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三月, 2009

远游·大白菜土地价的诱惑

 

 

此番千里远行,又为买地市调。

掐指算来,我很久没在博客上讲房地产了。

整日里风花雪月,不知不觉就度过了房地产行业冰封王座的2008年度。

 

随着2008年度令人叹为观止的流标事件的频发,土地价值正在被重估。如今的土地招拍挂市场上的买家,显得格外理性,你不争我不抢,大伙儿坐下来与政府好好协商,一派和谐的景象。再也不见当年互相抬杠,争当“地王”的“冤大头”。

环境变了,气氛也变了,如今的土地市场与那个盛产“地王”的年代真的很不一样。面粉归面粉,面包归面包,当扼杀了贵过面包的面粉之后,我们就这样进入了“大白菜土地价”时代——土地供应量减少,成交量回升,成交价格走低。很少再有地块不是以底价成交的,土地就和年过28的美女一样,是过了情人节的玫瑰,是过了圣诞节的蛋糕,和当年真是不可同日而语了。

 

政府说,我卖,我卖,我卖卖卖。但是我怕了2008年的大范围流标,我们土地财政指标没人完得成,到时候又要被您亲爱的共产党骂个狗血喷头。可是亲爱的,请你告诉我到底应该怎么办?

共产党说,你应该适当调低土地价,放宽地价款的缴付期限,放宽竞买人资格,调整土地容积率,为实力发展商量身定制地块属性,甚至广邀宾朋开一个土地推介会。

我已经为房企大开信贷之门了,今年前两个月银行新增的人民币贷款高达2.69万亿元,企业贷款就占据2.53万亿之强。如今的企业可没像以前缺钱了,我都做到这份儿上了,接下来就看你们自己施展涂脂抹粉终极诱惑的本事了。若是他们还不上钩,你应该自我检讨丰韵不够,而不是朝我投诉他们全是柳下惠。

 

企业说,我买,我买,我买买买。可是枪打出头鸟,我还是先看看,等别人买了再说吧。于是大家左眼瞪右眼,大眼瞪小眼,就是没人敢轻举妄动。

这时候,共产党的心腹大臣,国有房企责无旁贷承担了粉饰太平的角色,他们开始忙着全国各地进货,并持续鼓吹“拿地论”。万达BOSS说:今年绝对是拿地好时机,我们计划拿地比历史上任何一年都要多。世茂主席说:中国楼市已走出谷底,现时市场机会很多。绿地BOSS说:2009年下半年是拿地比较好的时机。

上市房企因为土地战略储备比较充足,现在倒是忙着从销售环节回笼资金,或者从股权交易所获取土地。要知道,被打入股权交易中心的可怜地儿,一般都是流落烟花之地身价暂时大跌的,不过挑挑拣拣,里面也不乏珠玉呢。

 

这文似乎没屁股,不过就这样收尾吧,脸都不要了还要啥屁股?不想写了。我还是比较适合写风花雪月。

 

Advertisements

2009/03/29 at 22:20 7 条评论

远游·序曲

原来事情转眼已经过去一星期。

一个星期之前的这个时候,我拖出拉杆箱,开始收拾行李。穿花蝴蝶似的,勤劳蜜蜂似的,从主卧扑闪到客房,从客房流窜到客厅。

君少爷在看《倾城之恋》,剧情正进展到白流苏和范柳原初相遇,范一幅公子哥儿的痞相地搭讪白流苏

我那张大饼子脸,毫无规律的出没,多次挡住了君少爷两道红心心的望着白流苏的目光。终于,少爷发彪了……

不就是去吃一顿喜酒吗?你到底要收拾多少行李啊?

