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filed under ‘01弄瓦My novels’

我怕来不及

刚发表的言情豆腐干,还没刊印就先发博客上了
话说,国内上WP速度太慢,打开一个页面平均60秒,CAO,我要考虑换窝了,不知道各路大侠有没有好招可支?

从此以后,没有人比我更珍惜绿水青山,高原翠谷,真挚亲人,甜蜜爱人。
我怕来不及。

~~~~
我叫陈美,18岁。
我比大多数人不幸,我是孤儿。
——我在福利院长大,阿姨们隔三岔五要给新来的小孩子取名字,为了减少脑细胞的伤亡,她们就给我取了一个滥大街的名字。
我比大多数人幸运,我有一个无懈可击的男朋友。
——他的外貌像电影明星;身材像健美教练;智商像爱因斯坦;事业像成功人士;做爱像专业鸭子。

我比大多数人不幸,男朋友整天把我名字叫错。
——他老是朝我“沅沅、沅沅”地叫,尤其是在床上。叫得那般动情,眼睛里滴出蜜蜜的情意,魂魄好像飞到了九霄云外。
我比大多数人幸运,他的初恋女友,呃,就是那个沅沅——死了。
——怎么死的?对不起,我不关心。我只知道那个女人的福气没我大,这么好的男朋友居然无福消受,便宜了我这个小崽子。

听说今天是那个芷沅沅22周岁的生日,五像男友带我去Viareggio度假。
这是意大利不太出名的一个海滨小城,海岸线非常漂亮,七里白沙滩。
我们躺在白沙滩上做运动,他像勺子一样抱住我,说,“芷沅沅的父母都是权贵,他们刚失了独生女儿,我希望你顶着沅沅的身份过日子。”
“过多久?”我问。
“一生。”
他点燃一根事后烟,微红色星芒的背后,不仅是地中海,还有若隐若现的阿尔卑斯山脉。
海天蓝紫色,星子成双对。

好吧。既然有芷沅沅可做,我就不做那陈美。
因为我是如此普通,大街上三条腿儿的蛤蟆少,像我这样的女娃子,一抓一大把。要是没他这根救命稻草去福利院把我认领出来,我大概现在还过着白天去工厂接弹簧垫片,一片8厘钱;晚上回福利院睡觉,8人通铺的日子。
每天一睁开眼睛,就要被女督导洗脑,我们是如此如此得低贱,命如草芥;每天闭上眼睛前,还要被不怀好意,力大如牛的女室友,拧得青一块紫一块。
我叫什么名字,我究竟几岁,这有什么关系呢?我一点都不care。我只庆幸,让我这普通平凡的陈美,居然长得和世上某位大小姐有点像,所以,天下这么大的馅饼砸到了我头上。
芷沅沅的照片,我一张都没见过,除了他塞给我的一张身份证。
指甲盖大小的大头照,这没福气的女娃子有一张清纯而单调的脸,倒是真和我有点像。
细长而淡的眉毛,单眼皮,小小的鼻子,白嫩嫩的皮肤,笑得咧开了嘴儿。一看就是这辈子好命好享受,从没吃过苦。
我真嫉妒。
真是的,我嫉妒个死人干什么呢?我应该感谢她在这个世上,提前替我占了个好坑才对。
芷沅沅,真遗憾,我来不及感谢你。

芷沅沅喜欢吃什么?穿什么?口头禅是什么?亲爸爸还是亲妈妈?我连珠炮地发问。
没办法,第一次和父母见面,我怕露馅嘛。
他爱怜地摸摸我头,说,照你的习惯去做就可以了,别忘记,你要扮她一辈子呢。
古典花纹的天花图案,玲珑剔透的水晶吊灯,深棕色的木质家具,黑白相间的大理石地板;他坐在乳白色手工牛皮沙发里,帮我挑晚上吃饭的衣服。
最后,我穿上一袭Tsumori Chisato的星星月亮连衣裙,脚上是小蜜蜂鞋,亭亭玉立。
“我……还是很怕。”我说。
我缩了缩肩膀,拿湿漉漉的眼睛,楚楚可怜地望着他。
他大笑,把我举起来转了一圈,“我就是喜欢你这个样子,和芷沅沅一模一样!”

