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月, 2008

师兄的背影(作者:Xiaohan)

 

点评:行文遣句有30年代几大文豪的遗风和精髓,特转载之。

 

偶尔上一下88, 看看以前的邮件突然想起了我的师兄.

他家住余杭塘北, 每天骑自行车上下学, 坚持不辍. 骑车上学原不是为了锻炼, 杭州不易居, 坐公车贵, 住学校更费钱. 起先我不太理解, 后来得知师兄母亲有疾, 某日甚至思念儿子跑来学校, 惊动了保安. 当时师兄不在, 我就陪着他母亲聊天, 断断续续也知道了更多故事.

做人原也不易, 碰到家庭变故人生波折, 于是低落沉默也属正常. 不过师兄还是乐观放达, 对世事都是兴趣昂然, 工作也做的漂亮无比. 读研的时候我生活小有起伏, 不过和他一起很久, 也还一直顺心.

 

我师兄精于植物, 曹楼前的无患子, 教九的合欢和紫槐, 食堂前的野栀子, 都是他一一指点. 他说家里近乡, 附近杂花很多, 荷花都种在小缸里,鱼虫像蚊子一样在缸里的小鱼周围飞舞. 也有的金鱼的肚皮被长虾剖开而死去. 仙人掌都十分肥,将盆撑破了,因为人都怕它的刺,所以都没有换盆. 他还说很多东西生生死死, 但是世上还是生机勃勃, 能识到的, 就是你的福了.

我现在在这里, 碰到奇怪的植物也会想起他来. 认识的人都没有他的联系方式了, 但听说在上海谋了份工作, 应该也会接他母亲一起住, 反正是个happyend.

 

2008/10/31 at 14:53 4 条评论

《相亲以后》

 

书券不知不觉又积攒了一大堆,去书店看见畅销榜上明显位置摆着《相亲以后》。

从背景设定来看,作者很像是某位在杭州念书、成长的,并且专业还是建筑或者城市规划、园林景观之类的,目前从事房地产行业的白领佳人————绝对和我很像!

南城房产—南都绿城;雷迪森-雷尊;还有黄龙体育中心,九溪玫瑰园,城西富人区,19楼,图们烤肉,西湖春天,几米咖啡馆,蔡家食谱之类的

推荐一下。轻松小说,看个开心。

 

简介:

一个很常见的80后熟女的后爱情经历。

文小培,响当当的女主角!

自尊有一点,不过追男人的时候可以放弃;

自爱也有一点,不过搞男人的时候完全忘记;

自强还是有一点,不过有男人依靠的时候绝对抛弃。

此文不适合憧憬美好爱情,向往白马王子女生观看。

如果你的心脏足够承受生活不可承受之重,以及爱情不可承受之轻,那么就进来吧!

如果你是个生活在都市的女子,独立,自强,自恋,坚强,又脆弱,还有点点八卦和臭P,那么,这个系列的小说适合你读。

跟着她们,孤独自愈。

 

 

《相亲以后》番外节选

(装可爱的女人)

第一次见到她,是在宝丽。

很平常的一个夜晚,跟阿伟他们吃完饭就去那里坐坐。走进酒吧时,看见角落里的桌子前坐着群人。我认识其中那个高高瘦瘦带着眼镜正对门的男人,是南海方石实业的行政总裁石然。

这个年轻人是商业界的神话,发家速度堪比米国的阿盖。圈子里嫉妒他的人说:石然能发起来还不全靠他老爹老爷。不可否认,在中国做生意的要上头没点关系绝对搞不大。但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把企业做出成绩,也必然有其本事。我是佩服这个石然的,特别是在几次商业会谈里,他跟对手交锋时的言谈举止透出沉稳和老练,不是普通二十几岁毛头小伙能有的。

 