少爷,莫非您忘记了?我可是从26度气温的地方,吃完喜酒直接奔赴0度气温的地方出差,连一口气都不歇歇的。我这箱子,可是为了3天的回家之旅和5天的出差之旅准备的,我容易吗我?你这个当男人的,怎么一点都不体谅我?一点都不帮忙还嫌弃我狗剩。我的生活怎么这么辛酸啊?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我不想活了我……我只想在地上打滚了我……

那你打滚好了,我还不乐意去呢。大巴8个小时就吃一顿喜酒,然后又大巴8个小时回来,真是劳民伤财……

合着您就这么心不甘情不愿的啊?那莫要去了。

我还没说重点呢。你有牺牲,难道我没牺牲呐?我不像你这样叫唤罢了。要知道,我可是推了中组部的政审才赏小仙女个面子的。中组部的政审啊!!!大姐,你知不知道多重要?我对他们说,对不起,我有十分重要的事情,能不能改期?若是我这大好青年的锦绣前程因此而延误,大姐您可要负责养我一辈子。

25-35这个周期我养,过了35皮相老化功能低下了,我就要更新换代升级了。

 

不欢而散。

 

一个星期之后,倾城之恋已经结束,整座香港的沦陷成全了一对钩心斗角的恋人,张爱玲真是一个刻薄得可耻的女人。而二小姐我终于满身风尘,出差归来。青年公寓门口,大伯笑容可掬:姑娘,出了趟远门呐?

大伯,您怎知我是远门不是近差?

废话。姑娘,若是近的,谁会早晨五点钟拉着皮箱回来呢?

大伯的观察力,可真好。

经济危机来了,连大伯都能力急升了,我可要愈加努力才行。

 

清晨七点,君少爷居然不在床上,不在家。

很有问题,很有问题!

今天是世博倒计时400天,我们局被要求去潍坊路捡垃圾。大巴来接,大巴来送,排放的二氧化碳比我捡的垃圾还要多,真是形式主义。

 

干活去了,明日再来写远游悲喜。

2009/03/27 at 12:22 2 条评论

表姐佳佳

夜·灯红酒绿,表姐来电,是否接听?

翎儿~你背景很吵,看来夜生活太丰富;

哪里哪里,我白天宅在阳光下,夜晚宅在灯光下,今天难得侈靡一把,又不幸被你抓住。

(期期艾艾)那,等你回家我们详说?

怎么了?我的大小姐,现在就说,我跑到外面去。

我——要结婚了,3月21日,椒江方远,务必出席。

%^*##^%***&^&^%^*##^%***&^&^

 

——————我需要冷静一下分割线——————

 

表姐,表姐,我的佳佳表姐。

在我的小学同学录里客串34节一场戏的,海门城大龄未婚女青年表姐,今晚和我说要闪婚,让我马上回方远参加她的婚宴,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忽然想起很多曾经。

 

表姐是我姑姑的女儿,只比我大一岁,可是她从小就有贤妻良母的素质,天生温柔,又会照顾人;

我只像一个天天摇着她要糖吃的小孩;

人的性格,都有注定;人的缘分,也都有注定。

 

有好几年,在爸妈尚未离婚时,姑姑和我妈每年都张罗着给我和表姐拍成长照;

照片上,表姐长手长脚竹竿身材;我则永远是一只五短身材的矮冬瓜,右手还喜欢做个兰花造型;

 

在我们还很小很小的时候,小时候每个礼拜相会在奶奶家。通常她先到,就趴在门槛上等我,人太小,门槛太高,盼着翎翎怎么还没来?什么时候才能长得比门槛高可以跨出去?然后我坐在妈妈自行车的三角档上终于姗姗来迟,我俩一起去锅灶间,偷偷在奶奶眼皮子低下“搞火”,被奶奶发现后通常是只训她不训我,奶奶说因为你是姐姐她是妹妹嘛。

她很郁闷,我很得意。

 

幼儿园的时候,我去表姐家过春天;在她家门前的水田里抓好多小蝌蚪豢养着玩儿;叫嚣着,这是我的青蛙王子!