开始的时候我以为他是个大骗子,面目俊美,性格强势,目标明确,手段雷霆。您肯定也这样认为。
他把我包装得金碧辉煌的,玲珑可爱的,送到芷沅沅的权贵父母面前,让我冒充一辈子——能有什么纯良的动机呢?
芷沅沅的父母一定有大量的钱财和人脉,是他想要得到的;
说不定,芷沅沅就是他害死的; 
——该死的,我错了。
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见到芷沅沅父母的第1分钟,我就知道,事情不是我想象中那样的。
可能更复杂,更肮脏。

我来到芷沅沅的家。
叔叔在看书,身后是顶天立地的一面书墙,儒、释、道、法、墨、阴阳、纵横、厚黑……
阿姨在修剪兰花。博古架上满目的枝青叶翠,春兰、建兰、墨兰、寒兰、台兰……
窗外,清明节的春雨缠绵。
天呢,这些奇怪的东西为什么我都认识呢?我记得福利院老师从没教过如何辨认建兰墨兰,什么是阴阳家纵横家。
我正暗自奇怪的时候,叔叔和阿姨起来招呼我。
他们很有修养,很和蔼,而且,长得很有风骨,一看年轻时就是美男美女。真难想象,两个如此人中龙凤的男女,会生出这么长相普通的女儿。
希拉里和克林顿也不过如此。

他们开口说话,我就知道我是全透明的了。
他们不但知道独生女儿过世了,而且他们已经平静度过了哀恸期。
我虽然穿了价值2000美金的TC连衣裙,其实在他们面前早就被剥光了衣服,全透明。
阿姨对我说,“陈美,以后你就是芷沅沅,叫我妈妈,叫他爸爸,我们都会待你好,当然——阿瀛更会待你好。过些日子,你们就把结婚证领了吧。”
——差点忘记说,五像男友的大名叫,谈瀛洲。
没错,谈瀛洲和芷沅沅,父母亲取名字的时候特意用了四个三点水儿。他们指腹为婚,他们青梅竹马,他们情深意笃,一直到芷沅沅死。
谈瀛洲,真遗憾,她来不及爱你一辈子。

我很快就融入到“芷沅沅”的角色扮演中来,几乎完全忘记了福利院的生活。
什么8厘钱一个的弹簧垫片;什么8人间的睡觉通铺;什么女督导威严的脸女室友变态的脸;我统统都记忆淡薄了。记忆有自我保护的机制,那些回想起来会痛苦的事情,还想它做什么?
我觉得,和以前的生活比起来,芷沅沅的生活,更适合我。
当然,我说这种话很虚伪,每个女人都觉得公主的生活更适合自己。

芷沅沅和谈瀛洲签署婚前协议;
芷沅沅和谈瀛洲宣誓结婚;
芷沅沅和谈瀛洲举办盛大的婚礼;
婚前协议很厚一摞,摆在桌子上,我动用了我少得可怜的脑细胞,才看懂两页,然后我就直接翻到末页,大笔一挥,签下了“芷沅沅”三个字。字体小里小气的,缩在角落,像只扒光毛的白老鼠,不像他的签名,挺拔俊朗,力透纸背,谈-瀛-洲-!
这婚前协议,丝毫没见他从我身上揩半点便宜,反而是我,从他的家族,捞了巨大无比的好处;这还不算,结婚以后,他要是敢和别的女的,包括男的,包括不男不女的,有任何不正当关系,就立马离婚,他净身出户,只留一条内裤——如此马关条约,他是清政府,我是日本国,所以我不赶紧着签上大名怎么行?
婚礼上,芷沅沅和谈瀛洲龙凤相配,琴瑟和谐,所有的亲朋好友都没任何怀疑。
当然,也可能他们全都知道真相,只有我这个冒牌货,活在透明的,楚门的世界里。

高床,锦被,裸妇,美男。多么香艳的场景。
他终于抱着我,躺倒在新婚大床上,咬着我的耳朵,说,沅沅,我想今天的日子,想了25年。
这是每个女人都梦寐以求的婚姻和丈夫,为什么我会这样惶恐?
