喜?只有“不可能”。相对于不费吹灰之力地获得,非要奉献一切牺牲一切才是清显追求的极致。顺利完成一件事情不开心,非要痛苦卓绝地完成一件事情才开心;就好像如今上海的小资群一样,吃到一口美食不开心,非要人家羡慕她吃到一口美食才开心。恩,这个比喻是我在大源塘一时灵感激发对sparkle说的,现在看起来这个灵感也是相当妥切的比喻。

他和女主角聪子青梅竹马两无猜,但是当进入青春期后,他的天性却作贱了聪子的示爱。影片开场聪子就单刀直入地问:清少爷您是怎么看待我的?清显幼稚、高傲的小孩脾气,让他轻蔑而冷酷地对待了聪子的爱情。明知她爱,却故意做一些气她的事情来使其伤心。他装作毫不在乎她的样子,热心撮合爱慕聪子的自己好友本多和聪子,只为看到聪子又急又恼的样子;等到聪子被治典王子看上,被天皇赐婚,真正要离开他了,清显终于感到自己内心的不开心。在和风煦日里可以简单获得的爱情无趣,清显非要等到事情都已经万劫不复的时候,再触犯重重禁忌去为自己争取幸福,因为这样的过程和行为能为自己

变态的心理带来愉悦和快感。于是这个叛逆又幼稚的孩子又不计较后果地与被天皇赐婚的女人发生了肉体关系,一如里面奶奶骂他的台词所说:“你有种!”给你的时候你不要,要被别人拿走的时候你又去抢回来,抢得那么辛苦,付出生命的代价,活脱脱受虐狂倾向,在显著而强烈的痛苦中感受隐隐的快感。

他不断地写下《梦日记》,只是寻找一种可以让他优雅完美地过渡到死亡的方式。“我不珍惜自己的生命,更作贱别人对我的爱情。”

清显就是春之雪,晶莹剔透,只为自我放纵而生,只为别人的欣赏和爱慕而生,需要别人呵护的美的凝聚。

电影对原著的改动还是比较大的,因为我印象中的清少爷是一个春雪一样晶莹洁净的少年,但是抛弃原著观点看完全片之后只感觉这个清少爷是一个吃饱了不珍惜的受虐狂少年,让人恨不得冲上去扁他。纵然150分钟片长,但是大量时间消耗在慢节奏的进展中,人物内心思想的激烈转变还是交代不够,因而显得很牵强,直接导致了清少爷人物形象的不够丰满。

画面相当美轮美奂,清新雅致,无论是俯拾即是的日本园林,白雪、秋景、溪流、梦境,还是元禄花见舞,考究的人物服饰,都感到日本古典气质袭人,而且出现得很自然,不露声色。与之相比的陈凯歌的追求的所谓唯美,就陷入做作,一看就是假的不行。

这样的电影能够在宽银幕上欣赏实在是难得的享受,可惜如今条件有限只能电脑放放,等咱以后有了钱,把拷贝买过来,包个电影场子,爱看几遍看几遍。

唯美派日本电影的一大特征:节奏缓慢,但是美轮美奂的画面让你丝毫感受不到片子的冗长,于是整整150分钟之后,我发现整个人陷在沙发里似乎全身骨骼都定位了,挪一挪还会发出吱吱咯咯的声音。

“被岩石阻挡的河流,即使不得不在一时之间分叉,但最终还是会走到一起。”会吗?

