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十月, 2010

少爷班师回朝,二小姐特赋淫诗一首

Advertisements

2010/10/27 at 14:18 9 条评论

聘任制公务员

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江湖上新名词层出不穷,二小姐我要抓紧时间学习。

上海市公开招聘8名聘任制公务员及200名国有企业领导干部,报纸上满满4个版面,雷声大。
我激动地给远方的少爷打电话。

——合同期5年,是不是这5年内享受公务员待遇,5年后不需要了共产党就解聘踢他走?那是不是竞争会相对不激烈一点?我有没有希望报考?
小仙女,你真是嘛也不懂!(请使用天津话朗读)
别的城市我不清楚,但起码在上海浦东,聘任制公务员,是最好的公务员品种。

你知道的,公务员的薪酬是国家的规定,比如说,科级5万,处级7万,局级10万,雷打不动。
但是聘任制公务员,他的薪酬是按照市场平均水平,双方协商计取。
比方说这个市金融办的“国资国企运营监测及分析师”,市场常规薪酬是50万/年,若是用普通公务员的薪酬标准来招人,人家谁屌你?天朝愿意以50万/年来支付你薪水,并给予公务员待遇。
——那5年的合同期结束,他怎么安排?
岗位胜任,继续续约;岗位不胜任,将你按照正常公务员的薪资标准,安排到合适的政府部门去,当普通公务员。

——又当公务员又拿50万一年,那都是啥背景的人能有这好命啊?
世界顶级名校背景的华裔学生,或者有高级投行经验的华裔,至少要有留洋经验,起码我见过的2个都是如此。
平台,平台很重要,平台高,直接让别人输在起跑线上。
小仙女,就像你努力读书,才能遇见我。要是你蹲在婚姻介绍所的某个角落做老姑婆,我肯定就瞧不上你!
——瞎讲八讲!拖出去剁了!

2010/10/25 at 10:17 19 条评论

谁的西域,谁的东土?

季羡林先生说,世界上历史悠久,地域广阔,自成体系,影响深远的文化体系只有四个,中国,印度,伊斯兰和欧美。再没有第五个。
而这四个体系汇流的地方只有一个,就是中国的敦煌和新疆地区。
世界上恐怕再难找出第二个像西域这样多元文明共存的区域。

西域三十六国,千年的征服与被征服,无数的战争和尸骨,迁徙和梦想,被塔克拉玛干的沙尘暴所淹没,茫茫戈壁中,每一粒黄沙都刻满了故事,其中有一粒,讲的正是不久前我博过的一篇,《东宫》。
一只狐狸它坐在沙丘上,坐在沙丘上,瞧着月亮。
噫,原来它不是在瞧月亮,是在等放羊归来的姑娘…
一只狐狸它坐在沙丘上,坐在沙丘上,晒着太阳…
噫…原来它不是在晒太阳,是在等骑马路过的姑娘…
原来那只狐狸,一直没能等到它要等的那位姑娘。

西域的历史很沧桑,而且多见于汉朝以前。
我们的“西域”为什么到汉朝以后,典籍中就不爱记载了呢?这要归功于我们伟大的汉武帝和霍去病将军,还有班超。
霍去病大败匈奴,赵破奴西破楼兰,细君、解忧公主远嫁乌孙。
公元前60年,西汉在新疆设立“西域都护府”,西域正式归入大汉版图,从此以后烽火狼烟熄灭,驿站古堡渐渐风化,西域安分了很多年。

大唐盛世中,
进贡的楼兰美女,歌舞是如此动人;
伊犁昭苏的汗血宝马,被颂扬至今;
箜篌、琵琶和筚篥等乐器传入长安;
葡萄、石榴和西瓜从西域传入中国
高适和岑参的边塞诗歌,小学生都会背。

