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六月, 2010

云烟过眼录

奶牛即将满周岁

前一日带他去拍周岁纪念照,顺便拍了小区里的,一花,一叶,一水,一筑

玉簪,莲,菱角,睡莲,向日葵,金丝桃,石榴,菖蒲,水葱,再力花。

才想起,这刹那的芳华,只永远地记录于我的相机中,世上再无,永再无。

去年渺小幼嫩的奶牛,如今想来恍如隔世。

星辰恒久远,人间世,只得数十年。云烟过眼,刹那芳华。

 

 

 

 

 

  

 

 

 

 

 

 

2010/06/30 at 13:40 20 条评论

青空坠离星

去年U盘数据毁灭的伤痛,舔好了

一边看世界杯,一边喝啤酒,一边开新文。

《青空坠离星》

各位兄弟姐妹,走过路过,给点支持,给点鼓励,给点意见,给点点击,给点收藏,抓点BUG

小女“长太息以掩涕兮”。

<> 

对话版:

谷离非说,我不缺钱,我只是缺很多很多钱——可以逛恒隆买LV,穿礼服开party坐游艇。

夏滟澜说,要温柔优雅,要保持微笑,要吹弹可破,要无懈可击,要花无缺。

疏离说,你的背景一片血肉模糊,我对这样的女人不敢招惹。

谷离非说,我需要完全物质,唾手可得的爱情——上帝保佑柏拉图,让他的爱都见鬼去吧!

夏滟澜说,一辈子长得很,我懒得与你斤斤计较蝇头短利。

疏离说,既然你如此恨我,我会如你所愿

 

广告版:

如果您想了解房地产行业活色生香秀,看这里;

如果您想了解上海滩光怪陆离食色记,看这里;

如果您想了解国家审计署,看这里;

如果您对爱情还抱有幻想,看这里;

看这里;看这里;看这里;看这里;

 

关键词:国家审计署、房地产、上海滩。

 

读者QQ群,46891766(二小姐之家),敲门密码“青空”。

欢迎光临,欢迎大家给我抓虫,给您鞠躬;

 

 

2010/06/28 at 13:05 8 条评论

闺房记趣

别看俺和少爷,高考成绩差不离,但是其组成成分区别可大

少爷最弱的是语文,俺最弱的是数学;这是大部分男学生和女学生的差别。

所以昨日就上演了一出闺房游戏。

 

~~~~~~~~~~~~~~~~~~语文~~~~~~~~~~~~~~~~~~

少爷(愁眉苦脸状):“我们单位要搞“国学进万家”活动,试卷上十个成语要造句,我知道,我知道的,我今天一定给小仙女丢脸了,比上次参加的世博知识竞赛还要丢脸!”

——说说,哪10个成语。

“厉兵秣马;大笔如椽;心猿意马;文不加点;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土牛木马;口碑载道;二桃杀三士;毕其功于一役;如丧考妣;”

——说说,你都是怎么解释的?

“咕噜咕噜,吧啦吧啦。”

——唔。正确率20%。少爷啊,成语要看引申义的,你光看字面意思来给成语造句,肯定要出洋相。以后再有此类事件,求助仙女热线。

 

~~~~~~~~~~~~~~~~~~数学~~~~~~~~~~~~~~~~~~

少爷感恩戴德,捋起袖子自觉去洗碗,俺喝一声“站住。”

——少爷啊,今儿俺在水木清华上看到一黄色淫荡笑话,用数学语言写就,愣是不懂,请您解释一下。

“说!”

——中国有n个男人,m个女人; 上帝站在云端看她们OOXX

上帝说,1980年,我看到 min{n, m}种组合;

上帝说,2000年,我看到n*m种组合;

上帝说,2010年,我看到C(n+m, 2)种组合;

上帝说,2020年,我预计会看到[2^(n+m)]-(n+m)-1种组合……

 

少爷花了1分钟看数列,又花了1分钟来思考社会现实。然后怒气冲冲把笔一丢,问:“小仙女,你觉得中国社会真的这么糟糕吗?”

阿弥陀佛!

