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filed under ‘04乐Joyful’

少爷又出洋相了!

少爷继三大经典洋相后,再添浓墨重彩一笔!
经典洋相一回顾:刘嘉玲在不丹结婚,不丹是什么东西啊?
经典洋相二回顾:婆娑红尘苦,樱花自绽放
Po Po Hong Chen Ruo, Ying Hua Zi Ding Fang
经典洋相三回顾:襁褓是是不是浆糊啊?

经典新洋相
前些日子与少爷联袂参加了一个婚礼,席上坐了一个中年男人A,正独自一个人默默地吃海蜇头。
忽然,席上来了新宾客,也是一个中年男人B。B熟稔地快步上前和A打招呼,说:“Hi,美国瘪三。”(请用上海话念)
这句话太惊了。洋土结合地如此美妙,惊得二小姐嘴巴里的海蜇头都要掉出来。
啥人能在婚宴上对别人这样打招呼?
——对,这么口无忌惮的一般都是交情匪浅的朋友,他们不仅是大学同学,还是八十年代末期中国早期拿全奖留洋的优秀大学生,在美利坚大陆上建立了过命的交情。然后一个选择了美国的中产阶级生活,安定下来;一个回国创业,功成名就。
“回国创业”对“中产阶级”说:“Hi,美国瘪三。” “中产阶级”也安之若素。为什么呢?从他们的交谈中,大致是这个意思,特此记录,以后写小说可以当素材。
“中产阶级”在美国是大学教授,教东亚文化之类的,在美国健全的社会体制下,生活非常安逸,舒服,但也可以说非常无聊,20年也无法融入主流社会,与花园洋房周边所有金发碧眼的邻居都是点头之交,人家也不会对你一个亚裔推心置腹,平时除了工作,就是回家养花看碟片,用他的原话说,“我手机上联系人名单只有你的1/10.”
而“回国创业”则不同,他长袖善舞,迅速在国内找到了归属感和成就感,在这里不会有人当他是“亚裔”,也没有玻璃天花板。他有钱,有公司,有市中心公寓和郊区别墅,同时他也不缺名誉和社会地位,他是某某大学的名誉教授,某某协会的理事,某某专家顾问等等。用他的原话说,“你选择的那个社会你自己没有话语权;我选择的这个社会我自己有话语权。”
也许从物质水平来衡量,两个人都过得很好;从精神满足程度而言,端看你追求的是啥。喜欢“被人吹捧做人上人”,还是信奉“平平淡淡才是真。”

 “中产阶级”貌似在米国待得太孤寂了,简直就是个“话痨”,话题里讲到了黑泽明。这时候,少爷的经典洋相出现了。他问:“这是一种眼药水吗?”
“中产阶级”噎住了。
少爷居然还补充了一句,“我知道了!最近很流行的一种隐形眼镜嘛,听说王菲都戴的。”
二小姐赶紧出来打圆场,“他喜欢说冷笑话,别介意啊。其实他电脑硬盘上有《七个武士》,我们一起看过的。”

2011/09/28 at 13:30 11 条评论

我爱吃饭。
这句话更具体的解释,我爱吃白米饭。
无论是商务宴请,还是朋友聚餐,我总是以饭为主,以菜为辅,颠倒得屡屡让做东的人紧张兮兮问我,是不是菜品不满意?
无它,无它,我只是口味淡,空口吃不下菜而已。

放眼江湖,早就已经是“请客吃饭吃得基本全是菜”的年代;我身边的大部分朋友都过上了“光吃菜不吃饭”的日子;
以前买米,都是麻袋装往家里扛;现在买米,超市里都是一斤装,一包一包精致漂亮扎朵缎带花;彩色的封面上写着“有机种植”、“免淘洗”、“绿色食品”、“富硒富铁富叉叉”,让人眼花缭乱。
为虾米现代人,吃饭吃得越来越少越来越精致了呢?做人难道不是粗犷点好吗?

今儿再说一个趣事儿,人物还是孕妇,故事发生地从地铁换成了班车,徐泾东•家乐福超市班车上。
一个大肚皮一个人占了俩座儿——可不是因为她肚皮实在太大。她买了一小袋米,把米搁在旁边的座儿上,满车厢人挤人,大肚皮一人占俩座儿,我自岿然不动。
“姑娘啊,能不能挪挪这包米,让我歇会儿?”旁边一个中年妇女说(普通话,衣裳有点土),她扛了好大一个麻袋的米。
大肚皮眯着眼儿假寐,没搭理她。中年妇女以为她没听见,就用手指头戳戳大肚皮的肩膀,试图让她睁眼。
大肚皮终于睁眼了。她说,“阿拉今朝特意过来买咯泰国香米,一斤10块钱呢!和你买咯两块钱一斤的米不一样的,不好放在地上的!”(上海话)
中年妇女不讲话了。
车厢继续人挤人,再也没人惦记大肚皮那个摆了一小包米的空座位了。