成吉思汗来了。
蒙古的铁骑从这里杀向多瑙河,阿尔泰山见证了蒙古大军东进的踪迹,并建立起了世界上最高效率的邮路系统。

彪悍的清朝军队,伟大的康熙皇帝,平定新疆的纪念碑迄今还屹立在伊犁昭苏的格登山上。
历史上经常说,清兵入关,建立起的只不过是一个岌岌可危的新皇朝。若是没有纵横捭阖的千古明君康熙皇帝,清朝的气数也许只有若干年。
鸦片战争拖垮了清政府,康熙皇帝为新疆积攒下的百年基业,毁于一旦。当时中国的新疆和东南沿海都出现了很大的暴乱,清政府就像一个到处都漏水的缸,可财力有限,只能选择堵一个漏洞,慈禧百般权衡之下选择了新疆,放弃了东南沿海——因为东南沿海是拉锯战,与小日本零敲碎打;新疆实在太大了,一旦被沙俄割据,长驱直入掠走将近两百万平方公里,这个千古骂名她担不起;
左宗棠64岁时,带着棺木,挺进新疆,收复大片被沙俄和伪政权吞食的领土。
1884年,是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年,“新疆”两字,正式在历史典籍里替代了沿用两千多年的“西域”,被载入史册——新的边疆,新疆。
同理可得,西夏安宁——宁夏。

1999年,西部大开发开始;
2010年,新疆喀什设立经济特区,上海定点援建。少爷作为固定资产投资建设审计部门,未来必定有机会赴新疆喀什执行公务。
所以,作为长期家庭地位凌驾于少爷之上的小仙女,是必定要先于他启程的。

谁的西域,谁的东土。
西北偏北,我来了。

PS:WP里面贴图忒麻烦,还要一张一张插入;贴出来的图还忒小,烦。
 

2010/10/22 at 12:08 15 条评论

我怕来不及

刚发表的言情豆腐干,还没刊印就先发博客上了
话说,国内上WP速度太慢,打开一个页面平均60秒,CAO,我要考虑换窝了,不知道各路大侠有没有好招可支?