不过今天的石然有些特别,说不上来是哪里,却觉得跟他平时很不一样。他的目光似乎特别柔和,嘴角的微笑很灿烂,脸上的表情透着光彩。有点惊奇是谁有本事让像他这样的商业男人脱去伪装的铁面,露出心底的真实。正跟他说话的像是个女人,我只能看见她的背影。真是神奇了,被传闻是GAY的石总裁居然也有个地下情人。

    在他们侧面不远处的位子坐下,我的眼睛还是时不时地被隔壁的情景吸引。从我的方向看过去,那女人并没有特别漂亮,挺普通的白领模样,我们公司一抓一大把。特别是现在她正皱着鼻子,撅起嘴,狠狠地对石然说着什么。这种年纪不小还装可爱的女人,我是最受不了的。不过石然好象很吃那套,居然听完后柔柔一笑,伸出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

原来大家眼里的冷面神童喜欢这个类型的女人。到底还年轻,不懂得真正女人的好滋味。

    美艳的CINDY看见我,已经从吧台走过来。目光停在她妖冶性感的身材及脸庞恰到好处的笑容上,我就没再打算转开。女人么,当然是浓烈点的玩起来有意思。

 

    (相亲=招聘)

    阿伟打电话给我的时候,差点没把我笑死。相亲?!谁想出来那么好笑的事情。

    现在的人真是找工作找出惯性思维,连找个对象还来这套。先弄出个中间人口头传递双方CV,听完觉得合适就安排面试。要是见面觉得好了,便开始做点游戏进一步挑选,比如看电影的时候听听对方说得话是不是跟自己想得一样;比如吃饭的时候看看对方挑选地点的水准。要是大家都满意就进入试用期,拉拉手,亲亲嘴,没准上个床做个小爱来看看是否合拍。最后敲定下来,见过大老板家长后,签下结婚合同,终身聘用。

 

    女人我从来没缺过,乖巧的或者精明的倒追我也常有。不过结婚对于已过而立之年的我来说,还是没有兴趣。想做爱就去酒吧找几个同样寂寞的女人。比起坐在那里假笑的相亲女人,我反而喜欢并尊重一夜情的女人。要性爱的女人常常喜欢的只是做爱的高潮,谁没个欲望,这样纯粹的欲望已经是最纯洁的。而去相亲的女人要的是个愿意为家庭负责的男人,她们在付出自己身体时还要求男人能给自己终身的承诺和与所谓的“爱”。这么复杂的交易,背后藏着比操盘还阴黑的心。因此我从来不去相亲。

 

    阿伟说只是代他出个面,饭费他买单,信息全部用他的,以后保证不让那女人再联系我。他跟我挺铁的,又说是哥们介绍,推不掉就只好代他去。没想到我的第一个相亲对象居然是她!那个让石然笑出真心的地下情人。

    这女人还蛮有意思的,言谈举止都还得体,跟我也有些话题,只是眼里面需要个男人来负责的愿望俱显无疑。有一刻我都怀疑到底是我看得女人太多,才那么容易发现她的目的;还是石然看得女人太少,竟然还没发现她的奢望。

    更好玩的是她在酒吧里喝高了来挑逗我,这会儿到是有点跟她年纪符合的女人味。寂寞的眼神里透出欲望的火焰,也不像那些做作的女人那样去掩饰。难道石然真得是连个女人也满足不了的GAY

    我承认自己不是好男人,对于送上门来的女人不会拒绝。要玩,就玩个痛快。开车带她找床去。做爱,睡觉,清醒,洗澡,吃饭,散伙。

随着她的背影消失在高楼里,跟这个女人的关系也就结束了。对自己笑笑,昨晚过得还不错。

 

    (石然的特殊眼光)

    出来玩的人最讨厌纠缠不清的女人。如果上完床就要男人对她负责到底,这跟出来卖的有什么两样。

 

    大沛来问能不能把我的信息告诉那个叫文小培的女人,因为她似乎对我很有兴趣。我这才发现她还真是个“不普通”的女人,即要负责到底的结婚合约,也要深层欲望的解脱。不过我是不会被那种事情烦恼的,一夜情就是一夜情。再见变是陌生人了。

