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二月, 2008

80志(ZZ)

我,上海男,生于1980。父辈的事不去考究,父母生我的时候,事前也没经过我的同意,就直接把我生了出来。赶上了独生子女,唯一好处是没人和我抢玩具。上学时每次考试都要排名,家里给班主任送烟送酒。每个周末都去家教老师家里蹲着,一年又一年,唯一的变化,是老师家的房子从一室一厅,到两室一厅,再到三室二厅。  

 好不容易,靠着大学扩招的政策,挤进二本,又赶上大学自费。以前天子骄子的学府,如今成了各式人等随意出入的澡堂。

直到上了大学,才知道天堂其实离自己并不遥远。有数不清的妞泡,还每年“新陈代谢”;父母管不着,老师看着你烦,过着邋遢的生活,对宿舍管理员的咆哮置若罔闻。那时赶上电脑大普及,奔2的电脑六千多,红警、星际、FIFA,那是比windows还重要的软件。每月省下的钱,直接交到网吧老板的手里,再熬夜联机对战,哪管明天的期终考试。

为了与社会衔接,提早学会了抽烟喝酒,打架权作健身。男女同居不再遮遮掩掩,女生挺着大肚子在跑800米的事屡有发生。周末校门口被豪华轿车包围,保安吓得面如土色,不敢出门。Prada包包、Gucci衣服、Dior的化妆品如洪水猛兽般涌进校园。而穷男生们各个张口盖茨,闭口韦尔奇,YY盘算着“下半身”的幸福生活。 那是一个,充满幻想着飞黄腾达的年代,也是一个,甘愿为包子米粥排队一小时的年代。青春被榨干,热血沸腾的背后,都是即将排队待宰的羔羊。

总算混到毕业,也算人模狗样了,却赶上国家经济调控。毕业生被学校像用过的卫生纸一样,丢弃进社会。亲戚长辈纷纷落马下岗,招聘会挤得像南京路,回国的洋垃圾比民工还多,房价像是吃了伟哥直插云霄。走出校门才知道,大学里学得东西都没用,办什么事基本都是靠关系。站在绿灯闪烁的十字路口,刹那间辨不清东南西北,上下左右。

80后,好一座冠冕堂皇的帽子。进校门时烫金的“大学生”三字,四年后,成了闻之色变的狗皮膏药。杀人、跳楼、包二奶、第三者插足……大学生的名声比臭豆腐还臭。 很不幸,我生在了80年代,或者简单的说是,一个披着80外衣的带体温物体。世俗的偏见总是妖魔化我们,而我们也终将被社会无情的蹂躏与践踏。

我只是个很普通的城市小虫,每天忙碌蠕动在上下班的线路上。大学毕业时,靠着老爸三次送礼,才在一家国企展览公司,谋得一份在他们眼里还算安稳的工作。意气风发的上班两个月后,心马上掉进了冰窟窿里。被一帮临近退休的老男人呼来喝去,又装作尊老般得与一些老阿姨强颜欢笑。工作很清闲,感觉就如被养在鱼缸里的热带鱼。工资不高,一开始进去扣除四金,不到1300,后来逐年涨了一点,现在到手4000多,捞了个项目经理的虚衔,底下有两个呆头呆脑的大学实习生。钱虽不多,好在福利不错,每做完一个项目,有23千的补助,高温费,过节费等也不缺,年底还有一万左右的年终奖,基本维持我的开支。

上海的房价节节攀升后,买房像登陆火星一样难。一次次的感觉现实生活,离自己遥不可及,心像悬在天上的风筝,难以入眠。在这座繁华的都市里,有的是有钱人的欢声笑语和穷人的独自抽泣。无奈与彷徨召之即来,而美女与豪宅只是天上的星星,那么明亮却又那么不可企及。

老爸以前当过兵,转业后在区里谋了份差事,本该做人民公仆,如今成了香饽饽。一个小领导,外加一点点小权,几乎每天都要应酬流连“酒场”,肚子大的像怀胎八月,常常喝得连家门都不认识。老妈超市退休后闲散在家,在居委会混了段时间后,被棋牌室勾去三魂六魄,玩起麻将来手下生风。估计如果哪天,天会塌下来的话,她一定是躲在麻将桌下。每天人面桃花的出门,头发烫得像方便面,使我至今仍对方便面有挥之不去的心里阴影。不要以为我老妈不务正业,在麻将桌上,为我硬是介绍了20多个相亲对象。“你的儿子太挑剔”在麻友中广为流传,曾经名噪一时。

