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filed under ‘02人间世Life gossip’

嫁衣神功

尼玛的。博客又被伟大的☭封了。
世间博客千千万,我只挑wordpress来练,练到今日才发现是嫁衣神功。
不如当年就练俗不可耐的新浪。
兄弟们,俺重新转战新浪博客了,地址是: http://blog.sina.com.cn/yousling
新浪微博地址请加 http://weibo.com/yoursling
欢迎光临!

2011/10/24 at 13:09 留下评论

外籍嫩麻豆

徐家汇坠亡了一个外籍女模特,就在离俺单位1KM不到的地方,警方鉴定是自杀;
这件事就像死水微澜,占据了次日报纸小小一块豆腐干的版面,然后就如青烟般无痕;
我单位楼上的娱乐经纪公司里,依旧是人头攒动;电梯轿厢里,美艳女子和妙龄女郎你来我往,前赴后继,不可否认,上班的电梯里天天有外籍模特和演员供您观瞻,20来岁的年纪,175左右的个头,长腿,细腰,雪白的肌肤,五彩斑斓的眼睛,高耸立体的五官,真的很养眼。
2007年,我写过一篇文,《可惜,我比她衰老;幸好,我比她深刻。》说的就是嫩麻豆行业。

都锦生的丝绸缎子衣,瑞蚨祥的褂子,边福茂的布鞋……执行这场大片拍摄的是一个外资广告机构,老厂子戴眼镜的工作人员拿出精美的服装饰品给模特穿,心疼地嘱咐:这衣衫儿我们很宝贝的,千万别弄坏了,这缎子要千把块一件呢!平时都不拿出来的。操着洋腔的AE说,给你的宝贝衣衫配的LV的手袋,GUCCI的鞋子,CHANEL的山茶花项链,统统都是你这件缎子的30倍价格以上!这席话把戴眼镜的师傅唬得一愣一愣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这一刹那我觉得好悲哀,实在忍不住反唇相讥:我们这缎子,是改革开放前的千把块。你们的服饰,是换算成美金之后的销售品。你们不过是财大气粗,随便在标价牌上多打几个零,随便开几场时空列车Party,去诱骗中国人罢了。我们开工吧。
模特很年轻,年轻到是90后生人。二小姐很老,于是我决定从今天开始自动更名为二大姐。模特有青春的面庞,雪嫩的肌肤,张狂的笑容。可惜,我比她衰老。幸好,我比她深刻。时尚界年纪轻轻的模特总是层出不穷的,她们有的好像流星一般,刹那滑过天际,留下刹时的璀璨后就永远消失不见;有的在成功的道路上却能够越走越走,并最终依靠自己的努力将名字写入T型台的历史。初步崭露头角的模特,在如此朝花夕死的模特界,能最终成为超级名模的又有几个呢?看看我五年前写的秀场新客,到如今沙都无剩几粒。后宫三千妃嫔,每年又不断有秀女进宫,世界就是如此真实地残酷,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在上海,多的是来自东欧、南美的嫩麻豆,没名气,也没技术含量。他们主要工作就是拍服装画册、或者帮酒吧站台,跳舞;还有开业走秀,没有底薪,没有保险,只有工作协议单和经纪公司抽佣,拍硬照一般1000块/钟头;走秀是5000块一场,经纪公司抽佣30%-50%。如果不开发票,跳开经纪公司,价码就可以下浮五成。
为什么外模有市场?谁让中国人崇洋媚外呢?一个服装品牌,如果起个叫不出来的英文名,广告硬照里笑容可掬的是外籍人士,就能卖得比什么雪中飞、七匹狼要贵,要好。我们公司楼盘开盘,也请漂亮的外籍美女端几杯红酒在冷餐会上摇一摇,立马提升开盘典礼档次。

