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filed under ‘02执君少手,挽仙女腰Darling’

优点与缺点齐飞,智慧共戆大一色!

秋高气爽的国庆。少爷家养胎。
芦花舞,船儿摇,蒋家漾。一池碧水如凝结的翡翠。
这不是农家乐,开车到岸边看到的一秒钟风景;
这是少爷家阳台,推窗天天就可看到的长期风景。

杭嘉湖平原,多水系,多沼泽,河荡如网,密密匝匝。
少爷家位处浙江省•嘉兴市•嘉善县•天凝镇•渔雪村•蒋家漾
从我们上海的家出发,申嘉湖高速一路直达,78公里,就回到了生少爷养少爷的蒋家漾。

以前走沪杭高速,我们被携裹在沪杭两地人民的滚滚浊流中动弹不得,那叫一个堵,每次回家都像噩梦,只能虚弱无力地叫一声,我只去嘉善,我不用去杭州,能不能行行好,开辟条绿色通道哇?
感谢党,感谢政府,感谢富裕的浙江人民,再修建了一条高速——申嘉湖。从此以后,嘉兴湖州人民终于和杭州绍兴人民决裂,有了自己的专属高速,没有排队,没有车流,时速200码狂飙的申嘉湖高速。
谷歌地图明确地告诉我们,蒋家漾面积达2380亩,在“河荡”里个头绝对不算小了。少爷家就在蒋家漾半岛的最最东端第一套房子,白鹭翻飞,夕阳西下。

 

水面有大船小舟驶过。大船载的是泥沙或者钢筋;小舟的作用可广了,可以捕鱼(电击法,阿弥陀佛),捞虾(用一种圆网),采菱。
这个假期,消灭了无数河虾和菱角,全都是眼睁睁看着从蒋家漾里现捞上来的,蹦蹦跳跳的,清粼粼的,全都进了二奶奶的肚皮,罪过,罪过。
而且,亲眼目击了正宗野生大闸蟹的生长环境,和养殖大闸蟹的生长环境。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大闸蟹的生长对水质的要求很高,很多人因此自我麻痹觉得大闸蟹比螺蛳干净。
错了。
只要抗生素撒得足够多,足够频繁,再脏的水里养的大闸蟹都能苟!延!残!喘!地活下来。
大闸蟹喜欢吃小鱼小虾小螺蛳,现在到处都是饲料,谁还有空捉小鱼小虾小螺蛳给大闸蟹吃?可光吃饲料吃不到小鱼小虾小螺蛳的大闸蟹肉的口感非常差,那陀红膏就和胆固醇结块似的,一点都不鲜香肥油。怎么办呢?聪明的中国人当然有办法。每个礼拜喂一顿小鱼小虾小螺蛳,少得可怜,然后在礼品蟹的广告语里大书特书“吃小鱼小虾小螺蛳长大的大闸蟹!”(吃过就不算欺诈广告了,谁管比例啊?)
屁!想吃正宗吃小鱼小虾小螺蛳长大的大闸蟹,你就不要去农家乐,那里都是养殖户和二道贩子,你去各种不知名的江苏浙江境内河塘芦苇荡深处,自己捉。还有一些个头小小的大闸蟹、田蟹、毛蟹,存在于这世界上哦。不骗你。

 菱角有青色的,红色的,紫色的

 


形状有有角的,无角的。无角的是南湖菱,嘉兴特产,圆滚滚的,当地人又叫鸭蛋菱,清甜水嫩淀粉含量少,适合生吃。

采菱可是技术活,小木船,或者大木盆。船太高的,肯定不行。菱角叶子密密匝匝,菱角都悄悄躲在叶子背面,得全部翻过来才看得到。

知道俺怀孕了,荡里好多乡亲邻居都把从蒋家漾里抓来的活物贡献给俺了。话说现在农村生活条件好了,这些野生活物没人拿去国道上摆摊卖钱了,自己吃都还不够呢。还听了好多骗子伎俩,比如有人早晨从集市上买甲鱼/黄鳝回来,捱到中午后,蹲在国道农家乐旁,对经过的开车的城里人说这是今儿从塘里抓到的野生甲鱼。。。。于是,很有优越感的城里人就这样被刁民骗了……此类骗局还屡试不爽,百发百中。看来现在要吃真的“野生”,靠开车来乡下收购都不行,得亲眼看着他们抓才行。