是了。我害怕,害怕芷沅沅从坟里爬出来对我说,陈美!你抢了我的爸妈,我的老公,我的一切!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当然,这些话我是不敢对谈瀛洲说的。我只能含羞带俏地依偎在他身边,装作很幸福。
谈瀛洲拿出一盒子小药片让我吃。沅沅,以后咱们可天天睡一张床了,所以你得吃药。
什么药?
避孕药。
他扭过脸去,让我看不到他的表情。我不喜欢小孩。他说。
可是我喜欢啊——我发嗲。
沅沅最乖!我们做丁克。他耐心地诱哄我,把药吃了。
不会是毒药吧?我心想,眼一闭,心一横,吃了就吃了。
他们想要弄死我,何必大费周章?伸出一个小指头就能碾死福利院里一只名叫陈美的小蚂蚁。

我花了六个月的时间,筛子一样筛遍了谈瀛洲和以前芷沅沅谈恋爱的痕迹,然后再筛子一样筛遍了芷沅沅没出嫁前,在老家闺房的生活痕迹。
愣没找出一张芷沅沅的照片。 
愣没找出她写过的一片纸,一个字。
这太不可思议了。
芷沅沅的存在就像一个肥皂泡,除了身份证和户口本。
我真感激他,给我好广阔的演技发挥空间。
从此以后,我再也不管什么芷沅沅。因为,我就是芷沅沅!

我倍加珍惜现有的幸福生活。
我疼爱老公,孝敬父母公婆,每天把600平米的家收拾得光洁锃亮,花园里,玉簪的叶片油光发亮,铁线莲沿着墙角的红砖蜿蜒爬藤,粉紫色的花朵开得正艳。
爸妈公婆喝着我给他们泡的普洱,赞许地说道,沅沅真的变懂事了很多,我以前是想也不敢想的。阿瀛,你厉害的!
这话,您听着不奇怪吗?
晚上谈瀛洲亲吻我的时候,我问他,芷沅沅以前很坏吗?
我想知道正确答案,所以挑他情欲上身的时候问。果然,他一边不喘气地吻我,一边回答,沅沅她是颗被宠坏的烂樱桃。八个长辈独宠她一个,当然——他短暂地呼吸了一下,当然我也太宠她了,她被宠坏了,刁蛮、任性、自私、不讲理。如果再给一次机会,我一定不会那么宠溺她。
哦,我明白了,这女人命太好了,所以死得快。
这样的好日子我还想过一百年呢,所以我可千万别学她!
我是温柔、贤惠、善解人意的芷沅沅,我特别珍惜芷沅沅的世界。

我对现状无比满意,除了小孩。
我是个孤儿,我希望这世上能有一个人,与我血脉相通。哪怕谈瀛洲对我再好,都没办法和我共享基因,对吧?
但我的孩子能做到!
所以半年后,我就偷偷把避孕药含在嘴里,吐到马桶里了。
我等着上苍赐给我一个孩子。
我等啊等,等了一个月又一个月,就像一个描金绣凤的上好骨瓷杯子,做好了一切准备,却空空等了这么久,什么也没等到,除了积点灰尘。
一转眼,我和谈瀛洲结婚快两年了。

我很愤怒。
这避孕药是什么做的?只要舔一舔就能避孕吗?
小药片闪着微蓝色的光泽,对我居高临下地笑。
芷沅沅小姐真的很愤怒!
我抱着小药片跑到大药房,说,帮我挑一种维生素,长得和这药片越像越好。
我打算以后连“舔”的机会都不给这小药片,直接上冒牌货。
售药小姐只瞅了这药片一眼,就说,小姐,您手里的,就是XX牌维生素,还是天然成分的。
骇人听闻呐!石破天惊呐!令人发指呐!
那——我为什么老不怀孕呢?
难道谈瀛洲这样的人中龙凤,也有难言之隐?

