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六月, 2011

高调做事,低调做人

韩三平先生说,高调做事,低调做人。
但,究竟何为“事”、何为“人”,作为我们普通人,很难权衡这个“度”。
比如说,“婚礼”,究竟是“做事”,还是“做人”?究竟应该高调,还是低调?

过来人总结经验说,购房、装修、结婚、怀孕、生子,都是小两口矛盾的集中爆发点;
果不其然。
关于筹备婚礼,我们出现了“高调”和“低调”两种争论。
他们家,想要的是“高调”。
独生儿子,苦心孤诣养育多年成才,值此少爷三十大寿之际,双喜临门,他家决定,大操大办;
而我只想,低调成亲,关键词是,尽快。

过去的五六年,我逃避婚姻;如今,我逃避婚礼。
你知道不知道,我真的很烦?
怀孕了,才知道中国还有“准生证”这个没人权的东西;
为了方便生产,减少沪杭两地奔波,我急着把户口赶紧从杭州迁移到上海;牵一发而动全身,户口动了,社会保险也要动,我急着把社保从公司的杭州单位迁出,迁入上海总部;
这些事情落在纸上,只短短两行字,当初做来,点头哈腰,摇尾乞怜。
迁户口就要做体检,验血三个指标都偏低,医生说,妊娠三个月,你明显营养不良,要多补补啊。
我知,我当然知,我天昏地暗吐成这个样子,人瘦掉五斤,营养充足才怪!可是我吃不下啊!
孕检又要抽血!一管又一管血!动不动就做B超,医生拿个物件儿在你阴道里捣来捣去给宝宝拍写真,难受死了;建小卡,建大卡,唐筛糖耐大排畸,各类医学名词一个一个扑面而来,吓得我一愣一愣,一迈进医院大门就两腿打颤!
我没想到,生孩子居然这么麻——烦——
天啊,让我两腿一蹬,在高粱地里,随便就拉出一个娃吧!
这还没完。
定酒店、试菜、宾客、喜糖、婚庆、钻石与黄金,我已经全都不管,全部随便;可是有一些我不得不出席,比如说,试纱、试妆、试发型;出门纱,主纱,敬酒服;
试婚纱的时候,关于腰围,我特别告知,放宽一点哦,我的肚皮可是吹气球一样大起来呢。
服务人员的态度都很好,他们笑意盈盈地问我,好的,请问届时您的腰围……
我说,六个月的肚皮。
他们的笑容消失了。奉子成婚的新娘子他们见得多了,熬到六个月大肚皮的新娘子……他们见得少。
你们家选的黄道吉日,偏偏非要我熬到六个月的大肚皮,才能出嫁。
无语问苍天!

我很累,我很烦,我身体状态很差。我只想,低调成亲,请家人吃一顿饭,就好。婚礼是私事,请勿高调。
讲讲高调和低调的例子。
大学时代的我,年轻气盛,曾经很高调。当然,我也有高调的资本,记者团团长、广播台台长、校辩论队一辩、还有学校网站和电视台,传媒业娱乐业混了个遍……
那又怎么样?班级书记选举,我在所有候选人中得票垫底;入党选举上,我一票败北;甚至拍毕业照,都没人通知我,最后毕业了,打包带走的是一张没有我入镜的毕业照;第一份工作还在实习期,就被人事总监劝退走人。
高调做事,低调做人,我渐渐学会敛起自己的羽毛,锋利的小爪子只在需要的场合挥舞。职业生涯总算重上轨道,走向顺利。现在我怀孕了,每天只需上4小时的班,一分钱也不扣,这样的优待,当然和六年来我的兢兢业业,低调经营有关,起码,我获得了领导的认可。

少爷,你自己家今年和去年的遭遇,不也是一个“高调做事,低调做人”的案例吗?
开工厂、做生意这么多年,顺风顺水,自信心渐渐爆棚;
去年,你们无视车库里丰田本田马自达一堆车,依然一掷万金买了辆宝马七;
没想到,宝马七屁股还没捂热,☭就找上门要拆咱家的“土地手续不齐全”的厂房。
一进一出,损失惊人。
如果当初能低调点,也许不会被举报,也就没有这场无妄之灾了。