从此以后,没有人比我更珍惜绿水青山,高原翠谷,真挚亲人,甜蜜爱人。
我怕来不及。

~~~~
我叫陈美,18岁。
我比大多数人不幸,我是孤儿。
——我在福利院长大,阿姨们隔三岔五要给新来的小孩子取名字,为了减少脑细胞的伤亡,她们就给我取了一个滥大街的名字。
我比大多数人幸运,我有一个无懈可击的男朋友。
——他的外貌像电影明星;身材像健美教练;智商像爱因斯坦;事业像成功人士;做爱像专业鸭子。

我比大多数人不幸,男朋友整天把我名字叫错。
——他老是朝我“沅沅、沅沅”地叫,尤其是在床上。叫得那般动情,眼睛里滴出蜜蜜的情意,魂魄好像飞到了九霄云外。
我比大多数人幸运,他的初恋女友,呃,就是那个沅沅——死了。
——怎么死的?对不起,我不关心。我只知道那个女人的福气没我大,这么好的男朋友居然无福消受,便宜了我这个小崽子。

听说今天是那个芷沅沅22周岁的生日,五像男友带我去Viareggio度假。
这是意大利不太出名的一个海滨小城,海岸线非常漂亮,七里白沙滩。
我们躺在白沙滩上做运动,他像勺子一样抱住我,说,“芷沅沅的父母都是权贵,他们刚失了独生女儿,我希望你顶着沅沅的身份过日子。”
“过多久?”我问。
“一生。”
他点燃一根事后烟,微红色星芒的背后,不仅是地中海,还有若隐若现的阿尔卑斯山脉。
海天蓝紫色,星子成双对。

好吧。既然有芷沅沅可做,我就不做那陈美。
因为我是如此普通,大街上三条腿儿的蛤蟆少,像我这样的女娃子,一抓一大把。要是没他这根救命稻草去福利院把我认领出来,我大概现在还过着白天去工厂接弹簧垫片,一片8厘钱;晚上回福利院睡觉,8人通铺的日子。
每天一睁开眼睛,就要被女督导洗脑,我们是如此如此得低贱,命如草芥;每天闭上眼睛前,还要被不怀好意,力大如牛的女室友,拧得青一块紫一块。
我叫什么名字,我究竟几岁,这有什么关系呢?我一点都不care。我只庆幸,让我这普通平凡的陈美,居然长得和世上某位大小姐有点像,所以,天下这么大的馅饼砸到了我头上。
芷沅沅的照片,我一张都没见过,除了他塞给我的一张身份证。
指甲盖大小的大头照,这没福气的女娃子有一张清纯而单调的脸,倒是真和我有点像。
细长而淡的眉毛,单眼皮,小小的鼻子,白嫩嫩的皮肤,笑得咧开了嘴儿。一看就是这辈子好命好享受,从没吃过苦。
我真嫉妒。
真是的,我嫉妒个死人干什么呢?我应该感谢她在这个世上,提前替我占了个好坑才对。
芷沅沅,真遗憾,我来不及感谢你。

芷沅沅喜欢吃什么?穿什么?口头禅是什么?亲爸爸还是亲妈妈?我连珠炮地发问。
没办法,第一次和父母见面,我怕露馅嘛。
他爱怜地摸摸我头,说,照你的习惯去做就可以了,别忘记,你要扮她一辈子呢。
古典花纹的天花图案,玲珑剔透的水晶吊灯,深棕色的木质家具,黑白相间的大理石地板;他坐在乳白色手工牛皮沙发里,帮我挑晚上吃饭的衣服。
最后,我穿上一袭Tsumori Chisato的星星月亮连衣裙,脚上是小蜜蜂鞋,亭亭玉立。
“我……还是很怕。”我说。
我缩了缩肩膀,拿湿漉漉的眼睛,楚楚可怜地望着他。
他大笑,把我举起来转了一圈,“我就是喜欢你这个样子,和芷沅沅一模一样!”

开始的时候我以为他是个大骗子,面目俊美,性格强势,目标明确,手段雷霆。您肯定也这样认为。
他把我包装得金碧辉煌的,玲珑可爱的,送到芷沅沅的权贵父母面前,让我冒充一辈子——能有什么纯良的动机呢?
芷沅沅的父母一定有大量的钱财和人脉,是他想要得到的;
说不定,芷沅沅就是他害死的; 
——该死的,我错了。