虽然父母忙于各自天地,但依然秉持上海人操持家务的习惯。老爸早上起来买油条大饼拖地板,老妈则洗衣服收拾家居,分工明确。虽然我对家庭诸多不满,但还是挺敬佩他们,一个养家糊口,一个出入玲珑。大家各司其职,还算井井有条。因为我即将28岁了,从未带过女友回家,两老整天在我耳旁敲木鱼。“哎呀,心肝,你看,我上家的儿子娶了个漂亮媳妇,嘴巴很甜;我下家三姑的侄子,女友长得一般,但是公务员哩!我对家那个女儿同学的表哥,虽然讨了个外地老婆,但家里有钱,在上海买房买车……”老爸常是趁我不在家,像贼一样溜进我的卧室,清点我长毛绒玩具的数量,并对我的红色、粉色物品逐一登记在册。对我墙上贴的王力宏、周董、潘帅等海报,一定要我说出他们的名字,他才如释重负。还时常旁敲侧击的询探我的性取向,并多番怂恿我去看心理医生,弄得我又好气又好笑。

爱情,对我来说有些迷惘。付出过,却肝肠寸断;得到过,却覆水难收。情海沉浮,多少浪花能到达理想的彼岸?过多的,只是昙花一现的悲哀寥落。就如我,赫赫无名的大城市中小人物,在感情的路上,上下苦苦求索,却一路跌得鼻青脸肿。无法喜欢上喜欢我的人,却情愿被我所喜欢的人伤害,心事徘徊,像是一个容颜美丽,却遭始乱终弃的妓女。导演着一幕一幕的爱情悲剧,而编剧与男主角,也始终是我……

Advertisements

2008/02/28 at 11:37 2 条评论

度过波谷

2008年度目前已经进展的人生来看,我的人生诸事不顺,又进入了小波谷阶段,生命的曲线总是曲曲折折,沿着2004波峰-2005波谷-2006拐点-2007波峰-2008波谷这个序列进展,但是我总心存希望,希望是螺旋式上升的曲调。

2008奥运年,中国为此酝酿了许久,期待了许久,寄予了太多希望和涵义,无奈世事总无法尽如人意,老天爷的安排总是给点我们意外。所以我的2008要求不高,平稳度过就可以。

总会有一些人、一些事让我们陷入困局和迷惘,随着阅历丰富,成熟的自我会越来越意识到,阻碍我们前进的实际上不是那些纷扰的外在的人与事,而是来自我们内心的态度。

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可惜我不能同时去涉足,我在那路口久久伫立……

也许多少年后在某个地方,我将轻声叹息将往事回顾

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而我选择了人迹更少的一条,从此决定了我一生的道路。

                                   ——《未选择的路》

 

2008/02/26 at 11:53 3 条评论

恭喜婧芸大婚

每个少女年少的时候都会有一个梦想
最终一位王子会骑着白马来接我
2.22,在这个特殊的日子——大学寝室门牌号,
婧芸的梦想终于照进现实
我要诚挚地恭喜你,我的青春年代一起爬华山走长城的伙伴!

顺便把咱寝室第二位已婚妇女的庆典照显摆显摆,人家席开6X桌,好生羡慕。我这辈子恐怕是无望了 

(寝室三宝照——缺一孕妇)

  

2008/02/22 at 13:47 3 条评论

一个男人的炫耀贴

无意中找到许许多多封存的礼物,我很模糊,因为来自不同的女孩子:

十字绣、刮胡刀、领带、香水、皮夹、毛衣、T恤,女孩子亲手织的围巾

知道我考上交大了,放弃志愿,去读专科,只为了离我近点;

知道我要考日语一级,从上海书城四处寻找,买来我无意中说起的参考书、磁带;

知道我要找工作,面试公务员,大清早给我打领带,做面膜,鼓励我:老公最帅;

知道我要暑假读新东方,知道我喜欢睡懒觉,早上拼命打我手机做moringcall

知道我复习不专心,乖乖地坐在一边,陪读,绣十字绣;

知道我不喜欢记笔记,帮我复印好,整理的整整齐齐;

知道我是乒乓球高手,托人找到我需要的胶皮;

知道我要比赛了,给我买好饮料,静静的守在射击馆门口,不敢进去,怕我分心,影响成绩;

知道我要参军,在站台送我,依依惜别,让首长都感动不已;

知道我要毕业了,借来最新的数码相机,陪我满校园逛,到处留影,为了不让我回忆四年时留下遗憾;

知道我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拼命改变自己;

知道我能吃,努力学做饭,每次都不敢让我知道有没有弄伤;

知道我工作不如她,安慰我,每次出去都偷偷把钱包给我;

知道我收入一般,看到漂亮的衣服,精致的对戒,眼中充满期待,却说“我不喜欢”

那时的我,年轻,帅气,斯文,阳光,重复着恋爱、吵架、分手,再恋爱、吵架、分手的循环,浪费她们的真爱,还不知不觉;