 

 

 
话说,太皇太后的小市民阶级思想还是挺严重的,比如在俺找对象这件事儿上,她就喜欢絮絮叨叨,说咱家族谱往上溯到清朝咸丰道光,都没乡下亲戚,就你,找了个农村娃(注意,娃念平声,农村哇——)
还鬼鬼祟祟故作神秘好似发现新大陆地对我说,你看哦,乡下出来的姑娘过怕了乡下的苦日子,她们好不容易读完大学跳出农门了都要找城里的男孩子结婚;那是因为它们吃过乡下的苦了;就你们城里的娇小姐,屁事都不懂以为爱情大过天,连乡下是什么样子也不知道就找农村哇结婚了,你看你,每次去乡下都咬一百多个蚊子包回家,心疼死我了。

咳咳,其实农村哇也不是很差的嘛。我觉得就像城里哇一样,有缺点,有优点,不能光享受农村哇的优点,不肯享受他们的缺点,不要把城乡矛盾这样二元化地对立起来嘛。
在俺眼中,少爷这个农村哇身上,优点与缺点齐飞,智慧共戆大一色!

2011/10/10 at 14:28 2 条评论

谶书揾钱记,奶牛回家路

俺写的《青空星》果真是一本谶书啊!!!谶书啊!!!谶书啊!!!(回音不绝于耳)
虽然出版社的评语是“作为言情小说,官场成分太多;作为官场小说,言情意味太浓,并且涉及到较多政治敏感词汇,故不予出版。”
但是,是金子总会发光滴,俺,居然,真的要为,审计署,写审计小说了!!!

审计署要出版一套教材,案例范围就是这几年全国各地的重大工程建设项目审计过程中发生的营私舞弊案件,隐去一些敏感词后,由宣传工作者写成审计小说,供全国审计同行参考。
少爷经手的“世博园”自然首当其冲!这可是全国瞩目的大工程!

当然,小说有难度,写作需谨慎。
工作汇报人人会写,要把工作写成小说,这就不是人人会干的活计了。
惯例的做法是,审计专业人员或口述,或将整个流程写成工作汇报,与专业的宣传人员、新闻记者、文字工作者充分沟通后,他们将此案件创作成一部15000字左右的小说。之前若干省份已经完稿的小说,大多涉及招投标违法违纪,比如陪标、围标、萝卜招标等,这些营私舞弊的方式比较大众化,也较容易理解,文字工作者通常为文科学子,理解通常不存在障碍。
可是这一招到少爷这里,行不通了。

少爷他们这次提供的案例是个十足的专业性案例,简单概括就是“在上海软土地基中施工超大深基坑过程中利用专业土建知识,并充分利用地下隐蔽工程无法采取强行破损检测这一招,来实现贪污腐败的目的。”人家施工单位是充分利用专业技巧来蹭国家的钱,通篇充斥着专业术语,读文科的文字工作者几乎完全不能理解犯罪的技巧所在,也创作不出这审计小说。

领导哈哈一笑,说,小徐啊。去年世博会你帮我们写的三篇稿子都获奖了,一篇十佳,两篇优秀,文字功底比我们宣传部的人都厉害,要不这次的小说你就自己写吧。
少爷豆大的汗珠子都掉下来了。
去年那三篇稿子,分明全部都是二小姐帮他捉刀的。这次难道又要找她?二小姐的稿酬可是要价不菲,去年一口可就叼走我不少大洋。这次……唉。
唉,真是纠结啊。

开门做生意,仙女我有两种收费标准。
——还是去年的标准吗?
虽然物价在飞涨,不过鉴于你是老顾客,还是给你去年的标准吧。第一种,买字,1字/元。绝对不是宰熟,无论是《时尚》,还是《格言》,俺二小姐卖字都是这个标准,稿费单子都是你帮我领的,相信你很清楚市场行情。
少爷的心在滴血(这篇小说15000字。。。。),血滴滴嗒嗒后再问:还有另外一种收费标准呢?
第二种,雇人,1000元/天,你知道我老板雇我的行情吧?常年批发价700块一天,你这种专业性的兼职我收一千块半点都不讹你,当然是看在我们是校友而且相识多年的份上。
少爷在心算我会不会拖拉15天,那是他的盈亏平衡点。
当然,我这里灵活机动,还有第三种收费标准。
少爷的眼睛亮了。
以奶牛换小说。
少爷的眼睛暗了。

