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filed under ‘03哀Sorrow’

他的一生

奠

他。
1960年.他呱呱坠地,就遇上三年自然灾害,饿得面黄肌瘦,肚皮大如斗。
1966年,该上小学了,国家开始闹文化大革命,他成了年纪最小的红卫兵狗腿子,什么也不懂地跟在某些人后面,有样学样地“打砸抢烧破四旧”。
1972年,家里的哥哥姐姐都上山下乡去了他听都没有听说过的地方,“楚雄”、“鸡西”、“乌海”。他不舍得,可是没办法,只能泪眼婆娑地跟在绿皮火车后面跑,接受一年只能见一次的现实。
1979年,他读完了高中,成绩不错,写得一手漂亮书法。考不上大学,找不到工作,他成了一个混混,英俊的小混混,被很多花痴的小姑娘崇拜的英俊小混混。
1980年,英俊的小混混自然也有自己喜欢的小姑娘,可惜这个小姑娘在这一年成了他的嫂子。
1981年,他很伤心。他羡慕他的大哥,但不嫉妒。他发誓要对大哥和嫂子好。
1982年,嫂子生了一个漂亮的小姑娘,他欢喜得天天抱在怀里亲。
1983年,大哥居然被公检法控诉搞婚外情!耍流氓!被投进了大狱!这怎么可能?嫂子年轻漂亮又温柔贤惠,大哥的眼睛瞎了才去外面拈花惹草。一定是公检法弄错了!对!一定是他们弄错了!愤怒的烈火焚烧着他年轻的胸膛,琢磨着一定要去对派出所的同志说,你们弄错了!你们冤枉好人!
1984年,他以“袭警罪”被判处13年大狱!送至青海劳教。

青海,青海,多么遥远的地理名词。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
青海湖上面,飘来荡去大片大片的乌云;大得遮暗了终年积雪的祁连山;
远远眺望只看见孤独的城池, 那正是春风都吹不到的玉门雄关。
关山万重,道阻且长。他的世界,一夜之间,分崩离析。

1997年,香港回归了,他也回归了,带着一身虬曲的肌肉。
他离家时,少年意气风发的年纪;他回家时,尘土满面鬓如霜。
他离家时,老母亲老父亲都健在;他回家时,父母双亡。

他用这十几年的积蓄,为小侄女买了一双阿迪达斯运动鞋。她应该15岁了吧?应该穿几码的鞋子呢?长大后她还像小娃娃那样可爱吗?大哥和大嫂生活得如意吗?大嫂还温柔漂亮一如往昔吗?大嫂学那王宝钏,苦守寒窑8年盼得大哥出狱,这是多么感天动地的夫妻情啊,我以后的妻子如果也能这样就好了……他怀着美好的憧憬,敲开了门。
人间怎会如此荒谬?男人怎可如此多情?
出狱后的大哥对大嫂多年的等待的确感恩戴德;但这并不能阻止他天生的劣根性,依旧是拈花惹草,浑身上下红粉菲菲。他捶着胸膛问大哥,你是不是人?你还是不是人?你一堆姘头,怎对得起等你8年的大嫂?
大哥说,我毕生的希望就是,家里红旗不倒,门外彩旗飘飘。现在家里红旗要离婚,我也没办法。
兄弟决裂。

1998年,他在家门外的小院子里种花一大片,打发寂寥时光。那花红艳艳,好看得紧,看直了每个路人的眼睛。他对小侄女说,这是阿叔在青海种过的花,好看吗?可是他们不让阿叔种呢。居委会上门劝阻种花,他不听,派出所民警亲自登门把这些花全部拔除,并处以警告处分。
这种花叫,罂粟。
1999年,他已经不是一个英俊的小混混了,他是一个英俊的老混混。他喝酒,喝青海的烈度酒,名字叫青稞。终日酩酊大醉。
2000年,英俊的老混混结束了长年的单身生活,终于在40高龄娶到了妻子。那当然不是他年少气盛时梦寐以求的妻子,只不过是,聊胜于无。
2001年,他与朋友合伙做生意,十几年的积蓄被骗了个精光。
2002年,他在学校门口开了一家快餐店,夫妻老婆店,维持一日三餐,日日二锅头。
2003年,他迎来了自己的女儿,并无太多喜悦,只不过是,聊胜于无。妻子跪下来乞求他不要再喝酒,“你有小三阳,怎么能喝白酒?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我们娘俩着想呀……”
2004年,白酒与他;
2006年,他与白酒;
2009年,他与肝癌;
2010年,肝癌与他;
2011年,英俊的,能写一手好字的,有一副好身材和虬曲肌肉的他,结束了短暂的一生。