那么我们回到开头——她,为什么要自杀呢?
因为人生太苦了呀!!!
背井离乡,出来挣钱,一天面试十几场,被不怀好意的人士摸手摸脚挑剔来挑剔去,一会儿换泳装一会儿全裸看身材,最后还是没人要。
好不容易接到一个活计,一天要换200套服装,做50个造型,冬天穿吊带,夏天穿皮草,脸皮被各种劣质化妆品折磨来,折磨去;站台要保持4个钟头微笑露八颗齿一丝不变; 走秀还要担心劣质服装在台上当场崩线。
终于忙完一个月,赚到几钱?一万块还是两万块?有什么用吗?徐家汇的房子,五万块一平米起步价,一套租金万把块以上,就算是合租单间分摊下来也要三四千;吃饭算三千;泡吧算三千;置装护肤日用算三千;缴税算五千;地铁来回十块,打的起步价14块,屈臣氏的矿泉水都没有低于7块钱的。
受不了苦那就回到家乡,东欧、高加索地区,外高加索地区,那里战火纷飞,人民贫穷。
于是,世界上最美丽人种的出产区域,多出产世界小姐、超级模特、各色野模和妓女。

此幻灯片需要JavaScript支持。

2011/09/13 at 13:24 4 条评论

你就知道耽误我前程!

少爷——信收到了吗?
我——什么信?
我的政治审查函啊。
还没有呢。
怎么会呢?都一个多月了,我老家,浙江乡下的村委会都收到了,盖好章都寄回上海了,你上海单位怎么还没收到呢?
我怎么知道啊?你用哪个快递寄的?
平信。
()*(^^%&^$^#$%^%大哥,您不知道平信随时随地都可能丢失吗?
国家规定不能用快递邮寄,只能以“机要件”或者“中国邮政”方式邮寄。机要件需要20天时间才能到,所以我们就采用了平信。
我不知道“机要件”是个啥玩意儿,20天,祖国大地上旅游都踏遍大好河山了,这里从上海黄浦区到上海徐汇区的“机要件”要走20天,平信干脆就走不见了,还不如我亲自登门造访自取算了。
不让自取的。一定要机要件或者平信。
平信会丢的。
谁敢?红头文件大信封,谁敢弄丢?
现在不是弄丢了吗?八毛钱的平信啊!!!人家管你胡哥还是奥巴马寄出来的,照样扔到下水道。说你们这些人,真的是朝南坐惯了,寄个挂号信也行啊。
现在怎么办?
我怎么知道?
只好我弯腰鞠躬求他们再发一封,这次可千万不能再丢了,时间也很紧迫了。
你寄平信的话,还是照样可能会丢的。
那怎么办?
不就是从你单位人事到我单位人事嘛,直接让我转交得了,封好口我保证不私拆。
……好吧,我试试。

隔了几天。
少爷(气急败坏)——怎么还是没盖成公章?不是专人送到你们单位了吗?
我——祖宗!爷爷!你们提前招呼也不打一个,就这样杀过来要证明我——少爷之妻小仙女和文革六四法车仑叉叉无染,还要加盖单位公章立等可取,对不起,今天公章刚好不在我们单位里,做不到立等可取。要盖公章起码提前打个电话通知下吧。
(继续气急败坏)今天不盖好,今年就耽误过去了,我又要拖到明年才能审查了。
既然这么重要,既然这么急,过去的一个多月都在干什么?为什么非要拖到最后一天?
过去的一个月不是都在等那封平信到你单位嘛。
哥哥!从上海黄浦区到上海徐汇区的一封信走了一个月你还在傻乎乎等吗?你早就应该提前联络一下我单位人事,然后过来把政治审查函盖好。你们单位就是奇怪,要么非寄平信不可,要么直接杀上门来电话都不提前打一个,中国纳税人的钱就养你们这帮脑子脱线的。
援疆呢,被你肚子搅黄了;政审呢,被你单位搅黄了。反正一句话,你就知道耽误我前程!

(题外话一句,一个月后,这份平信终于寄到我单位了,邮戳显示8.11日寄出。现如今都中秋节了……

以前有一份函,浦东新区到北京,我清楚记得,“机要件”太慢,“平信”易遗失,那怎么寄呢?呵呵,太easy了,专人坐飞机送去啊。双方在机场完成交接仪式,当场回来。这都什么政府效率,体制内害死人……)