                                                                                          

1980年,一生一世一个人;

2000年,和所有的异性;

2010年,异性,同性;

2020年,群P

2010/06/25 at 12:15 7 条评论

北落师门

作者: 侧侧轻寒

 

这是一篇悲剧,慎入。

此文写于2005年,题材以如今的眼光来看,非常老套——女主穿越到宋朝,和皇帝、臣子玩三角恋,最后流产,回到现实。

但是老套中此文自有它的不平凡之处。

 

其一,它没有用第三人称,也没有用女主第一人称,而是独辟蹊径,选用了“皇帝”这个男主的视角,来讲述整个故事,而且讲得很好,全文像一篇很长的番外独白。在所有的言情文中,这很罕见;

其二,作者一定对北宋有非常深刻的了解,说不定就是解读宋仁宗的研究生,体制繁文缛节写得非常到位,宋词更是信手拈来,于言情小说中顺带学习历史文化知识,一举两得。

其三,全文的语言清淡,客观,叙事全是陈述句,非常意识流。但是全文有一种很强的张力,读完后令人唏嘘不已。

 

作者说,这是她用一个春天,边哭边写,用心,用情写出来的文,她这辈子都不会花这样的心去再写一篇文章了。我始终认为,一个优秀的作者,只能写出一部真正代表作,那是用她的人生阅历写就的。

 

下载地址:北落师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开头:

        今日惊蛰。  

  从睡梦里被远远一声惊雷拽出,我走出延春阁,顺着宫灯泻地的明亮侧耳听一听殿外。春虫还没有出来,什么声响也没有。  

  隐约想起来,其实我与她第一次见面,就是在惊蛰这一天。不过那是在十年前。  

  当时我十三岁,她大约十八九岁的样子。  

  而如今我二十三岁,她还是大约十八九岁。

   

         遇见她的时候,正好是我人生最孤独,最难熬的一段日子,未能长成,却已经要面对我威严的母后和各怀心腹的臣子。

  在我最怕冷的时候,她突然来临。

  给了我一个掌心的暖和。

 

结尾:

        她的枕边放着一本翻开的书,被她的头发流泻着覆盖。我看到那一页的画,是我熟悉的宫廷画师张榴的笔触,画上一个脸色沉郁的男人,神情灰暗迟钝。下面还有几个字。  

  祯赵宗仁宋。  

  我犹豫了半晌,几近恐惧地把那五个字反过来念。  

  宋仁宗赵祯。  

  旁边有字,"在位四十一年。"  

  我的眼睛惊骇地定在那幅画上。难道这就是我将来的样子?她这里的人,能够看到我的未来吧。知道我将来要变成这样的人,眼神空洞萎靡,头埋在缩起的肩膀中,目光呆滞。似乎人生中,再没有东西是值得期望的。

 

  现在我做的,也只能是像十四岁那个夜间,胆怯地捧起她一缕发丝在唇间细细吻过。白兰花的香气,和多年前一模一样,青涩而幽暗。

  就如同第一次见面,在轨天仪里,她的呼吸轻轻喷在我的脖子上。我伸手可及,可是却永远无法接近。

  少年情事,历历在前面过去。

  彼时痴狂,当时迷醉,现在我还能够给谁?我已经没有了,但是在我有的时候,我用全力给了人,也算不枉活那一场少年。

 

 

        皇后拿一管玉笛给我看,说:"今日内局重新将流失宫外的御物点检,从宗室中呈回了这个,据说是先帝赐给麓州侯世子赵从湛的,如今他已经去世十几年,依例收归大内了,我很喜欢,就拿过来了。这玉笛音色真好。"

     我看她手里握着的那管紫玉笛,慢慢地回想赵从湛的样子,那个才气高华的美少年。  

  我对皇后说:"当年从湛的笛子,吹得极好。"  

  如果没有那一曲醉花阴,没有我在外面空望的恐惧,如果没有樊楼那纵身一跃,他,她,还有我,一定会很不一样。  

  至少,有两个人幸福,虽然不是我。  

 

  皇后问:"皇上也喜欢笛子?"  

  我把玉笛接过来,慢慢抚摩良久,不知为何,举笛吹了那曲《醉花阴》。   当年隔着花窗听的这一曲笛,现在自我口中幽咽。  

  半世年华,如今都成一生回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0/06/23 at 13:51 12 条评论

天朝下的旅程

 

 

 

 

 

 

 

 