我的要求很简单,我们真心实意请亲朋好友吃一顿便饭,把幸福和喜悦和大家分享,就可以了。我那时候已经六个月了,别让我累,别让我烦,别让我换三套纱,别让我浓妆艳抹。
此外,关于钻戒。酷爱研究矿晶这么多年,我太知道这玩意儿的猫腻了。只有三克拉以上的金刚石才有收藏和增值价值,那种几十分的钻戒统统都是沉没成本,典当行里多的是1折都出不了手的价。你如果真的信奉钻石的真爱永恒,大可以慢慢攒钱,攒到100万左右,就能入手一个门槛级别的收藏级金刚石原石。我就戴着自己的琥珀戒出嫁,没关系。金刚石与琥珀,都是大自然的恩赐,时光隧道的精灵。

2011/06/29 at 14:22 17 条评论

与妻书

意外收到一封挂号信,寄自新疆喀什,邮戳显示,路上走了大半个月。是少爷偷偷寄的意外惊喜。

昔有林觉民,作《与妻书》,情真至此,长歌当哭。
今有君少爷,作《与妻书》,情真意切,与君共飨。

 

亲爱的小仙女和小兔子:
现在,我正在五千多公里以外的南疆给你们写信。我在深深感到内疚和歉意的同时,向你们致以崇高的敬意,和最诚挚的问候,感谢你们对我工作的大力支持和理解,感谢你们对祖国援疆事业做出的重大贡献。
这两个月以来,哥哥在南疆戈壁沙漠挥洒青春和汗水,妹妹在上海我们共同的小窝里安心养胎,我们的宝宝牵动着两颗遥远的心。亲爱的小兔子,你在这样一个伟大的时刻孕育,是上天的旨意,在爸爸妈妈的栽培下,你会光辉灿烂,一生平安!

晚饭吃好,是八点半,南疆的天上都还是云彩;此时此刻,是凌晨半点,明亮的星辰渐渐爬上天空,寄托着我无限的思乡之情。我是多么想念你们,牵挂你们。小仙女,头三个月是妊娠危险期,你们母子的平安,是我最大的欣慰!
老婆,我最亲爱的小仙女,二小姐,小翎翎,从现在起,你不再是一个蹦蹦跳跳的小孩子了,你已经是一位准妈妈,即将要承担起做母亲的责任,这是人世间最伟大,神圣、崇高的职业。为此,你准备好了吗?
我希望你以后,成熟稳重,以大局为重,以家庭为重!
我希望你以后,成为一个负责任的母亲,照顾好小宝宝!
我希望你以后,孝敬双方父母,彼此和谐相处,尊老爱幼!
我希望你以后,做好贤内助,和我携手并进,共建美好家园!
从今以后,少爷我身上又多扛了一份责任,从此我与二小姐骨肉相连,亲上加亲。当然,我对自己也有了更高的要求。造价工程师、一级建造师里的房建证、市政证我都已经考出,这一年6万的挂靠费就当小兔子的口粮费,养育基金,只要兔子不太烧钱,想来应该是够了。
小兔子,你不许笑爸爸,爸爸的收入虽然目前还是没有你妈妈高,但是你可别着急,从斜率上看,爸爸超过妈妈,应该是指日可待了。
从今以后,爸爸会挺起肩膀,照顾好你,照顾好妈妈,赚的每一分钱,都给妈妈花,都给兔子花;让我们一家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
遥祝小仙女和小兔子,平安健康!
                                                                                      少爷
                                                                           记于新疆•喀什

2011/06/27 at 13:01 12 条评论

绿罗裙

少爷西域归,扛回五大箱子——全是吃的;

这不奇怪,根据他对俺小垃圾的态度——“能吃吗?能用吗?都不能?谢谢。”就可预知了。

幸亏,少爷在百忙之中,忽然想起家里的仙女既喜欢吃的,也喜欢玩的,他给仙女捎回了一个挺好玩的丝巾。

新疆喀什地区手绘旅行图(莎车、泽普、叶城和巴楚四县)