从医院检查出来后,我知道这难言之隐,在于我。
医生用彬彬有礼,毫无感情的官方语言告诉我,这位小姐,您的生育系统混乱得一塌糊涂,估计还要调养三五年才能要孩子,当然要不要得到还得看天命。
我遭受过性侵犯,我有严重的腹部刀伤,我很难生出孩子。
我发现谈瀛洲的手段,真的有点高啊——他知道我肯定不会怀孕,却又怕我起疑心,所以骗我吃维生素。
我觉得这件事儿越来越诡异了,如果大闹芷家和谈家,说不定能抽丝剥茧,得到我想要的真相。
可是我没这勇气。我太贪恋这现有的一切,我要活在芷沅沅的世界,我不要活在陈美的世界。
我是个残缺的女人,连女人最基本的价值都实现不了,就像冰箱不制冷,就像彩电没图像。所以从今往后,我要加倍对身边的亲人们好,要让陈美在他们心目中,更有利用价值,争取一辈子不下岗!
我如饥似渴地开始看书,自学财务、经济与企业管理,看懂晦涩的英文报表,日以继夜,继晷焚膏。我怕来不及,我怕来不及!
谈瀛洲开心地给我捶捶背揉揉肩,端来官燕和雪蛤,说,咱们家沅沅真有天赋!一点就通!举一反三!
我去应聘谈瀛洲竞争对手的公司,胸有成竹,侃侃而谈,顺利做了一名市场部助理,半年多就晋升为市场部经理。

正当我在市场部干得风生水起的时候,有一天,我收到一封UPS国际快件,里面是一张催告单,落款是哥伦比亚的商学院。
亲爱的肄业生Lucy Zhi:
很抱歉地通知您,学校储物箱的期限为5年,逾期再不归还,将做无主处理。如果钥匙丢失,请找教导处,并缴纳罚金50元。
这肯定是芷沅沅死的时候,没处理干净的后遗症,谈瀛洲都不知道。
我对五年前的芷沅沅充满了好奇,谁也不能阻止我的美国行。
我对谈瀛洲说,公司派我出差5天。
这些年以来他一直管我很严,脱离他单独行动以前是想也不敢想。不过自从我成为职场女性后,人在江湖漂,哪能不出差?我随公司团队也陆续去过重庆、沈阳等地方,每次都是凯旋而归,所以他也放松了警惕。
他没想到,我这次出差,去的是美国。
真相在那里,我怕来不及。

储物箱,蓝色铁皮做的,半人高,旁边还立着好多个,名字的签条写着Amy、Sam不等,而我这个,写着“Lucy Zhi/芷沅沅”,字体小里小气的,缩在角落,像只扒光毛的白老鼠——好熟悉,不是吗?
我打开储物箱,里面分两层,上面放教材笔记、照片日记等女生的小玩意儿,下面放垒球衣,拉拉队捧花、轮滑靴。
我终于偷窥到了芷沅沅曾经的生活,如愿以偿,没有来不及。
人有相似,我承认,否则这世上哪来的“明星脸”?
但是我拒绝相信这世上,真的有一模一样的两个人,连雀斑分布的规律、写出来的字体都一样。
原来我就是那个传说中的芷沅沅。
沅沅是个刁蛮、任性、不讲理的小姑娘,正如谈瀛洲所说,是一颗被宠坏的烂樱桃。
三年前。

后天是沅沅20周岁的生日,阿瀛你一定要陪我过!
——沅沅乖,我在委内瑞拉考察油井,后天回不去。
阿瀛你敢说不,我拿小鞭子抽你!piapia的!
——沅沅,你又长大了一岁,怎么越来越不懂事?
阿瀛你不肯来是吧?不肯来是吧?她话锋一转,那我去加拉加斯找你!
——沅沅!别自说自话!严肃认真的!你不许过来,这里很乱!街上都打枪的!
呜呜,呜呜,~~~~(>_<)~~~~ 我有一个小秘密,想要告诉你。
——沅沅,晚两天,我就赶回去给你过生日,只晚两天我的大小姐!我的宝贝沅沅!这里很危险!你不许过来!听到没有?答应我!