2007/01/07 at 20:06 10 条评论

大源塘——冬雪·雾霭·羊肉·WS·围炉夜话

站在喧嚣上海的街头,回忆大源塘童话般的三天两夜,突然就傻愣愣的,似乎自己是被贬谪下凡的神仙,天堂的生活从此离我远去。

火星男和金领的放毒功力日见长进,大源塘这条路线就是闷骚的火星男发现的。本着对他们绝对信任和信赖的心,我事先半点功课未做,他们叫嚣着我只需携肉体和钱包而去即可,于是我就真的这样做了。

大源塘究竟是什么?我在去的路上始终都不曾清楚过,用科普的语言描述应该是“高山林地湖泊”。汽车欢快地在12-26日新开通的徽杭高速上奔跑,淡灰色的平坦路面光滑地就和处女的肌肤一样令人有快感。到昌化后换乘小面包开始爬盘山公路,爬到柏油公路变成黄泥碎石陡坡,我们终于开始徒步。开辟道路炸开岩石后,有些地方由于有滴水,在岩石的表面形成放射状覆盖的青苔,暴PP,令人印象深刻。

走了其实不多久,输送我们一行19人物资的大卡车呼啸着及时赶到,于是我们这陀腿脚不好的小菜鸟欢呼雀跃着纷纷跳上卡车,和大白菜、土豆、大米、烤鸭等物资在崎岖的盘山公路上滚成一团,那叫一个颤啊……我非常努力地抓着绳索站直身体,对舍弃卡车宁可相信自己“11路人力公交车”攀援登顶的壮士们挥手致意,凛冽的山风、激扬的水声、颠簸的卡车、挥手致意的司令……好雄壮的画面一幅!

在山色即将黯淡的时刻,在经过一丛茂盛的竹林和溪水之后,红瓦白房出现在我的视野——“明清居”——我们此次安营扎寨的对象点。放下行李后,我们前期小分队先行赴大源塘探路。

第一章:大源塘·照君岩·千顷塘

我一直很感谢浙江省的丘陵地带地理风貌,让我们有那么多的秀山丽水可以涉足。无论是我最为推崇的“新天仙配”景区,还是浙西天目山脉一系;无论是赭红夭夭的深秋,还是雪景皑皑的冬季,都让人流连忘返。

平心而论,大源塘沿路过来的景色在秀女如云的浙江丘陵地带不算出挑,由于大面积开荒用于私人承包种植山核桃,山体上道路系统紊乱,比比皆是火烧开荒之后黑色的土地和裸露的岩石,甚至只能打不及格的50分水平,但这个并不妨碍我们此行没心没肺的纯腐败行为,开车上山的师傅JJWW反复问我:你们上山干什么啊?我回答:随便看看。师傅觉得特别不可思议,依然不屈不挠地发问:肯定是做啥事情的吧?我不会乱说的。是啊,干什么呢?我挠挠头居然回答不出来。后面有人被逼急了就回答“野外观察梅花鹿”,师傅也就信了……

大源塘隶属天目山系,是一个海拔1300多米的高山湖泊。他所在的峰头由于不够高不够英俊,峰头名已不可考;他的邻居——最高最英俊出挑的,叫照君岩,那里是国家XX导弹基地,属于军事禁区。翻越过照君岩,对称的同样是一个高山水库——千顷塘。两滴硕大的泪珠,共着照君岩山峰,啧啧,这个意境……在清凉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军事禁地里干一些徒步穿越的勾当,应该是比较刺激的事情,希望以后有机会。

在冬季山谷巨大阴影里眺望大源塘,寒风瑟瑟,湖水清寒。

探路归来的途中,望见我们红瓦白房小屋掩映在深深的青山和淡淡的雾气中,玲珑剔透。袅袅的炊烟慢慢腾起,我知道,那一定是谷薇他们在准备晚饭了,瞬间“原始社会好”的暖流涌入心底。

第二章:原始社会好

山上不通电,不通水,一切人类的生活都仰赖于伟大的自然。睡眠,是十几人的上下大通铺,女上男下(这是此行的经典笑话,不可说,不可说)。睡袋、帐篷、防潮垫、头灯、GPS一应俱全。睡下的时候吵吵嚷嚷,大清早的有人闹钟喔喔响起,有人睡眼惺忪地问到:山上还有鸡鸣的啊?我们去抓了宰了吃改善伙食。