 

    可惜老天捉弄人,我又跟她见了,而且她还是薇薇的朋友。她看我的眼神有点不解,也很震惊,还有点愤怒。估计她以为薇薇是我女朋友,所以我不去理她。这样的女人真可笑,老是把自己想成苦情电视的女主角,好象全天下男人都要玩她一样。幸亏她也没闹起来,还算有点脑子,否则我真要第一次后悔跟女人上床。

 

    那段时间城西绿地的会所投标有些不顺,方凯他们支持的AD风化系统很有中标希望。石然收购BST也遇到收购瓶颈,有天晚上他突然说乐意跟我合作,还帮我找好了支持对象——那个对他装嫩的女人文小培。

接下来跟文小培合作,真是叫人吐血,让我都怀疑她到底有没意识到她只不过是石然的情妇。一会儿是跟石然闹脾气,一会儿是以为我会免费送她个中标奖,说她天真好,还是白痴好!真搞不懂石然怎么会弄这么个女人当情妇,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看样子神童也是有缺陷的。

 

(爱的责任)

    很多年不谈爱情,但我记得如何去爱一个人。

    我喜欢用甜言蜜语去哄身边的女人,糖话能让她们更加柔媚妖艳。但这并不是我的爱,因为爱里面包含着尊重和责任。外面的世界对男人女人并没有不同,活在男人胸怀下的女人就像被迫关进金丝鸟笼的雏雀,渐渐失去自我保护的力量。一段爱情的保质期有多长谁也不知道,如果有天男人的身躯不再覆盖在女人身上,那么被过度受护的女人将如何自处?带着自己的女人看清楚这个世界,让她们有面对黑暗的勇气,这才是男人的责任。如今越来越多人喜欢宣传男女平等,真正的平等不光要在床上赋予她们相同的权利,也要在生活和工作上给她们表现的机会。尊重女人的能力也是男人的爱。

 

    看不懂石然跟文小培的感情,不过能确定石然一定是喜欢把女人藏在翅膀下的男人。也许大多数事业成功的男人都喜欢找个弱小的女人来发泄自己的过度保护欲。我有点为文小培感到可惜,她并不是个笨女人。明明有足够的聪慧去解决问题,却像被人圈养的宠物一样,早忘记解决危险的方法。

 

    她知道被小组成员出卖时选择来求我。这样的她我不想见,甚至有点把我惹火。那夜对她说出重话我也有些后悔。她不是我的女人,我又何必帮她着急。第二天石然给我电话,希望我能继续支持文小培。挂了电话对她有些失望,在野地里没有找到食物的小雀又自己回到金丝笼里了。

 

    我的确不是很想帮她,可是碍于石然的面子不能不帮。让我另眼看她的,是第二天她给我的材料。十分完整,思路新颖。我习惯走的刁难路子她能完成真是出人意料。我可有些佩服石然了,看人还真不是看表面。这也让我开始对她起兴趣,到底她是不是有些什么内在性格我没注意到,否则怎么会如此吸引石大总裁呢?

 

    这段时间跟她的接触很多,越来越觉得她很矛盾。工作时挺认真的,自己份内部分也会努力完成。生病时像小孩子一样害怕疼痛,眼底里全部都写着恐惧,纯真的可爱。跟我吵架闹嘴,脑筋转得很快,话语尖锐,根本就是混熟社会的样子。但是面对她的石然时候,完全没有成熟女人的风范。特别是卫芸的出现,她心里的酸味都蒸发到空气中,让在身边的我都呛到。

 

我也不希望那么刻薄她,可是真被这个女人搞疯,她每次都能把人弄爆。什么时候文小培才能长大点,独立点,有她那个年纪应该有的成熟?!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我很想把她拉出来,让她看看这个世界,找到拯救自己的办法。

2008/10/30 at 13:23 16 条评论

土地流标多严重

其实这种事情的发生,一点都不诡异。

 

