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五月, 2010

蛙声不再,死寂一片

 

周六,云淡风轻,沪上晴好,世博园客流突破50万。

二小姐家北面的小河旁,来了一群人,》10

他们携带各色工具,有鱼竿,有吊笼,有铁丝,有渔网,还有许多稀奇古怪匪夷所思的酷刑工具。

 

夕阳西下,他们笑容可掬地携带战利品,满载而归。

计有——小青鱼X水桶;小鲫鱼X水桶;青蛙X网兜,黄鳝X网兜,螺丝X罐子,小龙虾X网兜。

我打电话向物业举报,物业无奈说:没办法,他们都是业主,不是外来流动人员。

 

如今,坐在小溪边,

蛙声不再,死寂一片,空荡荡的小溪,连水里的菖蒲花、百子莲,睡莲,刚刚探出小小果实的毛桃小枇杷,都被摘得干干净净,风卷残云。

 

这件事,让我想起妈妈小时候教育我的一件事。

湖里有四大家鱼,青草鲢鳙;

海里也有四大拳头产品,一黑一白,一长一短。

这“一长”说的就是大黄鱼。

 

以前用渔网兜大黄鱼,黄鱼狡猾,效率地下,成群结队的野生大黄鱼在海里游来游去,令你无可奈何。

七十年代,有人发明了“敲梆法”来捕捞野生大黄鱼。

“梆”是一种乐器,放在水里敲,其声波能迅速震晕大黄鱼,令其昏厥,纷纷浮到水面,然后用渔网一网打尽。

妈妈说,最鼎盛的时期,随便的小小渔船出海,都能打来几吨的野生大黄鱼,渔网都被映成金灿灿。

那个时候没有冷冻技术,野生大黄鱼在码头堆积如山,统统8分钱一斤,还卖不掉。居委会鼓励大家撑破肚皮吃大黄鱼,“谁吃得最多就最爱国”。第二天就会腐烂,变臭。

 

10年不到,野生大黄鱼,基本绝迹。我爸毫不讳言,温岭舟山的海鲜饭店,不敢吹嘘自己有“野生大黄鱼”,因为食客都懂。他都是老老实实卖养殖大黄鱼,头特小,肚皮特大,懒得游水,傻乎乎只知道吃。

1974年,野生大黄鱼捕捞量19万吨;1993年,捕捞量只剩下0.019万吨,而养殖量超过2000万吨。

以前住在省府大院儿的时候,天天经过杭大路上几家海鲜酒楼,挂着大牌广告,至尊鲨鱼,野生大黄鱼!我就想飙血。

至尊鲨鱼?你不知道沿海地带真正捕捞上来的小鲨鱼都是没人要吃几块钱一斤处理的吗?

野生大黄鱼?你以为你有幸能吃到这0.019吗?真的有这0.019,也都孝敬领导,不进入商业领域流通了。

江湖骗子何其多。

 

一个物种,自然界需要进化几千万年,

我们只要10年就令其灭绝。

人类,是破坏自然,毁灭地球的罪魁祸首。

也许,也不是人类不对。我不吃你,我就要饿死,孰是孰非?

根本性的原因是,地球根本承载不了如今超过65亿的人类人口。

所以才有美国Mars500

2010/05/31 at 12:24 8 条评论

世博三十天目睹之怪现象

 

曾经有蠢材忧虑过世博会客流不足——原因是开园第五天客流就跌破8万人;

蠢材很多,俺就是其中之一。

 

现在看来,中国最不缺的就是劳动力!曾经的历史冰点,七八万人的日子,比利时馆、西班牙馆根本无需排队,只要沿着蛇行通道疾走一圈就能入馆,西班牙热情女郎会贴在你脸庞邀请您共舞——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想当初,想当初,太皇太后要享受坐在缆车上俯瞰世博园的感觉,代价是排了足足3个小时!!!

对我这种懒虫而言,3个小时,绝对那是 天文数字!当时俺还嘲笑她浪费时间来着!

现在,沙特馆轻而易举刷新纪录——8小时。

8小时!8小时!居然真的有人排8个小时的队伍只为了一睹世界上最大的3D Max影院的视觉刺激吗?

妈妈咪呀,比工作人员还要辛苦!

 

俺家的排队纪录——

俺:遇见需要排队的馆就绕道走;

少爷——约50分钟,德国馆,就为了看那随着声波能量大小乱滚动的球球!