就这样easy,奶牛回家了。而我也在少爷三个小时的课堂里,充分学习了如何利用钻孔灌注桩和高压旋喷桩等专业技巧讹国家的钱,然后开始创作“在那上的海边有一群蓝精灵,他们聪明又狡黠……”
汇报完毕。

2011/09/29 at 14:14 8 条评论

红包大作战

我们“一。家。三。口。”的婚礼大巡游终于结束了,谢天谢地。
今晨五点,少爷起床;今晨七点,少爷带着50份喜糖,踏上了飞往喀什的班机;
新疆最近很乱,特别乱,超级乱,暴力冲突,袭警,投毒,层出不穷,机场安检到了解皮带脱鞋袜的级别。大家伙儿都排成行在宽衣解带的时候,少爷在地下车库和机场拯救打交道——汽车后备箱死活打不开了,无论是遥控器还是钥匙全部失灵,不知道是灵异事件还是汽车质量太差,再此通报批评一下品牌——别克。
机场拯救师傅的水平还是很高超的,1分钟300大洋就赚到手了。挥挥手,我祈祷5天后少爷能平安回来逗我和小魔兔。
如今每天晚上,魔兔动得可欢了,少爷的手掌心捂到哪里,几秒种后它的爪子就能准确无误地找到热源所在,再一拳挥出,俺薄薄的肚皮就鼓起一块。
俺真是薄薄的肚皮啊,青筋都看得出来。26周的孕龄,只比孕前涨了4斤的体重,医生夸我体重控制得真好,典型的“薄皮大馅儿”,喜宴上人人问我身轻如燕的秘诀。
秘诀?俺苦笑。秘诀就是拼命呕吐完之后还要上班,上班要骑5分钟的脚踏车,20分钟的地铁,走10分钟的路,婚礼大巡游要做三场,来来回回几百公里,场场都要累死人——这膘,能长上吗?

闲话一大堆后,来讲讲今天的主题,我与少爷的红包大作战。


众所周知,浙江省的红包行情绝对是吓.煞.人.不.偿.命.的,所以在本场红包大作战中,凡隶属于“有出有进,有借有还”的红包统统不列入大战选手,比如说,亲戚的红包;同学的红包等等,尤其是亲戚的红包,那简直就是无底洞,反正大家知道都是“有借有还”的道具,这些年的出手越来越阔绰,一只红包居然飙升到几万的行情,我倒。

So本次红包大战的作战选手,仅限于“只进不出”的种类,就是以前没有送过,以后也不必回礼,送多送少都是人家的一片心意,得了要感恩,没得也是正常。
先讲最低行情,嘻嘻。
俺的最低行情是300,某已婚同事;
少爷的最低行情也是300,某已婚研究生同学。

然后我俩战火纷飞,开拼最高记录。
俺的记录是2k。俺领导。
贴心的领导啊,亲人的领导啊,您真是给俺长脸啊!这个记录,少爷在拆掉几十个红包之后尚未能打破;他急得满头流油;好不容易找到一个1800的,他翻来覆去数了几遍还是1800,恨不得生出只手偷偷塞两张毛主席进去至少和我战平;

眼见红包越拆越少啦,二小姐我胜利在望!没成想程咬金龟缩在最后。
有一个红包它有些简陋它还有一些破损,是这个红包呀,是这个红包呀,少爷找的就是这个红包!它里面居然鼓囊囊塞了3k大洋。
少爷乐不可支,让我猜这人是谁。
哼!
二小姐我何等冰雪聪明之人。这世上谁会给你送不用回礼的大红包?只有两类人。
哪两类人?少爷问。
一类是我老板,好老板,慷慨的老板,看在俺兢兢业业在公司干了7年的份上,看在他已经剥削了我7年的份上,结婚给一只大红包。
有道理。还有一类呢?
还有一类肯定是见不得天的人,司马昭之心,这种红包在婚礼上出现地不多,一般出现在孙子满月酒啊,儿子考上大学啊之类的。
为啥呢?少爷继续问。
笨!年纪还没混到呗!