我怕来不及!我怕来不及!芷沅沅的鼻孔朝天,尾巴翘得比头顶还高,无知无畏地出发了。

加拉加斯警方接到报案的电话,说发现一具裸体女尸,可想而知,身娇肉贵的芷沅沅大小姐有多惨。谈瀛洲一不抛弃希望,二不放弃抢救,芷沅沅大小姐终归是活了下来。
失去了贞洁,撕裂了器官,同时,也自觉自愿地,忘掉了过去的一切。
谈瀛洲问,她为什么会失去记忆?
心理医生说,记忆有自我保护的机制,会过滤掉特别痛苦的片段;
谈瀛洲问,她为什么伤口都愈合了,却始终不肯醒过来?
心理医生说,她怕醒来,她怕面对真相。
沅沅,阿瀛恳请你醒过来,我怕来不及,为你再造一个世界!

于是,我在福利院的8人通铺醒来,更年期的女督导凶神恶煞般地对我吼道:陈美!就你最懒!赶快起床叠被子!
我摇晃着脑袋,浑浑噩噩的还不明白什么情况,已经被凶神恶煞用棍子抽了三下,记记见血。
我赶紧洗脸刷牙去上工,接弹簧垫片,接一片得1分钱,福利院抽成2厘,实得8厘,我手脚慢,一天大约能接2500个,一口气干31天眼睛都要花了,才拿620块钱。
幸亏福利院是包吃包住的,否则我陈美早就变路边饿死骨了。
我的手指头都被磨出血来,我左看右看,爸爸妈妈在哪里?最疼爱我的人在哪里?我好想哭啊。
左手边是个胖姑娘,她说,陈美,咱俩都是孤儿,哪来的爸爸妈妈?
右手边是个瘦姑娘,她说,陈美,你昨儿磕破了脑袋,现在还晕得慌吧?傻鸟!
我就像肯德基的鸡,安然接受了命运。

后来,谈瀛洲来了。我的人生出现了金光大道,大道的尽头,王子、国王和王后,都在含笑等待着公主的归来。
从此以后,没有人比我更珍惜绿水青山,高原翠谷,真挚亲人,甜蜜爱人。
我怕来不及。
~~结束~~

Advertisements

2010/10/18 at 11:07 23 条评论

青空坠离星

去年U盘数据毁灭的伤痛,舔好了

一边看世界杯,一边喝啤酒,一边开新文。

《青空坠离星》

各位兄弟姐妹,走过路过,给点支持,给点鼓励,给点意见,给点点击,给点收藏,抓点BUG

小女“长太息以掩涕兮”。

<> 

对话版:

谷离非说,我不缺钱,我只是缺很多很多钱——可以逛恒隆买LV,穿礼服开party坐游艇。

夏滟澜说,要温柔优雅,要保持微笑,要吹弹可破,要无懈可击,要花无缺。

疏离说,你的背景一片血肉模糊,我对这样的女人不敢招惹。

谷离非说,我需要完全物质,唾手可得的爱情——上帝保佑柏拉图,让他的爱都见鬼去吧!

夏滟澜说,一辈子长得很,我懒得与你斤斤计较蝇头短利。

疏离说,既然你如此恨我,我会如你所愿

 

广告版:

如果您想了解房地产行业活色生香秀,看这里;

如果您想了解上海滩光怪陆离食色记,看这里;

如果您想了解国家审计署,看这里;

如果您对爱情还抱有幻想,看这里;

看这里;看这里;看这里;看这里;

 

关键词:国家审计署、房地产、上海滩。

 

读者QQ群,46891766(二小姐之家),敲门密码“青空”。

欢迎光临,欢迎大家给我抓虫,给您鞠躬;

 

 

2010/06/28 at 13:05 8 条评论

他山之石,不可攻玉

话说二小姐的破字,向来只出现在生活消费类、时尚类、精神快餐类杂志上

写个浓情小说啊,呻吟两番,赚小女生两滴红粉菲菲的热泪;

或者给时装大片配文,5050元100字100元。。。(话说俺很想在这个价码上写长篇小说。。。可惜人杂志只给零售没有批发)

又或者探宝——哪里又发现了人气美食,人气景点,待二小姐为您探宝一番。

逢人问起,俺都不好意思说俺专写这种“精神毒草”“文化快餐”!