太皇太后——3个小时。瑞士馆坐缆车。

 

 

排队

不到现场抢位,不知道排队之艰辛与壮观

最热门的场馆——中国馆、沙特馆、瑞士馆、日本馆;

如果您去世博园,非要豁出去,看其中之一的话,俺的攻略如下:

中国馆是预约制,其它馆都是排队制,因此攻略也有不同。一般推荐短跑能力好的同志去参与中国馆竞争,长跑能力好的同志去参与其它3个国家馆的竞争。

 

如果您想看中国馆——务必保证安检时,排在队伍前端20名以内,6号口大门;大约7-7点半左右开始排,估计能排到该顺位;

9点安检完毕后,冲刺速度惊人!冲刺速度惊人!冲向中国馆预约券发放点,一般能在9:05分跑到即能抢到;

拿到预约券后就万事大吉了,然后按照预约券上的时间,准点来中国馆直接进吧。

中国馆前排队的人很少,因为没有预约券的同志连排队都不被允许!

其实根据中国馆参观完毕出来的兄弟说,馆里人不多,秩序良好,参展过程绝对享受。

这个就像高考,高三很痛苦,等你好不容易爬进大学校门了,只要不是弱智都能从清华毕业。

 

如果您想看沙特馆的银幕,日本馆的表演和瑞士馆的缆车——安检后开始长距离奔跑,谁先跑到谁先排。在早高峰的时候,一般的推进速度是,每晚跑到1分钟,大约多排40-60分钟;所以同志们啊,速度很重要! 残酷的自然界竞争开始了。

 

可怜的同志们被排队绑架了,吃喝拉撒都在这里解决。So,卖饮料食品的小推车都摆到了蛇形通道旁,如果您一定尿急,就和志愿者说声,然后从蛇行通道底部钻出来。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一句话,馆里越好看,队伍越长。队伍越短,里面越没花头。

So懒惰的二小姐,目前为止没看到几个重量级的,说出去能华丽丽震倒一大片的馆。

 

少爷告诉俺一件轶事。说有个俄罗斯富翁特意飞来上海看世博会,他特别想看中国馆。可是中国馆的预约券发放特别公平,后门走不通。

于是他雇用了6个民工,100块钱一个人,一大早过安检帮他抢一张预约券,抢到的那个人额外奖励500块。

结果6个民工抢券技巧不够,一张都没抢到。

无奈薪水已经给出去了,不能浪费啊。俄罗斯富翁说,那就给我去热门场馆排队吧,哪个排到了和我通报一声,我过来。

终于,俄罗斯富翁如愿以偿进入了沙特馆。

 

 

敲章

 

不知道为了什么

敲章的人群总是无时无刻不围绕在你身边

是不是拿出世博护照,点出30个章,就可以说:诺!我去过英国美国法国德国等30个国家。

 

一本世博护照,44个场馆章。

敲章,绝对是世博园主办方,始料不及的,最大最热门游戏。

 

有的人,细细参观完展馆,在出口处,卡上一枚章,虔诚状;

有的人,跑步状浏览完展馆,匆匆敲上一枚章,匆忙状;

有的人,干脆馆都懒得进,直接去出口说,俺只盖章,不排队也不游览,行不行?

 

有的馆,专人盖章;有蓝眼睛,小黑妹,白皮肤。

有的馆,专人盖傻了,只好请求志愿者帮他们盖章;

有的馆,干脆拿一根绳子拴住章的屁股,放在桌面上大家“自助盖章”;

有的馆,相信“人性本善”的原则,没有用绳子拴住章屁股——于是章失窃了,贴致歉信给大家看。“致歉信”,就是对中国民众素质的“谴责信”。

有的馆,贴告示“本馆章已用坏3个,现赶制中。”

有的馆,大字贴着“凡22页大韩民国盖章过的,本馆一律不盖章”。聪明的你一定知道这是哪个国家。

 

有的人,把章盖在世博护照上;

有的人,把章盖在世博导览图上;

有的人,把章盖在衣服上;

有的人,把章盖在皮肤上;

 

有的人,盖一个章;

有的人,盖一叠章;

有的人,哦,称他为黄牛更准确。他左右两个手提袋,右手两个手提袋,里面一捆一捆世博护照,崭崭新,说要盖章。盖章小妹看到他,两手好像得了帕金森。

 

如果您不愿意排队敲章,只愿意“无为而治”,那么理论上可以和二小姐一样,一张导览册上盖14枚。

 

 

最后总结经验

 

刮风下雨天去,周二周三去,如果一定要周末就周日去;

从浦西往浦东游,和常规人流逆反;

去城市最佳实践区敲满15个章就能直通某些热门场馆;

带好馒头面包蛋糕,把时间浪费在场馆的排队上,而非餐馆的排队上;

如果想拍照摆POSE的话,带太阳帽,背双肩包,解放双手很重要;

重申一次,夜票真的很划算。价格便宜,日夜景均能兼顾,排队时间大为减少,随到随游的场馆大增。

 

摩洛哥馆,复杂繁密的雕工,是二小姐的大爱

大部分馆子为了降低劳动力支出,都用贴膜来代替雕工,反正远远看起来也挺那么回事儿

只有傻乎乎的摩洛哥,卡萨布兰卡故事的发生地

全部都是实景上阵,从建筑物外表,到雕花大门,廊柱,腰线,台阶,水台,全部都是,精致的马赛克+雕刻!