2011/09/09 at 12:56 12 条评论

大公鸡小母鸡小魔兔的第一场婚礼

对少爷和我这样长年异乡飘零久的人来说,婚礼不是个省心的事儿
少爷是嘉善天凝的乡下人,乡下流水席少不了;
少爷13岁开始出门求学,历经嘉兴、杭州,13载;我在杭州5载;所以这份喜宴也少不了;
我老家台州,距离嘉兴上海300多公里,亲朋好友跑一趟太折腾,而且太皇太后还残存着深深的“城市没落家族”在所谓“乡下人”面前的优越感,不愿意和少爷老家的人一通搅和,所以台州这份喜宴也少不了;
我与少爷共同工作于上海,纠结于是否把双方领导都拉到嘉兴吃喜酒;
这样算下来就有4场酒。
接下来谈论合并之事。
乡下流水席和我老家喜宴无法合并,雷打不动;只有嘉兴、上海、杭州三地的宾朋共商一个窝点,把事儿给办了。
无论如何,都感谢前来参加我们喜宴的宾客们。流火的大太阳,个个汗流浃背从外地赶过来,感恩于心。
深深鞠躬!

大公鸡小母鸡小魔兔的第一场婚礼,开始了……

此幻灯片需要JavaScript支持。

2011/08/24 at 11:52 12 条评论

人之初,性本骚包

回老家吃了一顿满月酒,有感而发。

 

“昨天晚上睡得一点都不好,妈妈好像有心事,一会儿就翻翻我,翻翻我,还忘记给我喝奶。大大的蚊子叮在我的鼻头尖上她也不来帮我赶赶,我很生气。
早晨很早爸爸妈妈都醒了,他们忙忙碌碌把房间收拾了一下。我很奇怪,妈妈明明这一个月超级懒的,家里所有东西都是乱堆在房间里的,为什么今天要特意收拾一下呢?
大约八点多,外婆来看我了,她给我带来了新衣、鞋帽、座椅、推车、摇篮、不是红色的就是系了红绸带的,可喜庆了,然后陆陆续续家里来了好多人,还送了好多礼物。他们纷纷都拿脏兮兮的手摸我,好多嘴巴都来亲我,说我好可爱,真好玩。我可讨厌了,这些嘴巴里都散发出不同的味道,我都知道他昨天晚上吃啥了。
唉,可是我没力气反抗,只好忍着,忍着,忍着我就睡着了。
我是被一阵凉意惊醒的——啊,你是谁?你为什么把我的衣服都剥光了?
我看见一个中年女人动作很迅速地把我剥光了,冷冷的,然后给我换上外婆给我买的红彤彤的肚兜、衣服鞋帽,全是大红色的。这些衣服都好硬啊,好不舒服,其中鞋子居然还是一顺溜的,他们都没发现,往我脚上套。可是我发现了呀,我就开始蹬腿表示反抗,我不要穿一顺溜的鞋子!我不要穿一顺溜的鞋子!——没人理我。

穿戴好之后他们又往我身上套黄金。我真难受啊,我现在连8斤都不到,他们就给我套了4个大大的金镯子,挂了3根粗粗的项链,1个好重的长命锁,1个好重的兔子吊坠。坠子太多,妈妈干脆就在我胸口用别针挂了5个各种小天使的黄金坠子。脚上还有铃铛……好重啊,好累啊,我不喜欢,我就拼命挣扎,哭闹。

舅舅来了。不认识的中年女人把我抱到舅舅怀里,指挥舅舅把我的头发和眉毛全都剃光了。啊——为什么啊?我现在是一个没毛的丑小孩了!虽然我还不会说话,可我也是有自尊心的!

然后我就出门坐车了。路上好长啊,晃啊晃的,我又伤心又难过,没力气了,又睡着了。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酒店的包厢,里面好多好多人,大家一边吃饭,一边喝酒,一边抽烟,顺便来看看摇篮里的我,说恭喜恭喜,满嘴的香烟味和酒气喷在我的脸上,我很烦躁,就把便便拉在裤裆里了。
我熬啊熬啊,熬到下午三点半,终于回家了,这又硬又粗的红衣服也被脱下来了,这又重又讨厌的黄金也被摘下来了。我长舒了一口气,正准备睡觉,听见妈妈对爸爸说,今天酒水钱大大超预算了,合下来差不多每桌要三千块了,太贵了,幸亏红包都封得很厚。爸爸说,是啊,这几年的红包行情真是水涨船高啊,接下来还有人结婚,浙江省的红包行情啊……

 