车子报站音提示,下一站行到“九溪十八岛”。(徐泾东区域居住人群两类,2000万以上级别的独栋别墅业主和当地农居点,九溪十八岛是前者。)
中年妇女吃力地挪动着她的一麻袋米,往下客门移去,一边挪一边说(这次换成上海话了)“阿拉东家是德国人,只吃意大利米的,一包半斤要20元;他老婆是日本人,只吃日本米。有一次我买错了,买了泰国米,伊拉把我训了一顿,叫我好好学习西洋文,把米全部都送给我吃了。哦,他们不肯吃的泰国米让我吃?我全部倒特了。第二天我照样在桌子上和他们一起吃意大利米。”

生活小例子,以后写到俺小说里。

2011/02/18 at 13:53 6 条评论

雕虫小技

少爷接到一个电话。
——你好,请问是上海XX局的XX先生吗?
太精准了!少爷回答,是。

——好呀!好久不见了,还知道兄弟我是谁吗?
少爷看看手机屏幕,上写着一串陌生数字,兼提示属地:广西玉林。
少爷想啊想,想破了脑袋才想起大学同学阿宝是广西南宁人。于是他试探性问道:你是阿宝吗?
——是啊。兄弟好记性啊。这么多年都没忘记我!
阿宝,你不是在南宁吗?怎么跑到玉林去了?
——电话那头瑟缩了一下,问道,你咋知道我在玉林?
少爷老老实实回答,我们来电都有属地监控的。
——哦。兄弟啊,我在玉林出差啊。我明天去上海出差,咱俩聚一聚啊!
少爷说,好啊。

一夜无话。第二天清早8点不到。阿宝来电。
——兄弟啊,我昨天晚上找了两个小姐,被抓进去了。你能打一万块钱来保释我吗?
事已至此,真是司马昭之心,我在一旁,都听得笑出声来,且看少爷如何应对。
智商只比果蝇高一点点的少爷,终于也醒悟了,他反击了一句。
阿宝啊,你不是出过车祸那个都被割掉了吗?你怎么还能找小姐啊?还能一次找俩?我真佩服啊。
电话那头静默3秒后,终于传来忙音。
少爷把这个手机号码朝10086举报了。

“我想,阿宝一定在南宁,打了好几个喷嚏。”
少爷忏悔道,然后出门上班了。

2010/12/10 at 11:07 11 条评论

T裤,皮厚,壮阳果

T裤!

我有T裤!

我有很多条T裤! 

最早的时候奴隶不认识T裤!

后来在我的谆谆教化下终于认识了T裤但是拒绝这种情趣商品的家庭地位!

最后二小姐我春风化雨普度众生奴隶捏着鼻子勉强给予T裤以正常合法待遇!

 

直到有一天,仙女在房间里吃罗勇府过来的山竹,奴隶在阳台辛苦晾衣服。

奴隶怒气冲冲踢开门,小仙女!你给我出来!

做虾米?

看着满地的山竹壳,5斤山竹被我杀害于无形。无数次被奴隶数落是高能耗动物,我很害怕,浑身发抖。

 

小仙女,你越来越不像话了!——他用食指挑起一条T裤!

这条这么点儿布料!

哦,蕾丝款。

他用中指再挑起一条T裤——这条布料更少!

哦,运动款。

他最后怒气冲冲用小拇指挑起最后一条——这条的布料,已经到我无法忍受的地步了!不知道你怎么穿得上去!责令你限期整改!

哦,*^&%^%$^%$^&^(*()

 

仙女愣了,半分钟后开始狂笑!

少爷,这条不是T裤,这条是从BRA滑落下来的吊带……您的想象力可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皮厚

奴隶出手阔绰,购置皮鞋一双,爱不释手。仙女怒目以待。

 

小仙女,果然是一分价钱一分货,你抱怨我这双鞋买得太贵,它可是头层小牛皮啊!!!

头层小牛皮怎么了?2000大洋啊!买头小牛都不要2000大洋!