谨以此文,纪念他悲凉、郁郁的一生。
愿他的来生,温暖而善良。

Advertisements

2011/02/22 at 11:01 9 条评论

二小姐烧香

最近又点背了。

二小姐要烧香。

连续一个礼拜。

 

星期一:直接经济损失

——小仙女,我的手机被贼骨头摸走了。

哇——复演一下当时的场景。

 

手机插裤兜,裤兜没有纽扣,也没有拉链,就那么开口裸着,一款5K的机器,不被偷才怪啊!

——可是我手机用了十年,都是这样插裤兜的啊。

那只能说,你这10年的运气好,现在是自作自受,不予以同情!

——那,予以点经济支援吧……

脸皮真厚!你手机用5000的,俺手机只值50,你好意思让我给点经济支援?

 

星期五:间接心灵创伤

证大五道口广场,俺和朋友在路上走。

朋友:快看,前面那辆车!真好看!

二小姐个大近视,曾经把白色塑料袋在马路牙子上被风吹着跑看成小狗狗的大近视,装模作样眯起眼睛。

一辆小汽车,上半身雪白雪白的,下半身黑溜溜的,小小的,矮矮的,蹲在一棵绿色大树下,真可爱。

俺来劲儿了,开始“桑婆子卖车”,吐沫横飞。

嘿,你不知道吧,这个车叫——吉利熊猫,是俺老家生产的,刚上市不久。吉利汽车作为台州民营企业的杰出代表,俺小时候还参观过它的厂区来着,俺还知道那大老板叫李书福来着,他儿子还和我校友来着!啧啧,熊猫真好看啊,俺觉得它长得比QQ好看,又可爱!

 

近了……更近了……二小姐擦擦眼睛,不对啊——吉利的LOGO什么时候变成了一匹马?

一匹马……一匹马……一匹翘着前蹄子的马……

一辆白色的法拉利小跑车。

朋友指着小车车,对着我狂笑,“吉利熊猫?哇哈哈……哇哈哈……”

二小姐的脸,红了……

想不到这事儿还没结束,还有更羞辱的事儿在后面。

 

一直跟在俺身后,慢吞吞走的一个小年轻,跨前一步,居然……居然!

他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他怎么可以这样?

他怎么可以这样!

他至少应该等俺和俺朋友走过这辆车,再,偷偷地,悄悄地,没声音地,钻进这辆车吧……

幸亏他长得挺难看,抚慰了一下俺受伤的心灵。

 

星期二:直接肉体创伤

黄豆炖猪手;老母鸡汤;

都是很好吃,很好吃的东西。少爷在炖。

俺心血来潮,翻出去年从大兴安岭寄过来的黄芪和枸杞,丢进汤里。

黄芪,枸杞,大兴安岭,都是好东西啊。

汤有药香,甘甜,回味,真不错,我们把盆子都舔干净了。

 

2天后,俺的脊背上,发了疖子;少爷的脸颊上,也发了疖子。

火红,肿痛,暴大。

热毒攻心啊!

医生说,黄芪,补气,至阳,您大夏天的,不吃绿豆百合,吃什么黄芪炖母鸡啊?

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那吃什么药啊?

吃不吃药都要痛一个礼拜,肿一个礼拜,脓破掉了就好了。

什么?还要化脓?少爷痛苦的声音。

少爷真惨。俺是偷偷长在后脊背,他是正大光明长在脸颊,红彤彤的,油光可鉴,像小樱桃。

这两天,他已经被同事朋友们额外关心好几遍啊好几遍。

好好一小伙子,活生生被俺毁容了。

      

星期日:世界上最悲惨的事,就是被自己仰慕的人所鄙视

农民和谷大美女夫妇来我家做客

谷大美女一直是俺崇拜的对象,崇拜到——俺的新小说的女主角,直接随了她的姓。

俺新家的装修风格,被谷大美女鄙视了。

红配绿,赛狗屁啊!!!