2010/06/21 at 16:48 4 条评论

宰鹅,抓鳝鱼,青空观星,烟雨江南小啖

~~~~~~~~~~~~~~~~观星~~~~~~~~~~~~~~~~~~~~

 “现在的大学生会正确指出北斗七星的不超过一成,恭喜您就是其中之一。”

庚寅年五月初四,端午前夜,嘉善天凝,小仙女对少爷说。

 

我们失去仰望星空的记忆,不过二三十年。

我记得住华山的星空,记得住帕米尔高原上的星空,却独独记不起上海的星空;

少爷记得住玉龙雪山天穹上的星空,记得住小时候瓜棚下数星星数到落枕的糗事,也独独记不起上海的星空;

幸好,幸好,嘉善天凝的星空,亘古不变。

 

天上星座,三垣二十八宿。

东官苍龙,北官玄武;西官白虎,南官朱雀。                 

五月初四,天穹新月如钩,如柳眉,如笑嘴,旁边伴一颗极亮的星。

小仙女指着那颗星问:“月亮旁边银白色亮光的,超闪超闪的,是什么星?”

本以为像少爷这样的呆瓜,搜遍全家除了教科书只剩下糊墙的报纸,一句古诗念错3个字的呆瓜,决计是答不上来的,想不到呆瓜眨眨眯缝眼儿,说了一句“启明星。”

 

小仙女不甘心,再问:“大名鼎鼎的北斗七星在哪里?”

“在这里。”呆瓜画了一个大大的勺,从勺到勺柄,七颗星历历在目。

小仙女太意外了,太意外了,“呆瓜,你这只只要书上没教过的东西就什么也不知道的呆瓜,是如何识得金星木星北斗七星天狼星的?”

呆瓜得意洋洋地摇晃着小脑袋,说:“咱小时候每天晚上没事干就看星星!小仙女你这下子没办法嘲笑我无知了吧?嘿嘿。”

 

~~~~~~~~~~~~~~~~金星~~~~~~~~~~~~~~~~~~~~

《诗经•小雅》曰,东有启明,西有长庚。

日出前,微蓝色的天际中,有她;古人叫他启明星;

日暮时,橙红色的云彩间,有她,古人叫他长庚星。

虚虚实实,谁又知道,启明,长庚,不过是金星的两种表现形式。

金星,古名太白,发银白色亮光,是我们在地球上肉眼能看到的,最亮的星之一,比周天最亮的恒星天狼星还要亮14倍!

如果你有生活经验,你会想起有的时候,弯弯的月牙上面会长出两颗星星,三个天体组成一张笑脸。那两只眼睛就是金星和木星。

可惜今夜是端午节,木星的运行轨迹慢慢沉入南天低处,所以整个天穹独此一颗金星振聋发聩,我们看不到双星伴月一张笑脸的美景了。

 

~~~~~~~~~~~~~~~~木星~~~~~~~~~~~~~~~~~~~~

古代称木星为“岁星”,并用他的运行来纪年,诞生了“干支纪年法”。

金星是明显的银白色,青白色亮光,木星看起来则是微红色的,比金星温暖很多。

因为木星被一个云团笼罩,云团大得可以放下整个地球。云团里有五颜六色的漩涡,棕红、棕黄、橙色、白色、玫瑰色,漂亮稀有;

木星放出长达三万公里的极光,精彩绝伦;

若你因此被木星迷了心神,投入他的怀抱,注定有去无回。

因为木星的强大磁场,让普通人,粉骨碎身。                            

 

~~~~~~~~~~~~~~~~天狼星~~~~~~~~~~~~~~~~~~~~

天狼星,夜空中最亮的恒星,苍白色并带有蓝色频闪。

绝对星等强大,1.42等,比太阳亮25倍;

视星等也强大,距离地球仅2.6秒差距;

戴上望远镜你会发现,强大的天狼星,其实是一个双星系统。两颗星相伴环绕,日升月落,好长的一段甜蜜时光。

他们自顾自地在天上甜蜜,地上的人们却无法愉悦。

天狼星自古以来的名声就不好。古人骂它是“主侵略之兆”,所以屈原写,举长矢兮射天狼”;苏东坡写,“会挽雕弓似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西方骂它是“犬”,它会带来夏季的热风,植物的枯萎和干裂的大地;