太他妈有诚意了!俺不得不特别推荐一把!

 

 

 

2010/05/28 at 17:55 18 条评论

虽面如平湖,但胸有波澜

 

俺见识了一对极品夫妻。

感谢你们提供生活素材。

打算把你们写入小说中。

 

牛的是,身为饭局主发起人,一桌子面儿上,60%是他的人;(俺大部分都不认识)

更牛的是,饭局的主旨分明是他个人私事;(闪婚新媳妇,第一次亮相)

最牛的是,吃完饭后不买单,光拿眼睛瞅别人;(俺身为陪客,只好低下头默默数饭粒)

最最牛的是,他还是个男的!(一般带朋友蹭吃蹭喝剧情只发生在美女身上)

好吧,终于有人痛心疾首买单。

 

同样的,他的新媳妇儿也不是省油的灯。

此女子,虽面如平湖,但胸有波澜。

席上与人吹嘘,我能把你偷偷带进世博馆!你不用买票!只要交给我100块钱!门票要160!你能省下60块!

少爷真傻,少爷真傻,居然上去义正辞严修正她:基本不可能!你不是在吹牛就是在骗钱。我是世博总指挥部的工作人员,据我所知,只有门票和通行证能进去园区,通行证进出的话,所有个人信息都被记录在案,不可能存在大量外借的漏洞。

新媳妇斜眼瞥他,啤酒瓶在大理石上开花。你啥东西了?你说带不进就带不进了?你知道我是谁不?我。上。面。有。人!

 

俺只好把少爷拉开,她说能带进就带进吧,你还真吃饱了撑着和她辩论?这种死无对证的事情,就让想贪便宜,或者爱慕虚荣的人,不到黄河心不死的人去尝试吧。你没见俺是怎么对付她的麽?

她说,谁去上海买东西啊?买东西我只去香港滴~~我钻石很懂的,你要买钻石尽管找我当参谋吧。

二小姐我就装作眼前一亮,“啊,真的啊?以后要买钻石一定请教您嘞。”

她开心,我也开心,大家都开心,这是多么和谐的社会。

只有愤青,才会激动地和人辩论到天明。

豁达的人,在无关痛痒的前提下,不主动指责别人的虚荣。

与朋友们共勉。

 

 

2010/05/26 at 17:21 14 条评论

国有成均,在浙之滨。风光大嫁。

人在外地,乐不思蜀。

昨夜返沪,发现上海南站——诡异。

这是俺,这辈子,遇上的,人最,最,最,少的南站。

列车下来——站台,稀稀拉拉几个人;轨道上,三三两两几乎没有车;自动扶梯口,根本无需排队;

检票出站后,终于恢复了一点人气,重新见到泛滥人间烟火的南站——明显感觉,站外人潮涌动比平时更多,而站内人烟稀少比平时更冷清。

这是为虾米?这是为虾米?这是为虾米?

在回家的40分钟里,俺反复问少爷。

少爷说,一定有问题。一定有问题。我手机没带身边,咱们回家看电视找答案吧。

——————列车脱轨,导致上海南站大面积晚点和停运。

哦,上帝保佑,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2010年,中国的多事之秋。

心有余悸,看来年内,不宜远游。

 

回来后看博客,拟定于5.215.22日发布的博客,都没能自动发布成功,郁闷,这两个巨大好日子的坑,没能占上。

只能手动贴在这里了,唉。黄道吉日,过了呀。

 

————————我是华丽丽521分界线——————

 

1897521日,求是书院创立,后为国立浙江大学,是浙大历史上最辉煌的年代;

1981521日,少爷呱呱坠地,世界的青山绿水,花开花落,从此与他休戚相关。

2010521日,叉叉叉叉,叉叉叉叉。我的小家庭,果真命中注定,与浙大有缘;

 

 

————————我是华丽丽522分界线——————

 

“我此生,共计参加过45场婚礼。

这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新娘。

新娘们有的走清纯路线,有的走甜美路线,有的走可爱路线。可是我从来没见过,二十几岁的新娘,可以把贵妇路线,走得如此完美。

小仙女,你的同学,真是让我开眼界。”——少爷语录

 

 

当年女生宿舍熊猫馆,221222223

一个一个,纷纷嫁与人妇。

今晚,三角出嫁。

我想对少爷说,这也是我二小姐,此生见过的,最贵气,最美丽的新娘。

 

长得美丽,天然大胸,皮肤白;

人聪明,读书成绩好,重点大学拿奖学金;

工作努力认真,家教好,父母都是银行高管;

哪怕门当户不对,哪怕家庭阻力大,依然对新郎情有独钟,死心塌地N年。

我嫉妒地对新郎说,您真是赚大发了!!!

恭祝三角,2010年,风光大嫁!