第三天的早晨居然起了厚厚的积雪,我去溪边打水洗脸。溪水距离“明清居”大约30米,肆虐地从道路上横向趟过,水流湍急到道路居然都起不了青苔。我的小方巾在冰冷刺骨的溪水里摇曳,洗完脸后红扑扑热烘烘的,是否很有西子浣纱濯足的意境呢?我还是不敢将自己足从温暖的棉靴里拔出,投入到零下五度的溪水里,但是我们敬爱的小妹同志做到了,看到现场的人都倒抽一口冷气。小妹同志屁颠屁颠地随着驻场大伯去收获野兔归来,可怜的野兔兔被提着耳朵拎起来的时候,闪闪的泪光,前腿被捕猎夹夹断了,断了骨头只连着皮毛在晃悠晃悠的,可怜死了,阿弥陀佛。

洗脸完毕,捡了溪边好些石子,这些石子,两种截然不同的材质混合而成,一黑一白,一粗砺一温润,相得益彰,好似黑色底布上的白油漆作画,充满日本哲学的意境。司令于是和地质学博士——小妹同志共同探讨了一下能将火成岩和石英融合在一起的是什么地质运动。

白日里吃饭的时候,包子来砍柴。柴刀有点钝,前面几人劈得好费劲,包子一看,立马飞身上前,夺过柴刀,对我大喝一声:他们都不会用!声落手起,“啪嗒”,柴未断,柴刀断了,包子一时之间不能接受这个结局,傻愣在那里不知所措……好好玩的包子!司令立马笑到在地上缩成一团。

农民可能是一行19人在伙房时间待得最长的人,此女酿酒、女红、拈花、惹草、生火、做菜,样样精通。其实我私底下一直觉得她和海龟很登对,无论外形、性格和脾气,但愿海龟能早日变成一个成熟好男人,迎娶农民进家门。说到登对,感觉孔雀和Shirley也愈来愈登对,无论是网上的调调情,打打机锋,还是现实中的对话和相处。不过本姑娘的第六感想来迟钝得可以,以上若有说错的请拍砖轻点。

第三章:氤氲与烟岚

在大源塘的三日,最深的印象就是随时出现的浓厚水雾。每根睫毛顶端都是一颗小小透明的露珠,随着长长睫毛的一眨巴一眨巴,露珠一颤一颤,惹人爱怜。赞,我打算把这个创意卖给ANNA SUI的2007彩妆发布会。

是夜,雾霭和山岚逐渐将所有物体吞没,远处的山头随着氤氲的雾气时隐时现,又似乎在漂移,不远处山谷里轰鸣的水声响遏行云,亘古以来一直都是这样,真正契合了88“飘渺水云间”的词名意境。天地之间如此博大,而渺小的我们,就坐在露天的篝火旁,进行着“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的勾当。

第四章: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不通水不通电的高山林地,每日17时后即陷入黑暗。每当晚饭毕,我们便早早地点起篝火,或者杀人游戏;或者青春放歌;或者国王游戏;又或者,围炉夜话。夜寒了,更深露重的时候,我们转移阵地,进入室内,农农带了她亲手酿造的葡萄果酒,我们大家围坐在火炭盆旁边夜话,古人“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围炉夜话”的意境,不过如此。在这里特别提及一下农农的酿酒过程:一颗一颗葡萄都是她的手捏碎投入酿造器皿的,酿造过程中甚至发生小规模爆炸若干次,真是令人感动。

说起来山里的人都很好客,也许是中国人含蓄的天性使然,不像老外那样热情地拥抱你,只是淳朴的脸上洋溢着温和的笑容,关切地问你:饿吗渴吗累吗?比如招待我们的大伯,虽然不大和我们讲话,可是我们谁谁一有困难,大伯马上就会贴心地出现在身边,比如生火生到灰头土脸还是一筹莫展的时候。农农非常真诚地一次又一次邀请大伯和我们一起饭饭,但是,但是……第一次邀请大伯晚饭,我们自己由于饭菜准备量不足,风卷残云洗礼哗啦火速见盆底了……第二次邀请大伯午饭,我们的红焖全羊挥汗如雨地一直搞到下午三点还没熟……由于午饭吃得实在太晚,我们只好很猥琐的第三次邀请大伯是否能在八点以后吃晚饭……我如果是大伯一定会吐血而亡的……