不能这么算的嘛……

他妈的人皮都没这么贵。

“人皮太薄了,不能做皮鞋。不过某些人的皮可能行。”少爷若有所思,“某些人的皮被风霜雨雪打得又糙又厚,而且还厚颜无耻超级自恋,估计可以给我做一双头层小人皮的鞋。”

 

壮阳果

上海体育馆,地铁路上,步行匆匆。忽见一群中年女士,撅着大屁股,抢购摆地摊人士的某物,状态激烈。

 

小贩着急,护住地摊上的东西,大喊,不要着急不要着急,有货的,有货的。

啥子东西?小仙女路过的时候顺着人群罅缝瞥了一眼——地上摆一张纸,上书三个大字:壮阳果。

那个——这个——该为中国男人叹息,还是为中国女人叹息呢?

2009/11/13 at 13:03 9 条评论

法拉利公子

今朝上班,源深路和浦电路十字路口等红灯。

发现,几乎所有十字路口的人都在看我,目光相当魔幻和惊悚。

二小姐挠挠头,第一反应是Mini裙又被风吹起了?

木有。

第二反应是脑袋上又落鸟粪了?

也木有。

都木有。

那他们都看我做虾米?

二小姐的脸“腾”地红了,做虾米啊,做虾米啊?看什么看啊?没见过美女还是没见过丑女啊?拉出去突突了。

再对自己进行全方位安全扫射——的确木有问题啊。

总算看到我的正后方——OK,我的目光也变得魔幻和惊悚。

一辆崭新崭新的,火红火红的,敞篷敞篷的,法拉利,相距不过5米,以7码的速度在我正后方蠕动,不知道被蠕虫病毒植入多久了,也不鸣笛示意我让道,人人对他行注目礼,害得二小姐我在他前面骚首弄姿自作多情许久。

开这么骚包车的人,年纪一定不大。

眯起眼睛一打量——华丽丽的英俊多金男啊,不知道是哪家的公子。

姐妹们,不怕当炮灰的给我冲啊……二小姐我马上就要迟到了,闪先。

2009/05/15 at 13:16 5 条评论

200进150海选,滚蛋!

东方艺术中心,墨绿色晶璨璨蝴蝶兰。它是什么地方?

 

食堂出门左转50米,我与君少每日必经之地。

这一日,挂出招聘消息。

5.3日,东方艺术中心,上演《群魔乱舞》——哦,看错了,是《群妖围舞》,招聘群众演员60名。

 

二小姐我心情激动澎湃。

 

东方艺术中心是君少的福地。

少爷走上工作岗位后第一个审计对象就是这安德鲁设计的东艺;

少爷作为形象代言人还以东艺为背景,拍摄过《国家审计工作一日游》;

少爷还拿过一叠一叠东艺的票子孝敬太皇太后和贱妾;

 

少爷,一直都是你与东艺的缘分,千丝万缕。今日,换作二小姐我,站在东方艺术中心的舞台上,为你演出!

 

少爷笑眯眯:小仙女,我知道您屁股长刺,又想不安分了。东艺的结构我了如指掌,小小歌剧厅,巴掌大地盘,怎么能招60名群众演员扮演妖怪还是魔鬼?挤都挤不下!你莫要去浪费时间!

 

虽然我心中也有疑惑,但依然按奈不住好奇心和探索精神,屁颠屁颠投考了这60名群众演员的海选。

群众演员的招选共2轮;第一轮200个报名群众里选150名;第二轮150名里选60名;

 

我有信心!我有信心!参加这普契尼的歌剧演出!

当年在大学,我的第一部话剧,也是普契尼的《图兰多》;

看东方艺术中心的第一次歌剧,也是普契尼的《蝴蝶夫人》;

如今又是普契尼!

剧情十分简单,贫穷的农家姑娘受到负心郎的欺骗而死去,化为鬼怪,万鬼追迫负心郎一命呜呼,故而命名为《群魔乱舞》——哦,又错了,是《群妖围舞》。

 

我有缘分,又有信心!

可是没料到,二小姐我,惨死在200进150的第一轮海选!!

少爷笑得都直不起腰,二小姐我怒不可遏——喂喂,注意形象!瞧您那小腰弯的,该补肾了!!

 

导演说

小姐您太Power了,太有存在感了,一看就不符合我们要求,当然出局!

你们群众演员虾米要求啊?招聘启事上都没说。

群众演员就是舞台背景,活动道具,摆在舞台上,要和没摆一样,不能抢主演的风头;你滴,明白滴?

皇军,我,我,我好像有一点点明白滴!但是您为啥不早说?这样我就韬光养晦得来。

我们要的是本色,本色出演,提前告诉你了,就没有本色了,你滴,明白滴?

皇军,我,我,我滴大大滴明白!

小姐,我们4.27/28,5.1/2都要半日彩排,你工作日能请假出来吗?

啊?就当舞台背景还要排四次啊?请假要扣钱滴~

小姐,所以我说您太Power了啊。群众演员就是要全方位满足导演要求滴~任我捏圆就捏圆,任我搓扁就搓扁……

(任你潜规则就潜规则?)