 

 

 

————————我是哀哀二小姐分界线——————

 2006年,晓娜,

 

2007年,缙芸嫁。

 

2009年,莉莉嫁

 

 

哀哀细数身边小姐妹。

待到二小姐大嫁之日,几无可用之伴娘!       

这着实是个问题。

 

关系好的女同学——基本嫁光了;还有没嫁的,也排队在俺之前赶趟地嫁了。

家里比我年纪小的表X和堂X——家族里Y精子的活力太强悍了,自我以下20年,全部性染色体为XY。再往下挖掘到小学,倒是有XX染色体,可是拿小学生当伴娘人家会投诉我雇佣童工。

 

握紧小拳头,数来数去,俺就剩一个刚离婚的堂姐了。。。。。少爷一听就背气过去了——你!你!你!

 

2010/05/24 at 13:58 18 条评论

人骨交易

昨儿买了几本过期的《男人装》,5块钱一本,能看看几十个惹火尤物,波峰一抖一抖的,PP一翘一翘的,真值!                              

没承想,尤物没看到,倒是把我吓了半死。

不甘心,也拿到博客上吓吓你们。

 

生而无能,死而有用

那就去印度吧

即便是一把老骨头,你都能找到好买家。

在这里,你能充分体会到,什么叫“贱///

 

图:人骨价格指导手册 

 

印度制造

在印度西孟加拉邦的这个警察哨所,一名穿着汗渍背心的警察将一块粗布放在地上,然后用力拉开一辆破旧印度塔塔越野车的后门,只见100颗人头骨倾泻在了布上,撞击地面时发出空洞的响声。在汽车颠簸时,这些头骨的大部分牙齿都已经脱落,骨骼碎屑和牙齿就像雪花一样散落在这堆头骨周围。站在车旁,这名警察面带笑容,一副踌躇满志的样子。“现在你知道这里的人骨生意有多大了吧!”他说道。

我蹲下身来拿起一颗头骨,它要比我想象的轻。我又把它凑近鼻子,闻起来有一股炸鸡的味道。在当局截获之前,这堆头骨已进入一条有悠久历史的人骨交易线路。

150多年来,印度的人骨交易一直都沿袭着这条路线:从印度最偏远的小村庄到世界上最显赫的医学院。

 

 

人体骨骼并不容易获得。比如说,在美国,大多数人死后很快都会入土为安,而即便是有少量捐赠的尸体,也多用于解剖实验,他们的骨骼被切割之后,最终都会被火化。因此,美国境内用于医学研究的骨骼大多来自国外。通常,这些出口国外的人骨并未得到死者生前的同意,而且这种出口也是有违所在国法律的。

 

右图:这堆骨头能保全家一个月不饿!

 

 

长期以来,印度一直是世界上医用人体骨骼的主要来源地,一向以产品质量上乘而闻名。印度产的人体骨骼清洁干净、光泽洁白,而且制作工艺也非常精湛。然而,在1985年,印度政府突然宣布禁止人体骨骼出口,并最终导致全球供应链的崩溃。之后,西方国家便将目光转向了中国和东欧等国,但这些地区的骨骼供应量相对较少,而且也不具备制作高质量展示标本的经验。相比于印度产品,这些地区的人体骨骼标本要逊色的多。

 

在印度政府颁布出口禁令22年后的今天,似乎并没有迹象表明人体骨骼交易已经结束。在西孟加拉邦的黑市,人骨交易依然十分活跃。当地供应商一直延续着传统的生产方式:洗劫坟墓,将软组织和腐肉与骨骼分离,然后将骨头交给分销商。而分销商再将骨骼组装起来,然后发送给世界各地的交易商。

 

相比于禁令颁布之前,虽然印度出口北美的人体骨骼数量仍然很少,但它们最终还是辗转到了美国的各大医学院。对于供应商来说,他们有充足的动机,因为人骨交易可以带来丰厚的利润回报。就比如说我面前的这堆头骨,在国外大约可以卖到约5万多人民币。

 

警察扯起地上的那块粗布,然后拎着两个边角将这些证据包裹了起来。“你知道,我先前从没有看到过这些东西,”他说道,“我希望以后也不要再看到。”

 

人骨是这样炼成的

 

 

庞大的热带低气压在孟加拉湾上空活动,西孟加拉邦正面临着洪灾的危险。媒体早已将这场逼近的风暴形容成“末世水灾”,因为在低气压登陆之前,已经有8人溺水而亡了。我驱车前往一个名为普帕斯塔里的小村庄。这个村庄距离西孟加拉邦首府加尔各答大约128公里,警方就是在那里的加工厂中查获了这批头骨。在距离加工厂还有大约800米时,租赁的丰田吉普车不幸陷入了泥泞之中,我只好下车徒步前行。天空一片漆黑,倾盆大雨令人窒息,拳击手套大小的蟾蜍在泥路上蹦来蹦去。