融资渠道紧缩、销售回款不景气、成交量萎缩恶化,房产商掉入资金链危机的泥淖。

那又如何?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蚂蚱,你也不见得有好果子吃。

业内的人都知道,今年以来,即便是上海杭州北京广州等地的一级土地市场,流标有多严重。

流标甚至已经流到,今年10月份的时候上海房地局首次主动收回几块已经挂牌的土地,其中一块被我关注的,就是距离我家德军不到几百米的中漕地块,起拍价10.6亿元,楼板价18000/平方米,撤标。

而去年咬牙承受1亿元违约金也要退地的长风地块,今年重新成交的价格是(11.04—7.64),锐减3.4亿元,即便刨去1亿元的违约金,照样得了2.4亿元的便宜。

 

上海杭州政府依靠前几年卖地的钱,还财大气粗着,还矜持着,数着指头过日子,默默承受流标的恶果。而国内二三线城市的政府,可没这么安耽了。

要知道卖地的钱对GDP的增长,有多多重要!!

于是这件事情就这样令我意外地发生了。

 

某城市,今年卖地指标是完成20亿,但是迄今未成交一宗土地。眼看11月份,年关将至,政绩考核即将开始,怎么办?怎么办?房地局急了土管所急了分管建设的副市长急了,只好将要卖的地打扮地漂漂亮亮的,亲自踏上当地大型国有企业的门槛,哭着喊着求你年内拍下一块地儿吧,大家都好过年。

否则我过不好这年,你也甭想过好这年!

 

至于价格——其实政府卖地是真正意义上的无本买卖,大家商量着给价。你做个成本收益分析,出个不亏本的开发方案,我们政府能卖就卖,不能卖创造条件也要卖!

 

这众生态……其实,我真的很想写一部小说,把这些年来看到的,这匪夷所思的地产界;这积重难返的国企;这意气风发的审计署;这沉疴难医的特权阶级;这淫乱荒芜的白领;这鸡飞狗跳的爱情;这昂贵的生存之地,这耀眼的名利场——女人向上兼容,男人向下兼容。

这小说,估计要比我如今的《赤碧色》,要有吸引力地多吧?

2008/10/29 at 15:26 4 条评论

我宁可自行车后座上笑,也不要宝马车里哭

大户人家,长房长子长孙的满月酒,果然不同凡响,红包收的比普通人家结婚礼金还要多。

上个周末我一直纠结于这样一个问题——长房长子长孙??妻妾??多子??分家??小姐请问现在是2008年吗?这样的词语似乎是封建时代的产物,怎么还可以残存至今?

长孙灰常可爱;长媳灰常贤惠;从此以后母凭子贵,在大宅门内站稳自己的脚跟,可喜可贺。大户多辛酸,聪明的女人务必要小心谨慎。

君少对如此贤惠的媳妇赞赏之情溢于言表,看得我心里抖豁豁的,尽是怨念。对不起,我做不到,真的做不到贤惠至斯,我就是一自私自利的小太妹,饶了我吧。

 

于是,现世报来了。

 

谭元元是城中名人,我仰慕多年,可叹没观过她一场芭蕾舞。每年秋风起的日子她必定风尘仆仆从米国来上海开专场,顺便吃大闸蟹。今年她在东艺的节目是《吉赛尔》,时间是10.26

国人每逢芭蕾舞必定天鹅湖,那都是多少年前老掉牙的信息了,真是令人郁闷。吉赛尔有芭蕾之冠的称号,难度之高,舞蹈之美,跳的是最痛彻心扉的爱情,谭元元曾多次在各种场合坦陈,此生最爱的剧目便是吉赛尔。

于是,我责成君少去东艺买票——那地方,可与他单位仅200米。

 

君少归,两手一摊——没买。

高端票和低端票都售磬,黄牛手里只鸡肋一样的480票,每张加价100出售。二小姐,1160大洋换两张票,位置和100的不相上下,我不甘心。

二小姐,你也知我当初在东艺审计,内部盘桓了数月之久,票子座位号一扫我就知道好不好。谭元元这次演出火爆异常,能有幸被遗弃的门票若非性价比实在太滥也留不到今天。二小姐,咱们回家看吉赛尔的碟片去了……