2011/07/31 at 20:38 1条评论

婚纱与华服

少爷搬了一个暴大的刺绣红袋袋回家,俺问:这是虾米?
答:喜糖袋。
问:这么大的喜糖袋?您要装多少喜糖?
答:喜烟也一并装了,一袋一包中华,六个费列罗。

 
怒!怒!
怒在两点。
第一是巧克力。
您不知道大暑的日子里,费列罗都成软蛋了吗?亲朋好友拿回家送入口中,像泥浆一样的软蛋蛋,腻死人不赔命,口感太差了。与其化了,还不如送奶糖。
第二是香烟。
二小姐平生,最恨烟草,最恨烟草。俺所有的男朋友,没有一个吸烟,这是先决条件。
俺爹爹几十年来一天两包烟,那肺部的造影!那蜡黄的牙齿和手指!那千年的老痰!触目惊心!看都不忍心看!都是香烟害的。都是香烟害的。我真想不明白,如此害人的东西,凭什么还可以公然存活在合法条例中?展现领袖风采的电影中,还以“掐断一支烟,做出历史性决定”这种烂俗桥段为荣?那些二十岁把抽烟当风度的男人一定无法预见到自己三十年后的肺有多凄惨。
医学证明,孕妇吸食二手烟对胎儿的危害,比接受电磁波辐射受到的危害要强几千倍。而我们大街上准妈妈个个穿戴整齐防辐射服这种盔甲,却没人对二手烟如临大敌。篱笆网上有个怀孕两个月的准妈妈,同办公室四把老烟枪每天紧闭门窗吞云吐雾。任凭准妈妈把防辐射服穿得紧紧地,也无力改变流产的事实。
俺这样一个对香烟如此深恶痛绝的人,绝不会助纣为虐,广!发!喜!烟!俺已经很给面子了,否则按照几年前二小姐的脾气,咱的喜宴上甚至都禁烟!现在俺年纪大了,通了人情世故,也相对妥协点儿吧。

抗议俺是提了,执行与否全看少爷家里,俺不出钱,So管不了。
酒店/喜糖/请柬/婚庆,俺可以全部都不闻不问,可还是有那么几件事儿必须亲力亲为,比如产检,比如试纱。

婚纱版块
一直以来俺的审美趣味都是鱼尾
以前当模特拍婚纱照的时候选的也是鱼尾
鱼尾!鱼尾!鱼尾!鱼尾!

捱到老娘真的大婚,鱼尾穿不进六个月的大肚皮!
毫无悬念的,俺只好选,蓬蓬裙。
蓬蓬裙!蓬蓬裙!蓬蓬裙!俺更像个矮冬瓜了,还是一只香槟色的矮冬瓜,看起来就像生锈了的冬瓜似的.

为虾米不选纯白色婚纱捏?因为冬瓜我黑啊!!!本来就不白!怀孕后黑色素沉淀更加黑得老农似的!穿纯白色实在惨不忍睹,只好选香槟色了。

记得以前螳螂一样的少爷就老嘲笑冬瓜一样的我。挂毛巾老挂外档,原来是手短脚短,内档够不着;开飘窗也要爬上飘窗台才够得着把手,哪像他竹竿胳膊一伸就够着了。。。此类种种,不一而足。
敬请期待二小姐大婚当日的生锈色矮冬瓜造型。

俺也真是懒得成精了,选了个婚纱馆离俺单位只有八百米,试完纱打着小洋伞俺就晃悠悠走路回单位了。。。真爽!顺便帮翘翘活动活动筋骨。他已经会在肚皮里踢腿了,穿上几件太紧绷的款式时,俺分明感觉到了他的不爽,拼命动弹,一直等到俺换了宽松点的款式,他才歇歇了

华服版块
去年,俺就和太皇太后去勘察过礼服。
我是非常喜欢中国元素的,所以重点去了外滩九号的夏姿陈,和淮海路上的东北虎。
这两个牌子都是当年从时尚杂志看来的,那个时候他们都还不是那么有名。甚至俺以为NE·TIGER是个日本牌子,因为他们的硬照实在太禅意了,太东瀛风了。后来才知道居然是个东北牌子。

SHIATZY CHEN ,夏姿陈实在忒贵了,超越了俺的荷载能力,俺看中的最便宜的也要3w+,俺和太皇太后目目相觑,连试穿的勇气都消失到宋朝去了;


