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照常升起

2007/10/15 at 17:32 3 条评论

很久没写过影评,虽然暑期档大片一个连一个,一口气不歇歇地到了十月,算下来每个礼拜都会去上海影城报道一部,但是有写作冲动的影片实在太少,包括用粉红色戏谑阴森压抑的哈里波特。一直到九月的时候在影城楼下看见姜文和房祖名。姜文浑身散发着阳刚的霸气,房祖名尚且谨小慎微,于是我去看《太阳照常升起》。

我耐心等待了一个月,参照太阳的全国票房(3000万)和戛纳不肯收,威尼斯铩羽,显而易见这个蛰伏七年的作品从商业角度讲勉强保本,从学院角度讲是失败,虽然古装、武侠、文革等题材是中国导演切准国际大奖的命门,可是,才华横溢的姜文没有做到,他太依赖中国古典哲学里“计白当黑”的玄妙,而这对普通大众来说,太难。

这部电影由四个部分组成,从56年到76年,中国历史上最奇特的20年,支离破碎的叙事结构下隐藏着姜文奔涌的横溢的才华。他把蛰伏七年的激情都挖心掏肺给我们看,可是内容太多我们消化不良;正如我以前在《高智商高情商的游戏》中所述,赢得游戏的人,只是比别人多想一步的人,而不是多想两步或更多步的人,天才太寂寞,世界只是靠庸人支撑,只需要比别人聪明一点点就足够了;姜文走得太快、太远,庸人无法跟上,庸人们的钱自然无法贡献出来。所以姜文如果以后还想在导演这行混下去,免不了要继续对商业进行妥协。

网上对这部独特的电影,有大量的影评人不遗余力地用各种角度、各种流派去解读,甚至不乏复杂晦涩如梦呓者,以显得他们之能耐,看他的解构影评简直比看姜文的电影困难一百倍,在他们的眼中,每个道具都是一个符号,每句台词都蕴涵着深刻的意味,每个场景都故作深沉意味悠长。我是庸常,更不经历文革,不敢妄称对这部电影写影评,于是只好按照自己的理解按照逻辑顺序叙述一遍这个故事,而不是用姜文的叙事结构,那会被他忽悠的。

故事开始于1956年。跃进的年代,来自海边的小姑娘周韵遇见一个非常有魅力的男人,他叫阿辽沙,怀春的少女心中满是喜悦,并且珠胎暗结:“台下虽有人千千万万,但是台上演讲的阿辽沙眼睛里只有她一个人”。当然同样的爱情故事也发生在来自南洋的小姑娘孔维身上。前者只是偷情,后者甚至和阿辽沙有过一场浪漫的维族婚礼。

阿辽沙死了,怀春的少女崩溃着去看他的遗物,呵呵那是三条女人的辫子,甚至还有金色的辫子,你只是他的其中之一而已。可是少女们全然不在乎,周韵和孔维骑着骆驼去找阿辽沙,在风沙肆虐的道路上,周韵是消极悲哀的,因为她去奔丧;孔维是憧憬浪漫的,因为她去成亲。于是他们人生的道路最终也是截然相反的,浪漫的人执着地走到道路的尽头,找到了阿辽沙;悲哀的人独身在云南终老,并让儿子长大。

时间一晃到了1976年,在一个人性压抑扭曲的年代,在一所莫名离奇的学校,怀春女学生假嗔地说一句流氓,却一个个巴巴地上前渴望亲耳听一听流氓电话,这是被压抑的欲望;喜欢唱歌的校长不分听众地引吭高歌,让五指山、万泉河流淌在校园里的每只耳朵里,这也是被压抑的欲望;每天都湿漉漉的陈冲趁着抓流氓的借口,满足被不同的男人摸屁股的欲望;趁着给黄秋生打针的机会,满足对男人屁股的意淫;听到姜文的吹号声,就屁癫屁癫急不可耐地来偷情,这更是被压抑的欲望;群魔乱舞的年代,略显清醒的黄秋生显得那么格格不入,于是他在某个撞破陈冲和姜文奸情的夜晚,埋下了自己被整死的祸患。

 

 

场景挪到文革时期的云南农村,那里有完美的丹霞地貌,有青山翠谷,有野鸡兔子,也有小队长,也有我把工分给你记上,也有知青下放;看似世外桃源,红色的疯狂还是无孔不入。周韵把阿辽沙留下的野种,拉扯大了。

 

周韵发梦,梦见一双鞋,于是兴冲冲地去买了。可是鞋丢了,周韵从树上摔下来,脑震荡了。从此就开始做疯疯癫癫喳喳呼呼的事情,比如上树,背诗,刨树,挖石头,去岛屿,甚至说李叔是鬼。这一系列事情也许有隐语,但我无法理解,也不关注。一双鞋就是一双鞋,何必把它想得这么复杂?房祖名为这个疯妈疲于奔命,每天奔跑在青山翠谷之间。

不久,疯妈失踪了,村子里来了一个下放的知识青年姜文,他带来一个美艳的城市女青年孔维。知识青年每天打野鸡,城市女青年每天勾引生产队小队长房祖名,并且挑逗:我丈夫说我的肚子像天鹅绒一般。

姜文在某一天的深夜发现了他们的奸情,于是一枪崩了房祖名。这个故事的物理逻辑顺序貌似就这样结束了。

 