 

 

去年春天警察来这里调查时,他们在1公里之外就能闻到腐肉的恶臭。一名警官告诉我说,加工厂的屋椽上挂着成串的人脊骨,而地板上还散落着数以百计的人骨。

这家人骨加工厂已经经营了100多年的时间。有一次,两名工人喝醉后夸耀说,他们受雇于当地工厂,专门干挖坟掘墓的事儿。震惊的村民随后把他们扭送到警局,两人对此供认不讳。他们说,开办该工厂的是一个名为姆克提·比斯瓦斯的人。当局对这个人并不陌生。早在2006年,他作为盗墓的主谋而被警方抓获,但在一天之后即被释放,媒体报道说这是“政治原因”。后来,警局再次将他拘押,但很快又获保释。自此之后,他便不见踪影。

 

在泥泞中蹒跚前行了大约10分钟之后,我终于看到了煤气灯的微光。在一间木结构房屋的门口,我看到一家四口正坐在肮脏的地板上,他们也睁大眼睛好奇地盯着我。

 

“你们认识姆克提.比斯瓦斯吗?”我问道。

 

“这个混蛋到现在还欠我钱呢。”马诺基.帕尔回答说。他大概20岁出头,蓄着稀疏的胡茬子。他说,他们家世代都在这家人骨加工厂工作,并表示愿意带我去看看那里的情况。于是,我们便沿着帕吉勒提河岸前往这家人骨加工厂。

 

这个加工厂看起来就像一个非常简陋的竹木屋,只不过屋顶多了一块防水油布而已。帕尔对我说,据他所知,像这样的加工厂在当地就有十多个。4月,当局查封了该厂库存的大量人骨、多桶盐酸、以及两大桶尚待确定的腐蚀性化学品。如今加工厂里空空如也,只剩下一片肮脏的地板和一个庞大的水泥池。

 

作为家族中第三代的人骨交易掌门人,比斯瓦斯自然不用担心尸体的来源问题。作为村里火葬厂的管理人,他宣称自己拥有处理死者尸体的执照……但警方告诉记者说,他实际上一直都在从事盗墓的勾当。就尸体来源而言,他主要有三个渠道,即墓地、太平间和火葬场。尤其是在火葬场,死者家属一离开,他就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尸体从火中拖出来。他雇佣了十多个工人,负责加工骨骼的各个工序。帕尔说,他一天可以挣到约12块人民币。如果能够保持某具尸体的人骨完整,那么他还会获得额外的报酬,因为医学院愿意出较高的价钱购买来自同一具尸体的人骨标本。

 

帕尔向我解释了这个加工厂的制作过程。首先,将尸体用鱼网包装好沉入河中,这样经过细菌和鱼的分解,尸体就会变得非常松散。大约一周之后,尸体就可以捞出来了。剩余的工作便交由工人来处理,先是将骨头仔细擦洗,然后再放入盛有水和苛性钠的大锅中煮沸,以溶解残留的腐肉。但这样下来,骨骼表面还会有一层黄色钙质。要想把它们变成医用的白色,还需要在阳光下暴晒一周,然后再在盐酸中浸泡。

 

比斯瓦斯以340块人民币一具的价格将完整人骨批发给一家名为“扬氏兄弟”(Young Brothers)的医疗供应公司。该公司进一步加工,用细钢丝把骨头连接起来;并将它们拼贴在医学图表上,然后再锯掉部分颅骨,因为这样可以更清楚地看到其内部结构。之后,“扬氏兄弟”公司就会将这些人体骨骼标本出售给世界范围内的交易商。

 

从这里走向世界

 

关于人体解剖的实证研究,始于15世纪莱昂纳多..芬奇绘制的人体解剖图,而现存最早的人体骨架则可以追溯到1543年。随着医学的进步,内科医生迫切希望能够了解人体的内部构造和工作原理。到19世纪时,欧洲对遗体的需求远远超过了当时的供给。

 

在顶级医学院云集的英国,盗墓现象早已司空见惯。而在一些墓地,悲愤的死者家属和洗劫尸体的医学院学生之间甚至还经常爆发冲突。为解决这一问题,英国于1832年通过了《解剖法》,允许医生领取太平间或医院中无人认领的尸体。该法案虽然终结了盗墓行为,但合法人体骨骼的供应仍然无法满足需求。于是,英国医生将目光转向了殖民地。在印度,传统从事丧葬业的贱民阶层被迫从事骨骼加工。19世纪50年代,加尔各答医学院每年加工900副人体骨骼,主要供给海外。1个世纪后,独立的新印度继续主宰世界人骨贸易。

 

1985年,《芝加哥论坛报》报道说1984年印度出口了大约60000副人体骨骼,足以满足发达国家医学院学生的需求,而一副骨架及教科书的标价仅为2400元人民币。

 

 