 

  请您的眼光唰唰唰地越过各位有气质的大伯大妈成功人士检察院院长,往最右边儿看……)

 

出得大门口,遇到工作人员八折兜售演出票子,很多入选的群众演员都在购买。

咦,入选的群众演员不是赠送演出门票吗?为虾米还要自己购买啊?

小姐笨!小姐呆!赠送的1张,是自己的座位票。群众演员较多,不呆在后台,是坐在前排看演出滴~So如果要请朋友观赏自己在舞台上的英姿,就要自费买票!

 

呜呜,呜呜,200进150,我都被淘汰了,我要跳黄浦江去了。少爷您别拦着我。

 

 

2009/04/20 at 12:29 5 条评论

日行一笑话

出差,应酬。

客户,男。

非要约请我去SPA

坚辞,再邀,再辞,强邀,咒天发誓:我们这个绝对健康,绝无色情,姑娘放心,我诚意拳拳。

 

尴尬,索性说真话:我不喜欢被人摸。

自问无不妥——我从小不喜欢被人接触身体,洗澡也不习惯在没有隔间的地方。

 

客户愕,半天憋出一句:你老公真可怜。

=======================

 

二小姐:你们一人做一套陪标,下周一交给我。

Trainee1:做陪标?太没意思了。

Trainee2:就是哦,明知是陪标还要做。我要做投标,不做陪标。

二小姐:你明知道自己几十年后要死,难道今天就不活了?

=======================

 

二小姐,大近视,某日,无戴眼镜,无戴隐形,招摇撞市上街买菜。

师傅,您这黄花鱼多少钱一斤呐?

然后把鱼提起来,放眼皮子底下观察新鲜与否。师傅慌慌张张奔过来:小姑娘我这鱼是生的,不能尝的!

我没尝啊,我就看看。

小姑娘,你看东西怎么像吃东西啊?

 

换一摊。

 

师傅,您这菜花多少钱一斤呐?

师傅不理我。

师傅,你怎么不理我呢?

师傅看看我,又看看菜花,还是不理我。

二小姐,自力更生,蹲下来开始挑菜花。

然后我的脸,红了,对师傅说,对不起啊师傅,我近视眼。

 

原来地上的是七仔,不是菜花。

不过,真的很像啊,都是上面白,下面绿。

========================

 

有应酬,几天没去食堂食饭,只剩君少孤家寡人吃独食。

想不到打饭的师傅对我,思念甚。

问君少:整天跟在你屁股后面的小丫头呢?怎么不来吃饭了?

她有事情呢。

小丫头挺可爱的啊,整天笑眯眯。

师傅,求求你别叫她小丫头行吗?她都奔三了……

啊,我看她天天穿粉红色啊。

她那是装嫩。

还行,我看不用装也挺嫩的,发自内心的嫩。

================

 

脸上痘痘终于消停了一阵子,欢天喜地找君少邀功。

君少摸摸我脸,若有所思:多点痘痘好,这样就没人和我抢了。

================

 

冰淇淋,贵。

小二麻烦打包好吗?我赶时间。

好的,请问客官要过多久左右再食它?

1个小时。

好嘞,客官慢走。

 

1小时后,我拆开冰淇淋打包盒,里面腾起一片白雾。冰淇淋身边拱绕着一大把冰渣子,我不假思索抓了冰渣子往外丢。

 

真正吃到痛!

真正吃到痛!

 

化学满分的二小姐刹那间反应过来,这哪里是冰渣子,这根本就是零下78度的干冰!

 

旁边有勤勉的清洁大妈,她眼睁睁看我丢了一大陀固体废弃物在光洁如新的大理石地面上,等她奔过来清扫时发现地上空无一物,万分惊讶,来来回回逡巡许久,最后目光落在我这个奇怪的人身上,看我是不是也要神秘消失。

 

我的手指头完全麻木不仁,还在继续努力试图恢复意识。

 

我傻,我真傻。上次逃过HGDS外卖里的干冰一劫,想不到最终还是逃不过这家冰淇淋。

2009/03/11 at 13:53 13 条评论

较旧的文章


·桑·墨·裳·


童年赶海的赤脚妞妞,
少女时代负笈于浙大,
现今房地产公司供职;
热爱生活,酷爱写作;
吃喝玩乐,一事无成。
Email:yoursling@hotmail.com
free counters

输入你的邮箱地址来订阅这个博客,新文章通知会发送到你的邮箱里。

加入另外 24 位粉丝

人气急升

雁过留痕Blog Stats

  • 38,823 爪

归档

人气榜