新疆的少女,绿色的罗裙;半掩的面庞,纤细的腰身;这个女主角像谁?像只穿绿罗裙巧笑倩兮的“云歌”——桐华“西域三部曲”的女主之一

《大漠谣》、《云中歌》、《解忧曲》;

桐华是个网络写手,网络写手的通病就是动辄“洋洋洒洒百万言”;这个西域三部曲固然写得不错,但实在太长了,今日二小姐就对着少爷的“西域丝巾”,浮想联翩,来改写一番这一百多万字的西域言情三部曲;

第一部《大漠谣》;女主玉瑾;男主霍去病,孟九

玉瑾,玉瑾,别看女主名字风雅得紧,其实是个狼女,自小被狼妈妈抚育长大,会狼嚎,懂狼语;

少女时代终于被一个在匈奴为官的汉朝文人所拯救,并成功与匈奴未来的高层领导人们有了共同长大的经历;

男主的身份不用多说,霍去病——“匈奴不灭,何以家为”的霍去病;他舅舅是大将军卫青;他姨母是皇后卫子夫;他是天妒英才24岁早夭的霍去病;小霍同志;

男配的身份也够炫,孟九,小9同志,温文儒雅,富可敌国,西域兼长安黑社会老大的继承人兼神医;身有残疾坐轮椅;

女主自由奔放的灵魂爱上了青草河畔吹箫奏“采薇”的男配;可是这个背着闪闪光环的小9其实是很自卑的人,他不但腿有残疾,连小鸡鸡也有残疾,所以他决定还是不要害了女主一辈子的性福;

于是三角债转圈圈游戏开始了,只见小9在前面推着轮椅逃,还要不时回头关心下小玉同志追的时候摔着了没;小玉同志勇敢的一根筋的追阿追阿追啊,还要随时告诉虎视眈眈在旁边的小霍同志:表吵,我很难过中;可怜的,先苦后甜的小霍执著的把他灿烂的阳光照耀在小玉前行的路上,扮演热情阳光帅哥,拼命抚慰小玉一颗支离破碎的心;小9看见了,心里不是不酸的。

追了阵子,女主累了,生气了,说我不玩了,要歇歇了。至此,转圈圈游戏进入混乱调整期;这个混乱调整期,小玉离开长安,回到西域。

时间!地点!给了小霍很关键的天时地利!行动派的小霍同志果然不负众望,马上乘虚而入,迅速拿下,吃干抹净(要不说小9同志先天缺陷就是吃亏呢)

留在长安的小9同志,忽然发现了小玉当初写给他的几大箱子情书!情书啊情书!他被震撼了!他醍醐灌顶了!原来小玉爱我,和我爱她一样深啊!我还以为她给我和小霍是一碗水端平呢!既然这么爱我,那我就不能逃避,一定要把她追回来呀!于是小9推着轮椅,从转圈圈游戏的第一名变成了最后一名,拼命地往前追!

于是轮到小霍同志吃醋了!你说这男人!我都把小玉吃掉了,你咋还来追啊?你说这女人!你都被我吃掉了,咋还对着小9纠结啊?

于是,小霍同志,一不做,二不休,24岁妙龄之际,“诈死”离开汉朝,离开长安,与小玉永久定居西域,留下司马迁史记中,对霍去病英年早逝的喟叹!

 

第二部《云中歌》;女主云歌;男主陵哥哥;孟珏;

《云中歌》一共上中下三本;看第一本的时候你觉得是轻喜剧;看第二本的时候你觉得是浪漫的偶像剧;看第三本的时候你才知道跳错了坑,他妈的是彻头彻尾的悲剧!悲无可悲的悲剧!现实生活已经够残酷了,还写悲剧,老娘最讨厌悲剧了!