如果说大多数尸体都是盗窃而来的,那么至少出口人骨还是合法的。“许多年来,我们的业务都在国外,”前印度解剖标本出口商协会会长比玛伦杜.巴塔查吉在1991年接受《洛杉矶时报》采访时说,“没有人做广告,但没有人不知道。”在巅峰时期,加尔各答的人骨加工厂每年收入估计超过800万人民币。

 

但是,这一繁荣并没有一直持续下去。西孟加拉邦的墓地几乎被洗劫一空……如此好赚的钱自然也引起了犯罪分子的注意。19853月,一名人骨经销商在出口1500副儿童骨骼后被逮捕,整个产业也由此而陷于停顿。由于相对罕见,而且还可以展示人体骨骼发育阶段的不同特征,所以儿童骨骼售价更高。印度报纸称,这些儿童遭到绑架、杀害,而目的只为了掠夺他们的骨骼。这一新闻在全国范围内引起恐慌。在该经销商遭到起诉后的几个月间,治安队员遍布大小城市,四处寻找绑架儿童的集团成员。9月,一名澳大利亚游客被杀害,一名日本游客也遭到暴民毒打,因为有传闻说两人参与了绑架儿童的阴谋。这些袭击或许已经足够遏制印度的人骨产业,但政府还是先一步采取行动:几周前,印度最高法院重新解释了《国家进出口控制法》,宣布禁止出口人体组织。在没有外国供应商竞争的情况下,印度法院的裁决几乎完全关闭了人体骨骼的国际贸易。美国和欧洲医学院纷纷恳求印度政府取消该出口禁令,但均未取得成功。

自那时起,天然人骨高价难求。

医学教学对新鲜尸体的贪婪需求消耗了美国几乎所有的捐献尸体。再说,处理骨骼是一个又慢又脏的差事,很少有人愿意参与其中。这样一来,高质量的骨骼标本自然会价格不菲。现在,一副状况良好的完整骨骼可卖到上万人民币。但即便如此,订购者有时候还需要排队等上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间。目前,最大的买家是世界各地的新兴医学院。

 

一些医学院转而使用塑料骨骼。但是,塑料替代品并不理想。哈佛医学院的塞缪尔.肯尼迪说:“塑料模型是某一个自然标本的复制品,无法包括真实骨骼的各种变异。”根据塑料模型学习的学生永远看不到个体骨骼的差异。此外,这些模型并不精确。“塑模成型过程无法捕捉真实标本的全部细节,”肯尼迪接着说,“而这些细节在研究头骨时尤其重要。”

 

在美国,由于天然人骨缺乏,主要的经销商如基尔戈国际公司(Kilgore International)只能够出售人骨塑料复制品。克雷格.基尔戈经营着他父亲创办的这家公司,他说:“我父亲曾不惜一切代价想恢复骨骼生意。老爷子当时已经几乎完全瞎了,但每天还是到办公室,给世界各地任何他认为可以帮助他恢复人骨产品供应的人写信。”他父亲死于1995年,直到临终之前也没有看到任何转机。

 

谁在做大这笔生意

 

位于加尔各答最大墓地和最繁忙医院中间的一条小街上,“扬氏兄弟”公司的总部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废弃的仓库,而非世界领先的人骨分销商。生锈的大门似乎已经关闭了10年之久。在大门上面,公司标识的油漆已是斑驳脱落。

 

这里也曾经繁荣过,虽然现在已经衰落了。前加尔各答卫生部长贾瓦德.艾哈迈德.汗说,2001年,邻居一度抱怨“扬氏兄弟”公司的办公室中散发出死亡气味。大量的人骨头就堆放在房顶上。在警方拒绝立案时,汗亲自带领一队人马突袭了该公司。

 

“两间房子里都装满了人骨。”汗回忆说。整整5辆卡车才把骨头全部运走。他还收缴了数千份文件,其中包括给世界各地公司开具的发票等等。“他们的产品远销泰国、巴西、欧洲和美国。”他说。

 

在出口禁令颁布16年之后,法律似乎并未奏效。“我们的订单来自世界各地。”一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前“扬氏兄弟”公司职员说。在1999年至2001年间,他一直在“扬氏兄弟”公司就职。“我们过去经常从姆克提.比斯瓦斯那里购买人骨。我看到超过5000具尸体。”他接着说道。当然,该公司还有其他的供应商,人骨工厂遍布整个西孟加拉邦,公司每月用于收购人骨的开支大约为12万人民币。汗的突袭促使警方逮捕了“扬氏兄弟”公司的老板维尼什.阿伦,他在监狱中呆了两个晚上就被放了出来。

 

今天,房顶上已经看不到人骨了。就在我正对周围邻居进行采访时,一辆白色货车停在了公司门口。一名身穿粉红格子衬衣的男子从车中走了出来,迅速走向侧门,然后敲门……他就是维尼什.阿伦。

 