无奈含泪挥别金碧辉煌如蝴蝶兰绽放吐蕊的东艺。如此甚好,国人终于从天鹅湖中,开始进化了……

 

归家,电视上说2009年国家公务员考试报名截止,今年报名人数超过100万,平均职位人数比超过731;最热职位人数比超过40001。”

以前都说公务员是铁饭碗,现在则摇身一变成了“金饭碗”,居然成了人人艳羡的东西。在职白领也报,刚毕业的学生也报。当一个国家,人人对公务员追捧成这样的狂热程度,这绝对是国家的悲哀。如同当年的股市一样,绝对不正常的表现。

只是——究竟是公务员职位太有吸引力,还是社会工作太没有吸引力?这倒值得商榷了。

君少的同事还打趣,想当初(1990年左右)我们在机关单位还不好找媳妇儿,人家姑娘一听你衙门里的,还没啥老头子的背景,估计爬也爬不上去,就挥手和你说北北了,我这是迫于无奈才找了个外地的东北大妞啊……

 

君少爷,您可曾想过,将自己的资历从审计局,提升为国家审计署?

他笑吟吟:二小姐,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无非想唆使我报考国家审计署的特派办职位而已,更高价值压榨我,好让我更全心全意地为你做牛做马。

然!

知我心思算盘者,莫若我夫君。国家审计署驻沪特派办审计师!听听,多牛,整一个儿古代抄家的钦差大臣!

 

二小姐啊,你不了解市场行情。你就和如今考公务员的大军一般见识,职位基本概念认知都缺乏,也打破了头先去投考了再说。这种行为,是一定不行的!!

其实不瞒夫人,你这小心思算盘,我今年也有过。毕竟审计署的吸引力要高于审计局。而且正巧我同事已经借调到审计署驻沪特派办。

二小姐啊,上兵伐谋,你且来瞧瞧我是如何做决策的。

 

第一,   最公正的筛选。

当年李金华掀起的审计风暴余威尚在,国家审计署特派办的职位招聘,那是真正意义上的,没有猫腻,不打招呼。没有背景,我自己就是自己最好的背景!

第二,   望不见的晋升。

你知光光驻沪特派办这座小庙里有多少大和尚吗?打底的是硕士,博士一抓一把。而且赶上当年“干部年轻化”的破格提拔体制,如今把守晋升重要通道的个个都是年富力强的38岁左右人群。38啊!!距离退休尚22年!!二小姐,你家夫君今年27!爬到科长要49!!这是你愿意见到的局面吗?你知道我局子里科级干部的平均年龄吗?

第三,   一般福利待遇。

比我现在每年大约少3万。当然在年纪轻轻的27岁,谈钱伤感情,目光不必这么短浅,重要的是可以学到多少东西。

第四,   极高的离婚率。

这点很多人没有想到吧。是特派办的国家机制决定了这个部门有这样一个奇怪的现象。很简单,国家对审计署特派办实行“异地审计”的工作定位,只有这样才能较大程度降低特派办与当地政府的勾结。打个比方,我若是审计署驻沪特派办员工,隶属国家审计署编制,户口档案均在北京,每年100天在北京述职;100天在上海办公室蹲点;100天对广州、福建、安徽等地区大型项目进行审计;剩下的65天在奔波的交通工具上……二小姐,你对咱们这样支离破碎的婚姻生活还有信心吗?

 

好吧,我宁可坐在自行车后座上笑,也不要坐在宝马车里哭。

2008/10/27 at 16:07 2 条评论

女尊

国庆与君少的照片甚众

居然忘了,昨日才从相机里导出来

看了实在憋气,恨得牙痒痒,嘴唇紧咬失血,手指关节捏得发白

为什么!为什么你脸这么小?

为什么!为什么我脸这么大?