红配紫,不如去死啊!!

啊啊,你家小玩意儿太多,没有突出视觉焦点啊!!

你家的布置,太随心所欲了,东一个,西一个,像临时租来的房子,堆满了8岁孩子的玩具。

游乐场啊!

 

——世界上最悲惨的事,就是被自己仰慕的人所鄙视。

呜呜,俺跳黄浦江去算了。

 

星期六:装修

楼上装修的师傅,脑袋里哪根筋搭错了,每天早上6点到8点,就开展电钻、砸墙等剧烈行为。

8点以后,就悄无声息了。

然后基本上一整天,都没啥动静了,除了传来扫把扫地的“丝丝”声。

我们楼下,他们隔壁,还有他们楼上,三户人家,对他们如此行径感到十分愤怒。

于是,大清早的,我们三家联合起来,去敲门,理论。

里面电钻声轰天,压根不开门。我们快把门敲破了,他们也不开,SHIT

等到傍晚时分,守在楼道,等师傅下班,我们理论了。

师傅,您能不能不要在早上6点到8点砸墙啊?大白天的您什么时候都可以砸墙钻洞啊,干啥非要六点啊?我们都要睡觉的好哇!!!

师傅维维是诺,好的,好的,不在早晨砸墙了。

第二天早晨六点,又准时传来砸墙和用电钻的声音……

我们又起床,敲门……死活没人开门。

等到傍晚,我们继续守在楼道和下班的师傅理论,师傅继续维维是诺:好的,明天不了。

第二天早晨六点,又准时传来砸墙和用电钻的声音……

如此,周而复始。

我们都傻眼了——苍天啊,大地啊,这是为虾米啊?这帮师傅是和我们邻居有仇吗?

 

 

星期三:爆胎

俺心爱的自行车呀,质量就是好。两个月不打气都从来不漏气!

忽然有一天,爆胎了!口子裂开有一根手指长!

更点背的是,两辆车,两辆两个月都不用打气的车,在同一天的早晚,爆胎了

苍天啊,大地啊,这是为虾米啊?

 

星期四:奶牛的一片爱意被扼杀了

奶牛很喜欢被我抱抱

它像一个小婴儿一样,蜷缩在我怀里,发出“哼哼”的呻吟声

——没错,狗狗除了吠,也是会呻吟的。

大概它对这个场景记忆太深刻,太美好了,所以它如今,超级喜欢抱着小孩儿的女人。

一旦看见抱着小孩儿的女人,它就开心地扑人家小腿儿,拿脖子上的皮毛蹭蹭。

可是,奶牛啊,您当这是亲热,人家当你这是咬——人——啊!

 

有的人,大喝一声,一脚飞起——可怜的奶牛直飞数米开外,痛苦地抽搐,吐出两大口胃酸;

也有的人,被吓得瑟瑟发抖,大声尖叫——啊……狗……救命啊……

也有的人,被奶牛扑了,非要去打狂犬病疫苗,哪怕自己腿上连根狗毛残留都没有。她说打了心安。她说反正你出钱。我靠——药给你白吃,你也要吃吗?

 

奶牛世界的一片爱意,就是这样被扼杀的。

恣意狂奔的日子结束了,它要带着颈圈上路了

 

又一轮,星期一:被共产党骗了

也许很多人已经对“被共产党骗”习以为常了

俺作为文艺女青年,也经常随大流嚷嚷共党不好

事实上俺活了30年,共产党没啥特别对不起俺的地方

但是,今次,今次!您的确是骗我了。

这感觉,就像报纸上说,世博园很好看,俺就信了。结果尽是排队;

这感觉,就像新闻联播里说,物价温和上涨,群众表示对生活影响不大。俺就信了,结果西瓜都要20块钱一个了。

我的人生,第一次对您,如此失望过

 

二小姐要烧香。

连续一个礼拜。

2010/07/26 at 13:41 13 条评论

元宵破财夜

昨日元宵。

下班之际,妈妈说,小翎翎快回家,妈妈给你做好吃的鲜肉汤圆啦!

君少说,小仙女快回家,小奴隶给你做好吃的芝麻汤圆啦!