女主霍云歌,第一部小霍同志和小玉同志的宝贝女儿;男主陵哥哥,汉朝皇帝刘弗陵;男配孟珏,第一部小9同志的养子;

云歌少女时代,在大漠救了俩少年。一个是她倾心仰慕的“陵哥哥”,绣鞋定鸳盟;说好十年后去长安找陵哥哥;

另外一个是胡汉混血少年,他有着不可思议的漂亮邪魅外表、落魄的身姿、憎恨所有富贵人士的阴暗心理;他掳走了云歌的另外一双绣鞋,注意是掳。

小9同志在第一部做了炮灰,小9的养子(就是那个邪魅混血少年)在第二部的戏份,是绝对的男一号!但是没人规定男一号不能做炮灰!我们云歌小姐,绿罗裙的云歌小姐就死心塌地喜欢汉朝皇帝刘弗陵,8岁继承王位,22岁就去世的刘弗陵。

云歌。刘弗陵。两日相处。九年相盼,一世孤清。谁也讲不清楚,爱情是什么东西。

孟珏含着泪眼,问“你只记得当年赠一只绣鞋给陵哥哥,便是私定鸳盟;你可还记得,另一只绣鞋,是赠给了我?为何你却辜负我?”

第三部《解忧曲》;

还没写;从第二部的伏笔来看,应当是汉武帝时期外出和亲的解忧公主,中国第一位女外交家的冯嫽夫人;汉朝名臣霍光这三人之间的故事;

2011/06/21 at 13:26 8 条评论

I Do.

Resize of 婚姻登记处

君少爷誓词:

答应小仙女的事情,要挂在嘴上,放在心上,特事特办,急事急办;
让小仙女吃好,住好,玩好,休息好,支持小仙女在折腾中度过快乐每一天!
五十年不变!

 

二小姐誓词:
1981年,我们共同出生于浙江省;
2000年,我们共同跨入浙江大学;
2011年,我们共同迈入婚姻殿堂;
我希望吸引万人视线的你,眼里只有我。
我希望不论我变成什么样,你一样爱我。
我希望再多愿望,你都能为我一一实现。
人生征途,星辰大海。
花花世界,鸳鸯蝴蝶。
未来都有我,陪你度过。

 

qingrenjie_xinxing

2011/06/13 at 13:18 18 条评论

万里关山一日还

 

有所思,乃在西域南。
何用问遗君?辛卯兔宝宝。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昆仑那畔行,夜深千帐灯。
上有青冥之高天,下有帕米尔高原。
天长地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

长相思,摧心肝,问君何时能归还?
君道,五月初十!五月初十!
领导道:周永康,中纪委,小徐你再留一留,留一留。

闻君有他心,闻君有他意,二小姐拿出一把刀。
青冥宝剑赛龙泉,一剑挥出,破碎虚空,你到底入鞘不入鞘?
拉杂摧烧之,摧烧之,当风扬其灰。从今以往,勿复相思。

结局——万里关山一日还。

2011/06/10 at 16:00 6 条评论

The Ritz-Carlton里欢乐蹦蹦跳的孕妇

IFC-Ritz00

邮箱里收到一张邀请函,邀请观摩一场Show。这本是常事,帮一些杂志媒体撰稿的后遗症。
少爷是反对我去的,他说得义正词严。“您现在三个月了,别这么欢乐蹦蹦跳行不行?你看谁家孕妇像你?整天骑自行车上班,现在又和我说要颠着肚子去看秀。我求求你了仙女姐姐,安心在家里养胎行不行?您不能欺负我离您5600公里远鞭长莫及,就老往人多热闹的地方挤啊!万一把翘翘的小胳膊小腿儿挤掉了怎么办?我这几天都要陪中纪委的同志,您安分点儿行吗?别让我整天为你操心啊。”
“我是去秀场,又不是菜场特卖场,哪有这么挤?”
仙女我虽然不屑地反驳了奴隶,不过还是打消了去秀场的念头。

