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filed under ‘02执君少手,挽仙女腰Darling’

现世报

物价飞涨,工资飞涨,少爷家纺织厂的织布工,正式突破4000元/月
都还招不到人!!!
织布工人,熟练工4000,学徒工2500,包吃包住包买返乡火车票,居然还招不到!
细究原因,年轻的小姑娘都去卖了,觉得织布苦,织布无聊,织布不能见识花天酒地的花花世界;
So,男性织布工变多了,男人觉得在建筑工地当泥瓦工学徒,还不如来当织布工学徒,起码不用风吹日晒雨淋。
男的就男的吧,这个社会价值观和道德观已经崩溃了。

男青年勤奋,不如富二代随便就能成功;
女青年自重,不如傍权贵收获既快又多。
哪怕傍不了权贵,做一次200块钱的吸引力也不小。
看,只要每天接客两三个,就能轻松月入过万了,谁还愿意做学徒工?
可怜我自强自立的二小姐,每天骑着脚踏车,揾钱风雨中。
上海气温零下五度,可怜的二小姐,要去那气温零下十五度的山东出差。

临行前,少爷特意返家,精心为我准备衣衫。
“新年伊始,我的小仙女就要辛苦了。来,穿上奴隶为您买的衣装,认真做好保暖工作。”
保暖内衣,恒源祥羊羊羊的;
羊绒衫,春竹的;
高领羊绒衫;鄂尔多斯的;
盖到膝盖以下的羽绒服——居然还是白鹅绒!


里三层,外三层,少爷把俺裹得像粽子。俺抱住少爷猛啃一口,作谄媚状,“亲爱的少爷,咱们别分居了,您回家住吧?”
少爷听得,那叫一个志得意满啊。
他乐呼呼地说,“您终于知道我的好了啊?”
小仙女潸然泪下,“那是!俺山东去一周,您要是不回来住,奶牛怕是饿死在狗窝了。”
少爷一听,横眉倒竖,白鹤亮翅。“你……你……是要我回来帮你养狗!!!”
“把奶牛交付给你是看得起你!”
“你你……我我……我不养……”
“不养我就死给你看!”
“你欺负我……做人不能压榨成这个样子……”少爷委屈得直哆嗦。

少爷拖着拉杆箱回家了,在接下来的7天,他与奶牛共存亡。
So,我们的口号是,“狗在仙女在!狗亡仙女亡!”

出东门,坐汽车,斗地主,暖气足。
二小姐我,脸色煞白,口吐白沫,浑身汗津津,倒地呈匍匐状。
我。中。暑。了。他。奶。奶。的。现。世。报。

90

Advertisements

2011/01/10 at 14:08 18 条评论

梅雀报喜,降雪飞鸿,快乐分享,双倍喜悦。

2011

289620t1277274516892_o Resize of 青空坠离星正版

2011/01/04 at 16:32 15 条评论

独守空闺

小仙女,你越来越像共产党。
——何出此言?
你还记得咱俩刚相好时,你是怎么和我说的吗?
——自然记得。全心全意做好君少爷的小奴隶!
共产党刚上台的时候也说全心全意做人民公仆的……

                       ——————————题记

So,少爷与我正式分居了!用不能在天朝的一句话怎么说来着,半反!党!

作为男人,少爷也算出手阔绰。为了与奶牛划清界限,他不惜将这整套房子赠与我,只求我允他,净身出户,另立山头,寻觅不养狗之女士,尽早完成他30岁结婚生子的大计。
我赏他两个字,准奏!
于是,少爷屁颠屁颠地搬到,人去楼空鬼影比人影还要多的世博村居住了。

度过了一个混乱的,毫无头绪的,忍饥挨饿的周六之后,周日的早晨11点(哦,上帝说,11点你还好意思说早晨!),我躺在床上,眼珠子瞪着紫色的墙纸发呆——今天吃什么?
没错!我对男人的生死判决向来是雷厉风行,却总是为五斗米折腰。

周日的早晨12点,我嘴巴沿儿挂着白沫,牙齿间咬着板刷,从书房踱到厨房,一直在努力思考,昨天我是吃什么撑过去的?顺便一个扫荡腿,把奶牛赶下它的专属沙发。这破狗,越来越不像话了,也敢学老娘睡到12点!
我终于想起来了!
昨天,我就着少爷留给我的最后一道菜——番茄炒鸡蛋,泪珠子当盐,咽下了3大碗红枣小米粥。