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见到芷沅沅父母的第1分钟,我就知道,事情不是我想象中那样的。
可能更复杂,更肮脏。

我来到芷沅沅的家。
叔叔在看书,身后是顶天立地的一面书墙,儒、释、道、法、墨、阴阳、纵横、厚黑……
阿姨在修剪兰花。博古架上满目的枝青叶翠,春兰、建兰、墨兰、寒兰、台兰……
窗外,清明节的春雨缠绵。
天呢,这些奇怪的东西为什么我都认识呢?我记得福利院老师从没教过如何辨认建兰墨兰,什么是阴阳家纵横家。
我正暗自奇怪的时候,叔叔和阿姨起来招呼我。
他们很有修养,很和蔼,而且,长得很有风骨,一看年轻时就是美男美女。真难想象,两个如此人中龙凤的男女,会生出这么长相普通的女儿。
希拉里和克林顿也不过如此。

他们开口说话,我就知道我是全透明的了。
他们不但知道独生女儿过世了,而且他们已经平静度过了哀恸期。
我虽然穿了价值2000美金的TC连衣裙,其实在他们面前早就被剥光了衣服,全透明。
阿姨对我说,“陈美,以后你就是芷沅沅,叫我妈妈,叫他爸爸,我们都会待你好,当然——阿瀛更会待你好。过些日子,你们就把结婚证领了吧。”
——差点忘记说,五像男友的大名叫,谈瀛洲。
没错,谈瀛洲和芷沅沅,父母亲取名字的时候特意用了四个三点水儿。他们指腹为婚,他们青梅竹马,他们情深意笃,一直到芷沅沅死。
谈瀛洲,真遗憾,她来不及爱你一辈子。

我很快就融入到“芷沅沅”的角色扮演中来,几乎完全忘记了福利院的生活。
什么8厘钱一个的弹簧垫片;什么8人间的睡觉通铺;什么女督导威严的脸女室友变态的脸;我统统都记忆淡薄了。记忆有自我保护的机制,那些回想起来会痛苦的事情,还想它做什么?
我觉得,和以前的生活比起来,芷沅沅的生活,更适合我。
当然,我说这种话很虚伪,每个女人都觉得公主的生活更适合自己。

芷沅沅和谈瀛洲签署婚前协议;
芷沅沅和谈瀛洲宣誓结婚;
芷沅沅和谈瀛洲举办盛大的婚礼;
婚前协议很厚一摞,摆在桌子上,我动用了我少得可怜的脑细胞,才看懂两页,然后我就直接翻到末页,大笔一挥,签下了“芷沅沅”三个字。字体小里小气的,缩在角落,像只扒光毛的白老鼠,不像他的签名,挺拔俊朗,力透纸背,谈-瀛-洲-!
这婚前协议,丝毫没见他从我身上揩半点便宜,反而是我,从他的家族,捞了巨大无比的好处;这还不算,结婚以后,他要是敢和别的女的,包括男的,包括不男不女的,有任何不正当关系,就立马离婚,他净身出户,只留一条内裤——如此马关条约,他是清政府,我是日本国,所以我不赶紧着签上大名怎么行?
婚礼上,芷沅沅和谈瀛洲龙凤相配,琴瑟和谐,所有的亲朋好友都没任何怀疑。
当然,也可能他们全都知道真相,只有我这个冒牌货,活在透明的,楚门的世界里。

高床,锦被,裸妇,美男。多么香艳的场景。
他终于抱着我,躺倒在新婚大床上,咬着我的耳朵,说,沅沅,我想今天的日子,想了25年。
这是每个女人都梦寐以求的婚姻和丈夫,为什么我会这样惶恐?
是了。我害怕,害怕芷沅沅从坟里爬出来对我说,陈美!你抢了我的爸妈,我的老公,我的一切!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当然,这些话我是不敢对谈瀛洲说的。我只能含羞带俏地依偎在他身边,装作很幸福。
谈瀛洲拿出一盒子小药片让我吃。沅沅,以后咱们可天天睡一张床了,所以你得吃药。
什么药?
避孕药。
他扭过脸去,让我看不到他的表情。我不喜欢小孩。他说。
可是我喜欢啊——我发嗲。