影片逻辑上的疑问点很多:姜文到底是不是阿辽沙呢?房祖名是不是姜文的儿子呢?从影片交代的岛上房子里房祖名父亲的遗照里看应该不是的。周韵为什么要失踪呢?黄秋生为什么要自杀呢?随便理解吧,一切都无所谓了,这不是玄疑逻辑片,姜文不是希区科克,这只是一个非常规的故事罢了,电影应该是百花齐放的。

久石让的配乐,依旧保持一贯的水准,无可挑剔。演员方面,还是陈冲和房祖名最出彩。姜文的戏份太少,也太玄妙,不出彩;黄秋生和文革毕竟格格不入,也不出彩;周韵和孔维两个姜女郎很一般,没啥特别印象;还是陈冲骚得湿漉漉,和房祖名的纯真,得到认可。

最后附送一份太阳的官方剧情简介:

 第一部分:疯

  开篇是一双性感女人的脚,把我们带进一个云山雾罩的村子,村里的房子顶上开花,动物色彩绚丽,路是白色的沙滩,……

  周韵因为做了一个梦去买鞋,买了鞋之后看见了逃学的儿子房祖名,她干脆让儿子退学。回家路上,周韵在树下解手,站起来后发现挂在树上的鞋消失了……周韵疯了……

 

  此后她就成了这世界上最迷人的巫婆,她抱羊上树,跟猫说话,刨树,挖石头,……家里的东西天天不翼而飞…… 儿子房祖名在一个美丽如画的岛上发现周韵用石头给他盖了一个白宫,他家丢的东西全在这儿……,白宫被布置成了他的新房。

  最后,周韵消失了,唯有她买的那双鞋和衣服漂在河上……

  第二部分:恋

  一所大学里,姜文与陈冲有染,但陈冲暗恋着黄秋生,姜文又跟黄秋生是好朋友。

  晚上学校在操场上放电影,黄秋生因“摸”了一下女人的屁股而受到审查,在调查时发现有五个女人被摸了屁股,陈冲为“解救”黄秋生自愿报名查找流氓……

  被众人打伤的黄秋生在医院里得知陈冲爱的是他,同时,姜文想尽办法证实黄秋生是无辜的。最后,黄秋生因未这次被摸屁股事件自己吊死在一个水塔上面,死的并不难看,带着笑……

  第三部分:枪

  姜文拿着黄秋生给他的枪与妻子孔维一起下放到那个云雾缭绕的村子,他们到达村子的那天也是疯妈周韵消失的那天,而接他们的正是开拖拉机的房祖名……

  姜文在村里的工作就是打猎,而在一个晚上姜文发现自己的老婆成了房祖名的猎物,就在那座周韵为房祖名盖的白宫里,白宫里灯火撩人,……姜文听到自己的老婆跟房祖名说:“我老公说我的肚子象天鹅绒。”第二天姜文在水田边上端着枪指向房祖名的脑袋,但是房祖名却带着一脸的疑惑问姜文“什么是天鹅绒” ……

  为了让房祖名明白这件事,姜文远离村子四处寻找天鹅绒,然而,……想通了的姜文并没有带天鹅绒回村,但却发现房祖名找到了天鹅绒,并且说了一句,“你老婆的肚子根本不象天鹅绒”。姜文的猎枪响了。房祖名笑着倒下了。

  第四部分:梦

  这其实是整个故事的开头。新疆民歌。落日映红天空。戈壁滩上有两个女人骑着骆驼在走,姜文的老婆在讲述自己在南洋的时候他和姜文的爱情故事,与她同行的女人她用一块黑纱蒙着脸,一路上沉默的听。她就是正怀着房祖名的周韵。

  两人在一个叉路口分开。一边,周韵来到一个没有尸体的停尸间里,对着她的男人的一堆遗物说话……另一边,姜文在地平线尽头抱着未来的老婆,陶醉地说:“你的肚子象天鹅绒”。

  抱着女人的姜文朝天上开了一枪,这一枪打亮了世界,热烈的歌声响起,篝火在山坳里一片野外帐篷中熊熊燃烧,一群青春四溢的年轻人为这两个人举办一场狂欢的婚礼。载歌载舞的人群中,黄秋生正被姑娘们拥来推去,他有时会在淘气的女人屁股上面摸一把,女人发出夸张的欢叫……

  一个被火点着的帐篷升上了天空,火光照亮了一辆火车,怀孕的周韵在火车上把房祖名出生在开满野花的铁轨中间。巨大的火屁股从空中飘过,它把房祖名出生时的笑容,和姜文与老婆的婚礼一起照亮。

 

Advertisements

Entry filed under: 02汾水之阳Film.

之江无故人 洗手做羹汤

3条评论 Add your own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Trackback this post  |  Subscribe to the comments via RSS Feed


·桑·墨·裳·


童年赶海的赤脚妞妞,
少女时代负笈于浙大,
现今房地产公司供职;
热爱生活,酷爱写作;
吃喝玩乐,一事无成。
Email:yoursling@hotmail.com
free counters

输入你的邮箱地址来订阅这个博客,新文章通知会发送到你的邮箱里。

加入另外 24 位粉丝

雁过留痕Blog Stats

  • 39,966 爪

人气榜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