NE·TIGER在淮海路上的旗舰店貌似去年刚开,俺和少爷去的时候人气那是一丁点儿都木有,全店3个营业员全方位服务立体式服务我俩。因为海宁的皮革皮草鼎鼎大名,少爷就兴致勃勃和店员讨论你们东北的皮草和我们嘉兴的皮草有哪些个异同啊?而俺则在兴致勃勃试穿华服,这里的价位是7000,俺觉得俺在这里找到了丢失在夏姿陈宋朝的勇气。
可惜,俺喜欢的华服,都已经塞不下肚皮了;


塞得下肚皮的华服,俺都不喜欢。。。而且这东西不比婚纱,还是有一定实用性的。以后满月酒啊,过新年啊,都可以捞出来穿。俺总不至于每次都穿得孕妇似地出场吧?

如果只是买一款塞得下肚皮的华服,那俺就心疼这砸出去的大洋了,俺可以去买便宜的。反正一样都是不喜欢。
这可真是令人纠结呀。

 

2011/07/21 at 16:52 11 条评论

磨刀霍霍向猪羊

世界上最贵的金属是什么?
常识告诉我们,最贵的应该是黄金吧?每克三百多呢!
矿物学告诉我们,比黄金贵的金属多了去了,铂铱锇。。。。
社会学告诉我们,世界上最贵的金属是Fe,承载上海汽车牌照的铁皮!
上个月上海牌照拍卖中标价48855,历史最高价是56042。和这块轻飘飘的铁皮比起来,黄金和铂金算个鸟?

上海和北京两个特大型城市,人傻,钱多,速来。他们采用两种手段来控制机动车数量。
北京政府不捞钱,只不过给你“摇号上牌后再限行”。牌子很难拍到,就算拍到了你车子也不一定能上路,每个礼拜算着日子出门(星期一至星期五限行机动车车牌尾号分别为:1和6、2和7、3和8、4和9、5和0)
上海政府捞钱,每个月投放车牌8000辆。参与拍牌的人数一般是两万几到三万几不等;牌照价格走势绝对随着居民收入而波动。比如历史最高就创在货币泡沫化严重的2007年;而金融危机的2008年牌照价格就是滑铁卢。

呜呼哀哉,在这骄阳似火的七月,少爷也要壮烈地加入拍牌大军了。
几万个人坐在电脑网络前,盯着不断刷新的最低中标价格。每次拍牌费用2000,两次出价机会。第一次出价都是陪太子读书,大家都在试探别人的底线;直到投标关闭的最后20秒钟,血战来临了。这时候屏幕上显示的是“目前最低中标价”,而大家都还有一次投标机会,投下你的价格就是最终价格了。
进入最低中标价门槛——恭喜你!拍到了!未能进入最低中标价门槛——这个月你被上海车牌抛弃了,损失了2000块钱。没关系,下个月再来!
过来人提醒,关键时刻,网速不能慢!成败就在这电光火石的20秒钟。家里安装的是10M光纤,不知道够不够用?不够用的话,是不是要去高速网吧?

其实对少爷这样的老家嘉兴的新上海人来说,嘉兴牌照200块,平时也挺好用的,比起很多上海车主花费几千黄牛费辛苦跑到江西安徽去上外牌来说,无疑有太多天然优势。无奈有个致命缺陷,不能上高架。对少爷来说,现在转至京沪高铁站工作,那旮旯如果不能开车不能坐地铁那基本上等同于要“跑步上班”了,高架是必须必须每天要上滴~~牌照也是必须必须要拍到滴~~

少爷可怜的小金库,又要被叼走一大口了。。。荷包越来越瘪,越来越瘪。。。

2011/07/11 at 11:43 6 条评论

较旧的文章


·桑·墨·裳·


童年赶海的赤脚妞妞,
少女时代负笈于浙大,
现今房地产公司供职;
热爱生活,酷爱写作;
吃喝玩乐,一事无成。
Email:yoursling@hotmail.com
free counters

输入你的邮箱地址来订阅这个博客,新文章通知会发送到你的邮箱里。

加入另外 24 位粉丝

人气急升

雁过留痕Blog Stats

  • 38,823 爪

归档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