沅沅最乖!我们做丁克。他耐心地诱哄我,把药吃了。
不会是毒药吧?我心想,眼一闭,心一横,吃了就吃了。
他们想要弄死我,何必大费周章?伸出一个小指头就能碾死福利院里一只名叫陈美的小蚂蚁。

我花了六个月的时间,筛子一样筛遍了谈瀛洲和以前芷沅沅谈恋爱的痕迹,然后再筛子一样筛遍了芷沅沅没出嫁前,在老家闺房的生活痕迹。
愣没找出一张芷沅沅的照片。 
愣没找出她写过的一片纸,一个字。
这太不可思议了。
芷沅沅的存在就像一个肥皂泡,除了身份证和户口本。
我真感激他,给我好广阔的演技发挥空间。
从此以后,我再也不管什么芷沅沅。因为,我就是芷沅沅!

我倍加珍惜现有的幸福生活。
我疼爱老公,孝敬父母公婆,每天把600平米的家收拾得光洁锃亮,花园里,玉簪的叶片油光发亮,铁线莲沿着墙角的红砖蜿蜒爬藤,粉紫色的花朵开得正艳。
爸妈公婆喝着我给他们泡的普洱,赞许地说道,沅沅真的变懂事了很多,我以前是想也不敢想的。阿瀛,你厉害的!
这话,您听着不奇怪吗?
晚上谈瀛洲亲吻我的时候,我问他,芷沅沅以前很坏吗?
我想知道正确答案,所以挑他情欲上身的时候问。果然,他一边不喘气地吻我,一边回答,沅沅她是颗被宠坏的烂樱桃。八个长辈独宠她一个,当然——他短暂地呼吸了一下,当然我也太宠她了,她被宠坏了,刁蛮、任性、自私、不讲理。如果再给一次机会,我一定不会那么宠溺她。
哦,我明白了,这女人命太好了,所以死得快。
这样的好日子我还想过一百年呢,所以我可千万别学她!
我是温柔、贤惠、善解人意的芷沅沅,我特别珍惜芷沅沅的世界。

我对现状无比满意,除了小孩。
我是个孤儿,我希望这世上能有一个人,与我血脉相通。哪怕谈瀛洲对我再好,都没办法和我共享基因,对吧?
但我的孩子能做到!
所以半年后,我就偷偷把避孕药含在嘴里,吐到马桶里了。
我等着上苍赐给我一个孩子。
我等啊等,等了一个月又一个月,就像一个描金绣凤的上好骨瓷杯子,做好了一切准备,却空空等了这么久,什么也没等到,除了积点灰尘。
一转眼,我和谈瀛洲结婚快两年了。

我很愤怒。
这避孕药是什么做的?只要舔一舔就能避孕吗?
小药片闪着微蓝色的光泽,对我居高临下地笑。
芷沅沅小姐真的很愤怒!
我抱着小药片跑到大药房,说,帮我挑一种维生素,长得和这药片越像越好。
我打算以后连“舔”的机会都不给这小药片,直接上冒牌货。
售药小姐只瞅了这药片一眼,就说,小姐,您手里的,就是XX牌维生素,还是天然成分的。
骇人听闻呐!石破天惊呐!令人发指呐!
那——我为什么老不怀孕呢?
难道谈瀛洲这样的人中龙凤,也有难言之隐?

从医院检查出来后,我知道这难言之隐,在于我。
医生用彬彬有礼,毫无感情的官方语言告诉我,这位小姐,您的生育系统混乱得一塌糊涂,估计还要调养三五年才能要孩子,当然要不要得到还得看天命。
我遭受过性侵犯,我有严重的腹部刀伤,我很难生出孩子。
我发现谈瀛洲的手段,真的有点高啊——他知道我肯定不会怀孕,却又怕我起疑心,所以骗我吃维生素。
我觉得这件事儿越来越诡异了,如果大闹芷家和谈家,说不定能抽丝剥茧,得到我想要的真相。
可是我没这勇气。我太贪恋这现有的一切,我要活在芷沅沅的世界,我不要活在陈美的世界。
我是个残缺的女人,连女人最基本的价值都实现不了,就像冰箱不制冷,就像彩电没图像。所以从今往后,我要加倍对身边的亲人们好,要让陈美在他们心目中,更有利用价值,争取一辈子不下岗!
我如饥似渴地开始看书,自学财务、经济与企业管理,看懂晦涩的英文报表,日以继夜,继晷焚膏。我怕来不及,我怕来不及!