男人没有了,日子还得照样过。今天吃什么?
掬水轩的饼干一箱——呸呸,他买的;
顶好的肉松2罐——呸呸,他卖血后单位发的;
正中的草鸡蛋30枚——呸呸,他从阳澄湖给我捎的;
猕猴桃,甘蔗,橘子,提子,香蕉若干——呸呸,不顶饿;
awfully的松露巧克力1盒——当日他说,我要让小仙女的生活,就像awfully的巧克力一样甜蜜一辈子!如今言犹在耳,劳燕分飞,一百块一粒的巧克力也挽救不了。

我得有骨气一点儿!
为什么还要继续吃前.任.男.友.留给我的食.物.残.渣.呢?

像我这样从小学就开始声名远播的“饭桶”,饭量可以惊倒大BOSS的饭桶型选手,在能源危机出现后,一定要学会主动觅食!否则马上就会成为被后浪推到上海滩上的前浪。
我痛定思痛,骑着小车车,去了菜市场,花出毛主席,买回两箩筐。
然后,一筹莫展。
这么多年来,我只锻炼出强大的消化能力,小肠绒毛和胃部肌肉特别发达;大脑中关于如何把食物从生变熟的那几个细胞,早已饿死。


小时候,跟着我爸肯定饿不着,他是开饭店的;
自从他把我灌成一个体重高达108斤的肥妹后,我回到我妈的怀抱。虽然清水寡油养生菜,但也从来不让我饿着;
从我妈手里被少爷接盘后,我过上了3食堂+1少爷的生活。
现如今,少爷走了。。。。这不可恨;可恨的是,他居然还收回了那三张华丽丽的政府食堂卡!!!
徐汇近,浦东便宜,世博好吃。
现在都和我没关系了。
我要主/动/觅/食/。
我终于把这些食物都弄熟了。

我剥虾壳的时候,眼泪就掉下来了。
少爷钻在虾壳里说,小仙女!你这只白眼狼,真是白疼你这四五年了。这些年你吃掉的虾,保守估计也有半吨之多。哪一只不是我亲手做熟,剥好,喂到你的嘴巴里?现在你要自己买虾自己洗,自己烧虾自己剥了吧?哈哈,你也有今天!
我吃鲈鱼的时候,不够咸,没关系,眼泪再掉几颗下来,拌拌。
少爷站在鲈鱼头上说,小仙女!你这只白眼狼,真是白疼你这四五年了。你爱吃鱼,又不爱吐刺。我挖空心思到处寻找只有大刺没有小刺的鱼,这些年来你吃掉的鳜鱼和三文鱼,真是几箩筐也数不清。你看,我走了,别说三文鱼,你的生活水准从鳜鱼直线下降到鲈鱼了。再过些日子,就要掉到鲫鱼了。鲫鱼小刺多,到时候鱼刺卡喉咙再被送到医院,可别再来找我!
我吃目鱼蛋蒸蛋。。
少爷站在目鱼蛋上对我说,小仙女,你看我这双手,纯白,修长,细腻,没有一处茧子。就是这双手,今朝为你做出目鱼蛋蒸蛋。他不是普通的手,这双手,曾经执掌审计的生杀大权,浦东机场航站楼,沪杭磁悬浮,世博国家馆,东方艺术中心,中央党校,新区图书馆。小仙女,你说,这双手做出来的目鱼蛋蒸蛋,不比Danieli’s还贵?
我吃梅子鱼。。。
少爷都会跳出来提醒我历历往事。

小仙女,这些年来,我把你说过的一句话当圣旨一样执行。
下等男人打老婆,中等男人爱老婆,上等男人怕老婆。
为了做上等男人,我忍!
可是没想到我百忍成金,连老婆的狗都要爬到我的头上了。
忍无可忍,无须再忍!
这个上等男人,我不做了。
从此以后,小仙女,独守空闺。

09121116020043c5c18fdf05ab

2010/12/22 at 13:16 15 条评论

白公馆

小白7

当然不讲重庆,二小姐这里,只讲上海滩食色记。

以前我住新华路那会儿
会骑自行车去古北家乐福采购兼溜达
那会儿就见过虹桥路旁边,这两栋装帧精美,外壳醒目的小楼
白公馆
白崇禧出生的地方,他爹的私人小花园

小白6

小白8

 

 