青春里女孩子来了又去,去了又来,却一个也没有留下,把青春给了我,我却依然一无所有;

在我不同的人生阶段,都有你们的足迹,尽心陪伴我成长,一步步走向成熟成功,从当初的青涩少年变成现在的优秀男孩,女孩子妈妈眼中的好女婿,好丈夫,。

谢谢你们,把最宝贵的青春给了我,帮助我懂得了爱,陪伴我成长。

麻辣点评:

这简直就是一张炫耀贴,一份宣战书,直接挑衅所有单身未婚的男青年,女青年。

该男值得炫耀的资本不过如下:上海男人,边检总站工作,公务员,复旦大学行政管理毕业,身高:177CM 体重:65KG。的确是很多市侩女子趋之若骛的对象,但是也不过如此。

爱情已经从以前的必需品变成了如今世界一线品牌的奢侈品,用的起的在肆意挥霍地用着,用不起的人只能在橱窗前面羡慕地看看。

有什么值得炫耀的资本?不过是如今“市侩现实”的年轻女孩前赴后继扑来拣拾这些曾经被同龄人抛弃的所谓成功男士,仿佛大卖场里通宵排队哄抢一个特价促销的过期彩电。

——二小姐书于2008.2.20正午

2008/02/20 at 15:27 5 条评论

我也抑郁了——仿大鳄作

好像离上次写blog好久了,并不是我不愿意写,只是放假前天天加班,放假的日子又要去尽孝道和妇道,放假后又天天加班,我的文思早就被歇斯底里的世俗生活所榨干,想起来还是很想为《集结号》写影评的,它赚取了我起码20ML的眼泪,但是时过境迁动力也就消失了。

今年是第一次把家人接来在上海过年,放假的日子总是很短暂,无非陪家人看春晚,大上海假日能有啥事做?无非逛街。初三之后去国君家,农村过节的风土人情简直让我大开眼界(此处并无不敬之意,只是很多习俗和饮食实在不习惯,不敢苟同),太阳晒到小黑妹变成大黑妹,又咸又油腻的饮食把我榨干,N多同学的喜酒把我灌倒。总结这个春节,二小姐蜕变成二大姐,足足苍老了十岁!和我家那盆号称价值888可养3个月的蝴蝶兰一样,一个春节就完全枯萎了。

08年还有更多朋友的婚礼,好好保养一下吧!起码在自己的婚礼没有举行之前,我不能枯萎!

2008/02/16 at 16:00 2 条评论

记一次有意义的年会

 

年会在太湖南岸小梅山上进行。设计不错,值得写个博表一表。图片涉及到别人的肖像权问题,就不放了。

哥伦波太湖城堡,整个米黄色建筑群依山势而建,弥漫着浓郁的地中海风情。36000 顷的太湖俯瞰,只可惜冬景凄凉,大雪淹漫。

年会典礼二小姐除了主持工作之外,剩下的回忆就是不断喝酒!别人拿奖拿到手软,我辈勤恳耕耘于主持工作,只好饮酒浇愁。醉眼迷离的,来来来,喝完这杯,再来一杯!谁都知道二小姐的酒量是深不可测。

 

有亮点的节目当数“肢体成语表演”、“真假难辨”、“齐心协力”。你说到底是谁喝到了那杯白酒呢?你说“湖光山色”“覆水难收”这种成语怎么用肢体语言表演出来呢?你说消防灭火器和白头发怎么在第一时间变出来呢?

 

酒会狼藉后,已是午夜时分,一群人等孜孜不倦地继续通宵牌局。舍弃第二日定向大赛奖品于不顾,也辜负了城堡的美好夜景。其实,他们都失策了。

二小姐的房间非常滋润,下图是房间出门的露台。

 

清晨早起,太湖畔白雪覆盖,白茫茫一片。

我辈仅有20余人战胜睡魔,在雪地里撒野,拿着二小姐手绘的线索地图,在冰雪大地上仔细地检索起来,妄图破解二小姐设下的五大迷局:西班牙裸女的秘密;8301的空调;池中洞;三颗瓜子黄杨球;流水不腐户枢不蠧。

 

  

二小姐站在整个小梅山的制高点,俯瞰芸芸众生手拿线索图四处狂奔,不断地摔倒、滚动,纵然无一奖品,人生已然快哉!

 

      

2008/02/02 at 21:08 2 条评论


·桑·墨·裳·


童年赶海的赤脚妞妞,
少女时代负笈于浙大,
现今房地产公司供职;
热爱生活,酷爱写作;
吃喝玩乐,一事无成。
Email:yoursling@hotmail.com
free counters

输入你的邮箱地址来订阅这个博客,新文章通知会发送到你的邮箱里。

加入另外 24 位粉丝

人气急升

雁过留痕Blog Stats

  • 38,890 爪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