谈瀛洲开心地给我捶捶背揉揉肩,端来官燕和雪蛤,说,咱们家沅沅真有天赋!一点就通!举一反三!
我去应聘谈瀛洲竞争对手的公司,胸有成竹,侃侃而谈,顺利做了一名市场部助理,半年多就晋升为市场部经理。

正当我在市场部干得风生水起的时候,有一天,我收到一封UPS国际快件,里面是一张催告单,落款是哥伦比亚的商学院。
亲爱的肄业生Lucy Zhi:
很抱歉地通知您,学校储物箱的期限为5年,逾期再不归还,将做无主处理。如果钥匙丢失,请找教导处,并缴纳罚金50元。
这肯定是芷沅沅死的时候,没处理干净的后遗症,谈瀛洲都不知道。
我对五年前的芷沅沅充满了好奇,谁也不能阻止我的美国行。
我对谈瀛洲说,公司派我出差5天。
这些年以来他一直管我很严,脱离他单独行动以前是想也不敢想。不过自从我成为职场女性后,人在江湖漂,哪能不出差?我随公司团队也陆续去过重庆、沈阳等地方,每次都是凯旋而归,所以他也放松了警惕。
他没想到,我这次出差,去的是美国。
真相在那里,我怕来不及。

储物箱,蓝色铁皮做的,半人高,旁边还立着好多个,名字的签条写着Amy、Sam不等,而我这个,写着“Lucy Zhi/芷沅沅”,字体小里小气的,缩在角落,像只扒光毛的白老鼠——好熟悉,不是吗?
我打开储物箱,里面分两层,上面放教材笔记、照片日记等女生的小玩意儿,下面放垒球衣,拉拉队捧花、轮滑靴。
我终于偷窥到了芷沅沅曾经的生活,如愿以偿,没有来不及。
人有相似,我承认,否则这世上哪来的“明星脸”?
但是我拒绝相信这世上,真的有一模一样的两个人,连雀斑分布的规律、写出来的字体都一样。
原来我就是那个传说中的芷沅沅。
沅沅是个刁蛮、任性、不讲理的小姑娘,正如谈瀛洲所说,是一颗被宠坏的烂樱桃。
三年前。

后天是沅沅20周岁的生日,阿瀛你一定要陪我过!
——沅沅乖,我在委内瑞拉考察油井,后天回不去。
阿瀛你敢说不,我拿小鞭子抽你!piapia的!
——沅沅,你又长大了一岁,怎么越来越不懂事?
阿瀛你不肯来是吧?不肯来是吧?她话锋一转,那我去加拉加斯找你!
——沅沅!别自说自话!严肃认真的!你不许过来,这里很乱!街上都打枪的!
呜呜,呜呜,~~~~(>_<)~~~~ 我有一个小秘密,想要告诉你。
——沅沅,晚两天,我就赶回去给你过生日,只晚两天我的大小姐!我的宝贝沅沅!这里很危险!你不许过来!听到没有?答应我!
我怕来不及!我怕来不及!芷沅沅的鼻孔朝天,尾巴翘得比头顶还高,无知无畏地出发了。

加拉加斯警方接到报案的电话,说发现一具裸体女尸,可想而知,身娇肉贵的芷沅沅大小姐有多惨。谈瀛洲一不抛弃希望,二不放弃抢救,芷沅沅大小姐终归是活了下来。
失去了贞洁,撕裂了器官,同时,也自觉自愿地,忘掉了过去的一切。
谈瀛洲问,她为什么会失去记忆?
心理医生说,记忆有自我保护的机制,会过滤掉特别痛苦的片段;
谈瀛洲问,她为什么伤口都愈合了,却始终不肯醒过来?
心理医生说,她怕醒来,她怕面对真相。
沅沅,阿瀛恳请你醒过来,我怕来不及,为你再造一个世界!

于是,我在福利院的8人通铺醒来,更年期的女督导凶神恶煞般地对我吼道:陈美!就你最懒!赶快起床叠被子!
我摇晃着脑袋,浑浑噩噩的还不明白什么情况,已经被凶神恶煞用棍子抽了三下,记记见血。
我赶紧洗脸刷牙去上工,接弹簧垫片,接一片得1分钱,福利院抽成2厘,实得8厘,我手脚慢,一天大约能接2500个,一口气干31天眼睛都要花了,才拿620块钱。
幸亏福利院是包吃包住的,否则我陈美早就变路边饿死骨了。