小白1

时过境迁,今日托少爷的福,终于入内一观,了却夙愿。
做的淮扬菜,嗲!——二小姐口福不佳,吃不动辣菜和咸菜,这辈子只喜欢食海鲜,再不济也要淮扬菜。
招牌是江鲜,惨!——二小姐喜欢吃海鲜的人,素来不待见江鲜,这次栽了。

河豚鱼——吃鲜的怕有毒;吃干的又觉得不鲜;味道是所有菜里第一赞!
招牌鲥鱼——求求您了,鲥鱼我不吃的,您不嫌刺多啊
百叶烧豆腐——敢叫价一百大洋的豆制品,好吃。赞!嗲!
焖牛头——以前吃过一次——(⊙o⊙),说错了,以前看过一次,托某某考上大学他爹席开N桌的洪福。这次,又再看了一次,一筷子也没下去。看着那牛黑洞洞的俩窟窿眼儿对着我,我就怎么也没勇气把它的脸颊肉吃掉。
包厢经理还忒热情地介绍,这牛头最好吃的部位就是那俩眼珠子……
巨寒。

贵得让你哇哇叫。
真没劲,什么菜装进老洋房里,就剩一个字——贵
天晓得这空气渣子里还有没有白崇禧的一丝丝分子或是原子在。
环顾四周,这里只三种食客,官员,文化人,娱乐圈儿。
一顿饭,10个人,6000大洋
是个吃历史,吃文化,吃人民币的好地方
真作孽。

小白2小白3小白4    

 

 

 

 

2010/12/06 at 12:59 11 条评论

醋溜少爷

少爷最近很委顿。
自从他作为优秀的共产党员代表兼公务员代表,被抓壮丁献了400cc的鲜血后,就分外委顿,每天都是睡不着的夜,醒不来的早晨。
二小姐很愤怒。我说你是去献血,又不是捐精,搞得这么元阳大伤作甚?侬晓得伐?侬最近被人泼了一身的醋!你还睡!你还睡!
泼也无所谓,他迷迷糊糊地应了一声,又恹恹睡去了。

少爷是被三个男人醋溜的。
甲男,父母皆是官员,级别还不低。
他——你今天不回家做饭啊?
我——我家都是另一位买汰烧的,我只负责洗碗。
静。默。。。
他——我看你家少爷,真是烂泥扶不上墙,哪有男人给女人买汰烧的?照我一巴掌劈过去了。

乙男,职场春风得意马蹄疾,6年的时间火箭速度从分部文员窜到集团公司副总监。
他——下班了,我稍你一程?(显摆他又刚换的好车)
我——不了。我搭地铁就成。
他——别客气啊小妞,上来上来。
我——真的不用了,我晕车,尤其是避震很好的高级车,我还把X总的新车吐得一塌糊涂呢,您的新车不想也这样吧。
静。默。。。
他——杯具。我看你也就陪你家小破老百姓白头到老的命!搭一辈子地铁吧。

丙男,帅哥博士,我曾经倒追未果。
他——小翎翎啊(我真名),都这么多年了你咋还没嫁人啊?你不是想一辈子为我守身吧?那怎么办呢?我多不好意思啊。
我——嗯谢谢关心,我还没嫁,但是我有对象了。
他——啊,这个可怜的男人,是我的替代品吗?他的身上有我的影子吗?
我——没有。
他——他现在挣多少钱啊?
我——很一般。
他——一般是多少啊?
我——十来万吧。
他——靠。有没有搞错啊,现在物资飞涨了,一个月挣不到两万还好意思拿出来说啊?小翎翎啊,就算我没看上你,你也不用找这么差的吧?这怎么过日子啊?男人让女人陪他吃苦,算什么男人啊?

我把这三茬事儿,绘声绘色与少爷说了。
他听完,露齿一笑,对我说——
说完了吗?烂泥要睡觉了。

2010/12/02 at 10:23 11 条评论

致小仙女的一封情书

2010/11/01 at 11:21 19 条评论

少爷班师回朝,二小姐特赋淫诗一首

2010/10/27 at 14:18 9 条评论

较旧的文章


·桑·墨·裳·


童年赶海的赤脚妞妞,
少女时代负笈于浙大,
现今房地产公司供职;
热爱生活,酷爱写作;
吃喝玩乐,一事无成。
Email:yoursling@hotmail.com
free counters

输入你的邮箱地址来订阅这个博客,新文章通知会发送到你的邮箱里。

加入另外 24 位粉丝

人气急升

雁过留痕Blog Stats

  • 39,018 爪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