接下来我俩开始拆“改口费”红包——红包行情不仅水涨船高,花色品种也真是层出不穷啊。早几年只听说父母给改口费,如今全部亲戚都要给改口费了,而且不是像大红包一样按“家庭”为单位给,是按“个人”为单位给,三叔公一个,三叔婆一个,让我不得不怀疑浙江省人民的物质生活水平是不是走到全国前列了?
所谓改口费红包,就是酒席上给长辈敬杯酒,改口称呼,长辈哈哈一笑,给一个红包,注意!这个红包和大红包不一样,是不记名字的!不必回礼的!所以,随多随少,全凭心意了。
少爷家的亲戚海洋实在是蔚为壮观,少爷都未必认得全。俺在婆婆的带领下完成了敬酒改口的仪式,他们那边好多称呼好独特!比如把儿子称为“弟弟”,“阿爹”表示某个排序的伯伯还是爷爷之类的,俺一口一个“阿爹”,感觉好像在叫爹,真是叫不出口。
不过亲戚多的好处是,改口费也多。最迷你的改口费是60大洋;最厚的改口费是800大洋,洋洋洒洒垒起来也上万了,反正都不知道是谁送的,攒着给兔子花~~

2011/09/05 at 14:09 8 条评论

大公鸡小母鸡小魔兔的第一场婚礼

对少爷和我这样长年异乡飘零久的人来说,婚礼不是个省心的事儿
少爷是嘉善天凝的乡下人,乡下流水席少不了;
少爷13岁开始出门求学,历经嘉兴、杭州,13载;我在杭州5载;所以这份喜宴也少不了;
我老家台州,距离嘉兴上海300多公里,亲朋好友跑一趟太折腾,而且太皇太后还残存着深深的“城市没落家族”在所谓“乡下人”面前的优越感,不愿意和少爷老家的人一通搅和,所以台州这份喜宴也少不了;
我与少爷共同工作于上海,纠结于是否把双方领导都拉到嘉兴吃喜酒;
这样算下来就有4场酒。
接下来谈论合并之事。
乡下流水席和我老家喜宴无法合并,雷打不动;只有嘉兴、上海、杭州三地的宾朋共商一个窝点,把事儿给办了。
无论如何,都感谢前来参加我们喜宴的宾客们。流火的大太阳,个个汗流浃背从外地赶过来,感恩于心。
深深鞠躬!

大公鸡小母鸡小魔兔的第一场婚礼,开始了……

此幻灯片需要JavaScript支持。

2011/08/24 at 11:52 12 条评论

婚礼投影PPT出炉!

此幻灯片需要JavaScript支持。

2011/08/22 at 13:14 5 条评论

逻辑学游戏

我和少爷玩游戏。
我和少爷玩逻辑学的游戏。
这是亚里士多德首创的逻辑学游戏。他又败在我手下,俯首称臣。
少爷真弱,CPU速度明显不如我。梭哈玩不过我,逻辑学也玩不过我,二小姐从今往后改名叫女王陛下。

我先想好了一个词语,让少爷猜,两个字。无论他提任何问题,我只用“是”“否”回答。
如果在20个回合之内他能猜出,就算赢。
1) 和日常生活有关吗?——是。
2) 和我有关吗?——否。
3) 和你有关吗?——否。
4) 在家里吗?——否。
5) 在办公室吗?——否。
6) 在户外吗?——是。
7) 花园?——否。
8) 跑步?——否。
9) 楼房?——否。
10) 旅行?——否。
11) 飞机?——否。
不行,我猜不出来。你肯定想了一个很难很少见的词语给我,我投降。
告诉你,答案是“下雨。”
哼哼,这样太没头绪了,我想一个,你肯定也猜不出来,哼哼。

于是少爷开始了新游戏。他设定,我来猜。
1) 它是具体商品吗?——否。
2) 它是抽象概念吗?——是。
3) 它是学科名吗?——否。
4) 它是动词吗?——是。
5) 它发生在日常生活中吗?——是。
6) 它发生在办公室吗?——否。
7) 它每天都发生吗?——是。
8) 它发生在厨房吗?——是。
9) 烧饭?——否。
10) 洗菜?——否。
11) 它发生在客厅吗?——是。
12) 它发生在卧室吗?——是。
13) 它无时无刻都在发生吗?——否。
14) 它一天发生一次吗?——是。
15) 它发生在夜晚吗?——是。
16) 睡觉?——否。
17) 做爱?——是。
如果我更有经验一点,在(8)问的时候,应该加一个“只”,就能迅速缩小范围,少走弯路。

试过了第一次,少爷有所领悟。
提问是有技巧的,就像在一堆砝码中用最少的步骤找出质量较轻的砝码,不是胡乱来的。
少爷开始孜孜不倦地在亚里士多德的逻辑学和分类学的世界里遨游,二小姐摸摸肚皮,打开冰箱,把乳酪蛋糕吃掉,一粒渣都不剩给他。
没办法,二小姐我平生两大爱好——
终日饱食而遨游,像花猫一样舔着爪子;
偶尔上淘宝捡点小垃圾把家里塞得满目疮痍。

2011/08/05 at 13:38 7 条评论

少爷把车开到河里去了!!!