 

2010年新年新开端,豆瓣网给俺带来新商机。

居然有正统文学刊物《格言》的编辑邀稿!!给出的版面地段还是刊首第一页!

苍天啊,大地啊,二小姐终于摆脱了一言情二服饰三美食四旅游的传统套路了!!!

风花雪月居然登上大雅之堂了——《格言》杂志2010年第四期。

 

幸得主人“沙言”赏识,二小姐必当谗言献媚,尾巴摇得可以直接扫地!

 

 

 

 

 

 

先秦的祖宗告诉我们,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鲁迅先生也建议我们,拿来!

所以我们很容易被所谓的专家教授过来人所引导。

 

话说本世纪初,有一位姑娘,天真纯良,貌美如花,工作之后遭遇男上司表白和追求。

上司来自瑞士,高大英俊,眼睛像莱蒙湖水一样湛蓝清澈。

姑娘不知所措,求教过来人。过来人说,听说上个世纪,孟广美同志交了一个意大利男友,有钱有闲有型还超级会调情;后来,型男卷走了她一辈子的血汗钱。姑娘啊,我告诉你,所有的骗子,狗血剧情都差不离,美男主动投怀送抱,暗藏蒙汗药,千万别做了杜十娘。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姑娘流着眼泪,挥剑斩情丝。

 

去年今日,大洋彼岸美国首发的次贷危机,媒体宣称,“高级投行倒闭只是1小时之内的问题;金融危机将一个富裕的国家冰岛搞到破产;害得我们国家对外租借的大熊猫的身价都缩水了50%;”

戴眼镜的专家翻出故纸堆说,“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中国经济接下来怎么走,我们来看看邻邦日本。1990年的金融危机爆发后,日本陷入了长达15年的萧条期,经济停滞、企业经营困难、财政减收,失业率走高,民生问题突出。”专家最后强调说:“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日本的昨日,就是我们的明天。”

老百姓都被吓得一抖一抖的;想跳槽的,停下了脚步;想买房的,搁置了计划;想投资的,转存了银行。

 

今年今日,房价狂飙,股市翻倍,黄金一骑绝尘而去,多少人捶胸顿足,悔青了肠子;

全国上下共克时艰,中国经济挺过了严峻考验,辉煌依然。 我们文首提及的男上司,终于兜兜转转八年,用时间证明自己的诚意,娶得美人归,她们的宝宝即将出生在上海世博会期间。

 

事实证明:他山之石,仅供参考,切勿照章执行。

所以,别让蜚短流长的所谓“他山之石”扰乱你正常的生活步调;

自住的,别被耽误了,该出手时就出手吧;

跳槽的,别瞻前顾后了,该辞职时就辞职吧;

姑娘们,别被过来人、琼瑶剧忽悠了,该出嫁时就出嫁吧;

现世安稳,岁月静好。他山之石,不可攻玉。

 

2010/03/10 at 12:02 8 条评论

华丽丽小学闷骚回忆录

我们曾在同个屋檐下听讲嬉戏

我们也曾谈论肝肠寸断的祖国

然后我等各奔东西

朝九晚五,准点上班,经受蹂躏。

然后我等娶亲生子

盘算本地楼价,每月花销的最低可能。

多年之后,我读到他寄来的早年诗作和信

说现在已很少再写

1988.A Year of No Significance

育才小学一年(四)班同学的岁月,

恐百年之后,人情两忘。

是以记之,作为小学20周年献礼工程,永存校友录。

 

《华丽丽小学闷骚回忆录》收看地址: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417104

请大家友情支持,多多评论。

出差ING的二小姐站在某某鸟不生蛋别墅地块凛冽的寒风中为您鞠躬尽瘁!