它被唾弃,习惯了冷漠和遥远。

 

~~~~~~~~~~~~~~~~抓鳝鱼~~~~~~~~~~~~~~~~~~~~

 

 

田间地头美物多,端阳时节,农耕劳作以自娱自乐。

小龙虾奇蠢,1分钟内就傻傻上钩,胜之不武;

鳝鱼最是狡猾,捉住它才算有成就感。

取一根铁丝,挖一段蚯蚓,当然了像二小姐这种其蠢如猪的家伙连蚯蚓都挖不到的话,挂一点肉渣也是OK的,效果比蚯蚓还好呢。

端阳烈日下,师傅带着我们,雄赳赳出发了。

 

田间的烂污泥里,有小洞。洞口会有白泡泡聚集,就像大闸蟹吐出来的一样。

那就是鳝鱼洞。

找到鳝鱼洞后,二小姐兽性大发,把铁丝戳进去,鳝鱼凶狠凌厉地把饵一口咬掉,二小姐掏啊掏,洞里空空怎么就没了鳝鱼踪迹?

三下五除二,准备的肉渣全都喂了鳝鱼,俺从捕鳝人士一下变成了喂养慈善者。

原来鳝鱼洞有两个口。

 

封上了另外一个洞口,二小姐再战江湖。

如法炮制,终于用铁丝揪出了一条鳝鱼。

它的水桶身体在扭动,二小姐眼发绿光,血压升高,想把它拎起来炫耀自己的功劳。笨手一拨,滑不留手的鳝鱼游水遁走。

真他妈滑啊!!!

从小到大,俺只摸过养殖黄鳝,没想到野生黄鳝强悍凶猛滑溜至斯!

 

今日功勋卓著,师傅捉住了几条鳝鱼,在野生范畴里说算是“非常大”了,要长4年以上才行。师傅说照市价能卖到100块一斤,而且夏季的黄鳝,最是大补。

俺于心不忍,说要不咱们还是放生吧,您看它长成这么大,多不容易啊,这得多少年啊,而且瞧它那小脑袋瓜子,一脸的凶狠相,说不定是黄鳝之王。

可惜咱二小姐人微言轻,这几条大鳝鱼还是被少爷,手起刀落,成了晚餐。他说,“冬吃参,夏吃鳝。”

阿弥陀佛,想起下午时分俺还与它们游戏田间,二小姐一口都吃不下。

 

PS:长成这个头的黄鳝,野生状态下,4年;养殖状态下,6个月。这就是野生黄鳝和养殖黄鳝巨大价差的原因。至于养殖黄鳝究竟吃了什么灵丹妙药能这样,咱们就不追究了,总之无非四个字——动物激素。

 

~~~~~~~~~~~~~~~~宰鹅~~~~~~~~~~~~~~~~~~~~

更郁闷的事情还在下面。

少爷家的太皇太后养了8只大白鹅。

上次来天凝的时候,8个白粉雪团,“鹅鹅”乱叫,鲜黄色的喙,雪白的鹅绒,煞是可爱。

这次俺来,少爷家的太皇太后要为俺接风洗尘,手起刀落,可爱的大白鹅就这样牺牲了。

鹅啊鹅,

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真是情何以堪啊。

 

下午的时候,俺还喂过它;

俺还去它窝里捡到3枚蛋;

如今,鹅肉被少爷当晚餐了;鹅蛋被少爷当早餐了,鹅绒都能卖7块钱。

鹅啊鹅,您真是,鞠躬尽瘁啊。

这顿饭,俺又是一口都吃不下。

想想自己又蛮虚伪,吃鸡吃鸭吃羊肉明明很欢的,这里又假惺惺为黄鳝大白鹅悼念。

 

~~~~~~~~~~~~~~~~烟雨江南小啖~~~~~~~~~~~~~~~~~~~~

端阳节,正午,嘉兴烟雨楼畔,正对范蠡湖公园,小啖。

此地名曰梅湾,他日必成嘉兴新天地。

2010/06/17 at 18:37 7 条评论

Space光给看,不让摸。可恶,心痒痒。

Space又玩升级游戏

升级就意味着又抽风了

抽风就意味着无法添加评论

 

幸好我们有世界杯来消磨激情

幸好我们有端午节来出门度假

二小姐挥一挥衣袖,来日再见

 

PS:想买一款海洋风格的釉下彩瓷器

聆听一下大家的意见,觉得哪款风格更美?

——差点忘记了,大家如今都被封住了小嘴儿,只能看不能摸,真他妈难受啊。

 

 

 

2010/06/13 at 17:54 5 条评论

较旧的文章


·桑·墨·裳·


童年赶海的赤脚妞妞,
少女时代负笈于浙大,
现今房地产公司供职;
热爱生活,酷爱写作;
吃喝玩乐,一事无成。
Email:yoursling@hotmail.com
free counters

输入你的邮箱地址来订阅这个博客,新文章通知会发送到你的邮箱里。

加入另外 24 位粉丝

人气急升

雁过留痕Blog Stats

  • 38,823 爪

归档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