 

以后我的婚纱照,必定要拍好了,再将你脸抠出来,等比例放大,再重新置于图中。方能不显得我花容失色

 

为什么!为什么脸这么小?

为什么!为什么你是九头身,我是六头身?

这又不是鲍鱼,头数越大越好。

 

昨日问君少,你单身二十五年,何故不肯恋爱?

——眼光较高。

眼光高到何种女子体征?

——学历要高点;脸蛋要漂亮点;性格要温柔点;身材要好点;个子要高点;咪咪要软点大点;腰肢要柔软点……

好吧,我没一个符合,试问如何雀屏中选?

他笑得贼兮兮——自然有一个必然原因,我这辈子都不会告诉你。

 

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年轻时候眼光太高吃亏了吧?俏生生172的摩登女送上门三载都不肯要,现在色衰了珠黄了一不小心就在二十六高龄随意处理给我了。

 

以上皆为女尊文。

2008/10/24 at 14:08 2 条评论

他人即地狱

昨日临下班,祝老板MSN冒头。

——丫头,找你有事儿。

——说!

——感叹号,这么急?

——打卡铃已经响了,快快快!

——那晚上再说。

——今儿我生日,非工作时间不上线只上床。

——天杀的,上海的水土把你灌得更妖孽了。

——啦啦啦,美丽的二小姐下线了,有事爱卿明日再奏。

——丫头自恋地连藏獒见了都要流泪。Wave

 

我不惊悚,粲然的这篇《他人即地狱》更惊悚,自由奔放的灵魂把你吓呆。其实……那个……我觉得我家君少,和他家猴子差不多也……我和粲然……也差不多也……这可怎么办呢?

――――――――――――――――――――――――――――――

有个故事说:一对情侣因种种原因分开,多年后,男方夜晚散步,在暗不见灯的小路上遭遇某暗娼搭讪。男人瞪眼一看,呀!原来就是自己昔日情人吖!——跟自己分开后,她怎么变那么多呢?怎么会堕落到这个地步?难道是我撕碎了她的心?难道我和她的情变改写了她的一生?

——男人就这样,带着惊讶拉,痛苦拉,自责拉,和略微的飘飘然,抱着“自己对女人正常生活下去来说,实在太重要了”这样的想法,想着,陶醉着。

 

这样的心态,猴子前不久肯定也有过吧。

因为。嗯,因为,,,分手三个月后,他发现我的电脑里多了好多AV片!  

其实我也想过跟他解释真实原因拉。。。但是转念一想,“因为太怀念我,小然下了很多AV片”这样的因果推理,可能会让猴子内心百味杂陈飘飘然。也算一种变相谄媚啦。我是很乐于谄媚别人的吖!

因此我什么也没说。

  

说到这,就不得不提一下我和AV片的短暂蜜月史。

明确自己喜欢哪类AV明星(如丰满程度,表情特色,肌肤色泽等)

哪类AV情节(因为很多情节虚假,演员表演不到位被忍痛删除等)

哪种镜头调度(比较技术问题,另议)

这一过程,说通俗点,就像一猎艳男。一开始饥不择食,但很快有了自己的爱好倾向、审美趣味。

往形而上方面说,就是跟王国维老公公提出的人生三境界呼应。(第一层“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第二层“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第三次“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可现在的问题是,按前文所说,猴子正想当然地认为“既然我回来了,小然就不应该再过这样的寻找Av的生活了。”于是他和我的思想观念起了严重的矛盾和冲突。  

  因此,就出现了这样的场景——

  每每我埋首电脑,疯狂敲击键盘,不断在AV网站上搜索着。猴子骤然兀立我身后,声如雷霆地吼道:“小肥猫!你又在下黄片!!!”