少爷在开车。
少爷最近很烦。

世博电话来:小伙子,你新疆回来了吧?啥时候回来上班呢?
少爷嗫嚅着说,俺,俺……俺已经去高铁站上班了……
世博:你个小巴辣子!真是人走茶凉啊!现在世博不吃香了,高铁吃香了对吧?你舵转得真快啊^&$#%$$
少爷:不是的,不是的,我表忠心,我表忠心……
哎,真是愁啊愁。

在高铁站上班上得好好的,领导说:小伙子,做好九月份再去新疆的准备。
少爷嗫嚅着说,俺,俺……俺不是刚回来嘛?
领导说,放心,这次只是走过场开个会,很快就回来。
少爷腹诽万千:飞行9个小时,汽车5个小时,一来一回腰酸背疼腿抽筋再加上碳排放量惊人,就为了走过场开个会。难道不知道世上有视频会议这种东西吗?我回家小仙女肯定又要抱着我大腿满地打滚了。
哎,真是愁啊愁。

局里两派在闹分家,最近斗得很凶,个个都在拉帮结派。结婚喜宴究竟邀请哪些领导?究竟如何给他们排座位呢?
请得多了,领导想:小巴辣子!敏感时期搞巴结!我和你又没多大交情,还想讹我红包!
请得少了,领导想:小巴辣子!请他不请我,分明是看不起我!是不是和我的阵营划清界线?
少爷左右权衡,最终接受了小仙女的“低调”方案,以“七月流火,高温38°,不好意思让领导来回奔波”为由,只请2个关系要好的平辈同事,不请领导,免得有敏感时期巴结的嫌疑。同时亲戚朋友的数量也做到精益求精,尽量减少不必要的麻烦。
小仙女的“低调”方案大获全胜,俺志得意满。
直到——
少爷接到电话,“小徐同志啊,听说你要结婚了,恭喜恭喜啊。”
谢谢,谢谢。
“我怎么还没收到你的群发短信啊?婚宴时间地点呢?”
人家问得如此理直气壮,理所当然,少爷张口结舌,总不能说,我不准备邀请您呢。
少爷赶紧点头哈腰,这不忙昏头了嘛。天气这么热让您老来回奔波,真是过意不去啊。
“结婚是人生大事,道个喜应该的啊,你不会以为我们这么不近人情吧?上海到嘉兴也就一百公里嘛,不麻烦。”
谢谢,谢谢。待会儿我就把短信奉上。
此类电话,少爷一天接到N个。
酒店说,先生您包的厅面积有限,加不了这么多桌。
少爷如今,里外不是人。
哎,真是愁啊愁。
车子停在小池塘,
哎,真是愁啊愁。
池岸坡度有点陡
哎,真是愁啊愁。
车子慢慢在溜坡,
哎,真是愁啊愁。
少爷浑然没知觉
哎,真是愁啊愁。
车子最终冲到池塘的烂泥里去了,少爷这才返魂。
烂泥够厚,够黏,池岸的坡度够陡,动用了两辆牵引车才把车子从池塘拖上来。
So,车子被爸妈没收了。灵魂不定,心绪不宁,婚礼之前不许再开。
讨厌——这车子是俺的钱买的好不好啊。

2011/08/03 at 12:02 13 条评论

较旧的文章


·桑·墨·裳·


童年赶海的赤脚妞妞,
少女时代负笈于浙大,
现今房地产公司供职;
热爱生活,酷爱写作;
吃喝玩乐,一事无成。
Email:yoursling@hotmail.com
free counters

输入你的邮箱地址来订阅这个博客,新文章通知会发送到你的邮箱里。

加入另外 24 位粉丝

人气急升

雁过留痕Blog Stats

  • 38,823 爪

归档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