我是残忍的,表姐是仁慈的;残忍的我,以把小蝌蚪一个一个捏得肠穿肚烂为乐;仁慈的表姐,看着水塘里成群结队的小蝌蚪暴晒在阳光下,即将成为蝌蚪干,不遗余力地舀水给它们浇身;

等到我离开她家,我的小蝌蚪没变成青蛙王子,只长成癞蛤蟆,我伤心许久;

 

那一年,表姐刚上小学,我还在幼儿园。她得了奖励,是一支中华铅笔。我俩高高兴兴来到爷爷打牌的,烈士山脚下老年宫。里面有个香蕉洞,黑乎乎没底。以前我俩商量很久也不敢进去,今朝有了表姐的奖品佛光照耀,就有了进去的勇气。表姐在前,以中华铅笔当冲锋枪,我抱着她的腰,缩在她身后,我俩大喊:冲啊——就往黑漆漆的香蕉洞冲去。整个下午,都在不停地冲来冲去,就像日本鬼子进村。

 

小学的时候,我去表姐家过暑假;表姐家住在北岸,我先乘摆渡船,再坐拖拉机,真是吐得够呛;

表姐家造了新楼房,上上下下的楼梯累死我;白天我和她一起帮姑丈看摊子,晚上我抱着她一起睡觉;姑丈摊子旁的另外一个摊子整天放着闽南语靡靡之音,一个夏天过去,我闽南语唱得倍儿顺溜!

那一年,电视台放《人在旅途》,那首主题歌我到现在还会唱;从来不怨命运之错,不怕旅途多坎坷,我不怕旅途孤单寂寞,只要你也想念我!片头的时候有个场景是黑乎乎的脑袋突然伸出来吓女主角,然后我把丝袜套头上躲在门背后也突然冒出来吓表姐;哼哼,表姐就是胆小如鼠!

又一年,电视台放《她的代号白牡丹》,女主角好漂亮好漂亮好漂亮,眼睛和我妈妈的一样大,我当初长的是一对标准丹凤眼,就叹息为虾米我不能继承我妈妈的遗志,当然如今我的眼长得和赵薇一般大,脸蛋子也和赵薇一般大,这都是后话了;

再一年,电视台放《多情剑客无情剑》,我喜欢杀杀打打,表姐不喜欢打打杀杀;我不喜欢被女色迷惑的阿飞,我喜欢像机器人一样冰冷没感情的荆无命;我解下腰间白色皮带,学荆无命出手,想要终止某个东西的新陈代谢;却不料解下皮带后我裙子就掉了下来,表姐笑得肚子都疼了,我笑得下巴都脱臼了,此时我才发现我又一大特异功能,下巴脱臼复位自如,不像有的人脱臼了不能合上。仔细一问,哦,原来这是我老爹的独门秘技,不传之宝……

 

初中的时候,姑丈望女成凤,为了她的学业和前途,花费重金,让小小年纪的她,背井离乡去遥远的黄岩读好初中;我妈出不起去二中的钱,让我读差三中;结果三年过去,表姐的成绩没变好,我的成绩没变差;真是事与愿违,造化弄人;

初中的时候,我写了一篇作文,被语文老师当作范文在全年级张贴表扬;这篇作文的题目是,《我在表姐家学习普通话》;

 

1996年,姑丈又花费重金,让表姐进一中学习;我从三中屁颠屁颠跑到一中去看她;隔着玻璃窗子与她画圈圈。心里想着,我一定要考到海门城最好的一中;

高中的时候,我终于如愿以偿,与表姐做了校友;

表姐的同桌,与我做了大学校友;

表姐的同学,与君少的同学做了同学;

莫道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1999年,表姐高考,姑丈特意为她的安心复习,在一中门口买了一套房,还是安静的顶楼;就在我外婆家的楼上;

那个时候,我正与被我弹劾的班主任交恶,一看见被班主任承包的食堂就抵触,宁可去外婆家吃饭也不要吃班主任的食堂;我从一中出发,走100米就到了外婆家,吃完饭我就去骚扰楼上表姐,姑姑全力以赴照顾她;