下班铃乍响。

二小姐我高高兴兴收拾完东西,耳插MP3,情歌绵绵,脚步匆匆。

就在中山西路和漕溪路交叉口。

 

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强抢良家妇女!!

明抢!!!

 

有一双手顺着我的耳机线滑下,我的手一抖,不知道为什么MP3就到了你的手中。

你撒开腿就跑!

......

你就是看准了我这样一个OL——

1)     右手吃力拎着笔记本电脑(可恨我半年多来只今天一次要对拷40G文件才拎笔记本来公司);

2)     足蹬7cm高跟鞋(鄙人体型过于矮冬瓜因此长年累月穿着高跟鞋);

3)     腿上是未过膝盖的一步裙(凡是男性不理解这个词语意思的只要想象拿块破布裹紧自己膝盖然后感受撒腿跑步)

 

你敢明抢!!你居然敢明抢!!

居然只为了一个已经有7年使用历史的MP3!!

你敢明抢!!你居然敢明抢!!

哀家孤寡1个女人,每周要和9个男人开例会。

一切气场向吴仪奶奶学习!

你居然敢明抢我这样一个具有强大气场的女人!

 

算了。权当作您的元宵节礼物,只要您不嫌弃。

 

PS:我发誓,这款倒霉的巧帛套装,打入冷宫,一年内不得见天日。

2009/02/10 at 12:11 10 条评论

哀莫大于死别 · 悲莫甚于生吊 · 举国悼念日祭文

哀莫大于死别·悲莫甚于生吊·举国悼念日祭文

九歌·国殇·屈原

带长剑兮挟秦弓,首身离兮心不惩。 诚既勇兮又以武, 终刚强兮不可凌。 身既死兮神以灵, 子魂魄兮为鬼雄。

薤露歌

薤上露,何易晞,明朝更落,人死一去何时归。

金瓠哀辞·曹植

在襁褓而抚育,向孩笑而未言,不终年而夭绝,何见罚于皇天,信吾罪之所招,悲弱子之无愆。去父母之怀抱,灭微骸于粪土。

祭妹文·袁枚

呜呼!身前既不可想,身后又不可知;哭汝既不闻汝言,奠汝又不见汝食。汝死我葬,吾死谁埋,汝倘有灵,可能告我?朔风野大,阿兄归矣,犹屡屡回头望汝也。呜呼哀哉!呜呼哀哉!

齐物论·庄子

人一受其成形,不忘以待尽,与物相刃相靡,其行尽如驰,而莫之能止,不亦悲乎!终身役役而不见其成功,然疲役而不知其所归,可不哀邪!人谓之不死,奚益!其形化,其心与之然,可不谓大哀乎!

长相思·纳兰性德

山一程,水一程,身向榆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祭十二郎文·韩愈

一在天之涯,一在地之角,生而影不与吾形相依,死而魂不与吾梦相接,吾实为之,其又何尤!彼苍者天,易其有极!

哀盐船文·汪中

离而不惩,祀为国殇。兹也无名,又非其命。天乎何辜,罹此冤横?游魂不归,居人心绝。麦饭壶浆,临江呜咽。

江城子·苏轼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无名氏

天,何忍生殇泪不干。魂归处,清月自婵娟。

诗经·国风·唐风·葛生

葛生蒙楚,蔹蔓于野。予美亡此,谁与独处!

葛生蒙棘,蔹蔓于域。予美亡此,谁与独息!

角枕粲兮,锦衾烂兮。予美亡此,谁与独旦!

夏之日,冬之夜。百岁之后,归於其居!

冬之夜,夏之日。百岁之后,归於其室!

招魂·宋玉

湛湛江水兮,上有枫。目极千里兮,伤春心。魂兮归来,哀江南。

2008/05/20 at 14:18 3 条评论

天灾人祸,民生多艰,佛光恢恢,佑我中华!

天灾人祸,民生多艰,佛光恢恢,佑我中华!

是不是中国哪里做得不好?让上苍发怒?

是不是北京奥运会太高调?让上苍不爽?

是不是当年真的做错了什么?今天有报应?

但是中华,自古以来是多么勤勉而没有侵略野心的民族啊,我们造的火药,是为了闹元宵;我们派郑和,是为了宣传天朝;上苍难道就看不见?