下图分别为:在印度,只有死亡才能带来真正的平等,我的意思是,那该死的种姓制度;

 

阿伦看到我在拍照,敲门更用力了,但里面的人开锁似乎碰到了困难。翻译把麦克风伸到了他的面前,问他是否还在往西方销售人骨。狼狈不堪的阿伦大吼道:“我们赢了那场官司!”门开了,他迅速钻了进去,并用力摔上了门。

在后来的电话采访中,阿伦说他现在只销售医学模型和图表,没有人骨。然而,一个自称是阿伦小舅子的外科手术器械供应商却表示,“扬氏兄弟”公司是全印度唯一的人骨分销商。“我姐夫是全印度唯一干这个的人。只有他才有这个胆子。”然后,他又说只要给他1000卢比(约200块人民币),他愿意为我搞一副骨骼。

 

最新的“扬氏兄弟”公司产品目录(2006-2007)详细列出了各种人骨的批发价,并特别注解“仅限于印度销售”。然而,印度境内的人骨仍以各种渠道抵达海外市场。在加拿大,奥斯塔国际公司(Osta International)向美国和欧洲销售人骨。这家有40年历史的公司承诺订货立取。“我们有大约一半的生意都在美国,”同父亲汉斯一同经营该公司的老板克里斯蒂安?鲁迪格尔说。鲁迪格尔承认,奥斯塔的产品来自印度,显然这有违印度的人骨出口禁令。几年前,他还从巴黎的分销商手中进货。2001年,大约在贾瓦德.汗突袭“扬氏兄弟”公司的同时,巴黎货源枯竭。之后,他从新加坡的中间人手中进货,他拒绝透露此人的姓名。“我们希望保持低调。”他说。

 

我们的担心

 

在我们所联系的大约30家医学院中,只有少数承认在过去几年中曾购买过人骨,但拒绝泄露货源,更不愿公开作证。奥斯塔的名字出现过两次。“我从奥斯塔买了一副骨架、一颗切割开的头骨,”一位弗吉尼亚某著名大学的教授说,“它们的质量都非常好。”

 

奥斯塔的另一客户是一家名为登士派伦恩(Dentsply Rinn)的公司。该公司销售包含天然头骨的塑料模型,以用于训练牙医。“获取人骨非常困难,”该公司的市场经理金伯利.布朗说,“我们要求头骨必须符合一定尺寸,而且没有特定的解剖缺陷。但对于它的来源,我们并不关心。”

 

印度当局也同样表达了类似的不关心。虽然违反了国家法律和尊重死者的传统,但各级官员仍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不算什么新闻,”西孟加拉邦的副检察长拉吉夫?库马尔说,“并没有证据表明有人因此而被杀害。”警察之所以对比斯瓦斯感兴趣,也只是因为几位地方要人的尸体遭窃而已。“我们试图根据社会压力执法,”他接着说,“但现在,社会并不认为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就医学而言,研究人体骨骼的重要性已是毋庸置疑,然而,研究骨骼前是否需要征得死者生前的同意却仍有争议。印度人骨交易的复苏反映了两者之间的冲突。在将来的某一天,或许能出现基于自愿捐献基础的人骨供应链。但在那之前,加尔各答的人骨工厂仍将继续存在下去。

 

上图分别为:去了印度,你会明白什么叫“贱骨头”;出来被卖的,总有一天是可以找到买家的!

 

下图:给钱就卖,买一赠一

2010/05/19 at 12:23 11 条评论

严惩马大哈

巴黎春天买鞋子。Hush Puppies新鞋穿得很爽意,于是付款买单,高高兴兴走人。

忘记把FATO旧鞋拿回来。-_-!

 

南京总统府游览很惬意,热,随手把Kappa外套脱下。

从此Kappa遗留在总统府成为失物待领。~~~~(>_<)~~~~

 

源深游泳馆游泳,水清,人少,无氯,条件全国一流。

游完之后洗漱包丢在洗浴间,可怜我刚刚从Decathlon新买的泳裤毛巾。(╯﹏╰)

 

最最无敌的是,搬家,活活漏搬一整包。待想起后回去找已经不翼而飞。灬╭(╯3╰)╮

 

少爷就像一个熊瞎子,一边掰玉米,一边吃,一边胳肢窝下漏一个。

 

愤怒!愤怒!我已经出离愤怒了。

 

马大哈,马大哈,必须严惩马大哈,否则家都会被他败光。

 

欢迎大家贡献酷刑招数。

2010/05/17 at 14:30 9 条评论

台州地阔海溟溟,云水长和岛屿青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OTU1MjcwMA==/v.swf

真的不好意思,“逍遥游”系列里,这个标题囤积于2005年;

近之,怯之,俺不知道怎么写俺的故乡。

2010年,终于一点灵台,俺开工了!