 

1999年,表姐考上大学,姑姑姑夫不愿爱女远离,她最终没出台州城;

2000年,我也考上大学,我妈一样不放心我展翅高飞,我的第一志愿在最后时刻从北京广播学院变成浙江大学,成为我的终身遗憾;

 

从此以后十年间,我浪迹天涯,去塞外,去东北,去漓江,去鲁西南,就是不去海门城;我与她见面的机会,愈来愈少;

 

2003年,我第一次把清华男的照片与老爹看,表姐说,好帅哦!

然后我和清华男劳燕分飞。

 

2005年,我、表姐、准表姐夫,姑姑姑丈,一陀人坐下来食了一顿饭;

饭毕,无情的二小姐无情地给准表姐夫投了一记反对票!

反对有效!

 

2008年,表姐说有个“小饭店”在追求她,她摇摆不定;

我说我帮你把把关,鄙人微服私访,亲自赴该饭店吃一顿饭;

饭毕,无情的二小姐继续无情地给准表姐夫投了一记反对票!

反对有效!

 

是不是我太难搞?

可是我的反对票,都是有礼有据的!

表姐是谨小慎微的贤妻良母;

我知道什么样的男人适合你;

我是跳脱飞扬的桑家二小姐;

我知道什么样的男人适合我;

So,相信我的反对票!

 

不知不觉,一起长大的我俩,居然变成了海门城大龄未婚女青年,老爸老妈恨铁不成钢。

今次的小警察,我终于不投反对票。你风光大嫁,我是又高兴,又难过。高兴的是,我们家排名第一位的大龄未婚女青年,终于完成销售指标了;难过的是,我们家排名第二位的大龄未婚女青年我,以后要孤军奋战了,很有压力啊。

 

人生充满变数,就像我不知道为什么小时候我漂亮的丹凤眼,如今越长越大变成牛眼;

闪婚没所谓,不是恋爱越久,婚姻就越牢固;重要的是你们的心;

当你每天累极,沿着金三角,穿过十字马路下班,回家有个热气腾腾的男人在等你,说,饭在锅里,我在床上。

夫复何求?

 

二月份,初中四人帮,破功仨;

三月份,大龄女青年,入围城;

2009,到底是什么日子?

你们纷纷入了围城,我怎麽办?

 

补婚礼现场照dddd

 

2009/03/19 at 13:12 11 条评论

噩耗

昨夜小寐,忽梦噩耗,当时以为不过是琉璃火,未央天。

天亮以后,噩耗频传,从此不知家国何以为继,痛扼腕。

 

噩耗一,单位开始裁员,初步走掉4同事,人人自危;

噩耗二,与我交好某同事,被查出癌症;

 

我与他,初始2004年山东。深夜,电话里劈头盖脸教我做成本收益表,我被这位不曾谋面的上司的碎嘴和口音吓住,年纪轻轻刚入职场的小姑娘想哭。后来才发现,这真是一名好人,待人真诚推心置腹的好人。好人如今年仅三十出头,同济MBA,新婚燕尔,刚生了毛毛头一仔,新房200W,还贷压力甚重。

 

我不怕千万人阻挡,只怕自己投降。So,信心很重要,加油!

2009/03/17 at 12:42 1条评论

参见青年才俊大人!