身为谨小慎微的中国人,我总是习惯性地反思自身而不是怨天尤人。我问过妈妈,她在内蒙古亲历过地震,并且于次日赶赴地震办专职播音工作;我问过国君,他硕士毕业论文就是建筑物抗震防震方面的研究;说一些自己对此次地震的看法。

救人,一切以救人为重!非常正确!但是救人的效率太低下!捐钱,捐药,捐食品,固然重要;看看人家香港和日本捐助的物资:千斤顶等用于小范围掘进作业和负重的机械。只要看看新闻报道里一群官兵用手指挖坍塌的建筑物是多么有心无力进程缓慢就知道这些机械是多么重要了,而我们没有意识;还有西门子,捐献了一堆高精密医院仪器;而采访的医院院长说我们如今最急需石膏绷带骨折夹板双氧水消炎药……需求不能匹配,贫困线和奢侈线的差距,唉怎么说好呢?

在日本,地震是常态,几乎没有日本人没经历过地震,他们应该能体会非地震常发国的这次浅源地表地震给人民所带来的苦难,而且他们也有足够多的技术和专业储备将震后伤亡、损失降到最低。不要谈论任何政治局势,向他们虚心学习。

相信党和人民的力量,在不久的将来再造一处新汶川!

PS:对总理的一个建议,动员喊话的时候请挥舞拳头,这样更能给予力量,不要挥舞张开的五指。

2008/05/15 at 13:18 留下评论

很煞风景地在平安夜讲这个话题,不过这个话题比我去东方艺术中心看芭蕾更重要

莫文蔚九年爱情长跑今朝分手,在我身边的朋友圈子里

排名第一的也是九年分手,那是一场久远的回忆,师兄太老,我太年轻,那个年代的我不能体会一对情侣九年分手的感受

排名第二的则是八年分手,这个圣诞节前夕发生的事情,刚刚热辣出炉,而且是我的好闺蜜。错愕不已。

爱情是一件需要趁热打铁的事情,如果一个人耗费八年的时间都无法让你定夺和相信他就是那个你注定一生的人,那么不必再勉强。风雨兼程,一路走好吧。

顺便预告一声,姑娘我本周要去天子脚下皇城根儿我们最伟大的首都出差一趟,兄弟姐妹们好久好肉都准备好了吗?满上,满上。

2007/12/24 at 13:53 5 条评论

八十岁老娘倒绷孩儿

想我二小姐生平食蟹无数,从梭子蟹青蟹膏蟹白蟹大闸蟹,嘴下蟹魂济济满堂。不曾料因果报应马上就到。

公元20071124日中午13时在对新一任准蟹魂洗刷刷过程中,不慎绑带脱落,预感到自己行将被下锅烹煮的蟹,把满腔怨恨发泄在这致命一钳中……雪上加霜的是,这不是大闸蟹,这是硕大无比的梭子蟹……海里的东西能耐那可比塘子里的大多了。

在我反应还不及迅速到拿蟹到水龙头下冲洗的瞬间,鲜血已经喷涌而出;等到将蟹置于水柱下,居然蟹毫不所动。正常情况下被水一冲蟹都会松钳的,此次无效大概是因为蟹体太大水柱太小吧。无奈只好奋力自我营救,施展单手破钳术,毫不凑效,鲜血愈涌愈多,口子越扎越深,越扎越大……

最后检验成果,中指深洞四个,横向血口一条;我考,八十岁老娘倒绷孩儿,老娘我这次真的算是光荣负伤了。

中指像胡萝卜一样肿痛,这篇博文机敏地采取了“九指神丐打字法”才得以出炉,所以闲话也不多讲了。

2007/11/26 at 13:13 8 条评论

较旧的文章


·桑·墨·裳·


童年赶海的赤脚妞妞,
少女时代负笈于浙大,
现今房地产公司供职;
热爱生活,酷爱写作;
吃喝玩乐,一事无成。
Email:yoursling@hotmail.com
free counters

输入你的邮箱地址来订阅这个博客,新文章通知会发送到你的邮箱里。

加入另外 24 位粉丝

人气急升

雁过留痕Blog Stats

  • 39,018 爪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