好像离题了。回到围炉夜话的主题上来。杀手游戏的内容,乏善可陈;只记得总有若干RP低下的人甫一出场就被好人或者杀手干掉,比如Infire,比如白叉叉,比如小妹。国王游戏的内容,因为过于猥琐,让我们主动忘却吧。我如今还记得的,是2号当晚的围炉夜话。因为那是一个“人生若只如初见”的故事。

第五章:人生若只如初见

这次大源塘的活动,新人很少,老人很多,大家相识相交,都已经年。炭火烘烘,聊的是大家是否还记得彼此初相遇的时候? A在第一个场合遇见B,A心仪了,可是B不知A的存在,于是世界上的缘分也就这样错过了;B在第二个场合遇见A,B心仪了,可是A不知B的存在,于是世界上的缘分也就这样错过了;终于,A和B在第三个场合相遇了,彼此都相识相知,于是奇妙的缘分开始了。所以每个人能够遇见,是多么幸福和幸运的一件事情啊。只可惜效率低下的人间,往往只能发生前面两段的故事。

似乎被我陈述得太唏嘘了,其实围炉夜话在暴笑的气氛中进行。比如屡屡被人忘却的狼郁闷地发出了“熬过药不如K过歌”的辛酸嚎叫;比如谷薇说“阿周那件一块钱的雨衣让我意识到,第一阿周是多么简朴的人;第二阿博士的智商急待提高”;sparkle“只有两个东西能让我有动力,一个是美女,一个是高难度的坡”;戴总说“以后的MM都不记得,原来贤惠最初是用来形容女生的”等等等等。

在此次围炉夜话中,我们了解到戴总惊人的记忆能力,他居然都能把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年月日清清楚楚。而我这个迷迷糊糊傻拉吧唧的人,连见过多次的人都不认识,更惶论记清楚第一次相遇是什么时候。

人生若只如初见,都是美好,因为还来不及展现不美的一面时,就已经匆匆结束。只可惜,人生不能若只如初见,世事往往昔情难追。

第六章:昔情难追

细算起来,我所有的B版活动都深深烙印着大炮的痕迹,除了2002年春天的懵懂的径山行,是我第一次加入B版大家庭的活动,那个时候独立好强的小姑娘,不久就被大炮招安,从此两个人的身影就反复出现和重叠。分手之后,我不再参加B版的活动,我怕那无穷的巨大阴影将我覆盖,一如大炮决断地离开B版一样。所以2007年的大源塘,是我第一次离开大炮之后参与的B版正式活动,昔情难追,无可留恋,世事苍茫,那就忘却吧。

第七章:期待夏意葱茏的湖边露营

冬雪·羊肉·WS,本次活动圆满成功。抛开散心和腐败角度,大源塘的冬景姿色平平,但是可以预见的是,夏季山上来纳凉、钓鱼、露营,应该是相当享受的一件事情。让我们期待夏意葱茏时节的湖边露营吧,但愿不要被泥石流冲走才好。

2007/01/05 at 03:38 7 条评论

较新的文章


·桑·墨·裳·


童年赶海的赤脚妞妞,
少女时代负笈于浙大,
现今房地产公司供职;
热爱生活,酷爱写作;
吃喝玩乐,一事无成。
Email:yoursling@hotmail.com
free counters

输入你的邮箱地址来订阅这个博客,新文章通知会发送到你的邮箱里。

加入另外 24 位粉丝

人气急升

雁过留痕Blog Stats

  • 40,733 爪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