朝觐了几个青年才俊,叹为观止。

 

青年的确是才俊的,个个三十挂零的年纪,毕业于中国一流名校研究生,至差至差一个也是樱花大赏的武汉大学。要知往日不同今时,早几年没扩招时名校研究生的含金量还是成色十足;

青年并且是财俊的,个个身家背景都很强悍,国家开发银行/银监会/这个署那个部的,甚至还有当年婉谢Morgan Stanley延聘的;

 

春风得意,马蹄不疾

因为马蹄被你们彪悍的体重压垮了。

你们为什么一个一个小小年纪要吃得如此肥头大耳油光满面人头猪脑样了呢?80年代暴发户这般形象尚好说,他们反正无知者无畏有的吃就吃有的睡就睡对自己形象无要求;可是20年后的青年才俊还是这副形象,实在说不过去。

 

如今生活条件好了,青年才俊们每天出门电梯到地下车库,开车到单位,电梯进办公室,8小时蹲坑完毕,电梯出公司,酒宴上吃的是鱼肉禽蛋油,开车回家一边屯脂肪一边呼呼,哦,上帝,如今大家就是这样的生活,肚皮肉肉一抖,且不说形象全毁,高血压也前来拜访!接着,高血脂,冠心病,糖尿病,脂肪肝,痛风都排队等在门外……

 

文人固穷,君子固瘦。

Keep Fit是一种珍爱生命的体现。你瞧瞧人奥巴马,涛哥宝宝,会把自己吃成人头猪脑蠢乎乎吗?贪吃,好吃,谁不喜欢吃?但是我们要做珍视生命,素质较高,有一定克制力的人群。

人是具有高级智商的动物,动物动物,离不开一个动字,青年才俊们,麻烦你们动物动物一下吧。你们喜欢看美女,OK,美女个个为取悦你们而减肥;美女也喜欢看帅哥啊,二小姐我,最讨厌,胖子了。

 

君少爷,你可要引以为戒!天天给我骑自行车去,拿小鞭子抽你,驾 ,驾, 驾~

小仙女,我都只剩下128斤了,您还拿小鞭子抽我,于心何忍?

你别给我叫苦!你要知道,你可是靠出卖色相在我怀里混日子的!不来点劲瘦劲瘦的小肌肉让我爪子满足一下,怎么行?

小仙女,您不但自虐,还喜欢虐人。凄风苦雨那几日您也逼我骑车,我是饥寒交迫挥雨如汗呐!回了家还要做俯卧撑,周末还要陪你老打球慢跑,要不是我周末到杭州避难去了,您一定又要揪着我耳朵代表浦青队和上海通用打友谊赛了。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您要知道,篮球场上128斤的男人一定会被撞飞的!还有——小仙女,我要控诉!每次被您凶恶的眼神盯着吃巧克力,我吃了都不敢长肉!

严妻出高夫啊,等你长大就理解为妻的苦心了。你瞧你,挺不挺,拔不拔,水灵不水灵?今天这批青年才俊里,就数你最扎眼,难怪被MM搭讪次数顶顶多哦,还不赶快磕头称谢。

2009/03/15 at 16:18 6 条评论

我傻,我真傻,我非常傻,我怎么能这么傻?

北方话说,实在;南方话说,傻;上海话说,憨大。

破晓时分,暴雨流注,二小姐典型性傻冒的一天,拉开了序幕。

 

嘎大雨,不能骑车了,于是我去坐公交。

公交车到来,打开门,露出腹腔。

因骤然失去了门的禁锢,里面被挤的沙丁鱼们一只一只不慎滚落下来。

然后再顽强地和外面等待的沙丁鱼们一起,形成混合物,挤回腹腔。

二小姐看着每平方米平均可以站9个人的罐头,猜想着原来沙丁鱼们之间的摩擦力已经大到可以让沙丁鱼双脚离地而不倒。

只是不知道是摩擦系数μ太大,还是压强P太大。

在我还满脑子物理学公式的时候,沙丁鱼已经用怜悯的目光,看着孤零零在月台没有挤入腹腔的我。

我傻,我真傻,我非常傻,我怎么能这么傻?我难道忘记了,像我这样竞争力低下的物种,如何挤得过他们?