我的手指头都被磨出血来,我左看右看,爸爸妈妈在哪里?最疼爱我的人在哪里?我好想哭啊。
左手边是个胖姑娘,她说,陈美,咱俩都是孤儿,哪来的爸爸妈妈?
右手边是个瘦姑娘,她说,陈美,你昨儿磕破了脑袋,现在还晕得慌吧?傻鸟!
我就像肯德基的鸡,安然接受了命运。

后来,谈瀛洲来了。我的人生出现了金光大道,大道的尽头,王子、国王和王后,都在含笑等待着公主的归来。
从此以后,没有人比我更珍惜绿水青山,高原翠谷,真挚亲人,甜蜜爱人。
我怕来不及。
~~结束~~

2010/10/18 at 11:07 23 条评论

酒嘛,水嘛;钱嘛,纸嘛;

此幻灯片需要JavaScript支持。

少爷不在家两个月
我就像脱缰的野马一样

少爷说,小翎翎,你爸花心大萝卜的基因,你遗传了十成十
看见帅哥会流口水,看见美男会摸腹肌,眼珠子都不会转了。

唔,我爸因为流氓罪被判入狱5年,不知道现代社会还会不会对一个女同志判流氓罪
否则我十分危险

2010/10/15 at 16:41 4 条评论

江湖当然险恶,不过已经险恶不到我的头上了

一个农村娃,没有好爸爸,没有好背景,只有“刻苦读书,跳出农门”的至高理想,通过“高考”这种相对公平的手段,考上名牌大学。
毕业后,身无分文地留在一个冰冷的大都市,通过自己的努力,仅仅几年就成为全国青年的偶像,然后又迅速破产、陷入绝境;接着竟又不可思议地再度复活,更让人惊叹的是,他在两个以上截然不同的行业里取得了不可一世的成功。
他说,“江湖当然险恶,不过已经险恶不到我的头上了。”

《激荡三十年》作者吴晓波曾经给他下定义,如果要为这部30年的企业史选一个标本人物——只选一个,史玉柱可能是最典型的,他身上聚集了一个商业传奇的所有戏剧性要素。

史玉柱是我的校友。
怀远是史玉柱的故乡。
4000多年前,大禹在此娶涂山氏女,会诸侯,定九州,劈山导淮,成就伟业。
而今,我出差怀远,脚踏荆山涂山,俯瞰涡河淮河,遥想公瑾当年。

1982年,精瘦讷言的安徽青年史玉柱,以怀远县第一名的身份考入浙江大学,数学系。
1989年,他研究生毕业,再度一脸茫然地站在深圳宽敞而脏乱的大街上。不久之前,他无法忍受机关单位的平静和呆板,刚刚从安徽统计局的铁饭碗辞职。
史玉柱身高180,体重不到120斤,斯文羸弱,架一副度数极深的眼睛,一眼望去便是南方书生的模样,可是他却有着超乎常人的豪赌天性,无论是垒巨人大厦,还是卖脑白金。

他怀揣4000块钱,就敢打8400元的广告,卖汉卡;
他要把中国第一高楼建在珠海,命名为巨人大厦;
他去香港卖楼花,一个平米一万块,比银行贷款还要来钱快的融资平台;
他发现了比房地产更加暴利的行业——保健品和药品。

仅仅32岁,年轻的史玉柱走上了一条多线开战、俱荣俱损的大冒进之路。他亲自挂帅,把三十多家独立分公司改为军、师、方面军等编制,各级总经理都改为“方面军司令员”或“军长”、“师长”。在一则煽情的动员令中,他写道:“三大战役(指保健品三次重大的营销活动)将投入数亿元,直接和间接参加的人数有几十万人,战役将采取集团军作战方式,战役的直接目的要达到每月利润以亿元为单位。组建1万人的营销队伍,长远的目标则是用战役锤炼出一支干部队伍,使年轻人在两三月内成长为军长、师长,能领导几万人打仗。”
这是一场让人热血沸腾的商业运动,它由一位32岁的青年人点燃。在这场空前的漫天大火中,要么筑就不朽,要么玉石俱焚——他焚了。
巨人集团宣告解体破产,史玉柱身无分文,背负2亿元债务,惶惶然离开珠海这块伤心地,攀登珠穆朗玛峰,游荡大江南北,最后辗转到南京蜇伏了下来。