2009/01/05 at 21:55 留下评论

青空坠长星

周五晚间,2000,恒隆LV旗舰店

人物:中年熟男高罗佩,九重妖孽秦菲菲,驻店导购桑陌陌

 

高罗佩一身稳妥的黑色Zegna西装,气质挺拔,微笑稳妥,对秦菲菲说:挑。

秦菲菲挑中一款2009新品印第安纳蛇皮流苏包,价值68900人民币。

高罗佩拿出支票本,用Montblanc的笔潇洒签下自己的名字。

桑陌陌不动声色,:“对不起高先生,我们不接受第一次购物的客户支票。”

高罗佩冷静回防:“我未带足额现金。您可以把支票和包都留下,等周一银行兑现后,再请您将包送到秦小姐府上,这个建议桑小姐是否可以考虑?”

众人取得妥协,三人皆安然。

 

周一上午,1000,银行门口

桑陌陌致电高罗佩:“对不起高先生,这是一张空头支票!”

高罗佩嘴角的笑容优雅地无懈可击,“桑小姐,你我都没有半点损失。损失的是那位虚荣又贪心的秦小姐,上周六晚上我已经与她上过床,多谢桑小姐予以合作,希望下次继续默契。”

 

故事点评:次贷危机的本质,就是人们对传说中的未来收益充满良好预期,对于同样的巨大风险缺乏防范意识,对于投入产出的预期是建立在一个具有巨大不确定风险的前提下。而对这些潜在的,不确定的未来收益预期的包装,则是华尔街长袖善舞衣冠楚楚的金融家们最擅长的事情。

老百姓就是那个虚荣又贪心的秦菲菲,认为一夜情的投资换得价值柒万的LV新品是值得;华尔街长袖善舞衣冠楚楚的金融家就是高罗佩,他没半点损失,就如同配合演出的桑陌陌一样——她扮演了媒体和舆论的层面。

2008/11/04 at 14:11 8 条评论

君临天下不若生命无疆

忝着脸进行营销推广活动果然成效卓然。

自从某06陈年博文被msn首页推荐之后,博客浏览量暴涨,轻轻松松上到十几万……

再也不复平日里100+/d的景象,甚至我准备的博客浏览量首破10w的庆功文,也派不上用场了……一层羞意哒哒的膜——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被捅破,感觉都没有……

与之形成绝妙讽刺的是,鄙人自鸣得意,灵感得缘于屡次梦境的小说——上架后却无人点击——只因新人遭贱,无人赏识;由此想起当年李太白初到长安城,能有幸得到贺知章的赏识,被称为“天上谪仙人”,是多么幸福臭屁的一件事情。

不为金钱,只为倾诉。没有任何目的与功利性,作品敝帚自珍,是自鸣得意的,是天马行空的,但是我居然忘记了,起点之势利,只比现实更甚。初上起点,不认识一人,不懂招数,甚至连操作也才刚刚学会,连推荐票是嘛玩意儿都不懂。

没有营销推广,没有靓丽包装,只能陷入在书山书海的故纸堆,无人点击。

起点这次的网络小说之行,兜头兜尾朝我浇了冷水,反倒让我庆幸,我的贵人在现实,不在网络世界。如若人生如这起点一周这般无奈,怕是我要撞墙。

苦心孤诣,却又不知所谓的小说无人赏识,情何以堪?念此杳如梦,凄然伤我情。

 

今年苹果的主题曲选自老牌酷玩的新专辑,果真是好听得紧;很有一股冲动将歌词译出,只是鄙人圣经念得不多,很多书袋典故不懂,还请旁人赐教。

 

Viva La Vida  /Coldplay  君临天下不若生命无疆

 

I used to rule the world

Seas would rise when I gave the word

Now in the morning I sleep alone

Sweep the streets I used to own

我曾统治这世界

当我号令天下的时候,海浪随之汹涌

清晨醒来,原来过往只是我孤寂沉睡的幻境

曾经主宰的街道,于我只是过客。

 

I used to roll the dice

Feel the fear in my enemy’s eyes

Listen as the crowd would sing:

"Now the old king is dead! Long live the king!"

手中的骰子,可以决定阶下囚的生死

我终于发现敌人眼底流露的恐惧

听着风中流传的谣言:

先皇驾崩,新帝万岁!