接下来就请伴随着马克西姆的钢琴曲,听二奶奶卖瓜。

 

  

 

简体字:台州Tāi Zhōu注意不念台湾的台;

繁体字:台州,注意不是“臺灣”的

台州湾是台州湾,不是台湾。谢谢合作!

 

 

话说,中国果真地大物博。二小姐吭哧吭哧努力了十几年,原来只完成了从台州到杭州再至上海的短短小旅程。伟大的祖国还有这么多处女地等着俺去开垦捏。

 

台州位于中国浙江省沿海中部,是浙江省下面个一个地级市。市区由椒江、黄岩、路桥3个区组成一个组团式个主城区,辖临海、温岭2个县级市,搭玉环、天台、仙居、三门4个县。

全市陆地面积9411平方千米,浅海面积8万平方千米,人口569.39万。大陆海岸线745千米,占浙江省个28%。有6个县市区靠东海。

以下是台州辖区图。俺就出生于台州市椒江区人民医院。图上红色的市府所在地。

 

夸一夸俺家乡好,主要好在:

海洋性气候四季分明,适宜人居;

北京干冷风沙大;岭南潮热,西川瘴气大。唯有长江三角洲,啊长江三角洲;夏日不丢荷,冬天不丢雪;此乃人生真谛!

 

下图是大陈洋,脚桶洋,上下大陈岛海域。优秀学生干部爱国主义教育夏令营,1995年夏天,我在这里度过。

可惜的是,现在的学校领导已经没有这种胆量组织夏令营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暑假的安全责任推给家长,而非学校,才是上上之策。因此,孩子们守着这么美的海岛,却没有了享受的福气。

 

 

有山有水,灵气逼人;

江南丘陵地带的海边,城市里休闲假日从来不担心没地方玩;城里出门见山;出城见海岛;七号码头有渔家姑娘和渔船;山水之胜,海洋之宝。

下图是江南古长城和牛头山度假水库。中小学春秋游必去之地!一百遍啊一百遍。

 

台州沿海一带比较发达,西部山区相对落后。但是仙居、天台有山水之胜,有完好的古村落保存。下图是皤滩/李村/高迁民居,最后一张夕阳西下的是在古民居开发的新农家乐。

物产富饶,真正意义上的富饶。

水果清朝的贡品;水产品产量连续15年居浙江省首位;海产品连续19年居浙江省首位;只吃猪牛羊肉和青草鲢鳙鲈鳜鱼的地方是无法理解海洋的博大的。(不含地域歧视)

我喜欢吃虾狗弹,沙蒜,贪污米,各种乱七八糟的贝类牡蛎观音手,海蜇头泥螺之类。反而是鱼,不怎么热衷,太没有挑战性了,太对不起我爸店里的厨师啦。

杨梅烧,外公最喜欢的酒,每次吃饭都要喝上一盅。小学的午饭,我都是在外公家吃的,对杨梅烧从来没有兴趣,哪怕它有水果的清甜和白酒的馥郁。直到高中毕业狂欢会那年,人生第一次喝白酒,才发现俺的酒量。。。

 

经济发达,人民安居乐业奔小康。

在这些年经手的各种房地产开发报告中,经济一环永远是枯燥的数据,味同嚼蜡。So我要努力把它写得生动一点。

浙江——中国最富裕的省份/中国贫富分布相对最平衡的省份/中国农民年均纯收入破万元的唯一省份/中国最早能实现现代化的省份/中国治安管理相对最佳的省份;

台州,在浙江省排名老五。

台州没有江南的传统气质,台州人豪气。尚武。我小学的时候曾经被挑去少年武术队练习扎马步,很难想象吧?后来吃不了苦,灰溜溜退了。

 

括苍山顶上风力发电站

 

 

 

 在我18岁负笈离家,走出台州之前,我丝毫没有意识到以上条例的可贵。

没有比较,故不懂珍惜;

台州之好,从我高中同学们读完大学后惊人的“返乡率”,可知一二;

1995年就有吉林省特级教师/新疆省特级教师等异乡人择此定居,可知一二;(那时候小,社会资源接触仅限老师团体)

从超过万元大关的房价,可知一二;

 

台州,中国大陆第一道曙光开始的地方;

台州,佛教天台宗发源的地方;

台州,民营企业民间资本活跃的地方;

台州,天台神仙居的地方;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台州欢迎您!

 

二奶奶卖瓜完毕。

2010/05/13 at 12:58 24 条评论

较旧的文章


·桑·墨·裳·


童年赶海的赤脚妞妞,
少女时代负笈于浙大,
现今房地产公司供职;
热爱生活,酷爱写作;
吃喝玩乐,一事无成。
Email:yoursling@hotmail.com
free counters

输入你的邮箱地址来订阅这个博客,新文章通知会发送到你的邮箱里。

加入另外 24 位粉丝

人气急升

雁过留痕Blog Stats

  • 38,823 爪

归档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