二小姐叹口气,咬咬牙拿出血汗钱打的。

 

双向八车道杨高路,名车破车货车出租车呼啸而过,暴雨流注,轮胎掀起的浊浪将我裙角浇透。

而我,打着一把透明雨伞,站在风里雨里,形同虚设。

我傻,我真傻,我非常傻,我怎么能这么傻?我难道忘记了,上海下雨的早晚高峰,能打到的士是绝对的小概率事件。

小概率事件只为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七窍玲珑,八面威风的聪明人种准备的,不是为我这种蠢乎乎,后知后觉,生存力低下的人种准备的。

我很想摆出梦露站在街头,被掀起白色裙角的经典造型,可是我的裙角沾满了泥水,在地球引力的作用下,无法被瑟瑟的寒风掀起。

我只好自嘲地笑了。破罐子破摔,对着双向八车道气派公路,哼起歌来,非常应景的《雷雨公路》。

 

一辆别克小凯悦在我面前停下,不是出租车。

里面钻出某胖乎乎男子,即使在暴雨声中,和呼啸的车流声中,我依然能清晰听见:小姑娘,搭车伐?

大雨瞬间打湿他的额发。

我看见他的牌照——皖B

那一瞬间,我不敢上,我承认。

他开走了。

我傻,我真傻,我非常傻,我怎么能这么傻?我难道忘记了,因为这块全中国比黄金还贵重的铁皮价格,无数经济实力有限的车主,上的都是外地牌照,其实根本是本地车。

 

有了第一次,来了第二次。

又一辆黑车在我面前停下,不是出租车。

中年男子把车窗缓缓摇下,半眯眼睛,面无表情,看着我,一言不发。

我如果够聪慧,一定能读懂他的好意。

我匆匆收了透明伞,敏捷地钻入车里——刚巧后面有辆出租车下客,谢天谢地我终于打上的。

这辆车一路开在我这辆的士前面,从杨高路,一直到世纪大道。我在浦电路下客的时候,他还依然在我前面,等红灯。我再次从他车前走过,他一定觉得我是白痴。

我傻,我真傻,我非常傻,我怎么能这么傻?我难道忘记了,这是一辆凯迪拉克,西装革履,光可鉴人,牌照是沪AXX068,车尾灯像10个火柴盒齐整整排列,大道无形。

 

我要挣钱糊口,要顶风冒雨,要拿超过5公斤重的文件和电脑,要赶在地铁门关闭的前一秒钟挤上去。我像所有来到上海寻梦的女孩子一样,所有的辛苦只为寻找两个Llove and label

我终于顺利搭上地铁。

地铁全程22分钟,我面前的一排座椅,全部换了人坐,我也没能抢到一个。

总有人比我眼疾手快,总有人比我捷足先登,就算我面前触手可及的座椅上有人下客,我摆摆臀部准备坐下,斜刺里都会有人杀出来,我眼睁睁看着他火速滑进那个位置。

我傻,我真傻,我非常傻,我怎么能这么傻?我难道忘记了,在上海这座大都市,未婚女性不需要矜持。

 

我气喘吁吁跑到单位考勤机前,看着上面令人悲哀的数字——931

3031的区别很大,后果很严重。我的本月全勤奖被敲光,还有按照实际日工资扣除薪水——以前是迟到按照旷工处理,扣除double日工资,现在不用double了,但也够呛。

我直接经济损失数百大洋,还不算我为了不迟到打的花的钱。

我傻,我真傻,我非常傻,我怎么能这么傻?我难道忘记了,我完全可以不打卡,在外面再闲逛1小时,然后慢悠悠回来不打卡,只在外出记录本上备案:参加上海之春房交会/去项目工地/拿规划资料/市场调查……多种现成谎言,应有尽有,而且名正言顺,有人作证。

 

可是我都没有。

可是我都没有。

我这样的人,北方话说,实诚人;傻冒儿;上海话说,憨大。

 