史玉柱的败走在当年引起了巨大的震动,他的一位浙江大学学弟在给他的信中写道,“你必须站起来,你知道吗,你的倒下伤害了我们这代人的感情。”
三年之后,舔净伤口的史玉柱果然以一种十分怪异的方式站了起来。

他用“脑白金”重新完成了资本积累;
他受让华夏和民生两家银行的几亿股股票,巩固他的资本安全系数;
最后,他用网络游戏“征途”作为收官之作。巨人网络名列在美上市的10大最盈利中国概念股第一名,市值15亿美元,其过去一年净利率为64.12%,运营利率为60.93%。

吴晓波说,“史玉柱是中国改革开放30年企业史上最具争议性的人物。毫无疑问,他是这代企业家中市场直觉最好的人之一,他的起伏经历和永不言败的精神则在万千大学生中产生巨大共鸣,被视为创业偶像和精神领袖。而同时,他在营销手段上的恶俗和对人类贪婪面的利诱,则受到重大的道德质疑。
这种商业成功,充满了野性的血腥、冷酷和道德麻木。史玉柱的身上,透射出这个商业年代所有的矛盾。”
但无论如何,他成功了。成功是什么?成功能去除你身上所有不干不净的气息。

2010/10/13 at 10:54 10 条评论

人非,物不是

 俺这史上最长假30天放完,回来一看,真真人非,物不是。

来到公司——公司面目全非。
全新的装修,全新的家具。开关换成施耐德,洗手盆换成乐家。
精光锃亮,雪白雪白。
立在俺的办公格子里,俺觉得这天地之间,最脏的就数俺了。
其实也不过4年,为虾米又更新换代了涅?
盆满钵满的老板耸耸肩,你知,楼下建行支行,9年间装修了3次,每3年就撬一次煞白煞白的大理石,扔掉成山成海的办公家具和装潢建材。
这是面子工程,也是拉动GDP的有效手段。至于环保,谁来在意?

打开电脑——从2005年开始寄居的SPACE通知我,在2011年3月前赶紧卷起铺盖滚蛋。
C姐问我,二小姐你何去何从?
其实我只用了半个小时的考虑时间,就点击了“Click “Connect” to get started”。
7年的感情,一朝拍散。
以前我说过,姐妹们,美男在手的时候要倍加珍惜,而一旦美男琵琶别抱了,咱们就要弃如敝履!
嗯,SPACE,弃如敝履!

脱下衣服——我们继续来谈论人非——面积最大的创伤,长28cm,宽9cm;

 

数量第一的跳蚤包,89个。 

   

 

 

 

 

 

 

 

 

创伤,是为了拍这张照片;老娘我手足并用爬上去的!

  

 

跳蚤包,和这帷幔滚做一团,3小时,就大功告成了,So easy的;

 

 

 

这真是一个风起云涌,波澜壮阔,人非物不是的,30天长假啊。

现在,异常期待少爷的归来,瞧他是怎的,人非,物不是了。

好了,老娘我要在https://wordpress.com/开始新旅程了。

2010/10/11 at 16:43 30 条评论


·桑·墨·裳·


童年赶海的赤脚妞妞,
少女时代负笈于浙大,
现今房地产公司供职;
热爱生活,酷爱写作;
吃喝玩乐,一事无成。
Email:yoursling@hotmail.com
free counters

输入你的邮箱地址来订阅这个博客,新文章通知会发送到你的邮箱里。

加入另外 24 位粉丝

人气急升

雁过留痕Blog Stats

  • 39,018 爪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