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二月, 2011

他的一生

奠

他。
1960年.他呱呱坠地,就遇上三年自然灾害,饿得面黄肌瘦,肚皮大如斗。
1966年,该上小学了,国家开始闹文化大革命,他成了年纪最小的红卫兵狗腿子,什么也不懂地跟在某些人后面,有样学样地“打砸抢烧破四旧”。
1972年,家里的哥哥姐姐都上山下乡去了他听都没有听说过的地方,“楚雄”、“鸡西”、“乌海”。他不舍得,可是没办法,只能泪眼婆娑地跟在绿皮火车后面跑,接受一年只能见一次的现实。
1979年,他读完了高中,成绩不错,写得一手漂亮书法。考不上大学,找不到工作,他成了一个混混,英俊的小混混,被很多花痴的小姑娘崇拜的英俊小混混。
1980年,英俊的小混混自然也有自己喜欢的小姑娘,可惜这个小姑娘在这一年成了他的嫂子。
1981年,他很伤心。他羡慕他的大哥,但不嫉妒。他发誓要对大哥和嫂子好。
1982年,嫂子生了一个漂亮的小姑娘,他欢喜得天天抱在怀里亲。
1983年,大哥居然被公检法控诉搞婚外情!耍流氓!被投进了大狱!这怎么可能?嫂子年轻漂亮又温柔贤惠,大哥的眼睛瞎了才去外面拈花惹草。一定是公检法弄错了!对!一定是他们弄错了!愤怒的烈火焚烧着他年轻的胸膛,琢磨着一定要去对派出所的同志说,你们弄错了!你们冤枉好人!
1984年,他以“袭警罪”被判处13年大狱!送至青海劳教。

青海,青海,多么遥远的地理名词。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
青海湖上面,飘来荡去大片大片的乌云;大得遮暗了终年积雪的祁连山;
远远眺望只看见孤独的城池, 那正是春风都吹不到的玉门雄关。
关山万重,道阻且长。他的世界,一夜之间,分崩离析。

1997年,香港回归了,他也回归了,带着一身虬曲的肌肉。
他离家时,少年意气风发的年纪;他回家时,尘土满面鬓如霜。
他离家时,老母亲老父亲都健在;他回家时,父母双亡。

他用这十几年的积蓄,为小侄女买了一双阿迪达斯运动鞋。她应该15岁了吧?应该穿几码的鞋子呢?长大后她还像小娃娃那样可爱吗?大哥和大嫂生活得如意吗?大嫂还温柔漂亮一如往昔吗?大嫂学那王宝钏,苦守寒窑8年盼得大哥出狱,这是多么感天动地的夫妻情啊,我以后的妻子如果也能这样就好了……他怀着美好的憧憬,敲开了门。
人间怎会如此荒谬?男人怎可如此多情?
出狱后的大哥对大嫂多年的等待的确感恩戴德;但这并不能阻止他天生的劣根性,依旧是拈花惹草,浑身上下红粉菲菲。他捶着胸膛问大哥,你是不是人?你还是不是人?你一堆姘头,怎对得起等你8年的大嫂?
大哥说,我毕生的希望就是,家里红旗不倒,门外彩旗飘飘。现在家里红旗要离婚,我也没办法。
兄弟决裂。

1998年,他在家门外的小院子里种花一大片,打发寂寥时光。那花红艳艳,好看得紧,看直了每个路人的眼睛。他对小侄女说,这是阿叔在青海种过的花,好看吗?可是他们不让阿叔种呢。居委会上门劝阻种花,他不听,派出所民警亲自登门把这些花全部拔除,并处以警告处分。
这种花叫,罂粟。
1999年,他已经不是一个英俊的小混混了,他是一个英俊的老混混。他喝酒,喝青海的烈度酒,名字叫青稞。终日酩酊大醉。
2000年,英俊的老混混结束了长年的单身生活,终于在40高龄娶到了妻子。那当然不是他年少气盛时梦寐以求的妻子,只不过是,聊胜于无。
2001年,他与朋友合伙做生意,十几年的积蓄被骗了个精光。
2002年,他在学校门口开了一家快餐店,夫妻老婆店,维持一日三餐,日日二锅头。
2003年,他迎来了自己的女儿,并无太多喜悦,只不过是,聊胜于无。妻子跪下来乞求他不要再喝酒,“你有小三阳,怎么能喝白酒?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我们娘俩着想呀……”
2004年,白酒与他;
2006年,他与白酒;
2009年,他与肝癌;
2010年,肝癌与他;
2011年,英俊的,能写一手好字的,有一副好身材和虬曲肌肉的他,结束了短暂的一生。


谨以此文,纪念他悲凉、郁郁的一生。
愿他的来生,温暖而善良。

Advertisements

2011/02/22 at 11:01 9 条评论


·桑·墨·裳·


童年赶海的赤脚妞妞,
少女时代负笈于浙大,
现今房地产公司供职;
热爱生活,酷爱写作;
吃喝玩乐,一事无成。
Email:yoursling@hotmail.com
free counters

输入你的邮箱地址来订阅这个博客,新文章通知会发送到你的邮箱里。

加入另外 24 位粉丝

雁过留痕Blog Stats

  • 38,945 爪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