经济危机来了,我这个沪上打工妹,眼看着就要被竞争激烈的大上海,淘汰了。

我务必要学得,奸诈一点,有心眼儿一点。加油,加油,你一定可以的,嗯。

2009/03/13 at 12:50 14 条评论

日行一笑话

出差,应酬。

客户,男。

非要约请我去SPA

坚辞,再邀,再辞,强邀,咒天发誓:我们这个绝对健康,绝无色情,姑娘放心,我诚意拳拳。

 

尴尬,索性说真话:我不喜欢被人摸。

自问无不妥——我从小不喜欢被人接触身体,洗澡也不习惯在没有隔间的地方。

 

客户愕,半天憋出一句:你老公真可怜。

=======================

 

二小姐:你们一人做一套陪标,下周一交给我。

Trainee1:做陪标?太没意思了。

Trainee2:就是哦,明知是陪标还要做。我要做投标,不做陪标。

二小姐:你明知道自己几十年后要死,难道今天就不活了?

=======================

 

二小姐,大近视,某日,无戴眼镜,无戴隐形,招摇撞市上街买菜。

师傅,您这黄花鱼多少钱一斤呐?

然后把鱼提起来,放眼皮子底下观察新鲜与否。师傅慌慌张张奔过来:小姑娘我这鱼是生的,不能尝的!

我没尝啊,我就看看。

小姑娘,你看东西怎么像吃东西啊?

 

换一摊。

 

师傅,您这菜花多少钱一斤呐?

师傅不理我。

师傅,你怎么不理我呢?

师傅看看我,又看看菜花,还是不理我。

二小姐,自力更生,蹲下来开始挑菜花。

然后我的脸,红了,对师傅说,对不起啊师傅,我近视眼。

 

原来地上的是七仔,不是菜花。

不过,真的很像啊,都是上面白,下面绿。

========================

 

有应酬,几天没去食堂食饭,只剩君少孤家寡人吃独食。

想不到打饭的师傅对我,思念甚。

问君少:整天跟在你屁股后面的小丫头呢?怎么不来吃饭了?

她有事情呢。

小丫头挺可爱的啊,整天笑眯眯。

师傅,求求你别叫她小丫头行吗?她都奔三了……

啊,我看她天天穿粉红色啊。

她那是装嫩。

还行,我看不用装也挺嫩的,发自内心的嫩。

================

 

脸上痘痘终于消停了一阵子,欢天喜地找君少邀功。

君少摸摸我脸,若有所思:多点痘痘好,这样就没人和我抢了。

================

 

冰淇淋,贵。

小二麻烦打包好吗?我赶时间。

好的,请问客官要过多久左右再食它?

1个小时。

好嘞,客官慢走。

 

1小时后,我拆开冰淇淋打包盒,里面腾起一片白雾。冰淇淋身边拱绕着一大把冰渣子,我不假思索抓了冰渣子往外丢。

 

真正吃到痛!

真正吃到痛!

 

化学满分的二小姐刹那间反应过来,这哪里是冰渣子,这根本就是零下78度的干冰!

 

旁边有勤勉的清洁大妈,她眼睁睁看我丢了一大陀固体废弃物在光洁如新的大理石地面上,等她奔过来清扫时发现地上空无一物,万分惊讶,来来回回逡巡许久,最后目光落在我这个奇怪的人身上,看我是不是也要神秘消失。

 

我的手指头完全麻木不仁,还在继续努力试图恢复意识。

 

我傻,我真傻。上次逃过HGDS外卖里的干冰一劫,想不到最终还是逃不过这家冰淇淋。

2009/03/11 at 13:53 13 条评论

较旧的文章


·桑·墨·裳·


童年赶海的赤脚妞妞,
少女时代负笈于浙大,
现今房地产公司供职;
热爱生活,酷爱写作;
吃喝玩乐,一事无成。
Email:yoursling@hotmail.com
free counters

输入你的邮箱地址来订阅这个博客,新文章通知会发送到你的邮箱里。

加入另外 24 位粉丝

人气急升

雁过留痕Blog Stats

  • 39,018 爪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