 

One minute I held the key

Next the walls were closed on me

And I discovered that my castles stand

Upon pillars of salt and pillars of sand

前一分,我手握生杀大权

后一秒,却腹背十面埋伏

梦想中光辉璀璨的城堡

褪却了光环,一夕之间崩塌成赤裸裸的盐石与砂砾

 

I hear Jerusalem bells a ringing

Roman Cavalry choirs are singing

Be my mirror my sword and shield

My missionaries in a foreign field

For some reason I can’t explain

Once you go there was never,

never an honest word

That was when I ruled the world

我听见耶路撒冷的钟声响起

我看见罗马骑兵高声沸腾

十字军异国东征,你们,是——

我的卫剑,我的镜子,我的盾牌!

出于说不清的莫名原因

你离开之后,这里再也没有诚实正直可言

多么可笑,多么讽刺,这就是我曾经统治的世界

 

It was the wicked and wild wind

Blew down the doors to let me in

Shattered windows and the sound of drums

People couldn’t believe what I’d become

狂暴而奸佞的风

吹倒腐朽没落的大门

我看着日光耀眼的门外

冷冷地听着玻璃坠地的凄烈声音

远处鼓点响起

人们无法预想我终归何处

 

Revolutionaries wait

For my head on a silver plate

Just a puppet on a lonely string

Oh who would ever want to be king?

岁月更替,昔年一切成灰

崭新的革命家每一妙都在等待

将我的思想囚禁于银盘

从此做一傀儡,任由他们蹂躏

呵——一念至此,谁会愿意做这样的王者?

 

I hear Jerusalem bells a ringing

Roman Cavalry choirs are singing

Be my mirror my sword and shield

My missionaries in a foreign field

For some reason I can’t explain

I know Saint Peter won’t call my name

Never an honest word

But that was when I ruled the world

我听见耶路撒冷的钟声响起

我看见罗马骑兵高声沸腾

十字军异国东征,你们,是——

我的卫剑,我的镜子,我的盾牌!

出于说不清的莫名原因

我知道圣彼得再也不会吟诵我的名

这里再也没有诚实正直可言

多么可笑,多么讽刺,这就是曾经君临天下的岁月!

 

2008/07/07 at 13:08 10 条评论

天下四国

四国惊破,剧变横生,绿姬亡国,蓝宫避世,黑涯谢幕,红陆横霸天下。

或者为了故国家梦;或者为了昔年真相;或者为了四国归位天下和平,几个年轻人走上了波澜壮阔的征程……是谁的海誓山盟?又是谁的过眼云烟?从此有了死生契阔的相约,有了并肩同行的坚定,踏着鲜血与枯骨,直上重霄九。

背景:天下原分四国。红陆掌管平原和荒漠,有着最为先进的生产力和国力;黑涯掌管山脉,是一个满溢古典和传统风雅的国家;绿姬遨游于海洋,腰肢曼妙美绝人寰;蓝宫飞翔于天际,依稀能看见未来。

计划分为四卷,《昔年几度愁》《初舞阿寒玉》《春暖转衾寒》《落木萧萧下》。多年来码字颇丰,长篇小说倒是头一回。契机只是一个反复出现的梦境,每每梦魇惊醒,不得不把它写出来,以告慰心灵。

写作是一次艰苦隐秘的旅程,一个人笑,一个人哭,一个人感动,一个人伤情。你,从来也没有认识过我的你。现在在这个世界上,我只为你写作,而你对此一无所知。

希望大家多多帮我点击,万福。http://1030861.qidian.com

2008/06/30 at 12:49 留下评论

较旧的文章


·桑·墨·裳·


童年赶海的赤脚妞妞,
少女时代负笈于浙大,
现今房地产公司供职;
热爱生活,酷爱写作;
吃喝玩乐,一事无成。
Email:yoursling@hotmail.com
free counters

输入你的邮箱地址来订阅这个博客,新文章通知会发送到你的邮箱里。

加入另外 24 位粉丝

人气急升

雁过留痕Blog Stats

  • 38,890 爪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