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团体反映大社会

2007/10/29 at 15:28 8 条评论

因为晓娜和呆呆是我们班内部消化的仅存硕果(高峰期我们班有35%人群卷入内部消化的漩涡!),所以昨天的喜宴不仅班主任老包是证婚人,而且班级同学来了20人之强,连家属都为数不少,可算三周年同学会。虽然大厅人声鼎沸,我们仍能在自己同学聚会的小天地里自得其乐。以下文字可能有的地方太直白,就事论事而已。

毕业三年后,大部分的同学都有了归宿,依旧单身的同学屈指可数,今明两年即将迎来结婚的最高潮,红包送出的频率以月为单位计,所以俺要好好攒钱了。

晓娜和呆呆两个杭州土著,两个大家族的所有关系网都在杭州,造就了这场50桌的庞大喜宴!如果不是刻意控制的话,估计敬酒就可以敬到凌晨了。喜宴虽然人多嘈杂,但总算顺利、圆满地完成了任务,开场时候的岁月PPT也满有意思,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晓娜国通自高中校友,大学恋爱开始,也算很多很多年了,彼此留下的生活合影太少。除却婚纱照和蜜月旅行照之外,几乎就没有看见一张岁月的留痕,每个人的恋爱过程都是甜蜜复杂的,他们还有一个我们班无敌多的户外实习做先天条件,居然没有留下影像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这也是我酷爱拍照的一个原因吧,日子如流水一般,不知不觉地,也都过去了,很渗人的。

像我等一路求学、就职颠沛流离若干城市的人群,想来是打死都请不到八百宾朋的,当然婚礼的场数只能直线上升,起码就我看来,椒江是我娘家,嘉善是国君老家,杭州是我俩求学七载的共同回忆,上海是我俩未来奋斗终身的场所,似乎都少不得。唉,这可怎生是好?

大鳄说,就内心深处而言,结婚仪式应该是私人的一件事情,不喜欢大张旗鼓把自己当成明星整。可是这不是自己一个人的私事,而是两个家族的私事,独生子女多了,一辈子就这一次总喜欢大操大办,所以不能拂他们的意,就把自己当成一个演员,认了吧。

目前班级群众职业、婚姻、城市的情况基本如下(还是比较符合当年大学里面的性格和个人轨迹的):主要职业成分:教师、设计院、房地产、公务员或事业单位、放弃专业五种;班长书记之类的就安稳地当了公务员或者事业单位;有点设计才华的则进了各类设计院;像我这种不太喜欢读书整天忙于社交活动的进了房地产行业;比我更不喜欢读书的只好进其他行业了……

婚姻状况:女生尚且单身贵族的居然比男生都还要多,这个太彪悍了!(起码依照我目前的信息存储是如此,如果update不及时也有可能,欢迎大家指正)而且当年关系不错的对门寝室的223居然就占了两强!幸亏我们222婚掉了2个,尤其是婧云婚期选在有缘分的2-22,真是给咱们222脸上贴金呢。小团体反映大社会,这个社会不是说光棍要多四千万么?莫非都窝在穷乡僻壤不出来了?其中育子的3,已婚的约7,单身的约5,剩下的就是基本上安定了就差一口气领证的那种了,至于择偶口味呢,当然是龙配龙凤配凤各自喜好了。

我住在笑笑和小猪家里的时候,只好孜孜不倦地给这俩“223光光”洗脑,期望他们认清形式,审时度势:按照一种叫做“甲女丁男”的朴实的婚姻迁徙链条,女人总是会寻找高一层次的男人,那么最后被剩下的便是“甲女”和“丁男”。在中国近20年的经济发展和人口流动中,女性由于接受高等教育的公平性而导致社会地位空前提高,优秀的女性愈来愈多,都非甲男不嫁。可是从乡村走出去的女子即使她不那么优秀,也依然可以在外边找到高一层次的男子,因为有些男人不介意女性的优秀程度只介意女性的贤惠程度,而几乎百分百女性都不会选择比自己不优秀的男性,所以城市中所谓的高一层次的甲男就稀缺。与此相辅相成的是,从乡村走出去的男子却不容易遇见比自己还低一层次的女人。因为在城市里,他们彻底处在社会的最低层,并且,没有希望。那么最后就形成了这条甲女丁男的的婚姻迁徙链条。如果不能长成李嘉欣的样貌,为了不做“剩女”,还是需要我们自己一点努力的。

主要分布城市:五成以杭州为大本营,两翼扩张上海、宁波、绍兴、温州等省内区域,零星分布外省国外。总体而言我们班同学还是安分守己没太大野心欲望不思进取型的,当然这和我们班全部是浙江人且大多来自杭州温州宁波绍兴台州等省内发达地区有关,说实话,当年高考,信息稍微闭塞点的地方学子,可能连加试徒手绘才能有资格考取园林、建筑和规划专业的消息都不知道,无怪乎我们班杭州和温州人就占了五成!我们班同学的虚荣、攀比和敏感度也不算强烈,远低于社会平均水平,也是这个原因。《新结婚时代》里刘若英说,出身越差的人,才需要虚荣的装点,强烈地希望别人不要看低自己,出身好的人,没有自卑感,不需要门脸的刻意装饰工程。不过令我相对比较惊异的是居然选择上海的人如此之少——仅2。由此可见,一方面说明了上海生活之艰辛,无论是安居,还是乐业,或者交通,抑或环境,都乏善可陈。上海是一座奋斗之城,杭州是一座养生之城。对我们这些出身安逸滋润的江南富足之地的新中国第一代独生子女群来说,上海的生活太辛苦,这些艰辛的奋斗貌似都大可不必,只需要拿着不错的文凭,在着不错的单位,留恋在风景优美的城市,用父母的赞助先搞一套房来,再接着吱吱润润过一生即可。

只有我和叉叉选择了上海。有一份不错工作可以支付生活,有一份不错感情可以安放自己,一个城市对一个人的意义大抵在此。男人的迁徙,大多和前者有关,比如叉叉,而女人的居留,却大多和后者有关,比如我。

Advertisements

Entry filed under: 06德充符Friends.

新婚志喜 2007生日Party邀请函

8条评论 Add your own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Trackback this post  |  Subscribe to the comments via RSS Feed


·桑·墨·裳·


童年赶海的赤脚妞妞,
少女时代负笈于浙大,
现今房地产公司供职;
热爱生活,酷爱写作;
吃喝玩乐,一事无成。
Email:yoursling@hotmail.com
free counters

输入你的邮箱地址来订阅这个博客,新文章通知会发送到你的邮箱里。

加入另外 24 位粉丝

人气急升

雁过留痕Blog Stats

  • 40,733 爪

人气榜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