  我两眼直视,充耳不闻。屏幕上弥散着忙碌的硝烟。

接着他就把自己化身聂赫留道夫,视我为卡秋莎·玛丝洛娃。在我耳边JJYY——

道德准则(夹杂着“不要脸”“懂不懂得害羞”之类的谩骂)

忏悔(就是说“唉,怎么好好的会变成这样,都怪我不好”)

盘问(“看这些有什么意思?有什么意思吖?”这样)

  

我无瑕他顾,瞳孔喷火地反射出屏幕的大波女和肌肉男们

然后,按软硬兼施的顺序,猴子会伸出钳子似的手,一把抓住我的脖子,把我提将起来。边说“不许碰电脑了,给我出去”

我在空中四足扑腾着,口吐白沫,嘴里发出嘶哑的叫声。要是他不放开我,我就反过脸咬他。直到他把我放回电脑前,让我下载和观赏AV片为止。

  

  我也不是没有尝试跟他沟通拉。

  比如给他好吃的,或者帮他按摩后,我会低声下气地跟他说吖

  “猴子。我今天下了一个好好看的片子哦。你要不要一起看看哦?”

  或者说“哇,我跟你讲。别人都说小泽玛丽亚好,我就觉得苍井空比她和武腾兰好一百倍。迷人四了。

“我觉得吴宇森应该请苍井空来演小乔阿!然后赤壁的下集就可以演‘监禁’‘SM’加‘中出’,哇,爽四!”

  我正滔滔不绝地说着,冷不防猴子狠抽了我一耳光

  “吗的,想什么呢你!?”他大喝一声。

  虽然很疼,想哭。可为了那些无辜阵亡的AV片,我还是支撑着我的尊严

  “没错吖!”我说:“人家杜牧都说‘东风不与周浪便,铜雀春深锁二乔’,吴宇森可以改写历史,就是说赤壁之战败了然后小乔被抓了起来,锁在铜雀楼上,手铐、藤条、被绑。。。。。。。。。林志玲演起来肯定没有苍井空好看的咯!你要不要都看看,到底谁好看?”

  可他一般都会冷淡地说:“不!要!”

  偶尔,要是他比较高兴点。就会用居高临下的姿态说

  “那拿过来我看一下吖。”

  赶紧去拿,双膝跪地地捧到他面前

  他用快进条(快!进!条!)拖了几下,然后说:“都那样吖。”临了还总结说:“好无聊。”

  把我气得浑身发抖。

  后来,我还偷偷查了他的电脑。好奇怪哦。他真的一张色情图片、一片色情电影都没下也!

  他奶奶的,怎么会让我碰到那么变态的男人吖~~~~~~~~~~~~

  我无声的呐喊着。

    

  他人即是地狱。

2008/10/22 at 12:57 5 条评论

二小姐家规

二小姐家规——80分男的生日礼物——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双方本着互惠互利、共同发展的原则,经充分协商,决定联合出资建立家庭,特订立本协议,以保证小家庭的健康发展。

契约订立人:甲方:君少  乙方:二小姐

 

(一)  双方责任:出得厅堂,入得厨房,上得大床。

(二)  甲方三从:老婆的话要听从,老婆逛街要跟从,老婆的错误要盲从;

(三)  甲方四得:老婆花钱要舍得,老婆的气要受得,老婆出门打扮要等得,为了老婆付出一切都值得。

(四)  乙方承诺:大事君少作主,小事二小姐作主(大事包括国家元首的任免,世界和平问题以及美国次贷经济危机等,小事包括掌握家庭收支平衡劳动力及工作岗位的分配分配等)

(五)  乙方附加款:严禁拈花惹草(身体哪个部位出墙就卸哪个部位)

 

2008/10/20 at 12:43 13 条评论

较旧的文章


·桑·墨·裳·


童年赶海的赤脚妞妞,
少女时代负笈于浙大,
现今房地产公司供职;
热爱生活,酷爱写作;
吃喝玩乐,一事无成。
Email:yoursling@hotmail.com
free counters

输入你的邮箱地址来订阅这个博客,新文章通知会发送到你的邮箱里。

加入另外 24 位粉丝

人气急升

雁过留痕Blog Stats

  • 38,823 爪

归档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