不过,当我的眼睛落到Ritz这个字眼儿的时候,我被吸引了。
这不就是6.7号,邓超孙俪大婚的酒店嘛!
这可是目前上海滩最顶级婚宴的场所之一呀!从2006年以来,俺打工妹进城,已经观摩拍摄过Hilton、Park Hyatt 、Inter Continental 的婚宴秀,Ritz-Carlton 新近开张还不满一年,一切的物件儿都还和处女的肌肤一样迷人,摆出来的婚宴价码1万块一桌起步价——这有机会哪能不瞅瞅,不尝尝呢?
所以,俺就颠着肚皮,携着太皇太后,出发了。

The Ritz-Carlton Wedding Fair ,俺来了。

 IFC-Ritz01 IFC-Ritz02

酒店的装修居然选择了用埃及风格来表现中国题材。唔,可以算是别出心裁吧。

这不奇怪,中国人虽然对“埃及风”不感兴趣,但是埃及风格里这种金灿灿、金碧辉煌的腔调是深得中国有钱人喜爱的。这样多好,又避免陷入“大金牙”的窠臼,又契合了有钱人的审美,一举两得。

IFC-Ritz021IFC-Ritz03

 IFC-Ritz04 IFC-Ritz041

IFC-Ritz042IFC-Ritz05 IFC-Ritz06

IFC-Ritz051 IFC-Ritz10     

太皇太后大开杀戒
秀上的菜式都是真的,但光给看,不让尝;全部甜点、水果和饮料是免费供应的,太皇太后趁机混了个肚儿圆。
太皇太后拿出吃水煮大白菜的胃容量来对付Greme Brulee、Chocolate Brownie、Tiramisu、Sabayon……看的俺都惊呆了。
俺知道,俺娘之所以一直吃素,就是因为她对食物疯狂的迷恋。她的胃口很大很大,她又要保持小蛮腰,所以她不得不拼命吃大量粗纤维。她极爱吃甜点,当今日她决定放弃蛮腰,大开杀戒的时候,简直可以惊天地,泣鬼神。。
这酷爱吃甜食的娘,是怎么生出从小不爱吃甜食的囡来的呢?迷惑。

2011/06/07 at 15:25 6 条评论

人间锦灰不成堆

少爷日复一日地批评我,吃喝玩乐没出息。现在怀孕了,胎教的书不看,成天瞅这种不务正业的杂书,摆明了想让小兔子也没出息。
而我总是哀叹,为虾米没有王世襄的福气,能遇见袁荃猷。她知晓丈夫的兴趣,支持他的事业,懂得他的情趣,分享他的审美意趣。
袁先生写,“一对红木小圆盒,盒盖镶火绘葫芦,内盛红豆,是世襄1945年从重庆归来后赠我的定情之物。”他们懂物,懂得物之所以然,这是一种精神。我从小喜欢集杂物,并且非要弄懂这些杂物的材质、工艺,来龙去脉;这也是一种类似的精神。
少爷则不以为然。大部分的时间他买下一个东西,并不去探究东西是什么。这个镶宝石的项链镶的是那种天然矿石?有什么寓意和传说?用的那种镶嵌工艺?这个漂亮的柜子是什么木头做的?木料有什么优点?款式是什么风格?他都不关心。
只一次例外。我买下一个很小的木凳子,少爷翻了一遍后说,纯榫卯结构。
是的,正因为这个,我才买下这个小凳子玩,而少爷终于在自己的术业专攻领域(土木工程),和我有了一次共鸣。
所以王先生与袁先生他们可真是,神仙眷侣,富贵玩家。令人好生羡慕。
无奈,王先生驾鹤仙游后,世上已无俪松居,人间锦灰不成堆。

这套《锦灰堆》,堆在书架上已经很久了,灰尘一大堆。
关于“锦灰堆”名字的来历,王先生说,“元钱舜举作小横卷,画名’锦灰堆’,所图乃螯钤、虾尾、鸡翎、蚌壳、笋箨、莲房等物,皆食余剥剩,无用当弃者。窃念历年拙作,琐屑芜杂,与之差似,因以《锦灰堆》名吾集。”

几年前看,隔几年再看,对王先生的精神领悟又有不同。就像每隔几年重温一遍《东邪西毒》,我总看到了人生的新境界。
王先生出生于1914年。那是个晚清刚刚灭亡,民国方才稚嫩的岁月。
当年京城里的“王家二少爷”是书香门第,父亲、祖父,曾祖父都曾经在朝廷仕官,母亲是鱼藻画家。他从小爱玩,如同所有的晚清纨绔子弟一般贪耍,但是,被裹挟在20世纪的滚滚浊流中,国难当头一次又一次,注定他多舛的一生。
天性阳光的人是不会被生活的浊流打倒的,哪怕周边的环境再恶劣,他玩家具,玩书画、玩乐器匏器漆器、玩金石牙角雕刻、甚至是豢养鸽、鹰、犬、獾、蟋蟀的工具。他说,“我自幼及壮, 从小学到大学,始终是玩物丧志,业荒于嬉。”家道中落后,生活所迫,他又说,“(书画瓷器,玉器金银青铜器)因经济所迫,对这些不敢问津,只是用几元或十元的价钱,掇拾于摊肆,访寻于旧家,人舍我取,微不足道,自难有重器剧迹。在收藏家心目中,不过敝帚耳,而我珍之。岂不正合敝帚自珍一语?”
他出身贵族,国难当头家道中落,文革的日子更是难过。多少大家大师因为对社会的失望,自杀于文革时期,可是王先生对一切都能做到付诸一笑。
祖传的老宅在建国后被社会人士所挤占,陆续搬进来几十户人家,从此鸡犬相闻,日日聒噪,还乱七八糟搭了好多临时小房子住人或者做饭。他与夫人缩到一间厢房里,古典家具密密匝匝一路堆到天花板,白天的时候,袁先生就在明朝的条案上烙大饼,擀面条,晚上的床呢?连放床的空间都没有,他和夫人就干脆放平了一具明代的衣橱,“移门好就橱当榻,仰屋常愁雨湿书”,横批———“斯是漏室”。

晚年的时候,王先生开始思索这些“杂物”的去处。
博物馆是个好归宿。上海博物馆里大量的明式家具,都是王先生捐献的;捐完之后他很开心,“(它们)在我家时蜷着身子没地方摆开,现在终于可以伸开腰舒展了。”
拍卖也是一个归宿。当年嘉德拍卖做的专场“俪松居长物”,盛况空前。那是2003年,中国艺术品收藏品市场才刚刚风生水起,当年参与这场盛会的人们应当都赚得盆满钵满了。
——这是盛世的悲哀。艺术品收藏品变成了投资渠道。

王先生生前收藏的几架古琴,现如今在拍卖市场上“大宝天天见”。
王先生收“大圣遗音”伏羲式琴,朝夕相伴55年。如今先生才仙逝几年?古琴就被拍卖了多少次?每一次都是天价天价天天价。
艺术品在藏家手中的流转速度愈来愈惊人,投资者买它,手里都没捂热便急急出手,生怕砸在了自己手上。拍卖行们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掮客们笑得合不拢嘴。
如果回到文革,回到建国,艺术品、文物的投资是“沉没成本”,付出的金钱仅为心头好,那这些如今屡屡天价的“宝贝们”,还能作价几何?
狂躁的市场总是喜欢“超跌”或者“超涨”。文革的时候,一个清朝的粉彩盘子,故宫博物院门市部收购价只够购买4把当时流行的镀镍钢折椅,这就是“超跌”;现在宝贝动不动就拍出上亿的天价,这就是“超涨”。大家都太不淡定了。

2011/06/02 at 15:35 7 条评论


·桑·墨·裳·


童年赶海的赤脚妞妞,
少女时代负笈于浙大,
现今房地产公司供职;
热爱生活,酷爱写作;
吃喝玩乐,一事无成。
Email:yoursling@hotmail.com
free counters

输入你的邮箱地址来订阅这个博客,新文章通知会发送到你的邮箱里。

加入另外 24 位粉丝

人气急升

雁过留痕Blog Stats

  • 38,823 爪

归档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